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差,珍珠宗的副宗主泣豈發佈最後的總攻擊命令了。

哈里副家主,領着一衆忠心耿耿的家族衛士,站在城牆之上,手心裏頭,滿是汗水! “哈里副家主,你身上有上古預言家的血統,我們宗主很看好你。只要你放下屠刀,立馬投降,我等還可以放過你。在珍珠宗廣闊的舞臺上,你將會有更好的發展機會!”

珍珠宗諜者部的部-長泣硅,一襲黑袍,迎風飄揚,語氣威-逼-利誘地向着哈里副家主說道。

預言家,尤其是還具有上古預言家的血統,這樣的人才,實在是宇宙難遇。

古之預言家已經向世人昭示了他們的神奇!

一些神祕類的預言類典籍,早在幾萬年前,就清晰準確地預言了當今時代的幾個重要大事件和當今時代的發展詳細情況。

當然,那些預言類典籍,無一不是出於上古預言家之手。

上古預言家的可怕之處,可見一斑。

珍珠宗圖謀甚大,未來是要走出北洛主星的。

宗門裏頭有一個上古預言家坐鎮,珍珠宗的人,也可以心安不少。

現在,關注惡魔城局勢的不僅僅有珍珠宗的人,還有北洛主星上的第一傳世大宗——北水宗!

快穿攻略:大佬,求放過! 這一日,北水宗的第一大總管——宋先,領着已經被廢掉了第九總管汪博超,還有十幾個斗笠戰士,站在一個山峯上,遙望惡魔城風雲變幻地局勢!

北水宗實行總管制度,正副宗主之下,設立各大總管,職位等同於其它宗門內的長老。

不過,由於北水宗是北洛主星上的第一傳世大宗,宋先自然而然的地位很高。

最起碼,宋先這個第一總管,可以和珍珠宗的副宗主泣豈平起平坐,甚至還要略微高泣豈一頭。

“大總管,我們真的不插手嗎?讓珍珠宗白白地佔領整個惡魔城嗎?”

汪博超,有些不解地問道。

宋先一襲白衣,衣帶飄飄,宛如超然於世,在他的身邊,有一團團水霧浮起。

宋先已經將水系的機甲異能,修煉到了如火純情的地步了。

這個叫宋先的大總管,實力驚人呀!

宋先瞥了一眼汪博超,冰冷地道:“就算是讓珍珠宗吞下惡魔城又如何?北洛主星上,我北水宗依然是第一!惡魔城背後的大荒森林,雖然資源豐富,但是大荒森林裏頭神奇未知的存在太多了。以前惡魔城的五大本土勢力,只能能夠開採外圍的資源,珍珠宗也僅此於此。這點資源,我北水宗還看不上!”

“不過,那個叫南天的城主,的確猖狂,竟然敢拒絕我們北水宗的好意,還將你給打殘掉。這一口惡氣,我們北水宗不能夠嚥下。稍後,我會在關鍵時刻出手,將那個南天城主給擒拿住,然後交由我宗刑堂進行嚴懲!我會讓他生不如死的!”

汪博超,奸-笑了笑:“多謝大總管!”

“你是我一手提拔上來的,你現在變成這個樣子,我也很痛心。生化改造的事情,你考慮好了嗎?”

宋先,沉聲問道。

汪博超臉色一陣難堪,雖然丹田被毀,機甲修爲全無,但是面對的非人的生化改造,汪博超一直是狠不下心來。

“這個,這個……..大總管,你且讓我在考慮考慮吧。”

汪博超,囁嚅地說道。

宋先,也沒有責怪汪博超的膽小懦弱:“我們北水宗的生化項目,是由我擔任總負責人。這些年來,生化科研上,取得的成果很大。一些之前的弊端都被改良過了,博超呀,你大可以放心接受改造。”

“額,,大總管所言極是!”

汪博超,唯唯諾諾地說着。

當了這麼多年的北水宗的第九總管,汪博超還是知道一些自己宗門內生化改造科研項目上的一些內幕的。

北水宗的生化改造非常的與衆不同,一旦改造將徹底不可逆,並且人類的基因,也將被徹底激化變異。

生化項目上,所想要進軍的高端改造,也因爲高等級的機甲修煉者不足,在某些科研領域上,還處於空白,根本不像是宋先所說的一切弊端都沒有了。

或者在某種程度上,汪博超在宋先眼裏頭,就是一個天然的生化改造材料。

不管怎麼樣,汪博超當初畢竟是貨真價實的機甲戰皇級高手,機甲異能雖然沒有了,但是汪博超還有強橫的精神力。

那一股唯有機甲戰皇級以上高手,才能夠淬鍊而出的精神力。

若非,生化改造當中,被改造着,必須完全自願,心念和思想上完全配合的話,不得強制進行的話。

宋先早就將修爲被廢的汪博超給強行拉到了實驗室裏頭。

………

哈里副-家-主看着,城門下一片黑壓壓的,一望無盡的珍珠宗大軍,心中在這個時候,反而沒有緊張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釋然。

“投降?老夫一生,泄露天機太多,本就壽元無多,不想死後,揹負一個叛徒的罵名!”

哈里副家主對着泣硅喊道。

泣硅一怒,身旁脾氣暴躁的泣戰長老,更是站了起來。

“老匹夫,給臉你還不要臉!給你活路,你還不要! 總裁的致命吸引 這一次,就休怪我等無情!”

泣戰怒吼道。

“攻擊,攻擊,攻擊!”

“全體珍珠宗軍士,聽我號令,將惡魔城給我夷爲平地,然後大殺三天三夜!”

“我們要讓惡魔城被鮮血染紅,掛滿人頭!”

泣戰揮手下令,攻擊命令!

百萬珍珠宗軍士,如同洪水貫出,就要衝向惡魔城!

哈里副家主面色凝重,肅穆地道:“敵人,既然要我們的命,我們也不能白送給他們,全體戰士給我戰鬥,拼盡最後一絲鮮血!就算是死,也要拉上一兩個墊背的!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了!”

“戰!”

“戰!”

“戰!”

惡魔城的戰局,一下子被觸發而起!

“都給我住手!”

一聲晴天霹靂般的喊聲,響徹了天空!

南天帶着蒼哲,千趕萬趕,總算是趕來了。

南天騰空於上,氣勢全開,俯視衆生。

“你是何人?”

珍珠宗的副宗主泣豈眉頭一皺,看着南天氣勢不弱,但是衣衫襤褸,灰塵僕僕,不禁有了一絲小看!

“我是誰?我是惡魔城主南天,我君臨天下,橫掃八荒!”

南天睥睨而言! “惡魔城主南天?”

珍珠宗的高層都是一愣。

要麼愛情,要麼流浪 泣硅拿出智能光腦,輸入“南天”二字,南天的影像立馬是被投射了出來。

珍珠宗的高層們,通過仔細地對比一下,紛紛是恍然。

“的確是南天!”

“這個人,就是殺我珍珠宗的南天!”

泣硅怒容滿臉。

“大軍,暫且停滯!我手下三大天眼的仇恨,我來親自報!”

泣硅冷冷地注視着南天。

副宗主泣豈微微頷首,一伸手:“全軍停!”

珍珠宗的百萬大軍,停住了,沒有進行攻擊。

“你一個人,行嗎?”

“需要我的幫忙嗎?”

泣戰磨拳搽掌,對着泣硅問道。

泣戰是珍珠宗第一長老,主修機甲,戰力很強,比主持諜戰工作的泣硅要厲害一個層次。

泣戰是七品機甲戰皇,泣硅是八品機甲戰皇。

泣硅不敢託大,對着泣戰點了點頭:“泣戰長老,且助我一臂之力!”

與珍珠宗衆人,以爲南天必死無疑不同。

城門之上的哈里副家主,見到南天回來了,則是興奮不已!

“天機乍現,福緣已出!天道如此,因果如此,天不絕惡魔城呀!嗚呼,壯哉!”

哈里副家主,事先早就通過預言之術,給惡魔城的未來占卜了一下。

冥冥之中,哈里副家主看到了,遙遠朦朧的未來。未來之中,南天的身影飄忽不定,卻是對惡魔城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不過,有未來智慧的僅僅侷限於哈里副家主等少數人,絕大部分人,對南天和蒼哲的孤單單地出現,並不抱有多大的希望。

或者說,他們還對南天有一些怨言。

他們憎恨南天,走的時候,信誓旦旦的,說要帶過來大批的惡魔大軍來拯救惡魔城。

可是現在呢,卻是連一個惡魔的影子都看不到!

惡魔大軍呢?

如何拯救惡魔城?

如何擊退珍珠宗的大軍?

單單依靠南天一個徒有虛名的城主?

又或者是瘦弱的蒼家的少年家主蒼哲?

“大總管,那個就是南天!他出現了。”

“請大總管,出手將他們擒拿!”

汪博超在遠處,激動不已。

“不必着急。淡定一點。哪個南天城主,倒還真有點意思。 星光的彼端 單獨一人,就敢挑釁整個珍珠宗的大軍?”

“泣戰,泣硅都不是普通人。他們二人的實力很強。”

大總管宋先,冷冷一笑。

“我一個人對上他們二人,都要付出全力而戰之。那個惡魔城主南天,我還不信他,有多大能耐能夠抵抗住。”

宋先低語道。

“是呀,那個南天的實力,應該就在八品機甲戰皇上下。我被他擊敗了,都是那個傢伙偷襲的結果。”

汪博超,狡辯道。

宋先絲毫不給汪博超留情面:“敗了就是敗了,不要給自己找任何理由!要知道,你現在都被廢掉了!‘’

汪博超面色一痛:“大總管,教訓得是!”

“你不要心生不滿。放心好了,你的仇恨,我自然會幫你報!”

“那個南天,先讓他蹦躂一會兒,我要看看他,到底有什麼花招!”

宋先,沉穩地說道。

宋先的實力很強大,是貨真價實的六品機甲戰皇。

珍珠宗的三個高層,宋先都不放在眼裏,只要願意,隨時可以遠距離出手。

…………

“你們想要兩個打一個?”

“想要仗着人多?”

南天哈哈一笑。

泣戰不屑一笑:“我們珍珠宗就仗着自己兵強馬壯,欺負你,你又能如何?”

“都快要死了,還敢多言?”

泣硅陰狠地道,旋即,召喚出機甲,殺向南天。

南天用武神系統掃描過了,泣戰,泣硅都是高手。

尤其是,泣戰,還是資深的七品機甲戰皇,實力很是強悍。

泣硅也不是庸手,已經是巔峯八品機甲戰皇,只差一個機遇,就可以踏入七品機甲戰皇之境!

他們二人聯手,比諜者部的所謂的三大天眼,要厲害許多呢!

南天目前,實力尚且未能突破,還停留在九品武皇+九品機甲戰皇的境界。

謝謝你給過的痛徹心扉 南天不敢託大,“流星”機甲,召喚於身。

陰陽神眼,再來開!

南天戰力飆升與泣戰,泣硅酣戰了起來。

憑藉着,流星機甲的增幅與陰陽神眼的輔助,再加上,南天目前,已經掌握了兩個佛家六字真言——“唵,嘛!”

南天的戰力驚人,一時間,泣戰與泣硅雖然佔據了修煉等級上的優勢,但是想要拿下南天,還真的不行。

三人一起酣戰了數百回合!

始終是不分上下!

一直在旁,袖手旁觀的珍珠宗泣豈也是驚訝了!

遠處觀戰的宋先,也是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這個惡魔城南天,實力真的很強大呀!”

“你失敗的不冤枉!”

宋先對着汪博超一嘆。

“可惡之人,該殺!”

泣豈大吼一聲,加入了戰局。

現在,南天的敵人,一下子變成了三個人!

泣豈是珍珠宗的副宗主,實力強勁,修爲已經達到了:巔峯七品機甲戰皇!

泣豈的加入讓南天的壓力驟然增大!

在三人的聯手攻擊下,南天漸漸地有些力不從心了。

不過,恍然間,南天遽然間大笑了起來。

體內的靜脈和精神閘門,轟然一開!

不知不覺間,南天又突破了!

感受着體內的強大力量,南天讀取了武神系統上面,自己的屬性面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