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洛斯,嘲笑着。

“哼,我只是學藝不精!我火雲公府的箭術高手要是來了,你就知道厲害了!”

埃迪,橫眉冷對的說道。

“不管怎麼樣,這一次,我們是遇到硬茬子了。”

阿爾瓦,冷冷地說道。

“不過,既然有人,膽敢在我們王都四少面前,公然打落我們的箭矢,還搶走奴隸,就是不把我們王都四少放在眼裏!這件事情,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我一定要抓住那個人,讓他不得好死,受盡折磨!”

菲利普,惡狠狠地說道。

“對!我們王都四少,不可辱!竟然騎在我們頭上,拉-屎,着實可惡!”

埃迪也是攥緊了拳頭。

“查,給我查!發動我們四大公府,在王都的勢力,將這翻個底朝天!”

四位大少,異口同聲地說道。

……..

另一邊,南天將這個男孩,救下後,找一個安靜的地方。

這個十五六歲的男孩,受了過度的驚訝,在他瘦弱的身軀了,經歷了太多苦難。

男孩別救下後,就陷入了昏迷中。

南天和魔辰相視一嘆。

“我們還是來遲了一步,沒有想到,那些貴族,竟然這麼狠辣,一轉眼的功夫,就射殺了這麼多手無寸鐵的奴隸。”

魔辰啐了一口。

“南天兄弟,你剛纔,爲什麼要攔着我,不要我一下子劈死那四個人!”

魔辰有些不解。

“我們當時,若是殺了那四個人,恐怕這王都,都要亂了。這四個人,顯然背後勢力不凡。到時候,不知道,有多少平民,要白白的,被遷怒而喪命了!”

“我現在不收拾他們,不代表以後不收拾。咱們,初來王都,有的是時間,和他們慢慢玩!”

南天眼眸,閃過一絲凜冽的殺機。 過了幾個時辰,男孩醒了過來。

男孩驚訝地四處看着。

“不要看了,你已經自由了。”

南天淡淡一笑。

男孩囁嚅地低下頭:“不,我還沒有釋奴文書!”

“釋奴文書?放心吧,那個玩意,我會給你開的。”

南天淡淡地道。

按照王國律法,世襲侯爵以上貴族,有權利開具特-赦的釋奴文書。

南天又問道:“你叫什麼名字,是怎麼回事,被那羣人給捉過去的?”

男孩眼眸中,閃過一絲濃重得恨意。

“我叫林動,原本是王都的自由人。可是,一次火雲公府的少爺埃迪,來我家的醫館,想要尋一味丹藥。那丹藥,我和我爹連名字,都沒有聽過,自然是拿不出來。埃迪,就命令私兵,將我家的醫館給砸了,還把我的父親給殺了。”

男孩痛苦地說道。

“埃迪,看我年紀小,沒有直接殺我,卻是將我編入了他們公府的奴隸,從此,我每日都要受着非人般的虐-待!”

男孩攥緊了拳頭。

“可憐,我父親!這個仇,血海深仇,埃迪,讓我家破人亡,我要報仇!”

男孩,仰天長吼。

“報仇?呵呵,聽完你的話。我算是明白了,火雲公府,顯然是一個公爵的府邸。你拿什麼報仇?”

魔辰搖了搖頭道。

“噗通!”

這男孩,跪倒在地上,苦苦地哀求道:“我知道,兩位恩人,能夠將我給救出來,一定有非凡的武藝。請兩位恩人,教教我吧!我願意學的,付出任何代價,我都願意!”

男孩磕頭,磕得非常用力,將自己的額頭,都給磕得稀巴爛!

絲絲血跡,印在泥土地上。

魔辰不爲所動。

“我不收徒弟的。從前是,現在也是。”

魔辰說罷,扭過頭去,不在看這個男孩。

南天嘆了一口氣:“罷了,罷了!我南天,雖然,也不怎麼收徒,但是,算起來,你也與我有些緣分。緣起緣落,緣不斷!”

“我對徒弟的要求很高,你做好準備了沒有?”

南天鄭重地說道。

“我能夠做到,只要能夠報仇,您叫我幹什麼,我都願意!我可以的!我要報仇,報血海深仇!”

林動,攥緊了拳頭。

“好,我從你的眼眸中,看到了一股深刻的殺意!仇恨將會轉化爲你的力量,我就傳授你一本古經書——《修羅經》。《修羅經》是一本古老的經書,上面記載了地獄修羅的修煉方法,深奧無比,你好生修煉,只要把這經書修煉好了,你的前途將是無限的,到時候,你可以手刃仇敵了!”

南天往林動的腦子裏頭,打入了一道精神烙印。

精神烙印裏頭,印刻着《修羅經》的全部內容。

“《修羅經》?你竟然有着經書?”

魔辰也是驚訝地說道。

南天點了點頭:“這古經書,是我當年宗門收集的。”

“我聽魔辰兄弟,你這口氣,你似乎是知道些什麼?”

南天問道。

“罷了,罷了!不提了,有些事情,現在不是說的時候。”

魔辰嘆了口氣。

南天也不在追問。

“好,但是,魔辰兄弟,你雖然不收徒。 豪妻的億萬老公 但是,我南天收徒了,你本事大,可不可以,幫我把林動,打牢一下基礎!”

南天嘿嘿一笑。

修煉武學,最重要的便是根基!

正所謂是,基礎不牢,地動山搖。

林動,現在已經十五六歲了,看起來,年齡不大,但是對於武者來說,這個年紀,錯過了最好的基礎期。

想要彌補回來,必須要一個高手,來給林動灌頂。

灌頂的人選,最合適的便是:魔辰!

魔辰手段多,修爲又強橫。

“呵呵,想要我幫他灌頂?”

魔辰呵呵一笑。

“行呀,我既然沒有收他爲徒,自然要給他一點見面禮,相當於補充一二。”

魔辰說罷,高高飛起,一手抵在林動的天靈蓋上。

星光閃耀,滾滾星辰之力,從魔辰的手掌心中噴薄而出,星辰之力,洗滌着林動的身體。

星辰之力,也再悄然地改造着林動的身體。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着,林動的體表外,也被逼-出了一些黑色的雜物。這些黑色雜物,都是林動身上的污垢之物。

現在,身體被“洗滌”乾淨了,根骨也被星辰之力,淬鍊改造過了。

南天再一看,林動,現在林動,已經是脫胎換骨一般。

“魔辰,你費心了。”

南天笑了笑。

魔辰灌注完星辰之力後,整個人,臉色都有些慘白,顯然是有些力竭了。

ωwш¤тTk an¤¢o

“沒關係,這是我應該做的。不過,我的星辰之力,真的不是蓋的,從此以後,你的徒弟林動,在學武一途上,將會遠超同齡人!”

魔辰哈哈一笑。

“多謝恩人!”

林動朝着魔辰,感激地道。

林動,也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

林動感覺到了,自己體內,似乎有股使不完的力氣。

“你這個小孩子,好好努力吧!不要辜負我和你師父,對你的期待!”

魔辰拍了拍林動的肩膀。

看着天色也不早了,林動跟南天和魔辰說,自己家的醫館在王都內。

雖然,被埃迪砸了,但是還有些瓦屋可以對付一下,湊合得休息一夜。

南天想了想,自己現在對王都,也不是很熟悉,跟林動,回一趟醫館也不錯。

“走吧!”

南天揮了揮手。

由林動領頭,南天和魔辰一左一右,跟在後頭。

林動家的醫館,在王都內的貧民區,位置偏遠。

三人用了一個多時辰,才走到。

看着,殘破的醫館,林動不免心中悲痛無比,心中的恨意又被勾了起來。

南天拍了拍林動的肩膀,安慰了幾聲。

醫館有五間屋舍。

其中有四屋舍,被埃迪砸得一塌糊塗,已經不能居住了。

只剩下,一間,看起來,比較破舊,門上都掛着蜘蛛網的老屋,倖免於難。

“就在這湊合一晚吧。”

南天隨口道。

“咦,不對,有寶貝!大大的寶貝!這藥香,好像是先天造化丹,散發出來的!”

小黑遽然間,不請自來,從生命之界裏頭,躥了出來!

小黑的嘴角,還有着一攤子的口水。

“小黑,你怎麼出來了,不在狗窩裏頭,睡覺了?”

南天一奇。 “先天造化丹!我的先天造化丹!”

“我的寶-貝,你到底在哪裏?”

小黑根本理睬南天,兀自趴在地上,仔仔細細地,挺着狗鼻子,似乎在尋找着什麼。

“先天造化丹?真的是先天造化丹嗎?那玩意,可是太上老君,祕密煉製的神奇丹藥,具有奪天地造化,聚八方靈韻之功效。”

魔辰,顯然是知道一些關於先天造化丹的事情。

小黑瞥了一眼魔辰,嘟囔了一句:“就你多嘴,真可惡!”

魔辰上去一把將小黑,給抓了過來,提着小黑的狗腿子,嘿嘿一笑:“我認識你,以前,在天庭的時候,你跟着二郎神楊戩,挺厲害的。”

“但是,我魔辰,也不是吃素的!”

“快說,你在哪裏,看到的先天造化丹!”

魔辰喝問道。

小黑頓時服了軟。

“麻-蛋的,我也認識你,在我祖宗的記憶力,你是個很難纏的角色!雖然你現在,用七十二般變化,變化了自己的樣子,但是小黑,我一雙狗眼,能夠看破虛無!”

小黑搖着尾巴,有些得意地說道。

“快說,你是怎麼發現先天造化丹的?這裏明明是凡間,怎麼會有那種丹藥?”

魔辰很是好奇。

小黑頓時閉上了嘴巴。

“哼,我就不說,你怎麼滴!你也不是我的主人!我小黑就是一條黑狗,正所謂是,死狗不怕開水燙唄,要打要罵,隨便你嘍!”

小黑忽然間,硬氣了起來。

南天嘴角一笑,這個小黑呀,肯定是看見自己在他旁邊了。

有主人撐腰的黑狗,自然是無所畏懼了!

“好了,小黑,你鬧夠了沒有?鬧夠了,就給大家,解釋一下,你是怎麼發現先天造化丹的?還有,你怎麼隔着,生命之界,都能發現丹藥呢?”

南天呵呵一笑。

小黑狗模人樣,直立起身子,一副老闆爺的架子:“主人,我現在,不還沒有找到丹藥呢!一切要等我把丹藥找到在說吧。”

南天和魔辰哈哈一笑:“去吧,趕快去吧!”

一旁的林動,倒是有些驚駭。

一頭會說話的黑狗,林動還是第一次見到。

無疑這一次,也更讓林動對南天佩服無比。

【師傅,連神狗都能降服,還有什麼是做不到的?】

林動心中感慨着。

沒有了魔辰阻攔,小黑開始地上,來回的爬行着,低下頭,用狗鼻子,不放過每一絲角落。

一炷香時間過後,小黑有了發現。

小黑停在一個地方,小黑用狗爪子,在地板上,敲敲打打。

“砰!”

小黑將一塊地板給敲碎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