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應過來後,他朗聲說道:

“閣下來我血槍門,所爲何事?”

林寒聽到他的話,略微有點詫異。

聽那個丸子頭說,這血槍門很是霸道,怎麼說的話這麼慫。

我都擅闖你們的山門了。

其實不然,要不是林寒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

但凡稍微露出一點的破綻,現在早就被血槍門門主捅個透心涼了。

他的到來毫不遮掩,此時宗門的廣場上出現了不少血槍門弟子和長老。

林寒歪了歪腦袋,算了,反正自己是來踏人家山門的。

客氣個啥。

“沒什麼事,我來這裏純粹就是想通知一聲,你們山門的這個位置,擋着我看夕陽,太礙眼了。”

底下的衆人聽到這番話傻眼了,眼睛瞪得很大。

我的天啊。

擋着你看太陽,還能再扯淡一點嗎?

他們齊刷刷地看向門主,臉上表情的意思很明顯。

門主,這人分明就是來鬧事的。

血槍門門主臉色難看,冷笑說道:

“很好,年紀輕輕就敢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待本門主將你擒下。”


說着,他右腳蹬地,整個人躍上空中。

左手一揮,光芒閃爍。

一柄銘刻着各種兇獸圖案的猩紅長槍懸浮在空中。

血槍門門主右手握住猩紅長槍,周身的氣息不斷地提升。

此刻竟然也跟林寒一樣,懸浮在空中。

這也是他的依仗,此槍名爲血煞聚魂槍。

乃是一柄頂尖玄器。

許多看不慣血槍門行徑的正義之士,大多數就是死在它的手裏。

血槍門門主深吸一口氣,手中的血煞聚魂槍發出璀璨的紅色光芒。

按理來說,只有蛻凡境的強者才能毫無費力地懸浮在空中。

開玩笑,打死他都不信。

眼前這個將劍插在胸口的小子,能是蛻凡境的強者?

不過就是用了什麼獨特的祕法而已。

林寒看着衝過來的血槍門門主,搖了搖頭。

“嗖”的一聲,身影消失在原地。

直接來到他的面前,手掌前探,輕輕一拍。

嘭!

手掌與臉頰親密接觸,空間發出爆鳴聲。

血槍門門主的五官扭曲,整個人化爲一道流光。

重重地砸進宗門大殿。

轟隆隆!轟隆隆!

可能是飛出去的速度過快,整個宗門的大殿都被這股餘波衝擊。

柱子折斷,屋檐倒塌。

廣場上的衆人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倒塌的宗門大殿。

又看了一眼懸浮在空中,打量着他們鎮牌之寶的神祕少年。

宗主就這麼輕易地被打敗了?

我們,是不是最近太累,還沒有睡醒呢?

他們開始慌了。

更有見勢不妙的,直接撒開腿準備跑路。


林寒將手中的血煞聚魂槍收入倉庫,打了個哈欠。

實在是沒勁,這個宗門真是弱的一批。

來得時候徹底打聽清楚,這個宗門裏面的弟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深吸一口氣,右手在胸前快速地結印,劍氣凝聚。

轉眼間,血槍門的天空雲霧凝聚,形成龐大的金色手印。


林璧歪了歪腦袋,手掌輕輕按下。

轟隆一聲。

金色手印重重地砸在血槍門所在地方。

地動山搖,整個落日山發出搖晃聲。 夜幕降臨。

天空中繁星點點,不時有流星劃過天際。

一望無際的草原上。

林寒悠閒地躺着,嘴裏叼着根草。

腦袋靠在手上,夜風吹拂袖袍,很是舒服。

就是胸前插着的這柄劍,實在太礙眼了。

這時候修爲在身的好處就體現出現了,寒暑不侵。

要是前世的自己,敢硬氣地躺在公園長凳。

第二天還能不能睜開眼睛,都是個問題。

想到白天完成的獎勵,輕聲說道:

“進行抽獎。”

話音剛落,眼前出現一道道的白光。

最終匯聚成爲一座含有數百格子的小盒子。

【叮,請宿主自主選擇要打開的格子。】

還是最初的樣子,林寒閉上眼,隨便指了一個。

【叮,正在打開格子中……】

【恭喜宿主獲得稀有神通,解鎖神通面板……】

林寒聽到系統的聲音,有些驚訝。

稀有神通?

輕呼面板。

【姓名】:林寒

【資質】:上等完美。

【修爲】:蛻凡三重。

【肉身】:萬象玄霄龍體。

【經驗】:6668923。

【功法】:玄霄螭龍決(第三重)。(已開啓)。

大威天龍玄功(出神入化級)。

【武技】:玄霄螭龍拳(出神入化級)。

青離翼(飛行武技)。

玄清劍法(出神入化級)。

忘川離火步(出神入化級)。

噬魂血煞變(出神入化級)。

幽冥劍法(出神入化級)。

冰魄靈焰(出神入化級)。

龍象般若勁(出神入化級)。

玄黃擒妖印(出神入化級)。

【神通】:自爆。

林寒看着面板上閃閃發亮的兩個大字,嘴角抽搐。

系統給的這門神通的解釋很簡單。

自爆劍氣,以自己爲圓心,形成強烈的能量爆炸。

林寒嘆了口氣,臉上出現滿頭的黑線。

使用這門功法後,自己很快就能重新復活,唯一的代價便是降低一個境界。

咋說呢,如果客觀的講。

這門神通的確很牛逼。

但是這他麼的,仔細一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