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初說完立刻掛斷電話。

「這個孩子,正是讓人操心。」

「算了,原本就是雲暮為她準備驚喜,還是等到求婚讓她自己高興比較好點。」

傅自橫這樣想著,也就不在自作主張。

「總監,怎麼這個時候打我電話?」

「說起來,我們帝都大學演出已經結束,接下來再是四場演出就能回國是嗎?」

南初快速接通電話之後,立刻詢問起來。

「和你聯繫就是因為這件事情。」

「南初,你們這支舞團已經臨時更換老闆。」

「什麼!」

南初驚呼一聲,怎麼這麼重要的事,事先一點風聲都沒。

「不用緊張,這位老闆性格很好,出手闊綽,背後資金雄厚,我想你們在他手下一定非常不錯,將來發展前途更好。」

「所以到底我們什麼時候能夠回國?」南初如同泄氣氣球一般詢問。

「那就要問現任老闆意思。」

「不用緊張,再過兩天悅龍灣內將會舉行見面儀式,到時由你親自問問就好。」

「南初,祝你前途似錦,我還有事,我們改天聊吧。」

總監說完,掛斷電話。

南初坐在電腦桌前,如同石化一般。

沒有關係,一切都要去往好的方向想想,可能新的老闆特別容易說話,可能馬上就能回到W國,可能馬上就能永遠不用見到帝都奇奇怪怪的人!

南初開始不斷自我安慰。 舒暢(人類青年態)

目前等級:4

生命值:80/80

幽能:120/120

智慧:11

資質:1.5

綜合攻擊力:5.5

能量密度:20/80

技能:吞噬

卡牌: 10(本命卡牌)(劣質惡靈卡牌—老煙槍)(二級吞噬卡牌)(低劣惡靈卡牌—琴光)(極低劣惡靈卡牌—青雲)(普通惡靈卡牌—胎死鬼)(金錢咒道術卡牌)(定身咒道術卡牌)(隱身咒道術卡牌)(空盾咒道術卡牌)

遺物:1

天賦:卡牌專精

可重生次數:41

勳章:微生物操縱者

舒暢狂喜。果然從白袍一階巔峯升級到了白袍二階初期後,跨越了一道門檻,每一項屬性都有了極大的增幅。生命值增加了20點,幽能上限增加了40點。綜合攻擊力到了5.5。

所謂的綜合攻擊,舒暢有個猜測,大概率是他本身的道術修爲與各種卡牌的威力綜合後的,系統給予的參考值。極有可能,他現在能幹翻白袍二階中期比較精英的學生。

可惜升級不送天賦點數,只能靠苦逼的蒐集遺物了。

之後,舒暢又迫不及待的看向自己神魂中的青銅盒子。在他的注視下,盒子吐出了一個花哨的禮盒來。禮盒裏邊的特殊大禮包,這次竟然不是送卡牌,而是一個小巧的葫蘆。這葫蘆通體閃着金光,材質很普通。如果忽略了那層神光,怎麼看都只是一隻發黑的手掌大小的歪嘴葫蘆罷了。

這東西,就是特麼的大禮包?真的值得自己用命去換?

舒暢很失望,但是當他看向葫蘆的介紹時,整個人都渾身一震,容光煥發起來。

這葫蘆,絕不一般!聽名字就很牛逼,居然叫煉妖壺。

——煉妖壺(一級)

煉妖壺,乃上古異寶之一。擁有不可思議之力。內部有着奇異之空間,空間之大似能將天下所有妖魔鬼怪皆納入其中。

相傳女媧補天時,五色神石就盛放在這隻葫蘆內,從此這煉妖壺就有通達之奇妙。一級煉妖壺功能簡單,可配合您的吞噬技能,將有形有實體的妖魔邪物吞噬後,裝入其中淬鍊。

只需要付出少量的幽能,您可以將煉妖壺中的魔怪殭屍召喚出來,供您驅使。

(注:每次召喚任一妖魔厲鬼,需要最低消費十點幽能。具體消費,視鬼怪的實力而定。)

舒暢看完煉妖壺的簡介,內心久久無法平靜。這次系統的大禮包實在是太出乎意料了。煉妖壺彌補了自己現在一個極大的問題,那就是資質極低的他,很有可能根本就無法召喚和降服妖魔鬼怪。

這世界不光要看臉,更重要的是資質。道術不光是修煉也好,威力也罷,資質不高,魂根極低,哪怕是鬼都會鄙視你,絕不會聽你差遣。

有了煉妖壺,這個問題就不是問題了。你這隻小鬼不聽我的是吧,老子吞了你,把你丟進煉妖壺中折磨一圈。是你小子說我資質差,不值得被我降服對吧。臭小鬼,來來來,給我跪榴蓮殼。不跪就滾回煉妖壺裏受盡折磨。嘿嘿,想一想都覺得很舒適。

要知道,因爲降服妖魔這件事,高二上半期剛開學時,舒暢還曾只有一魂一魄的時候,就受盡了屈辱。那一堂摸底考試,學的就是如何用茅山術驅使最簡單的小鬼。

二班所有人都成功了,甚至還有個牛逼的學生用符咒引來了白袍三階的紅衣吊死鬼,讓它在課堂上跳鋼管舞。就舒暢失敗了,他靠着1.5的魂根,確實也召喚了一隻瘦弱的杵着柺杖顫顫巍巍的老鬼。

可那隻鬼看自己的魂根只有1.5,硬是不理他。還對着他的臉放了個屁,之後發生的被自己召喚的老鬼整蠱的一幕幕,讓舒暢成了整個班的笑柄。被笑足了小半年。至今想起來,雖然舒暢的魂魄已經完全歸位了,仍舊讓他感覺深深的屈辱和羞恥。

人窮志短,鬼都欺負你。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現實。

有了煉妖壺,舒暢根本不需要管三七二十一,沒有製作成卡牌價值的鬼直接吞了往煉妖壺裏扔。有實體的殭屍,他也能裝入葫蘆中。

一想到這兒,他就激動不已。有種鹹魚翻身的喜悅。

回過神,也不過才幾秒鐘而已。時間緊迫,不容他多浪費,鬼知道殺了公殭屍的老婆後,那隻剩下的殭屍會不會隨時都會出現。

舒暢抓起一根棺材釘敲掉了母殭屍的兩顆足有五六釐米長的犬齒,又從棺材上割下一塊棺材木後,帶着紫月和史艾遷兩人急匆匆的離開了。

就在他們前腳走出食堂不久後,一個黑乎乎的身影猛地跳了進來,蹦蹦跳跳的衝入凍庫的地下空間,當它看到倒在地上早已沒有屍氣,正在以極快的速度腐爛的毒殭屍時,無盡憤怒,充滿恨意的仰天長嘯。

那長嘯聲遠遠傳出,令學院裏的肉屍和跳屍瑟瑟發抖,更加瘋狂了。

公殭屍翻白的眼珠子,竟然爬上了密密麻麻的猩紅血絲。旁邊一個拿着攝魂鈴的嬌小身影沒有說話,她在棺材附近走來走去,不久後,嘴角露出了一絲邪邪的笑:“有意思。”

說完攝魂鈴一擺,傳來一陣陣清脆的鈴聲。

公殭屍不甘的放開母殭屍已經腐爛的只剩下白骨的軀體,一蹦一跳的跟在那嬌小身影背後,朝行政樓走去。

同一時間,舒暢一行人已經回到了教學樓。

情況不容樂觀,原本吞噬了大半操場的黑霧,已經爬到了距離教學樓只剩下一米不到的位置。大約在凌晨十一點半前,整棟樓都會消失在黑霧裏。大部分留校住宿的學生全都嚇壞了,不顧因爲黑霧範圍縮小而越來越密集的肉屍和跳屍,開始朝離黑霧最遠的行政樓遷移逃命。

班花方若喬一擡頭,就看到了舒暢。她坐在桃木圈中,美美的笑着:“你們平安回來了,真好。”

“還有更好的。”舒暢得意的一揚手,手裏赫然抓着用塑料袋簡易裝好的殭屍牙和棺材木:“你再等等,我立刻就給你徹底拔除屍毒。”

方若喬乖順的點點小腦袋,眉目翹盼。她當然很高興,畢竟能不死,誰願意死。這個女孩很善良,她同樣不希望舒暢爲了救自己而被殭屍殺掉。但真沒想到,這個只有白袍一階巔峯的所有人都視爲笨蛋的舒暢,竟然真將殭屍殺掉,拿回了救她的物品。

世事無常,總會超出人的想象。

至少方若喬就絕對想象不到,一直都和自己完全沒有任何交集的舒暢,會令自己如此掛心。

舒暢迫不及待的將殭屍牙和棺材木通通磨成粉,想要給方若喬拔毒。可是剛要去脫掉班花的T恤,班花就臉色發紅的看向了正流着口水、眼睛發光、舉着手機開直播的史艾遷身上。

不止史艾遷眼睛發光,他直播間那兩萬以上,甚至還在不斷往上攀升的觀衆們,也在兩眼發光,發出了狼性的呼喚。 第726章Hope的中文名字

對門公寓裡面,陸司寒忍著胃疼難受,同樣正在進行一場視頻會議。

原本這段時間應該留在錦都,原本前天應該進行一次各方部門會議,但是因為南初通通都被耽誤下來。

這是從政四年時間,首次出現這樣紕漏,儘管身為議長閣下,但是仍舊應該對著各位議員鞠躬道歉。

「感謝各位這段時間敬業工作,希望你們能夠繼續保持。」

「議長閣下,請問這段時間您在哪裡?」

視頻裡面,一位穿著黑色西服,頭髮已經花白,但是神采奕奕的老人開口詢問起來。

「目前我在A國某座城市巡查,至於具體位置,並不方便透露。」

「巡查這件事情,怎麼一點風聲都是沒有?」

「巡查準備什麼時候結束,畢竟您也不在錦都,我們如同沒有主心骨吶。」

老人不解詢問,眸中滿是算計,試探。

「預計三個月內,韓老由你守在錦都,我想不會發生什麼大事。」

「如果沒有重要的事,散會。」

等到視頻切斷之後,陸司寒立刻拿出抽屜裡面止痛藥片就著溫水吞下。

如果再晚一點,恐怕他的狼狽就在這群狐狸面前暴露出來。

「先生,檢驗結果已經出來!」

「先生,你快過來看看!」

客廳外面,祝林興奮的喊,跟在先生身邊整整六年,他也算是成熟不少,但是如今得知夫人沒死這個消息,仍舊不能控制情緒。

先生沒有說過,但是祝林卻是知道,先生得了一種心病,這病久久不能痊癒,時時刻刻都在折磨他的身心。

現在良藥終於回來,先生的病想必很快就能痊癒!

「不要總是這麼咋咋呼呼。」

「先生怎麼一點都不好奇?」

「之前我呀,拿著夫人頭髮去和少爺頭髮做過親子鑒定。」

「現在檢驗結果出來,證實她們可是母子關係。」

「我要恭喜先生,恭喜先生終於能夠重獲幸福。」

祝林激動不已,但是夫人沒死這件事情,萬萬不能到處聲張,他也只能按捺這個喜悅消息,死死埋在心裡。

「這算什麼好事,不是一早就能知道?」

「已經錯過一次,這次我是再也不會認錯。」

陸司寒理所當然的說。

現在他所擔心的是,三個月的時間,究竟能不能夠重新得到南初的心。

時間轉眼來到即將要與新任老闆見面這天。

中午時分南初正要去趟商場挑選禮服,門鈴就被按響。

躡手躡腳來到門口,透過貓眼,南初往外打量,生怕又是禽獸先生上門。

只是這次是她想錯,外面站著一位漂亮姑娘,明明並不相識,卻能感覺她的周身透出一股書卷氣息。

第一印象,南初就能感覺不是壞人,所以爽快打開了門。

「您好,請問您是傅南初,傅女士嗎?」

「傅南初的確是我,但是你是怎麼知道我的?」

南初歪頭不解詢問,不過就是表演兩場芭蕾舞而已,還不至於突然名聲大噪。

「我是時光造型老闆,我叫Hope,這次受人所託,為你來做造型。」

Hope說著就從包包裡面掏出一張名片,還有拿出一套漂亮禮服。

「看來舞團老闆真的特別闊綽,想不到只是一個見面晚會,都能安排時光造型室上門服務。」

「請進來吧。」

南初親切的說,Hope回以微笑,穿上拖鞋進入這間小小公寓。

這回這個顧客真是有些可愛,可能還不知道安排造型老師上門服務需要花費多少金錢,居然傻乎乎的認為人人都有這個福利。

幫助南初穿上秋季最新晚禮服,Hope眸光開始發亮。

不愧常年跳舞,她的身體比例近乎完美,以前都是她的衣服挑人,現在她的衣服反倒只能成為陪襯。

「南初,如果將來決定不再跳舞,請你務必聯繫我吧,成為時光造型御用模特,我的報酬同樣不低。」

Hope一邊開始安排化妝步驟,一邊開始聊天。

「好的,我會考慮。」

「不過看你似乎就是A國人民長相,為什麼要用英文名字?」

「起先我還以為時光造型室老闆是個男人,想不到居然還是女人,而且還是年紀與我相仿的女人。」

Hope正在畫著眼影,南初閉上眼睛詢問。

「我的中文名字並不好聽,所以就當我是崇洋媚外好啦。」

「聽你這樣一說,反而勾起我的好奇,你的中文名字叫做什麼?」

「放心,我是絕對不會笑話你的,哪怕叫做狗蛋,狗剩,二狗都沒關係!」

Hope聽著南初這番話語,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淡淡的笑,這位姑娘真是對她胃口。

她的中文名字太久沒被提起,久到她都快要忘記。

原本這次出門化妝任務已經交給店內一名資深員工,但是那名員工母親車禍,所以Hope臨時頂上。

今天一切都是巧合,現在說出自己名字,應該沒有關係才對。

這樣想著Hope緩緩張開唇瓣,最終還是告了她。

「我的名字叫做徐希希。」

「徐希希,很好聽的名字,一聽就是感覺充滿希望,怪不得你的英文名字叫做Hope。」

「謝謝你的誇獎。」

徐希希手中動作不停,心底確實湧出一片觸動。

記憶深處,藏有一段塵封往事,曾經有個男孩同樣對她說過這話。

「希希,原來你的名字叫做希希,非常好聽,我很喜歡。」

「希希,為什麼你的全身上下我都這麼喜歡。」

「希希,永遠不要離開我的身邊。」

記憶深處那個男孩站在陽光下面,象牙白的皮膚白的透亮,好像天使一般美好。

冒牌寵妻太囂張 徐希希搖搖頭,這些事情已經過去,不能沉浸過去。

傍晚八點,悅龍灣內,陸司寒第十次低頭去看手錶。

門口,幾名芭蕾舞者陸續進來,始終沒有見到南初身影。

「先生,再看下去,恐怕就要成為一塊望夫石。」

「祝林,你在嘲笑我嗎?」

「抱歉,屬下說話不經大腦。」

「哪裡涼快,滾到哪裡,不要出現礙眼。」陸司寒撇他一眼,傲嬌的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