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真解中的幾個老古董又開始觸景生情,懷念往昔了。

猴子六耳對此毫不在意,此刻六耳在乎的只是知道了蕭秋風復活在望!


看原始真解最新章節到長風文學www. 雖然後土可能隕落了,但蕭秋風卻可以藉此重生,對於六耳來說喜多於憂,而對於六耳的幾位老哥來所,卻是憂大於喜,所以連日來,猴子六耳絲毫不敢流露出喜悅的心情,不然只會招來一頓毒打的下場,就是六耳敢動手,問題是他也打不過幾個老怪物啊。

就在蕭秋風進入六道輪迴中進行百世輪迴的時候,一件大事也在悄然發生著。

卻說蕭家老僕人何清遠,斯巴達·王,何清風帶著蕭靈兒逃出血蝠族后,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在僵持下去的話,鬼族肯定還會派遣高手前來助陣,可為何又會放任三人帶著蕭靈兒離開,這一切的背後似乎有著什麼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雖然想不通,但三人都知道鬼族又回來了,而且這次似乎準備得相當完善,連血蝠王尊都招攬到了己方陣營里,而且是如此的明目張胆,地球的天,要變了!

昆崙山,山巔之處大殿之內,賓客滿座,卻無一人喧嘩,都在靜靜地等待著大殿最高處幾把交椅主人的到來。

「哈哈哈,何老召喚我等前來所為何事啊?」一個彪形大漢,龍行虎步邁進大殿之內。

來人中年男子模樣,身高接近三米,身上體毛叢生,虎背熊腰,嗓門極高,金髮碧眼,總個人感人的感覺就像是一頭野熊一般,說話的這個人就是沙國的封號王尊,冰熊王尊希爾·羅思柴爾德。

「希爾兄何必如此心急,相信何老頭召我等前來必是有要事相商,待會自然會通告的。」就在冰熊王尊希爾·羅思柴爾德剛剛邁進大殿,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緊隨其後,步伐沉穩地走進大殿。

說來人是位老者確有不妥,因為老人除了鬚髮花白之外,面容通紅,肌膚晶瑩水潤,嫩如嬰兒,站在那裡給人一種仙風道骨,得道高人的感覺,其面孔稜角分明,目光堅韌剛毅,想來此人年輕時,定是一位**倜儻的俊俏兒郎,此人正是華國風家逍遙王尊風清揚。

就在二人並肩走向最高處交椅之上時,一個俊逸青年,緩步走進大殿,這位少年一出現,就給全場帶來一股戰場殺伐的氣息,而這位少年也是戎裝裹身,好一派英雄年少的氣象,但知道此人的修士,絕不會因為其年輕的外表而產生輕視之色,因為此人成名已久,絕非初出茅廬之輩,其殺伐果斷的性格令多少人心中忌憚不已,這位年輕人正是美利堅國的戰爭王尊大衛·亞歷山大。

戰爭王尊大衛·亞歷山大一出現就是一股恐怖的威壓襲向冰熊王尊希爾·羅思柴爾德。

「老小子,真當我怕你不成!」冰熊王尊希爾·羅思柴爾德轉身手臂一揮將戰爭王尊大衛·亞歷山大的恐怖威壓一掌拍散,冷眼看向戰爭王尊大衛·亞歷山大,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意思。

「二位,消消氣,給老頭子我一個面子,先坐下來,喝杯茶。」就在兩人之間的氣氛到達最緊張的時刻,大殿門前出現了四道身影。

蕭家老僕人何清遠在戰神王尊斯巴達·王,昆崙山首領其親胞弟何清風以及造化王尊女媧戰天三人的陪同下,走入大殿。

大殿內的氣氛達到了最頂端,只差大英帝國的血蝠王尊和倭國的九日王尊兩位封號王尊,地球上的最強者就聚全了,這簡直就是一場王者大會!

似乎察覺到了缺席的兩位王尊,戰爭王尊大衛·亞歷山大周身氣息再次爆漲,向前踏出一步,*向蕭家老僕人何清遠,冷聲道:「何老,您這是何意?」

環顧四周,蕭家老僕人無奈苦笑,這也太巧合了吧。

戰爭王尊大衛·亞歷山大會如此也不怪他,自從救世之戰結束后,出於塵世間各自種族,國家發展的需要,華國與沙國,巴國等國家建交頗深,而為了應對這種局面,美利堅國與大英帝國,倭國等國家走得很近,作為這些民族和國家的守護者和最巔峰的力量,自然而然會和與合作國家,民族中的修士走得近一些。


所以,戰爭王尊大衛·亞歷山大和在場的幾位王尊關係並不算友好,特別是作為老對手的冰熊王尊希爾·羅思柴爾德,己方陣營的盟友一位都沒有到,難免不會讓人這是一場早就計劃好的陰謀。

「大衛,我何老頭,以自己的性命擔保,這次聚會絕無任何陰謀,若誰敢背地裡下黑手,我何老頭第一個滅了他!」何清遠目光灼人地看著戰爭王尊大衛·亞歷山大。

「何老的話,我自然不會懷疑。」說完戰爭王尊大衛·亞歷山大收斂了自身氣息,轉身邁步走向最高處的交椅。

諸位王尊依次落座,蕭家老僕人何清遠作為此次聚會的主人,自然端坐正位,何清風端立在其身後,雖說何清風修為不俗,但顯然他還沒有資格在此佔有一尊王位。

「今日,把各位族長,首領請來,是為了共同商討一件事情,此時關乎到我遺忘之地的命運!」

何清遠此話一出,頓時引來大殿內所有人的注意。

「何老,您此話當真?」

「何老,究竟什麼事請?居然關係到我遺忘之地的安危。」

「何老……」

眾人對此更是議論紛紛,眾說紛紜。

「安靜!安靜!」站在何清遠身旁的何清風看到如此情況,高呼安靜的同時,一股恐怖的威壓向高台下的眾人掃去,頓時高台下鴉雀無聲,嘈雜的討論聲在一瞬間全部停止了下來。

「何老,你所言為何?還請明示。」高台下一位首領模樣的老者沖何老欠身恭敬道。

隨著老者發問,何伯立身而起,一道蘊含著靈力的聲音在眾人耳旁炸響。

「鬼族,回來了!」

何伯的話就像是一顆投向平靜古井中的石塊,頓時激起萬千波瀾。

有晚輩虛心向長輩請教關於鬼族之事,而長者則是在聽到蕭家老僕人何清遠說到鬼族時,陷入一陣沉默之中,當年那場救世之戰,其血腥與殘忍,老一輩至今還歷歷在目,而那場救世之戰的源頭就是骯髒的鬼族。

就在六王在昆崙山商討如何應付即將降臨的鬼族的同時,一件密謀已久的大事悄然在鬼族中進行著。

法老國首都郊外,胡夫金字塔,海夫拉金字塔,門卡烏拉金字塔,三大金字塔處,在幾天前被一片烏雲籠罩,隨後著這片區域中電閃雷鳴,暴雨連連,一派末日景象。

法老國中央政府針對這異景象派出了幾組特遣隊,但令人費解的是,這些特遣隊的成員最後都莫名消失在那片區域之中。

一時之間胡夫金字塔,海夫拉金字塔,門卡烏拉金字塔三座金字塔所在區域徹底成為一片禁區。

但出於國家政府的自我保護,這件事情並未公開,只是被法老國中央政府派兵將那片區域封鎖了起來。

「這些所謂的法老人真有意思,居然以為封鎖了這裡就完事了,簡直是掩耳盜鈴,不過,這麼做也算幫了我們的大忙了。」三大金字塔所在那片區域里,一道人影陰測測道。


令人驚異地是,這片區域內並沒有什麼雷電或者暴雨,反而陽光熾熱地普照著大地。

「呵呵,人類本就是這麼愚笨的生物,嘎嘎。」先前說的人身旁又出現一道身影,只是這道身影左邊的衣袖中空空蕩蕩的,很顯然,剛出現的這個人失去了左臂,此人赫然便是先前在百慕大三角被蕭秋風斬斷一臂的鬼泣。

「事情準備的如何了?」就在兩人說話之間,一道黑影突然出現,剛出現的這個人身上並有多麼恐怖的靈力波動,只是來人那一對陰冷的三角眼,會令被注視的人不寒而慄,而且從來人身上散發出的危險感遠勝於修為深厚的鬼泣。

「軍師,都準備好了。」鬼泣見到來人微微欠身尊敬道。

「那麼,我皇,該從這地方回來了!」

看原始真解最新章節到長風文學www. 「那麼,我皇,該從這地方回來了!」鬼族軍師興奮道。

鬼族軍師名叫鬼計,此人人如其名,生性狡詐,詭計多端,天生做狗頭軍師的命。

當年鬼族大舉入侵遺忘之地,能潛伏時間如此之久,全白此人計謀設計所致,若不是蕭秋風的父親蕭昊天因為那場大屠殺,怒拆倭國所謂的神社,發現了鬼族的蛛絲馬跡,只怕遺忘子弟早已被鬼族統御百年了。

而那鬼皇的突破之法,更是此人從古籍之中找到的方法。

不論鬼族是利用倭國鬼子入侵古華國建立所謂的共榮圈,還是扶持遺忘之地另一邊的那個瘋子實行所謂的凈化種族行動,總之在這些喪絕人性的行動背後,總會有鬼計此人的影子。

甚至可以說整個救世之戰的發生,此人在這其中可謂是佔據了舉足輕重的位置。

而且鬼計在鬼族戰敗后,設計了鬼族的覆滅,潛伏,聯盟等等大事,可以說失去了鬼皇的鬼族,若是沒有鬼計,怕是早已在遺忘之地滅絕了。

因此,即便是鬼泣這樣身為四大戰將成員的之一,在鬼族身份地位極高的人,對於鬼計也是發自內心的尊敬。

而此時此刻此地此人的出現,令人不禁猜想這裡又會發生什麼大事,鬼計手上又會染滿多少人的鮮血。

就在鬼計的話一落下,這片區域的虛空一陣扭曲,隨後砰的一聲一道虛空裂縫出現在三人眼前,不過三人卻沒有絲毫的驚慌,反而一副很期待的樣子。

虛空裂縫一出現,密集的人影便從起走踱步而出。

「祭隱先生,八歧老兄,辛苦二位了!」鬼計衝來人中位於隊伍首位的兩人拱手作揖道。

「鬼計軍師,客氣了。」面色蒼白的俊逸少年祭隱拱手回禮道。

「老鬼,這麼多禮,顯得多虛套啊。」祭隱身旁一個少年,不屑地撇嘴道。


這個少年,相貌比祭隱還要漂亮,如果說祭隱是俊秀,那麼這位少年幾乎可以稱作妖異了,少年樣貌的美麗,只怕是女孩子都會嫉妒,這位少年只要不開口說話,靜靜地站在那裡,只怕任何男子都會為之駐目,這位少年便是倭國八歧大蛇一族如今唯一的族人八歧大蛇。

「八岐族長說笑了。」鬼計笑道。

「開始吧,別再耽誤了!」祭隱突然向兩人插嘴道。

「那麼我們就開始吧。」鬼計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眼眸中出現了罕見的火熱。

若此刻有人走進法老國這片被鬼族控制的區域,會發現胡夫金字塔,海夫拉金字塔,門卡烏拉金字塔三座金字塔之間的沙漠居然被清理的一乾二淨,暴露在空氣中的是一具巨大的石棺。

只是這座石棺被成人粗細的鐵鏈輸在三座金字塔之間,而且鐵鏈之上不時閃耀的金色古字,向眾人顯示著這些鐵鏈絕非凡物。

中央的巨型石棺在鬼計等人出現后突然爆發出一陣騷動,石棺的棺蓋劇烈顫抖著,似乎隨時會被打開,從裡面走出一頭被封印的絕世大凶。

雖然有連接三座金字塔的巨型鐵鏈進行鎮壓,但看到那因為鐵鏈牽引而劇烈搖晃的胡夫金字塔,海夫拉金字塔,門卡烏拉金字塔三座金字塔,只怕是攔不住棺內之物。

似乎感應到了棺內之物的異動,石棺棺蓋之上突然爆發出萬丈血光,一道大字出現在橫躺的石棺之上。

出現的的這道大字似乎是什麼人通過陣法所留,經過悠久歲月的侵襲,令得這道古字都殘破不堪,出現了多處窟窿。

但依照字形和現景,依稀可以辨別出,這是一道「封」字,而且是一道血字。

突然出現的這道猩紅耀眼的「封」字,一出現,就向身下的石棺狠狠地鎮壓下去。

而這看似輕飄飄的血字,卻像一座山嶽般緩緩將原本劇烈晃動,即將脫離石棺而去的棺蓋穩穩地鎮壓下來,再次閉合的石棺此刻就像是一體的,根本無法分離棺身和棺蓋。

再次被閉合的石棺內傳來陣陣嘶吼,聲音中充滿了濃濃的不甘和怨恨。

「蕭昊天,你這個老匹夫,你把本皇向階下囚一般困在這裡如此之久,此等侮辱,本皇他日若破封而出,定要你蕭家斷子絕孫!啊啊啊……」

就這道嘶吼聲剛落下,一道身著白衣的英武青年緩緩出現在石棺之上,眼神中睥睨高傲,一派少年英豪的氣度,輕笑道:「我說鬼皇,你特么出不來就別唧唧歪歪,小心老子賞你兩個大耳瓜子。」

青年原本給人一種少年英雄的姿態,英武霸氣,只是這一開口就徹底破壞了那種感覺,這嘴也太毒,而且眉宇之間隱約與蕭秋風有些相似之處。

「昊天老匹夫,你也不看看周圍什麼情況,我的族人已經開始來救我了,我出去定要你蕭家徹底磨滅,哈哈哈。」

英武青年赫然便是蕭秋風的父親,地球曾經的最強者蕭昊天。當然蕭昊天本人已經隕落,此處出現的蕭昊天只可能是其生前留下的殘魂。

蕭昊天環視四周,發現這裡的確是被人布下了道道陣文,而且看樣子這些陣文是用來破除這裡的封印。

「老鬼,你族人敢如此大動作,我遺忘之地的族人又豈是孩童,難道就不會發現事有蹊蹺嗎?」蕭昊天眯眼看向身下的石棺問到。

「哈哈,昊天老匹夫,你不說了救我會是次大動作,我的族人又豈會沒有準備。」石棺內的聲音略作沉頓后再次開口,「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沒有你們蕭家人的血脈,這封印就無法打開,我就得被困死在這裡?哈哈,昊天老匹夫,我的族人既然敢來,又豈會沒有準備。」石棺內的聲音在說完這些話后,不再作聲。

立於石棺之上的蕭昊天殘魂聽到石棺內鬼皇的話,陷入一陣沉默之中。

「秋風,我兒,千萬別有事啊。」蕭昊天仰頭看向天空,眼中的滿是憂慮和擔心,隨後再次隱沒在石棺之中。

就在蕭昊天和鬼皇歸於平靜一會兒,遠處天空中黑壓壓的一片人影朝著石棺飛來。

「呵,這蕭昊天為了對付你鬼族老大,可謂煞費苦心啊。」八歧大蛇在看到巨型石棺后不由咋了咋舌。

「蕭昊天,確實是一個難纏的對手啊。」說到蕭昊天,祭隱眼中閃過一抹深深的忌憚。

「難纏易如何,不識時務,最後免不了落得個慘死的下場。」對於蕭昊天,鬼計似乎怨恨無比,惡狠狠道,但不論鬼計怎麼說,其眼中的恐懼怎麼也無法掩飾。

「鬼計!是你嗎?快救本皇出去!」鬼計,八歧大蛇等人一出現,石棺內的鬼皇再次不安起來,將鎖住石棺的三條鐵鏈震得直晃蕩。

「皇,請您再堅持一下,我們馬上就救您出去。」鬼計單手放於胸前,恭敬地向石棺內的鬼皇說到。

「我說老鬼,你特么就不能消停會嗎,真是欠削!」鬼皇在石棺內劇烈的動作再次將沉睡的蕭昊天驚醒,鬼皇剛才告訴蕭秋風這縷殘魂的消息讓他很不爽,此刻的蕭昊天可正在氣頭上,一開口根本就沒有給鬼皇留面子。

看到突然出現的蕭昊天,祭隱臉龐閃過一絲不自然,八歧大蛇嗜血地舔了舔嘴唇,而鬼計雙目滿是怒火地看著蕭昊天。

蕭昊天察覺到怒視自己的鬼計,嬉笑道:「呦,鬼皇,你一個人沒辦法破除封印,就叫來一堆馬仔來幫忙啊。不過,這幾個好像都是我的手下敗將啊,找他們來,你覺得能行嗎,切。」

「呵呵,蕭族長,此言差矣啊,我記得蕭族長可是亡在鄙人之手啊。」鬼計在一旁陰測測地說到。

「你大爺的,你特么就只會背後偷襲,有種和老子堂堂正正干一場啊。」蕭昊天之所以會隕落,其中一大部分原因都是因為鬼計的設計,此刻又被鬼計提出來,蕭昊天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老虎一般,簡直想轉身一巴掌直接拍死鬼計這種小人。

「勝者為王,敗者成寇,這樣的道理,難道蕭族長不懂嗎?哈哈。」鬼計絲毫沒有因為蕭昊天的嘲笑而憤怒,反而很自豪能夠設計擊殺了蕭昊天這樣的人物。


「上不了檯面的東西!」蕭昊天忿忿道,雖說鬼計的做法讓人不忿,但他說的話沒有錯,成王敗寇,一切的一切只能由勝利者來書寫,而不是死人。

「蕭老頭,你就只剩這殘魂,嘴巴還是那麼毒,嘖嘖。」八歧大蛇察覺到蕭昊天心情不佳,故意調侃到。

「我說小爬蟲,你能不插嘴嗎,你說你守護著那麼一島子跟畜生差不多的東西,這怎麼說也算得上老畜生了,就別找罵了,好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