半個時辰后,顧念奴離開了葉峰的房間,葉峰送走顧念奴后,取出了雷魚,開啟吞噬道種,再次開始煉化雷魚。

雷魚的血肉緩緩轉化為血氣,進入他的丹田,他丹田內的血氣越來越多。

葉峰運轉血氣,血氣頓時凝聚成了一個血氣漩渦。

半個時辰后,血氣漩渦變得越來越大,葉峰控制血氣,測試開闢出第八個血海!

第一次嘗試開闢第八氣海,葉峰並沒有成功,因為他丹田內的血氣還遠遠達不到開闢第八血海。他又取出一條雷魚,再次開啟吞噬道種,吞噬雷魚血肉。

隨著雷魚的血肉不斷被吞噬煉化,葉峰全身的血氣變得越來越旺盛,映紅了整個房間。

又過了半個時辰,葉峰終於把雷魚吞噬煉化,他再次嘗試開闢血海,可是這一次,他還是沒有開闢成功。

「兩條雷魚還不夠。」葉峰目光一閃,再次取出一條雷魚開始吞噬。

沒多久,葉峰終於把第三條雷魚吞噬,可令他震驚的是,他居然還是無法開闢出第八個血海。

「普通人能開闢出六個血海已經是極限,開闢第七個血海已經是鳳毛麟角,你想要開闢出第八個血海,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天魔水仙說道。

「很難,並不代表無法開闢成功。」葉峰目光一閃。

「嘿嘿,血海開闢的越多,將來成就越高,如果你能開闢出第八個血海,將來的成就未必比裴東來差。」鬼母忽然笑道。

「難道裴東來也開闢出了八個血海?」葉峰問道。

「嘿嘿,裴東來開闢出的血海並不是八個,而是九個!」鬼母笑道。


葉峰聞言臉色一變。

「九個血海!」天魔水仙也是一驚。


「裴東來是楊聖的弟子之中天賦最好的一個,他能開闢出九個血海並不稀奇。」鬼母笑道。

「裴東來都能開闢出九個血海,那楊聖豈不是……」天魔水仙的語氣中儘是難以置信。

「你說的沒錯,楊聖確實開闢出了十個血海!」鬼母一笑。

「楊聖前輩居然開闢出了十個血海,看來能開闢出十個血海並不僅僅是傳說。」葉峰目光一閃。

「嘿嘿,小子,你既然能被楊聖選中,就不要辜負了楊聖那傢伙對你的期望,即使你不能開闢出十個血海,至少也要開闢出九個。」鬼母一笑。

葉峰聞言傲然一笑:「既然要開的話,就開出十個血海,開九個血海和開一個又有什麼區別?」

「咯咯,小子,有志氣!」鬼母嬌笑。

葉峰不再多言,再次取出一條雷魚,吞噬煉化起來。

這次葉峰吞噬雷魚的速度放慢了不少,他吞噬了一會兒就停了下來,鞏固丹田內新增加的血氣。

就這樣,他不斷吞噬雷魚,有不斷穩固修為,不斷重複這個過程。兩個時辰后,他才把第四條雷魚吞噬完,他丹田內的血氣更加充盈,但是他能感覺到,現在還遠遠不是開闢第八血海的時候,於是他再次取出雷魚煉化。

這一次他吞噬雷魚的速度更慢,足足用了三個時辰。

他感覺到,他丹田內的血氣已經達到了極致,已經無法再次提升,於是,他再次嘗試開闢第八血海!

在他的控制下,他的丹田內,血氣緩緩聚攏,形成一個血氣漩渦,血氣漩渦每次旋轉,都會帶入一些血氣,壯大血氣漩渦。

經過半個時辰的嘗試后,葉峰終於把丹田內的所有血氣都吸入血氣漩渦中。

葉峰深吸口氣,控制血氣,緩緩化作血海。

終於,血氣漩渦化作一個血海,和另外七個血海圍成一個圈,緩緩轉動起來,他的力量暴漲,身上更是爆發出驚人的血氣,充斥整個房間。

二十五萬八千、二十六萬、二十六萬五千……

他的力量攀升到三十萬斤才停了下來,神力境就擁有三十萬斤力量,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神力境大圓滿天驕也不過擁有二十幾萬境力而已,葉峰擁有三十萬斤力,已經完全超越各大勢力的天驕。

「八個血海,居然真的開闢出來了……」鬼母和天魔水仙都很吃驚。

這時,葉峰深吸口氣,收斂的周身旺盛的血氣,變得好像普通人一樣,如果他不說的話,就算混元境武者也看不出他已經開闢出了八個血海。

穩固了一下第八血海后,葉峰忽然感覺一陣疲憊,他會感覺到疲憊是很正常的,畢竟他已經修鍊了好幾個時辰。

「龍虎冥想功……」葉峰釋放出了靈魂念頭,頓時符文漫屋,演化成了一龍一虎,盤旋在他頭頂,風雲際會,更有雷鳴聲響徹不絕。


「轟隆!」

天地元氣震動,灌入他的頭頂,滋養著他的靈魂。

隨著天地元氣灌入頭頂,開始滋養靈魂,葉峰整個人感覺輕鬆了許多,之前的疲憊頓時一掃而空。《龍虎冥想功》是修鍊靈魂力的無上靈魂法,清除疲憊感,實在是輕而易舉。

「《龍虎冥想功》共有九段,每段都能讓靈魂蛻變一次,他早已經開始修鍊《龍虎冥想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發生蛻變。」鬼母自語。

「他的靈魂力本來就比普通人強,蛻變的時間肯定比的普通人快,只要他堅持修鍊《龍虎冥想功》,用不了多久,他的靈魂應該就會發生蛻變。」天魔水仙說道。

「咯咯,如果他的靈魂真的發生蛻變,他單靠靈魂陣法就可以抗衡混元境初期。」鬼母一笑。

「你說的沒錯。」天魔水仙也笑了。

這時,葉峰忽然睜開雙眼,他頭頂的一龍一虎崩解,化作靈魂念頭鑽入他的眉心。

「五派大比第二輪馬上就要開始了……」深吸口氣,葉峰起身走出了房間。


離開房間后,葉峰和顧念奴假扮成的白衣女子,以及寇爽等人一起離開了拜月山莊。

……

五派大比第二輪召開的地點,乃是雷霆戰場,雷霆戰場坐落在雷霆古城東邊,是個極其寬廣的戰場。

整個雷霆戰場呈圓形,中央比武廣場,一排排觀眾席圍繞著比武廣場層層分佈,恐怕足以容納數萬人。整個雷霆戰場,全部是用雷屬性礦石建造,雷光閃耀,令人炫目。

廣場中央赫然有上百個擂台,個個都直徑數百丈,同樣是用雷屬性礦建造的,堅固無比。

五派大比第二輪,即將在這些擂台上進行。

這次闖入第二輪的武者共有一百零八個,所以分三次比試,每兩個人一組,輸掉的人直接淘汰。剩下的五十四個繼續比試,然後再次淘汰,只留下二十七人。

在最後的二十七人中,會進行一次抽籤,開始又一輪的淘汰,因為有二十七人,所以其中一個人會輪空,只有二十六個人比試。最後,二十六個人當中會剩下十三人,加上輪空的人,一共十四人。

最後的十四人繼續比試,又淘汰七個人,這七個人又進行抽籤,同樣又有一個人會輪空。

輪空之人和另外六個人當中的三個勝利者進行下一輪比試,這個時候,已經只剩下四個人,最終的勝利者將會在這四個人當中誕生。

能堅持到最後一輪的四個人,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天荒域年輕一代的四大高手。

能在最後四個人當中勝出之人,自然是天荒域年輕一代第一高手,當之無愧! 葉峰和顧念奴等人來到雷霆戰場的時候,雷霆戰場已經人山人海,五大派的人早就已經到齊。

雷霆戰場東邊一塊石碑上,公布了參加第二輪比試之人的名單,以及每個人的對手和擂台號數。

葉峰和顧念奴等人走到石碑旁邊,抬頭看著石碑。

「羅世宗!」葉峰目光一閃,他的對手居然是黑水宗的天驕之一,羅世宗!

寇爽等人的對手也不弱,全是各大勢力的天驕弟子,且全部是神力境武者。

葉峰和寇爽齊齊看向了楚陽,楚陽的對手可是太易教的天驕之一雷建齊,石碑上記載,此人早在一年前就已經是神力境,如今只怕更強。楚陽只不過是煉體境第七重而已,根本不可能是雷建齊的對手。

就在寇爽等人為楚陽擔心的時候,一道笑聲從不遠處傳來:「少爺,你的對手居然只是個蠻夷之民,而且還只是個煉體境第六重蠻夷之民,看來這次比試應該會很輕鬆,畢竟,如果那個蠻夷之民識相的話,肯定會主動棄權。」

「嘿嘿,一個煉體境第六重的蠻夷之民而已,他不棄權又能如何?如果真到了擂台上,他恐怕接不住少爺一招!」有人接著笑道。

「奇怪,他只不過是一個煉體境第六重蠻夷之民而已,怎麼可能進入第二輪?」有人疑惑。

「當初長老們圍攻雷霆生靈的時候,隨手殺了不少雷霆生靈,雷霆生靈的族地外有不少遺失的雷靈珠,他或許是撿到了三顆雷靈珠,所以才通過了第一輪。」有人猜測。

聽到這些人的議論聲,葉峰和寇爽等人齊齊看了過去,說話的是三個青年,為首的青年氣質孤傲,他正負手打量著石碑,其餘兩個青年一直在阿諛奉承,應該是兩個隨從。

從穿著上來看,那兩個隨從應該是太易教的雷霆衛,能被雷霆衛阿諛奉承的人,肯定是太易教的嫡系子弟。

他們所說的煉體境第六重蠻夷之民肯定是楚陽無疑,因為進入第二輪的人當中,只有楚陽一個人是煉體境第六重。

石碑上記載的信息都是一年前的,所以,沒人知道楚陽已經突破到了煉體境第七重。

那個太易教嫡系子弟是身份再明顯不過,他肯定就是雷建齊!

聽到兩個雷霆衛的嘲諷,楚陽臉上露出了怒色。

「楚陽,別衝動!」沈慕婉伸手按住楚陽的肩膀。

楚陽緊咬嘴唇,臉上儘是不甘之色,他也知道,以他現在的修為,根本不可能是雷建齊的對手。

就在這時,雷建齊等人轉頭看向了葉峰等人,當看到楚陽等人是蠻夷之民的時候,他們的眼中都露出了嘲諷之色。五大派的嫡系,幾乎大部分都看不起蠻夷之民,就算蠻夷之民展現出驚人的天賦,他們在心裡同樣看不起蠻夷之民。

不僅是五大派,其他域的人也是如此,除非能覺醒武者氣場,否則,蠻夷之民絕對不會得到尊重。

當然,也有許多擁有道種的門派和家族,就算蠻夷之民已經覺醒武者氣場,他們照樣看不起。

輕蔑的看了葉峰等人一眼后,雷建齊等人的目光在顧念奴假扮的白衣女子身上停了一下,看到這麼漂亮的女子居然跟蠻夷之民在一起,他們的眼中均露出疑惑和嫉妒之色。

「姑娘,可否賞臉陪雷某人……」雷建成笑道。

還沒等雷建成說完,顧念奴忽然冷冷道:「不用了,我什麼地方也不想去!」

雷建齊沒有生氣,他淡淡一笑,轉身離去,他的隨從緊隨其後。

「哼,總有一天,老娘會把這些人都打趴下!」沈慕婉看著雷建齊的背影,冷冷的哼了一聲,自以為擁有道種就了不起嗎?

「瘋婆子,也算我也一份!」楚陽舔了舔嘴唇,眼中精光一閃。

「你小子不會真想跟他交手吧?」柳擎眉毛一挑。

楚陽冷哼一聲,沒有多說什麼,不過他的表情已經告訴葉峰等人,他確實不想棄權。

「你不是他的對手,如果他對你下狠手的話,我們根本幫不了你。」寇爽沉聲道。

「楚陽,有一戰的勇氣果然好,可是明知必敗還要去送死就是不智,我也不希望你跟雷建齊交手。你放心,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替你出這口氣。」葉峰正色道。

如果不是在擂台上比試的話,葉峰或許會讓楚陽跟雷建齊動手,可現在不行,因為一旦楚陽有危險,他根本來不及上擂台救人。

「好吧……」楚陽深吸口氣。

「看來,你這三弟比較聽你的話。」顧念奴一笑,忽然傳音給葉峰。

葉峰一笑,他剛想說話,就在這時,不遠處又傳來一道笑聲:「世宗,你的對手只是個煉體境第七重蠻夷之民而已。」

聽到「世宗」兩字,葉峰和顧念奴等人臉色微變,齊齊看了過去。

說話的共有四個人,其中一個正是羅世宗,在靈虛福地的時候,葉峰見過此人,此人擁有冰雪氣場,實力極強。

這時,羅世宗背後的青年譏笑道:「蠻夷之民居然也來參加五派大比!」

「看來紫岩宗真是越來越不行了,居然連這種廢物也敢派來參加五派大比。」一個青年滿臉嘲諷。

「他能闖入第二輪,在雷霆福地的時候肯定得到了三顆雷靈珠,能得到三顆雷靈珠的人會是個傻子嗎?」羅世宗冷冷說道。

聞言,那幾個青年臉色都是一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