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裏面看看。”我從揹包裏,取出了繩索,綁在了段廣義縮微弓箭的箭頭上,讓段廣義,把箭射上去。

“射倒是沒問題,只是,剛纔我隨便射了一箭,結果觸動了機關,現在,我再射,再觸碰到機關怎麼辦?”段廣義有些疑慮。

不過大家都讓段廣義趕緊射,少廢話。

段廣義抓過箭,對着上面一射。

噗!

那箭頭,直接紮在了洞口的天花壁上,我拽了拽繩索,感覺還挺紮實的,直接爬了上去,我剛剛上了洞口,立馬被洞口裏面的東西,驚呆了。

“咋了?”大金牙問我。

“你上來,自己看!”我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動,喊着大金牙。

大金牙也順着繩索上去了,他到了我的身邊,往洞口一看,也是驚呆了的模樣。

接着,兄弟們一個一個的上來,一個個的都驚呆了。

“我去。”最後一個上來的風影,也被驚呆了。

我們看到了什麼?

我們看到了“青銅門”。

崑崙仙宮的青銅門?

我們一隊人,瘋狂的往裏面跑着,一個個的速度都快趕上博爾特了。

等我們跑了大概一兩百米之後,我們纔看到了青銅大門。

這門,非常大,寬三十多米,高二十來米,威武之極。

而青銅門所在的大廳,也極其壯闊,和洞口,完全不一樣。

在青銅大門上,扎着兩盞長明燈,把門照得亮堂堂的,綠幽幽的。

“這……這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啊!”風影說。

大金牙直接說:呸呸呸,老風,你會不會說話?這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我們找了很久的崑崙仙宮,沒成想,崑崙仙宮,現在就被我們誤打誤撞的找到了?

“這就是崑崙仙宮?這就是崑崙仙宮!”我大聲的吼了出來。

“沒錯!這兒就是崑崙仙宮。”大金牙兩隻拳頭,在胸口,不停的錘了起來。

妹的,這事真蹊蹺,我們本來打算害人的,啓動這些兇穴裏面的機關,切掉章楠、多智先生他們的尾巴,沒想到……沒想到,我們沒害成人不說,反而,進了崑崙仙宮?

“好人有好運,我信這事。”風影上前就去摸崑崙仙宮的青銅綠門,一摸,那綠門上,流轉着熒光,這可真不是一般人做得出來的東西啊!

我們兄弟幾個,都來門上摸摸,沾染仙氣。

但我們的面前,突然鑽出了一個奇形怪狀的人,他兩隻手很短很短,只有十幾釐米長,兩隻腳卻特別的長,對着風影的脖子,一口咬了過去。

“老風!”我隔老風隔得遠,看得卻真切,連忙一個金剛鐲,抽在了那個怪人的嘴上。

那怪人被抽在了青銅古門上,接着,反彈到了地上,緊接着,憑空消失了。

“雲南五不足,跟隨招陰人多時了……我主人找崑崙仙宮找了這幾天,一根毛都沒找到,到底是招陰人厲害……竟然一來沖繩島,便找到了崑崙仙宮……哈哈哈哈!不過,無妨,你們找到了,也是我爲我主人做嫁衣!”

那怪人的聲音,在這個大廳裏面迴盪着。

雲南五不足,雲南多智先生……這些尾巴,也跟進來了? 雲南五不足,多智先生?難道最後殺狐的真兇,就是這兩個人嗎?

“什麼五不足,六不足的?給我滾出來。”我對着大廳,吼了起來。

那個怪人,剛纔怎麼就直接憑空出現了,怎麼又憑空消失了?

這時候,我們再次聽到了一聲怪叫。

“五不足,五不足,吃了面前的人,那就什麼都足了,咿呀,哈哈哈!”

怪叫聲,在我們四周,傳了出來,十分詭異。

“五不足!既然咱們都跟亮了招子,那咱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那個叫喬拉的女人不在,這幾個東北陰人,那都是土雞瓦狗,插標賣首耳!”

一道怪叫,再次傳了出來。

我聽對方這意思,是完全不拿我們幾個豆包當乾糧啊,如果喬拉在,他們就只敢偷襲,現在喬拉不在,他們打算硬吃了我們?

在那聲怪叫之後,突然,一棟鐵塔,從天而降。

轟!

咚!

那鐵塔,直接落在了我的面前。

鐵塔三四米高,這鐵塔上,有一個人頭大小的孔洞。

“奶奶的……你這是耍什麼花招。”大金牙連忙跑到了我的面前。

可能是大金牙前幾次經常性的冤枉我,所以,這一次,他打算好好表現一下,雖然這個鐵塔,十分古怪,但大金牙還是大着膽子,把頭伸到鐵塔的那個孔洞裏面去瞧瞧,看看裏面到底有什麼古怪沒有。

大金牙一隻手打着冷光棒,頭往孔洞裏面伸。

他纔剛剛伸了一半,我心裏有種不祥的預感,一把拽住了大金牙的腰,把他給拔了出來:老金,別亂來。

我剛剛把大金牙的頭給拉了出來,結果我發現,鐵塔的孔洞裏面,竟然多了一張大嘴。

接着,那大嘴,咧着杏黃色的牙齒,露出了一些口水。

接着,那大嘴的主人,猛的躥了出來。

這人,長得也是極其的怪,一張簸箕樣大的嘴,臉卻很小,像是一個排球的腦袋上面掛着一張籃球那麼大的嘴!

這人其餘地方,倒還是正常,半蹲在我們面前,時不時的,秀一下他那爛牙齒。

“哈哈!哈哈!頭不足,見過了。”那大嘴怪,哈哈的說道。

接着,他又一拍手,直接,鐵塔內,蹦出了一個玻璃瓶。

玻璃瓶落在了地上,落在地面上,砸開了,地上,噴起了一團火!

轟!

那火苗,燒得真旺,像是一堵火牆一樣。

在火牆裏面,出現了一個手長腳短的怪人,他兩隻手,撐在地面上,拖行着到了我的面前:腳不足,見過。

這時候,地上,蹦躂出來了剛纔那個手極其短,身子卻很長的怪人,他開頭差一點一口咬斷了風影的喉嚨。

“手不足,見過招陰人。”短手怪人也咿呀呀的大叫。

接着,我們聽到了一陣撲通撲通的水聲。

一個身體就像是一個小小的足球,而四肢都非常正常的男人,趴在了洞口,他甩着溼漉漉的頭髮,陰陽怪氣的說道:哈哈哈!我叫身不足……見過招陰人了,剛纔在水裏的時候,我嚇唬得你們夠嗆吧?

原來,剛纔在水裏面,嚇唬我們的,就是這個“身不足”?

“哈哈哈哈!”

在我們幾個,對這幾個怪人,驚得下巴都合不上的時候,突然,我們頂上……大廳的木樑上面,再次傳出了一記聲音:我叫心不足……咱們五不足都露面了,也算對得起你招陰人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我擡起頭,看見頂上大梁上,纏着一個蛇身人頭的怪人。

他正肆意的嘲笑我們呢。

接着,他跳了下來,落在了地上,像是一隻蛇,扭在地上,不停的大口大口的吭哧着。

我以前,見過一些有心肌炎的病人,那些病人,由於心臟功能不是很好,所以,並不能完全吸收“吸到的氧氣”,所以,走幾步路,就會吭哧吭哧的。

現在看,這個心不足,應該是天生的心臟功能有缺陷。

“心不足。”

“腳不足。”

“手不足。”

“身不足。”

“頭不足,恭請主人。”

五不足一字排開,對着天,吼了一句。

這時候,我就瞧見,一隻穿雲豹,馱着一個頭極其大的傢伙,進了洞穴。

那個傢伙,身體真的很小,頭真的很大,他的頭,可能有尋常人的腦袋兩個大。

“多智先生,見過。”

穿雲豹上的大頭男人,對我們吼了一句。

原來這個傢伙,就是雲南多智先生?

我抱拳對那大頭男人朗聲說:雲南多智先生,在雲南一代,頗有俠名,現在,怎麼也幹起了苟且的勾當?

“別!”多智先生說:我們五個殺狐人,其餘四個是爲了什麼,我知道,你也知道,但我可不一樣。

他指着手下“五不足”,說道:他們都是跟着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五不足,都有不足……唯獨崑崙仙宮裏的東西你,能治好他們的缺陷,也能治好我的缺陷。

說完,多智先生指了指自己的頭。

他的頭太大了,估計他從小沒少因爲自己的大頭被別人笑話。

“招陰人,現在到了崑崙仙宮的門口,我還是得對你說一句軟話了……我們幾個,並不需要崑崙仙宮裏的東西……我要的,只是能讓五不足和我,恢復正常,我們想過正常的生活。”多智先生說。

我冷笑道:多智先生,如果你要治你那五不足,我給你介紹一個人,這個人,就在沖繩島上,就是素手活人不醫,雖然我在他的手上,只剩下一個名額,但我去多和他說說,沒準,能給你們勻幾個名額呢。

“哈哈。”多智先生笑道:招陰人,不瞞你說,我們幾個,不是病,只是先天不足而已,良醫能治病,難道能治先天不足?算了算了,我們兄弟幾個,不靠天,不靠地,靠着自己這一身本事,進了崑崙仙宮,自己拿治好自己的藥吧!

說完,他又說:招陰人,我也聽說你這個人,頗有俠名,我們幾個人,都是天生的可憐人……招陰人,你幫我們一個忙,和我們六個,一起進了這崑崙仙宮……以後,我必然會還你的情的。

“還情?”我看向了多智先生,說:我怕我真要幫了你們的忙,也許在大功告成的那一天,我就得被給殺掉。

“小李爺爲何這麼講?”多智先生搖着他那奇大的腦袋,我真怕他一不小心,把腦袋搖斷了。

我指着多智先生說道:你這手下的五不足,怕不是天生的缺陷,是你一手培養出來的。

“我培養出來的……哈哈哈!小李爺說笑了,我多智先生,哪有那麼大的本事,把我幾個兄弟,培養成這副模樣嗎?太看得起我了。”多智先生說道。

我指着五不足說:他們叫什麼?

“頭不足,身不足,心不足,腳不足,手不足,合稱,五不足。”多智先生又給我介紹了一遍。

我哈哈大笑,笑得直跺腳。

大金牙問我;小李爺,你這麼笑,是幾個意思啊?

我看向了大金牙說:老金啊,有些人,真是可笑,明明是五行小鬼,非要說是“五不足”,你說好笑不好笑。

“哦!這是五行小鬼啊?開頭他們還說自己是五不足,我還真可憐他們呢,原來是五行小鬼。”大金牙也明瞭了。

風影問我什麼是五行小鬼。

我直接當着衆人的面,說了出來,說道:道家五行八卦,對應宇宙星辰,也對應人體部位,頭屬金,“頭不足”可以在鐵塔內來去自如,忽隱忽現,只怕是會“金行”遁術的金鬼。

心屬木,“心不足”可以在木樑上面纏繞,同時,還能依靠木頭來隱遁,這就是“木行”遁術的木鬼。

身屬水,“身不足”可以在水中完全隱藏,是水行的水鬼。

而腳不足和手不足,一個可以在土裏來去自如,一個能從火中走出,一個是火鬼,一個是水鬼。

這五行,對應五鬼。

五行小鬼,卻偏偏要說“五不足”,這個多智先生,還真是沒有半句真話啊。

“哈哈哈。”多智先生見我把他的底細,拆穿了,說道:雲南有培養五鬼之法,這五鬼,都是在孃的肚子裏就被我剖出來的死嬰,他們現在,非人非鬼……只聽我的號令,又有自己靈智,本來難見,我卻想不到,小李爺見多識廣,博聞強記,竟然知道“五行小鬼”?

我盯着多智先生,說道:就衝你在廣州,吃了小翠一家的狐狸頭,我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東西,今天,我特麼要跟你死磕。

多智先生搖了搖頭,驅動着剩下的穿雲豹,在我面前,晃動了一圈之後,說道:哈哈!如果喬拉在的話,我當然不敢出現,喬拉的實力有多強,我想想都怕……我也是怕她喬拉,所以,我投靠了章楠,想讓章楠,動用金元政策,讓你小李爺別再追殺我了,可惜啊……小李爺,你是個油鹽不進的人,那就別怪我要殺你了……你該死!

“你想用死穴來坑殺我,以爲我不知道你的心思麼?你那演戲殺人的功夫,殺得了鬼戲師和木華,可又能殺得了我嗎?”多智先生說道:一大早,我就跟着你,我要看着你,你怎麼一步一步的把自己坑殺在死穴裏面,沒想到啊,小李爺啊小李爺,你可真是承擔這麼多年東北陰人命運的人,氣運絕佳,竟然一不小心,讓你找到了真正的“崑崙仙宮?” 多智先生說我找到了崑崙仙宮,也沒有什麼作用,如果不和他合作,那我就是死。

“現在喬拉不在,我要你們幾個人的命,易如反掌。”多智先生指着我說: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個,你們所有人跪在地上,接受我的血契,供奉我當主人,答應幫我打開崑崙仙宮,第二個,你們幾個,都得死……就死在這兒……聽明白了沒?

“放你奶奶的狗臭屁,誰殺誰,還不一定呢。”風影從口袋裏面,摸出了一面他的免死金牌,呵斥道:看見沒?你們風爺,可是尋龍天師,墓穴裏的一切,莫不符合風水二字,爺就是墓穴裏面的王!

多智先生聽了,伸手去摸自己的腦袋。

他的頭太大,摸來摸去,只能摸摸頭的邊緣,很是滑稽。

他大笑着說:風影,小李爺,我勸你們不要再玩什麼花樣了,咱們正面交手,雖然是第一次,可咱們暗中交手,有多少回了?你們的深淺和長短,我可都摸透了,風影,你是尋龍天師不假,可你這輩子,也沒怎麼下過古墓吧?這墓穴裏面的事,你自己都摸不明白呢。

風影被多智先生說得無語,乾脆不說。

段廣義和龍三,兩人站了出來,說道:來唄……六個殘疾哥兒們,一起上,咱們正面對正面,打一場再說?

“打一場?”多智先生要多囂張,就有多囂張,他大喇喇的說道:你們還是自己束手就擒吧,五不足……

他正要給“五不足”發號施令,結果,青銅宮門的大廳裏,傳出了一聲貓叫。

“喵!”

這聲貓叫,隱隱中,透露着一聲詭異。

大金牙望着我:墓裏有貓,墓裏有貓啊,小李爺。

“墓裏有貓怎麼了?”風影問大金牙。

大金牙埋怨風影,說道:你還是尋龍天師呢,這墓穴裏的事情,咋一點都不知道呢?貓分陰陽,陽貓鎮宅,陽間的貓,那可吉祥了,不然人家招財就不會用招財貓了。

可是陰貓招鬼啊,墓穴裏面有貓,就代表大量的詐屍。

什麼殭屍野鬼,都得勾過來。

如果這墓穴裏,有點什麼厲害的東西,那……一般人都降不住。

所以,那些倒斗的人,只要聽到貓叫,立馬離鬥,任憑多高的能耐,也不敢在裏面久留。

風影聽了大金牙的話,說還有這事?

多新鮮啊?這事當然是真的。

我對風影說:一般有幾個地方的貓,真的要注意……墳場、野山、鬼宅、墓穴,這幾個地方,一旦出現了貓叫,立馬離開,如果不想死。

說完,我看向了多智先生:哈哈,多智先生,你對陰術也算了解,這裏面有貓叫,你還打算大打出手嗎?

“哼。”多智先生看着我們,同時他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絲絲的懼意。

他怕了。

他不是怕墓穴裏的貓,而是怕墓穴裏貓引來的東西。

這墓穴是什麼墓穴?青銅仙宮,裏面的東西,那能是尋常墓穴裏的糉子能比的不?

萬一招來點啥,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喵!”

又是一聲貓叫聲。

這聲貓叫,比剛纔的語氣,要重了一些,明顯墓貓有些發怒了。

那個頭極其小嘴巴極其大的“頭不足”,轉頭對多智先生說道:主人,咱們還是三十六計,走爲上計啊,反正青銅仙宮一直都在這裏,但墓貓如果不想個辦法給弄死,那咱們就得不償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