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慎頭腦轟的一聲,這個罪若是落實了可就不是南宮适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滅族的大罪。

“陛下,這從何說起,借給老臣一千個膽也不敢有此妄念啊,陛下。”南宮慎的頭磕出了血。

“陛下,”一個三十幾歲的婦人不知什麼時候走了進來,“千錯萬錯,都是適兒一個人的錯,萬不可把罪孽強加在南宮家上啊。”

這個婦人髻鬟高聳,風姿綽約,和南宮慎臉形有幾分相似,正是皇后南宮燕。

“父親,”南宮燕把南宮慎扶起來,“天哪,你頭上怎麼有血?”

她朝秦嘯天喊道:“我父親好歹也是你岳父,你怎麼能這樣對他?”

秦嘯天見南宮慎額頭上磕出了血,心裏也有些過意不去,只好囁嚅道:“我又不是沒讓他起來,是他自己不肯起來。”

南宮燕道:“適兒他有錯,叫家人把他關起來好好教訓一頓得了,還用得着問七問八的嗎?”

秦嘯天一向懼內,尤其是南宮燕,給她這麼一說,有心反駁,卻一下說不出口來。

“說得倒跟沒事似的,我外甥女還躺在牀上生死不知,你卻想讓他回家去逍遙快活,虧你說得出。”郭玉蓮帶着一箇中年人走了進來。

中年人中等身材,肩膀寬大,卻是郭倩的父親郭子盈。

郭家和南宮家明爭暗鬥多年,郭子盈怎麼會輕易放過這個絕好的機會打壓南宮家?


向秦嘯天行過禮之後,郭子盈早已得知事情的經過,他振振有詞地數落了南宮适該殺的幾大理由。

兩家人在秦嘯天面前爭吵起來,南宮家極力爲南宮适開脫罪行,郭家則指出南宮适其罪當誅。南宮家勢大,郭家有理,秦嘯天一時竟猶豫起來。

世家勢力過大,這件事若處理不好可能會引起朝廷的動盪。

“這麼簡單的事怎麼就沒法處置呢?”秦風冷笑着出現在了門口,身後跟着魏素雲。

“風兒,你來得正好,你是當事人,這事還是由你來處置吧。”秦嘯天一見秦風,趕忙把這燙山芋扔給秦風。

秦風對秦嘯天道:“父皇真的讓我全權處理?”

“你看着辦吧。”秦嘯天頭痛不已。

“殿下,適兒無心冒犯了您,您就給他一次改過的機會吧?”南宮慎幾乎是哭着求秦風。

“殿下,倩兒是爲了您才中的毒,您可要爲她主持公道啊。”郭子盈淚如雨下。

秦風也不說話,徑直走到跪在地上的南宮适面前。

南宮适知道自己的小命此時已攥在秦風的手裏,再也狠不起來,忙求饒道:“殿下,我知道錯了,您饒了我吧。”

秦風微笑着對南宮适道:“你可知罪?”

他的微笑是那麼柔和,讓南宮适似乎看到了希望,他趕緊點頭道:“我知罪了。”

秦風又問道:“那你說說你犯了什麼罪?”

南宮适不假思索地道:“我意圖殺害……殿下……您。”

秦風笑意更濃了:“好,很好。”

他的手上突然出現了一把刀——破賦刀。

刀光閃爍,如匹練般掠過,像是絢麗的彩虹一閃而逝。

南宮适驚恐的面孔凝在了那一刻,來不及說話,甚至來不及叫出聲,刀光劃過,他的頭和他的身體突然分開……

………………………………………………

郭倩仍然昏迷不醒,臉色已轉成烏黑,一旁的郭玉蓮泣不成聲,郭子盈虎目含淚,秦風想起這段時間和郭倩一起度過的快樂時光,也不禁淚溼襟衫。

想到自己不但不能保護郭倩的安危,還要郭倩捨身來救自己,他的心比任何時候都沉重。

雖然自己不怕毒,可郭倩並不知情,不管怎麼說,這份情義他一輩子也還不清。

想到自己不怕毒,秦風的眼睛突然一亮。

他好像在《毒經》裏看過用血解毒的辦法。

秦風找來匕首,用力在手上一割,鮮血頓時涌了出來。

一旁的衆人驚叫起來,不知道秦風要做什麼。

魏素雲最關心她的兒子,見秦風用刀割手,大驚道:“風兒,你瘋了,你想要幹什麼?”

秦風不說話,卻把手伸到郭倩的嘴的上空,另一隻手撬開她的嘴巴。

鮮血滴在郭倩的嘴裏,一滴,兩滴……

衆人呆呆地望着秦風,不敢說一句話。郭玉蓮默默地祈禱上蒼能有奇蹟出現。

過了一會兒,秦風停了下來,用乾淨的布擦乾了郭倩嘴上的血,對衆人道:“我身上有不怕毒的體質,希望這樣有用,我也實在沒別的法子了。”

一個侍衛突然來報說外面有太監來找秦風。

魏素雲心疼地幫秦風包紮好傷口,秦風整理好衣衫,出得門外,只見來傳話的太監是個年紀較大的太監。

老太監見了秦風,施禮道:“奴才奉皇上之命請十殿下到上書房見駕。”

秦風點了點頭,隨着老太監來到上書房。

老太監進去回話立刻就出來了,對秦風道:“陛下讓殿下進去。”

秦風走進上書房,只見秦嘯天正在桌上畫着什麼。 窗外的光線照在秦嘯天略微駝背的身上,不知怎的,一向對秦嘯天印象不好的秦風突然覺得這個老人特別孤獨、寂寞。

秦嘯天擡了擡頭,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秦風只好在旁邊等着。

過了一會兒,秦嘯天終於擱下筆,把畫展給秦風看道:“這是朕畫的一幅《江山永固圖》,你來看看如何?”

秦風一看,是一幅水墨畫,畫裏錦繡河山,高山流水,意境開闊,氣勢磅礴,竟然不比自己那個世界的名畫差。不由得讚道:“好畫,沒想到父皇竟有一手丹青妙筆。”

秦嘯天喜道:“父皇年輕時喜歡畫畫,但現在忙於事務,已經很久沒有擡筆了。”

秦風道:“很久沒擡筆都畫和這麼好,要是經常畫,那水平還了得?”

秦嘯天道:“什麼時候學會拍馬屁了。”

說完哈哈大笑,秦風也笑了。

秦嘯天道:“我知道郭倩的事讓你很傷心,不過有些事人力是無法迴天的,你要振作起來。”

秦風點了點頭。

秦嘯天又道:“今天你處理南宮适的事情很好,殺伐決斷,有魄力,像個做大事的人。”

秦風一怔,他可記得當時秦嘯天可是暴跳如雷,原來是做給衆人看的。

秦嘯天道:“南宮家和郭家都是大遠國的中流砥柱,我得罪任何一方都可能會引起國家的震動,所以我把決定權交給你,這是你們之間的恩怨,你殺了南宮适,南宮慎再不甘心,也不能拿你怎麼樣。”

他接着道:“南宮家一家獨大,對我們秦家已經構成了威脅,我正愁沒有機會打壓他們的氣焰,想不到今天上天給了我們機會,你果然不負我所望,哈哈。”

他笑得甚是暢快,秦風卻一顆心冷到了冰點,他一直爲自己衆目睽睽之下殺南宮适而沾沾自喜,沒想到卻成了政權鬥爭的犧牲品。

他之所以沒有過問自己跟郭倩的事,恐怕也是出於政治目的吧。

秦嘯天又道:“不過,你以後要小心, 皇后逆天鬥蒼穹 ,但暗地裏就不好說了。再說——”

他突然頓了一頓,道:“據我得到的消息,南宮家暗中招兵買馬,我看他們是久有篡位之心,南宮适之所以敢殺你,跟他們的狼子野心是分不開的。他們之所以還沒有動手,恐怕是在找合適的機會或者力量還沒有儲蓄好。”

秦風點了點頭,看來薑還是老的辣,秦嘯天竟能從偶然的事件中分析出必然規律。

灰燼利刃 ,道:“聽說你前幾天私自去探望你大哥了?”

秦風一怔,果然不出秦立所料,探望秦立的事就被發現了,不過他早做好了思想準備,當下回答道:“兒臣見大哥一個人很是孤單,想起幼年時他對我的照顧,便忍不住去看了一眼。”

秦嘯天臉露慍色,道:“今後若是沒朕的允許,誰也絕對不許去探望他。”

秦風見秦嘯天神色嚴肅,只好點頭稱是。

秦嘯天突然指着畫問道:“江山如此多嬌,如果有人想破壞我們的江山,你說應該怎麼辦?”

秦風不假思索:“那還用問?當然是殺了他。”

秦嘯天滿意地點了點頭,笑道:“很好。前幾天你五哥已經查出前朝餘孽的藏身之處,但卻沒查出具體的人來,朕現在把這個任務交給你,希望你能找出這個人來殺了他,你不會讓朕失望吧?”

秦風這才明白上了秦嘯天的當,被他用話給套住了,想要推託已經不可能,只好道:“兒臣願爲父皇分憂。”

心想:“早點離開這個權力漩渦的中心也好,清靜一些。”

秦嘯天喜道:“朕就知道你不會不答應的。你皇爺爺打下的江山,可不能在你我的手裏毀了。”

秦風多少知道一些秦嘯天的父親秦信如何從一個世家家主成爲大遠國皇帝的事。前朝木氏王朝滅亡,皇帝木卓堅自殺,其皇族成員大多被殺,聽說只逃出了一個皇子木**少部分人。木仇逃走後,下落不明,現在所說的“前朝餘孽”,自然是木卓堅的後人了。

寒門小人物 ,可如今卻身不由己了。

“父皇說的前朝餘孽在哪裏呢?”

秦嘯天道:“據你五哥調查,在風雷門。你的任務就是混入風雷門當一名弟子,伺機查出逆賊是誰,然後殺了他。”

秦風知道秦戰最擅長的就是情報工作,秦嘯天已經逐步把一些情報工作放給他做了,既然查明是在風雷門,那就一定不會錯了。

想起自己心上人林夕依就在風雷門,秦風的心已經飛了過去。

那一幕幕往事又浮現眼前——嚇跑黑白雙煞,幫自己提高天賦體等級,送銀子……

彷彿她的小手又放在了自己的背上,那麼柔軟……

“你怎麼啦?”秦嘯天發現了他的失神。

“沒……沒什麼。我在想我又不會旋風和雷電天賦,他們恐怕不肯收我這樣的弟子吧?”秦風掩飾道。


“嘿嘿……”秦嘯天的笑聲有些高深莫測。

“真能裝,連父皇都差點被你瞞過去了,要不是你皇叔公跟我說,我還不相信,你小子居然有四項天賦。”秦嘯天嘖嘖地道。

唉,還是瞞不了啊,秦風只有無奈地接受現實。

秦嘯天卻很高興,絲毫沒有責怪秦風的意思,相反,越來越覺得秦風是個可造之才。

秦嘯天接着道:“風雷門的掌門和我交情不錯,我已經叫你五哥跟他打過招呼了,他答應不暴露你的身份,以方便你展開調查。記住,這件事不能告訴任何人。”

秦風點了點頭,想起剛逃出北定城的時候,林夕依好像說過她師父與秦嘯天有一面之緣,難道她師父就是風雷門的掌門?

他突然跪下道:“在出發之前,兒臣有一個請求。”

秦嘯天微笑着道:“起來吧,這裏沒有外人,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

秦風暗想,鬼才愛跪你呢。

立刻站起身來,道:“郭倩是因爲兒臣而中的毒,兒臣想這幾天照顧她,等她傷好了再走。”

秦嘯天嘆道:“郭倩中的毒很深,恐怕是挨不過今天了。好吧,這也是人之常情,不管她是死是活,朕准許你辦完她的事再出發。”

秦風喜道:“謝父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