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會議剛剛結束,冥王就跟被人追了一樣,酒也不喝了,急急忙忙的就跑了。看着冥王走的這麼着急。南冥王不禁問道:「這冥王老弟怎麼這麼着急啊?這上好的女兒紅都沒喝多少就走了,這可不像他的風格啊。」

北冥王有些醉了,手扶著桌子,慢悠悠的站起來,一手扶住桌子穩住自己搖搖欲墜的身子,一邊朝着冥王離開的方向說道:「是啊,這也太不像冥王大哥的風格了,他平常有酒可都是抱罈子吹的,不喝他個一天一夜是不肯罷休的,那一次不是給我們干趴下了,他還醒著接着喝,怎麼今天還不喝了。」北冥王是所有冥王中年紀最小的,也是跟跟屁蟲一樣從來都愛黏這青羽冥王的,無一例外也是被他的能力折服的,每一天都把冥王當作人生榜樣一樣看待,不過仗着年紀小所以經常跟青羽貧嘴,但是一旦發生任何事情那都是無條件的站在青羽這邊,因此青羽比起幾個大哥來說,跟北冥王更親近一些,不為別的就因為北冥王不會像其他幾個老大哥整天操心他這,操心他那的,整天管着他叨叨他。

東冥王這個老大哥也納悶呢:「連你都不知道啊,看他這麼急,別是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們要不要跟去看看啊。」

「看什麼呀看,人家哄媳婦,你們這幾個跟着去幹啥啊。」桌子上,端著酒杯喝的一張有些黝黑的臉上都開始泛紅的閻王在一杯酒下肚后慢悠悠的說道。好酒啊,冥王這麼愛酒的人錯過了,真是有些可惜啊。

「啥玩意!媳婦!!!」幾個冥王幾乎異口同聲地說道。「啥時候的事啊,這青羽也真是的,怎麼不跟我們說呢,這紅包還沒準備呢,那家的鬼啊。」東冥王一副自己家的豬終於長大會拱地的欣慰感看着閻王,其他幾個也都是這個欣慰地眼神。

「不是那家的鬼,是人,一個剛上大學的小姑娘。」閻王喝的有些微醺地說道。

「什麼?!!」接着又是一陣的哄鬧,是人!!!怎麼回事啊!!!所有人都是一臉疑惑的看着閻王。

閻王:「·······」原來之前自己驚訝地反應是對的啊?他當時看冥王一板正經地說道,他還以為是自己的問題,原來大家都是這樣啊。他頓時有一種融入感,是啊?就是說啊?不過,看着她們的反應,他又有一絲的擔憂那自己的蕙蘭會嫌棄自己是鬼嘛?

沒錯,他看上的人就叫蕙蘭,古時侯的一個小寡婦,怎麼回事呢?是之前吶,底下的人捉鬼不小心搞錯了,她的壽命還沒盡但是跟現代一個小姑娘搞混了,現代小姑娘陽壽盡了,所以正好穿到她身上了。而她呢被帶回來既不屬於鬼,又沒法還陽,所以現在就在他的廚房裏面當廚娘呢。他也是有心想要跟蕙蘭在一起的,但是呢又怕她嫌棄自己是鬼,所以直到現在都沒有開口,默默的保持着關注。

※※※※※※※※※※※※※※※※※※※※

二更。 段璟澤的回答讓季詩涵有點吃驚,他竟然承認了。是他太誠實還是她自己太傻呢,明知道他的壞還是情不自禁的喜歡他。

段璟澤其實也很迷茫,他漸漸的發現自從「她」成為他」以後,不僅僅只是性別的改變,角色變了,很多事都變了,有時候他也覺得自己很糟糕,尤其是面對感情。

「你們…複合了嗎?」季詩涵猶豫著開口道。

「啊?誰?」段璟澤從思緒中抽離出來,先愣了一下,反應過來立刻搖頭:「沒有啊。」

「可是你們不是被拍到了?」季詩涵嘟嘴問道。

「哦,那次我去探班董悅兒,沒想到她在同劇組做臨演,剛巧遇到的。」段璟澤解釋道。

「真的只是剛巧遇到?」季詩涵有些質疑。

段璟澤把他跟蔣妍相遇的事告訴了她,但出於對董悅兒的尊重並沒有說那件事,也沒有告訴她兩人是因此分手的。

季詩涵了解了來龍去脈后,心裡一顆大石落地,原來他們沒有複合,但他對她過於好了吧,幫臨演的她換了好的住處,還很快跟董悅兒分了手,很難不懷疑他對她余情未了。

「網上都在罵你,怎麼不澄清呀?」季詩涵歪著頭不解的道。

「公司覺得我不是藝人,沒有必要浪費資源!」段璟澤有些憤慨的嘆了口氣。

「可是這樣你不會覺得委屈嗎?不會難過嗎?」季詩涵憤憤不平的道,其實這也一直困擾著她,面對惡意的言論該如何消化。

「會啊,當然會。」段璟澤表情暗淡下來,目光透著些許委屈,自嘲道:「公司只在乎利益,沒人會在乎我的感受!最近我都不上網了,這樣誰說什麼我都看不到。」

「你這只是在逃避,並沒有解決問題啊。」季詩涵一針見血道。

段璟澤看向她,意外的她有很成熟的一面。

季詩涵抬頭看向他,發覺他的情緒很低落,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她也同樣經歷過和正在經歷這些,所以能夠感同身受。雖然平時他總是很成熟、冷靜的幫她搞定一切,但其實他自己也有脆弱的時候,也有需要安慰的時候。這一刻突然很心疼他,很想抱抱他。

「哎呀,你幹嘛這樣看著我,我沒事。」段璟澤無意中對上那雙飽含憐愛的美眸,突然有些難為情。

季詩涵發覺他竟然害羞了,心裡有些竊喜,大著膽子似不經意的道:「雖然我的肩膀不夠寬,但是也可以給你靠一下。」

段璟澤聞言真的很感動,他覺得她是他的依靠,真的很想抱住她,但還是理智佔了上風,瞬間打消了這個念頭,有些不正經的痞笑道:「沒想到我們小涵是個情話小公主,撩人一套一套的。」

「才不是呢!」季詩涵氣的瞬間小臉通紅,明明是鼓起勇氣好不容易只對他說的話,他竟然這麼解讀,真氣人!

段璟澤哪裡是不懂,只是裝不懂而已。

「好了,別生氣,開玩笑的,小涵最好了。」段璟澤立刻嘴甜的哄道,某人馬上笑著錘了他一下。

段璟澤看著眉眼彎彎嬌俏迷人的她,突然覺得他們這樣的相處是不是像極了熱戀的小情侶,會為一點小事生氣,情緒來得快去的也快,很傻又很甜,但他只敢偷偷想想,可不敢去捅破那層窗戶紙,他不敢用她的命去賭,他輸不起。

而季詩涵全然不懂對方的心,有時候覺得他好像有點喜歡自己,不然為什麼他總是那麼寵她,總是替她擋風遮雨。可是每一次當她邁出一步走向他時,他卻立刻退回一大步,讓他們的距離變得很遠,關係變的微妙,久了,她迷惑了,也越來越不自信了,他到底有沒有喜歡自己?還是說他其實一直忘不了那個人?

「澤,老實告訴我,你還愛她嗎?」季詩涵鼓起勇氣問道。

不用問段璟澤也知道她說的人是誰,雖然他有點不明白為什麼她的思維這麼跳躍突然又提起她。但他有認真思考這個問題,他還愛她嗎?對她有愧疚有不舍是一定的,再見時也會心動,當她遇到危險會第一時間去救她,但那是愛嗎,他不確定。

季詩涵等了好久不見他的回答,漸漸的失望了,他的沉默就是默認吧,他還愛著她!還說什麼偶遇,還說沒有複合,其實他只是不想承認罷了!突然很生氣很生氣,步伐加快,兩人瞬間拉開了距離。

段璟澤意識到又惹她生氣了,很懊惱,但這一次他不知該怎麼解釋,或許會越描越黑。

段璟澤默默的跟在她身後護送她回到寢室,她沒有再跟他說一句話話,甚至沒有看他一眼就回去了。段璟澤突然覺得自己很差勁,心情很糟糕,轉身去了男生寢室。

「喂,陪我喝酒去!」段璟澤推開寢室門走進房間,一把拽起已經睡下的陳晨。

「哈?現在幾點了?」陳晨揉了揉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來人,心道這馬上要關寢了,他怎麼突然來了還要跟他喝酒?可是看他劍眉緊皺,似乎心情很不好,便也沒多問,抓了件外套套上就跟他走了。

段璟澤車開的很快,路上一句話也沒說,很快到了目的地。

原來是他們以前去過的一家酒吧,段璟澤找了一個卡座坐下,點了一桌子列酒。

「發生怎麼了?」陳晨有些擔心的問道。

段璟澤抬頭看了對方一眼嘆了口氣,沒回答,只是悶頭喝酒,咽下的那一刻突然皺了皺眉,這酒怎麼這麼苦澀。

「到底怎麼了?」陳晨有些著急的問道。

段璟澤又悶悶的喝了好幾杯,終於開口:「我覺得自己好差勁。」

「你哪裡差勁了?」陳晨追問。

「哪裡都差勁。」段璟澤說完又喝了一杯。

陳晨發覺他有心事,歪著腦袋看著他,等待他的傾訴。

「你知道么,我來到這個世界都是為了一個人,我應該只為她一人而活,但我卻很差勁,總是傷她的心。」

「你做了什麼傷了她的心?」陳晨問道。

「我不敢面對她的愛。」段璟澤開口道。

「為什麼不敢?」

「我怕我給不了她幸福,我怕跟她在一起是害了她。」

陳晨想起他曾經跟他說過類似的話,那個對象是季詩涵,但他不明白他為什麼會這麼覺得。

「你都沒去嘗試,為什麼卻得出這樣的結論呢?」

「因為我其實不是我,我來自未來,我知道她最後會因我而。。。總之,我不能跟她在一起。」段璟澤說不出那個「死」字。

陳晨一聽卻樂了,這個傻子一定是喝醉了,什麼我不是我,我來自未來這種話鬼才信吧。

「好了,別喝了,再喝就傻了。」陳晨奪過對方手裡的酒杯。

「我沒醉,你怎麼不相信我!」段璟澤憤憤的從對方手裡又搶回酒杯。

「對,你沒醉,但是你確實喝的有點多,現在也不早了,咱們明天早上還有課,回去吧,好不好?」陳晨只好好言好語的勸他。

「不要,我不想去上課!」段璟澤道。

陳晨第一次看到他這麼任性這麼孩子氣的一面,竟然覺得有點可愛。

※※※※※※※※※※※※※※※※※※※※

修改了一下重新上傳,祝大家春節快樂!

昨天看了一晚上《了不起的女孩》,意外的好看,雙女主閨蜜情一塊升級打怪題材就很燃,只可惜一些不可抗力劇情方面有些不盡人意,但cut版是真香!兩個演員跟角色都非常貼合且cp感十足,尤其花絮太甜了,不可思怡szd!推薦給大家。 「你的意思,就是你老媽沒文化唄。」

過了半晌,沈麗才反應過來,沒好氣的瞪了平晟一眼。

「沒有,我可沒這個意思。」

平晟連連擺手,矢口否認。

「切,不過你這麼一說,那應該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了,我也就放心了。」

沈麗長舒一口氣,顯然是放心不少。

而一旁的平建民,早就蹦不住嘴角的笑意。

捂著嘴,咯咯的直樂。

「你笑啥,趕緊收拾衛生去!」沈麗撇了一眼平建民,毫不客氣的吩咐道。

遭受了無妄之災的老爸,也不敢還嘴。

只能灰溜溜的拿起掃把開始掃地。

平晟將書包放下,回到客廳。

發現客廳正中央擺放著一套孫悟空的玩偶服,好奇道:「媽,這是咋回事啊?」

沈麗笑道:「這是周二的時候,我和你爸請假兌獎的時候,你爸買的,說是安全。」

平晟苦笑不得:「現在中獎的人那麼多,至於么,還買個頭套。」

「那可不行,我跟你說兒子,古話說財不露白,中了獎一定要低調。」

沈麗整理了一下沙發靠枕繼續說道:「還有,中獎這事我和你爸誰也沒說,你也不許在學校裡面跟人家吹噓,知不知道?」

平晟瘋狂點頭:「嗯,我知道了老媽。」

「那就行,媽去買菜,你和你爸在家等著啊。」

沈麗招呼一聲,便拎著菜籃子出門了。

無聊的平晟就陪著老爸打掃衛生。

衛生打掃完,平建民再一次拎著一塊抹布就要下樓。

「爸,你這又幹啥去啊?」平晟不解。

「擦車啊~」

「不是,那是新車,你一天插那麼多遍不累嗎?」

「累什麼,咱家沒有停車位,外麵灰多,得多擦。」

平晟無語的捂著額頭。

對於自己這個老爸,也不知道該如何說他了。

等到晚上。

老爸老媽很開心的在聊著天。

沒辦法,家裡中了這麼多錢,換誰都會心情美麗的。

平晟快速扒了完碗里的飯,然後跟老媽說道。

「媽,之前你答應我的事情,您沒有忘記吧?」

「答應你的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