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當他的視線落在文件夾火漆封口的時候,卻帶出了一絲冷光。

“你真的一點兒不知道里面的內容?”秦寺的語氣發生了變化,微微挑眉,他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站着的心腹。

“屬下,當真不知!”聽到秦寺再三的揪着問題不放,男人的臉色有些難看了,這文件看樣子是出了什麼紕漏了。

尤其是他注意到秦寺的手指在火漆上面微微摩挲了兩下之後,男人的臉色已經不是難看可以形容的了。

“我現在就去查!”殺戮果決的聲音響起,男人忍受不了自己出現這麼大的失誤,他現在只想抓住罪魁禍首,親自料理。

秦寺擡眼看了男人一眼:“不必了!”

這三個字,讓男人如墜深淵…… “媽的!沒完沒了了是嗎?”樓尋看着面前烏泱泱的一羣人,爆了一句粗口。

這已經是他和洛詩芸他們匯合之後的第二天了。

昨天發現夢子都情況危急,已經重新聯繫上的小夥伴們決定由他們三人前去支援。

雲落天三人按兵不動,等待最後的大匯合。

可惜夢子都和樓尋、洛詩芸、袁信他們的距離太遠,就算三人已經拼盡全力,也根本沒有辦法及時趕到。

看到使用監視卡, 天才相公惡霸夫

不斷浴血奮戰的身影,大家心裏都急的不行。

尤其是當夢子都終於堅持不知,倒在血泊之中。

過度消耗的體力,隨着劇烈的喘息不斷起伏的胸膛,看着敵人步步逼近,卻絲毫不見怯懦的眼神。

以及……

他已經掉落在地上的武器,和他已經連手指都幾乎動彈不了的狀態。

還有那看到夢子都倒地之後,一擁而上的敵對玩家。

原本在同一小隊的成員都紅了眼眶。

就連之前跟夢子都格外不愉快的雲落天,也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不過,幸運的是,就在那些敵對玩家興奮的準備收割戰果的時候,一輪飛環出現,繞着這羣玩家輕巧的飛了一圈,帶起一圈血花和一片慘叫。

“什麼人?”這樣大的動靜,讓在內圍的玩家們驚了一下,暫時放過了已經失去行動力的夢子都。

受傷並不怎麼嚴重的扈平,握着飛環的把手,一言不發的看着面前這羣人。

“敵人!”毫不猶豫的吐出兩個字,目光在夢子都身上停留了一瞬。

帶着幾分慶幸,帶着幾分放鬆。

“原來是你!”顯然這些敵對玩家手上都是有云落天這邊小組成員的編號信息。

當他們看向扈平的方向時,自然也就注意到了他面具上邊的編碼,認出了他的身份。

“這還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其中一名玩家,似乎是這一大隊人馬的領頭人物,看着扈平,得意的笑了起來。

“去兩個人,先把那個動不了的獵物宰了,我負責攔住這傢伙!”他從容不迫的吩咐起其他的玩家,眼睛卻一直警惕的看着面前的扈平。

他是接了任務的,只要殺了他們中間的任何一個人都會有相應的積分收入。

而在這個節目組裏面,積分就代表了一切。

他很清楚,剛剛過來的扈平實力不算太差,現在他們要做的事情,不是先一擁而上將面前這個剛剛到的敵人抓住,而是現將馬上就要到手的利益握在手上。

已經躺下,精疲力竭的夢子都,那可是已經掉在地上隨便就能夠撿起來的積分。

他清楚,他的隊友們也清楚。

自然是毫不猶豫的出來兩個人,直接朝着夢子都攻擊而去。

“你敢!”扈平眼中閃過一絲瘋狂。

一直盯着扈平的玩家們,同時握緊了手中的武器。

“嗖!”之前因爲太過興奮,被他們忽略掉的聲音響起,飛環已經從扈平的手中甩了出來。

負責殺夢子都收尾的兩個玩家,離夢子都最近,他們手中的匕首更是閃着凜冽的寒光,目標直指夢子都的要害之處。

無論是誰都明白,只要他們中間任何一個人成功,夢子都都必死無疑。

不過沒有人有時間去關注他們三個,攔截住扈平拋出來的,用來阻止兩個人的飛環更爲重要。

只是飛環這種武器,不但鋒銳無比,角度更是刁鑽。

好不容易找準了位置,成功接觸,代價卻是被它連人帶武器一起削了。

領頭玩家見狀,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手指搭在腰上,領頭玩家似乎在思考什麼。

“噗嗤!”一瞬間的猶豫,被扈平拋出的飛環再次收割了兩名攔截玩家的性命,在已經快要直接擊中夢子都的兩名玩家脖頸處輕輕繞了一圈。

成功的結果了他們,失去了氣力的兩人,已經握不住自己的武器,手上的利刃卻依然在重力的作用下,朝着夢子都襲去。

結果似乎沒有什麼區別。

枕上寵婚 ,瞳孔不由自主的放大。

求生的慾望戰勝了一切,原本已經完全失去氣力的他,大吼一聲,強行翻身。

雖然沒有完全躲過,好歹避過了要害。

然而還沒有等夢子都鬆一口氣,他的視線卻和領頭玩家對上了。

那裏面充滿了不甘心……

還沒有等他想明白,這個二話不說就帶人殺向他的玩家有什麼好不甘心的時候,他的目光卻捕捉到了不可思議的東西。

那是一個和離子槍槍口一模一樣的存在,就在領頭玩家左手處。

藉着袖子的遮掩,筆直的指向他的位置。

其他玩家依然分出了兩個人,朝着他的方向快速襲來。

從他的位置看過去,扈平已經被擋了個嚴嚴實實。

脣角帶起一絲苦笑,他是真的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看來……自己只能走到這裏了!

恍惚間,他似乎看到自己喜歡的那個女孩兒,在第三場遊戲即將開場的時候,失蹤的那個女孩兒,可惜……再也見不到了吧。

熟悉的離子光束朝着夢子都襲來,剛纔強行蓄力,躲開了攻擊的他,這次是真的動彈不了了。


只是……

爲什麼這離子槍的光束,還沒到自己跟前就消散了呢?

已經準備黯接受死亡的夢子都,目瞪口呆的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知道自己應該做出什麼樣的表情。

“這是怎麼回事兒?”就連偷偷開槍的領頭玩家,也震驚的盯着眼前的已經消散的離子光束。

不知所措中,領頭玩家不斷的按下控制鈕。

然而,實驗的結果比之前更加的不堪,無論他怎樣瘋狂的想要成功的使用離子光束結束夢子都的生命,離子槍始終沒有如他所願,甚至連光束也越來越短,最後徹底發射不出來。

“這不可能,這個怎麼可能用不了!”對於手上的殺手鐗一樣的東西失效,領頭玩家顯然有些接受不了。

就連其他玩家也停下了手裏的動作,領頭玩家手上竟然會有一把離子槍,這是他們都沒有想到的。

一時間看向領頭玩家的視線都格外的詭異。

然而,領頭玩家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安撫下面玩家的想法了。


離子槍不能正常使用,讓他徹底慌了神。

最終不受控制的將離子槍拿在手上,三兩下拆掉了整個手槍,將能量匣取了出來。

暴力的拆卸掉能量匣的外殼,露出裏面的能量塊兒,看着能量塊上面閃爍的刻度線。

顯然還能量充足。

末日寵物店 別白費力氣了!”始作俑者扈平,看了一會兒戲,覺得很是滿意,這纔出聲說道。

並且玩家們的視線看過去的時候,相當配合的搖晃了一下另外一隻手。

那隻手上,握着的並不是以殺傷力強,攻擊詭異著稱的飛環,而是一個奇怪的小盒子。

但是大家在看到小盒子的那一瞬間,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格外的難看起來。

只要有那個在,所有使用能量匣的熱武器,都將喪失原本應該有的威能。

因爲它的名字叫能量阻隔儀!

“握草!扈平(扈大哥)是從哪裏弄到這麼個好東西的!”這些通過監視卡觀察他們情況的人,依舊還記得扈平將盒子拿出來的時候的震撼。

既然那個東西都出來了,扈平使用飛環的能力不弱,本身的實力也同樣強勁,自然輕鬆的從那一羣人受傷救下了夢子都。

在那之後,夢子都和扈平理所應當的組成了一個小隊兒。

給大家省了一張監視卡。

原本恨不得讓自己變異成爲飛毛腿的想法,也暫時擱置到一邊。


隨後,三撥人都遇到了大大小小的襲擊,雖然都掛了一點兒彩,但總體來說,大家的情況都還不錯。

不過,這卻讓大家感到由衷的不對勁。

這些人到底在做什麼?

一波又一波的派人送命,來給他們刷經驗?

這種可能怎麼想都不可能有。

畢竟,雲落天、洛詩芸、夢子都,這三個人遭遇過的危機,都是實打實的。

甚至可以說,但凡事情沒有這麼巧合的話,他們三人可能都已經徹底的死掉了。

但是,也正是這樣,昨晚上後面的襲殺卻顯得不夠看了。

被派出來的玩家們,實力不增反降,怎麼想怎麼不合理。

只是,到底哪裏不對勁,他們爲什麼要這麼做,雲落天他們卻怎麼也想出來。

臨睡前,所有人都帶上了這個疑問,最近這段時間訓練以及遊戲加強的第六感,不斷地向他們傳遞着危險的感覺。

只是隱約中,他們都有種感覺:風雨欲來!

等到第二天,遊戲再次繼續,他們才知道,之前的感覺都是怎麼樣的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