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陣恍惚,三人出現在了一處偏僻的陋巷。

也不知到了哪處城池,程嵐想要詢問卻被李一然伸手打斷,只是讓她們稍安勿躁在此等待。

過了一會兒,陋巷盡頭走出一個小女孩來,身高不到程嵐肩膀,身穿白衣,瓜子臉,臉上擺着一副不屬於這個年紀的老氣橫秋模樣。

“哇,好可愛的小孩呀,怎麼愁眉苦臉的,是不是迷路了啊?”

程嵐愛心氾濫,伸手想去捏捏小女孩胖嘟嘟的臉蛋。

誰知小女孩快速打落程嵐伸過來的手臂,臉帶厭惡,聲音清脆:

“姓李的,怎麼你的人和你一樣可惡,管好她,下次再這樣,我會砍掉她的胳膊!”

“哇哇,還是這麼暴力啊,看你把我的兩個徒弟都嚇到了,呃,算了,帶路吧。” 一路兜兜轉轉,三人跟着小女孩來到了一處偏僻宅院,推門進去,見大堂門口已有位翩翩公子等候多時了。

本來蘇程二人還有些害怕站在李一然後面,不過等見到那位公子,二女頓覺心神悸動。

從那人身上散發出一種令人無法抗拒的吸引力,看着他俊朗親切的面龐,想要接近又感到自慚形穢。

二女在那人燦如星辰的眼神下害羞的低下了頭。

我的十八線明星男友 ,心中有些嫉妒,咳嗽聲響起:


“咳咳,兩個丫頭害羞什麼,他有那麼好看嗎,還不是和我一樣,兩個眼睛一張嘴的,難道拉屎比我香些,真搞不懂你們小女生。”

“嘔,壞蛋師父你太噁心了。嗯…這位公子是,是誰啊?”程嵐忽然變得扭捏起來。

那人直接走到三人面前,聲音雄渾而有磁性,儒雅的說道:

“歡迎幾位,呵呵,李兄,這是你新收的兩個徒弟吧,不錯,清雅脫俗未來必定大有作爲…還沒自我介紹,我姓鍾名無敵!”

蘇程二人涉世未深,聽完沒有什麼反應,她們可不知道將要參加的,就是眼前這位大人物的接任大典。

她們有些不好意思和鍾無敵對話,還是李一然主動把她們介紹給鍾無敵。

介紹完後,李一然伸出手來,面露奸笑,古怪的看着鍾無敵。

“哦…差點忘了,第一次見面應該是要給個見面禮的,呵呵,李兄還是這麼直接。”

鍾無敵無奈的聳聳肩膀,右手一翻眨眼間手掌中出現兩柄青色小劍。

心念微動,兩個只有拇指大小的小劍分別飛向蘇程二人額頭,在二人未反應之前,啵的一聲沒入其中。

鍾無敵耐心解釋道:

“這是我幾年前煉製的雙星火寒劍,一爐而生能同時發出烈火和寒氣,也可作爲短時代步之用,

是我的遊戲之作,希望二位不要嫌棄,催動法門和兩劍合擊之法我已經傳到二位腦內,二位用靈力蘊養一段時間就能煉化它們,還有不懂的可以問你們師父,他可是這方面的行家。”

李一然也不謙虛,擺手笑道:

“嘿嘿,我也是略懂略懂…哎,別都站着了,請我們進去坐吧。”

衆人進屋落座,蘇程二人坐在下首,閉着眼睛正努力煉化得來的寶物,那小女孩則去了後堂也不知幹什麼去了,李一然和鍾無敵坐在主位。

李一然接過鍾無敵遞過來的清茶,品了一口,脣齒留香,點頭說道:

“嗯不錯,你倒挺會享受,說吧,送她們這麼大禮,是不是有事求我?”

“和李兄說話就是痛快,不錯,我今天邀請你先到這來,是想李兄和我去找一個人。”

“找人?呵呵,我看是殺人吧!”

“是,也不是,就看那人合不合作了,合作的話皆大歡喜,不合作的話就要費些手腳,

那人膽子很小逃跑一流,所以才請李兄來壓陣,要知道在逃跑方面李兄可是天下第一。”

李一然沒有感到絲毫羞恥,反而得意起來:

“那是,這方面我還從來沒輸過別人,說吧這人現在在哪,早點把他收拾了好趕上午飯。”

“不急,按我的推算,再過半個時辰他纔會到這個小鎮休整,這裏有個他的祕密據點,我們來個守株待兔就行。”

“嗯,不對,按理說以你的實力不應該需要我的,”李一然想到什麼,突然打量起鍾無敵來,接着驚訝的說道,

“哦怪不得,你已經能身外化身了,主體,現在在那邊主持大局吧。”

“還是被你看出來了,呵呵,李兄,你現在也不是本體吧,說起來我們二人還真是心有靈犀。”

“去去,一邊兒去,我可對你沒興趣。”

“哈哈,李兄,我也只喜歡女人!”

… …

時間轉瞬即逝,鍾無敵見時間快到,於是邀請李一然同去那人據點蹲伏。

蘇程二人也想跟去,卻被李一然阻止。

鍾無敵讓李一然放心,他會讓那小女孩看住這裏,蘇程二人在此非常安全。

暫別蘇程二人,李一然和鍾無敵開始出發。

鍾無敵腳尖一點地面飛了出去,眨眼間已是百米開外,李一然也急忙瞬移趕上。

二人你來我往開始競速,沒過多久,二人同時出現在小鎮的另一頭偏僻所在,一間破舊的茅草屋前。

“這人混的也太慘了吧,你不會搞錯地方?”

李一然看着眼前面積不大,隨時要倒塌的茅草屋,疑惑的說道。

“不會搞錯,你仔細感知這下面,有個密室的,那人可不會虧待自己,…,怎麼樣,我們是不是要在密室裏做些手腳。”

聞言,李一然果真感知到下方深處有個巨大的空洞,裏面隱隱傳來陣法的波動。

思考片刻,說道:“等會再說…鍾麻子,你現在應該說下要對付什麼人吧,還遮掩什麼?”

鍾無敵氣勢一漲,似要發怒但又不好發作,最終無可奈何的說道:

“你能不能留點口德,別再叫那個外號,要知道…”

“好了好了,要成大掌教身份不同了,”李一然小聲嘀咕道,

“以前滿臉麻子,被人叫了那麼多年,也沒那麼多怨言,哎,人總是害怕提起過去的醜事啊!”


“…,李兄我是說不過你,嗯,這次要對付的名叫曾守望,他你不認識,不過他的妹妹曾玉瑩你是見過的,上次我叫你救的那個木神通的嫡親舅舅。”

“我去,是那個變態的哥哥啊,我說你沒事動他幹什麼,我記得那變態在你們門派很有聲望的,你這是想?”

鍾無敵神祕一笑,說道:

“這個就不勞李兄操心了,總之今天不能讓他跑了,最好留活口。”

“好吧,那既然是熟人,你要不要僞裝一下,他要是逃了,知道你出手的話,消息傳出去對你可是很不利的。”

鍾無敵大手一揮,豪氣萬千的說道:“不用,有你我二人出馬,他是插翅難逃!”

… …

曾守望,今年正好四十五歲,身量不高微微發福。

幾年前,他好不容易讓妹妹在門派中找了個管事職位,雖然只是負責那秀神峯的生活所需,但好歹也是幾千靈者和上萬侍從的日常生活。

仗着妹妹的威名,他在那裏是混的風生水起過的是有滋有味。


開始在妹妹的監督下,他還有所收斂,縱然狂妄,不過做起事來倒還兢兢業業。

我的完美女校長 ,他的本性暴露,吃拿卡要無所不用其及,那些侍從的薪俸待遇直接砍掉一半進了自己腰包,靈者的丹藥武器配額也是找理由各種剋扣。

曾經有一次,秀神峯內門弟子閉關一個月差點餓死,原因就是曾守望削減了伙食,本來閉關的弟子三餐必須豐盛營養,還需配給相應丹藥。

他可倒好,每天三餐只讓人送一餐,而且還只是一盤豆腐加一碗白飯,至於丹藥更是沒有。

最後搞得那名內門弟子餓的實在受不了提前出關,遭到反噬實力大降,此事鬧得是沸沸揚揚,最終被曾玉瑩強硬壓下才不了了之。

不過總有壓不住的時候,最近曾守望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黴運透頂,事事不順,更是出了那件事,嚇得他趕緊找妹妹補救。

妹妹知道後自是大怒,讓他趕緊回老家躲避風頭,於是他收拾細軟跑了出來。

不過途中忽然想到藏在這裏的許多見不得光的寶物,覺得還是帶在身上爲好,因此找了機會甩掉妹妹安排的護衛,連夜先趕來這裏。

等來到附近山坡,看見熟悉的茅草屋,曾守望鬆了口氣,幸好還在。

不過他驚訝發現,居然有白煙從廢棄許久的茅草屋小院內升起,打眼望着,有個衣着破爛邋遢不堪的流浪漢,在院內架火煮着什麼東西。

www ¸тt kΛn ¸¢ o

曾守望是火冒三丈,快速靠近,一腳踢開柴門,一把抓起正哼着小調的流浪漢,啪的一聲給了他一個大嘴巴子。

“哎喲,你憑什麼打人?”

流浪漢捂着臉,好像被嚇到,眼神中憤懣帶點畏懼。

“憑什麼?就憑這個!”


曾守望又打了他一個耳光,將流浪漢隨手一扔,擦擦手上沾的污垢,厲聲喝道,

“滾吧,別讓我看見你!”

“你!你!!”流浪漢被曾守望嚇到,不敢還手,想要逃走,可看着火上鐵鍋煮的東西又有些不捨,懦弱的說道,

“大,大爺能不能讓我把這鍋粥拿走,我好幾天沒吃過飯了,行行好吧。”

曾守望可不是好相許的,正在氣頭上,上前一腳踢翻鐵鍋。

稀粥濺到火堆裏,呲呲聲響,火苗熄滅,冒出一陣黑煙。

“我數三下,要是你還在這,你的狗命就沒了!一,二…呃,怎麼回事?你!”

曾守望剛數到二就感到一陣眩暈,見那流浪漢站着不動眼神戲謔,再看向旁邊火堆冒出的黑煙。

他反應過來,這煙有問題! 曾守望慌忙提聚靈力想把毒素逼出去,可是卻絲毫無用,反而眩暈感更強了。

於是拿出一顆綠色珠子,摔在地上,砰的一聲,珠子破碎,涌出大股綠色煙霧。

窸窸窣窣聲傳出,驀得從煙霧中爬出數百條五顏六色的毒蛇出來,吐着信子朝那流浪漢游去。

曾守望接着召喚出靈獸,是隻兩米多高的鷹隼,跳上鷹背準備逃走。

即使他還有很多攻擊法寶,不過,他此人是特別惜命,一有不對總是先跑,至於報復那要等自身安全再說。

鷹隼一聲呼嘯騰空而起,可是剛飛起十餘米,一陣清脆的鈴鐺聲音從下方傳來。

曾守望感到心頭一緊呼吸急促,腳下的鷹隼也是悲鳴一聲,雙翅僵直突然下墜!

曾守望手忙腳亂的解除召喚,鷹隼消失。

天降嬌妻,總裁狠狠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