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嬰兒早已經變成冷冰冰的屍體了。

他身後的幾個大人正在驚恐的掙扎着。

“不要在做無畏的掙扎,只會加重你們彼此之間的痛,這裏是個毀屍滅跡的極佳場所,只要將你們的血吸乾以後,在丟到那邊的山洞裏,絕對灰飛煙滅,沒有任何人能找到你們。”

男子的話,讓人幾人露出驚恐萬狀的神色。

“慕容澤禹,原來是你?”

隨着一聲怒吼!蘇紫陌一臉殺伐之氣的看着洞口的慕容澤禹。

慕容澤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蘇,蘇紫陌,怎麼會是你?”

他不可置信,蘇紫陌會找到這裏來。

突然想到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他快速的避開眼,不敢直視蘇紫陌。

“怎麼就不能是我,我問你,山下的孩子是不是你抓的。”

蘇紫陌問完,看到他腳邊的嬰兒的屍體。

蘇紫陌又驚又怒。

“你個禽獸,這麼小的孩子你也下得了手?”

蘇紫陌怒吼,看着地上死去的嬰兒憤怒得全身顫抖。

“你以爲我願意啊!我也是沒有辦法才這麼做的,是君臨天,都是君臨天把我害成這樣的,我要找君臨天報仇,是他把我害的這人不人鬼不鬼的。”

相比於蘇紫陌的憤怒,慕容澤禹更加的激動。 “你住口,不管是誰把你變成這樣的,你也不能拿孩子報復,你有本事就去殺了君臨天,殺這些無辜的小生命做什麼?”

蘇紫陌的語氣如怒海狂嘯,震得每個人的耳朵生疼。

“你以爲我不想嗎?可是我現在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怎麼敢出現在世人面前。”

慕容澤禹激動得把燃燒的柴火踢到一邊。

“既然見不得人,那你怎麼不去死?”

蘇紫陌心裏的怒氣難消。

“我也很想死,可是我大仇未報,死,我絕對不甘心。”

“既然這樣,那我今天就送你下地獄。”

而慕容澤禹身後的七八名男子一聽,看到了一線曙光。

“好啊!死在你蘇紫陌的手中,我慕容澤禹也不枉此生,只是要等我大仇得報以後。”

“等你大仇得報,你大爺的,你是不是想多了,會讓你活着在去殘害這些無辜的小生命纔怪。”

蘇紫陌身後升起了玄冰雪練。

“你真的要殺了我?”

看着蘇紫陌鳳目裏有增無減的殺意,慕容澤禹一臉心痛的問道。

論修爲,他不是蘇紫陌的對手,蘇紫陌剛剛到這裏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

他被慕容邵峯追殺,又被君臨天給的祕訣害了,他知道這一切都是他自找了,當醒悟的時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所有的憤怒化成了仇恨,他只想殺了君臨天,他帶着自己的痛苦是非人的,那本祕訣讓他走火入魔,如果不食嬰兒的血,他便會魔性大發,難以控制。

蘇紫陌雙眸悲傷的看着地上已經死去的孩子。

“你不該殺了他的,他還這麼小。”

“嘶……!”是暗器破空的聲音。

蘇紫陌鳳目裏殺意四起。

這裏還有人高手在。

蘇紫陌快速的擲出玄冰雪練,只聽“砰”的一聲。

一把小巧的匕首擦着蘇紫陌的身子插入她身後石縫裏。

卻不是蘇紫陌擊落了。

耳邊風聲疾速而過。

一名黑衣人帶着慕容澤禹離開。

該死,慕容澤禹居然有同夥。

蘇紫陌想去追,卻又忍了下來。

還是先救孩子要緊。

“陌兒,你沒事吧!”

沐雲軒一臉關切的看着她,他氣息有些不穩的問道。

“哼!”

蘇紫陌不理會沐雲軒,轉身往岩石下走去。

看了看地上的七八個男人正在乞求的看着她。

沐雲軒深深的看了一眼她孤傲的背影。

“陌陌,你先送他們下山,我去追人。”

沐雲軒等着蘇紫陌回答。

只是,蘇紫陌依然背對着他不說話。

沐雲軒無奈,只能先去追慕容澤禹。

直到沐雲軒離開以後,蘇紫陌才猛的回過頭來。

她絕美的笑意瞬間溢出,一個在乎你的人,愛你的人,從來都不會放棄你,也不會對你有什麼的不是,也不會把你當成他的累贅,只會寵你愛你,然後認認真真的喜歡你,保護你,沐雲軒讓她體會到了這些感覺。

沐雲軒,在忍一忍,只要知道對方的目的,我就會回到你身邊的,蘇紫陌在心裏說道。

看了看地上的幾人。

“你們誰是翠兒的夫君?” 有一個穿着白衣的男子猛的擡頭,看着蘇紫陌點頭道。

“我是翠兒的夫君,姜宇。”

姜宇有些驚訝的看着絕美的蘇紫陌,他從未聽翠兒說過有這麼一個人存在過。

蘇紫陌一看姜宇,長得很帥氣,像個小鮮肉似的,和可愛的翠兒到是蠻相配的。

蘇紫陌用玄氣劃斷綁着他們的繩子。

一名男子飛快的奔向地上的死嬰。

“飛兒,我的飛兒。”

緊接着,翠兒的夫君姜宇和另外一命男子也快速的奔向自己的兒子。

這裏一共有三個孩子,剛好是柳家村丟失的三個孩子,只可惜……。

蘇紫陌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心裏很是難過。

“這就是翠兒的孩子?”

蘇紫陌看着翠兒夫君懷裏的孩子。

已經奄奄一息了,脣角發紫,剛生下來的孩子,又被放在這冰冷的地方,有沒有吃東西,現在已經是命懸一線了。

“是,可是他看起來很不好。”

初爲人父的姜宇一臉着急,驚慌失措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快把孩子給我。”

蘇紫陌抱過孩子,摸了一下孩子的額頭。

是冰冷的,蘇紫陌快速的輸入一股玄氣在孩子的體內。

漸漸的,孩子的臉色漸漸的紅潤了些。

蘇紫陌知道這孩子的情況不樂觀,必須快點回去。

她看了一眼姜宇,“孩子的情況很不好,要快點回去醫治。”

“好!”姜宇此刻恨不得就在家裏,翠兒一定擔心他們到現在都沒有睡覺。

“姑娘,求求你,行行好!救救我的孩子吧!”

另外一名男子抱着自己的兒子走到蘇紫陌的面前。

“我看看。”

蘇紫陌湊過去,這孩子應該有兩個多月大了,依然是被凍得全身發抖。

蘇紫陌伸手,注入一些玄氣在孩子的體內,知道孩子的體溫漸漸恢復正常,蘇紫陌才收回玄氣。

回頭,看了一眼地上仍然抱着死去的孩子哭泣的男子。

蘇紫陌又再次無奈的嘆息。

“大家回去吧!這附近有魔獸,小心一點。”

說完,蘇紫陌拽過姜宇,兩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那年長的村長一臉驚疑。

讓他身邊的另外兩名男子扶起地上痛苦的男子一起下山。

而沐雲軒,到了半山腰就追到了慕容澤禹和救走他的黑衣人。

“沐雲軒,你讓開,本王不想和你戰鬥。”

沐雲軒冷冽俊美的臉上殺氣騰騰。

手中突然多了幽冥劍,嚴陣以待。

“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沐雲軒那身凌厲霸氣得讓人從骨子裏感到畏懼,手中的幽冥劍快速的劃出一道金光。

慕容澤禹和那名黑衣人快速的躲避。

只是,今晚的沐雲軒怒氣爆發,他如地獄裏來的修羅。

沒有讓他們躲過,兩人在金龍斬之下瞬間斃命。

沐雲軒怒目切齒的煉化屍體以後,轉身去找蘇紫陌。

蘇紫陌帶着孩子和姜宇回到柳家村。

白大嬸一直沒有睡,看到蘇紫陌他們,她着急的臉上露出了笑顏。

“陌陌,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感覺你了。”

白大嬸抹着眼淚,陌陌每次都救她們於危難之中。 “白大嬸,你我之間怎麼還說這樣生分的話呢?這孩子被凍得厲害,翠兒現在身子又弱,白大嬸先給孩子弄些熱水來喝。”

“好好!陌陌,你先坐,爐子上有熱水呢?”

白大嬸轉身去端熱水。

這時,姜宇爹孃也陸陸續續的出來了。

翠兒也出來了。

“紫陌姐姐,謝謝你,真的把孩子帶回來了。”

翠兒擔心的臉上有了一絲笑容。

“翠兒,孩子是救回來了,只是孩子被凍得夠嗆的,你現在有奶水嗎?”

“沒有。”翠兒搖了搖頭,心疼的看着蘇紫陌懷裏的兒子。

她自從孩子被偷了以後,滴水未進,奶水更是沒有。

蘇紫陌鳳目四處看了看。

這翠兒的婆家住的都是土基房,條件不是很好!像樣的傢俱都很只有一兩樣。

“娘,你把家裏的老母雞燉給翠兒吃吧!整日吃得清淡,翠兒沒有奶水給孩子喝,眼下孩子的情況你也知道的。”

姜宇看着翠兒婆婆說道。

他知道孃親的性格,家裏是窮,但翠兒是在月子裏,可不能誤了身子。

“宇兒,家裏就那麼一隻老母雞,留着下蛋呢,怎麼能吃呢?明天一早,我讓你爹爹上山去打一隻野雞回來燉給翠兒吃,啊!”

蘇子陌一聽,一臉懷疑,他家不會窮到只有一隻老母**!再窮,也不至於這麼窮吧?

白大嬸端着熱水進來,似乎是聽到了他們說的話,她一臉憂傷,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兒。

這姜家比她家還要窮,婆婆又摳門,翠兒這日子也難過,要不是看着女婿都對女兒好,這門親事她還真不樂意。

“那你就把我帶來的那幾只老母雞燉給翠兒吃吧!吃完了,我在去買。”

“那好!宇兒爹,明日一早你就把親家母帶過來的雞給宰了燉給翠兒吃。”

翠兒婆婆語氣不佳的說道,現在的月子婆真是嬌氣,她生宇兒那會,婆婆怎麼會捨得給她燉雞吃啊!

“好!”翠兒公公點了點頭。

白大嬸把熱水把熱水放到桌子上,蘇子陌抱着孩子過去,拿出一顆治風寒的丹藥化成水給孩子服下。

翠兒婆婆一直看着蘇子陌的動作,看着她隨便拿一顆都是丹藥,一雙貪便宜的眼眸裏瞬間露出貪婪之色。

還有這女人生的極美,一襲紫衣,翩然若仙,風華絕代的樣子看着就讓人移不開眼。

蘇紫陌雖然在給孩子喂藥,但還是看到了她貪婪的眼神。

“姑娘,你累了一晚上,孩子我來喂吧!”

“不必了。”

蘇紫陌快速的拒絕,這孩子體質太虛弱了。

“紫陌姐姐,孩子吃了丹藥一就會好吧!”

翠兒比較着急。

“翠兒,孩子不會有事的,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讓你自己有奶水,孩子太小,得有東西吃才能好得快一點。”

這裏又沒有奶粉,至於羊奶,她知道也不會有。

“陌兒。”

沐雲軒走進屋裏來。

沐雲軒一進來,一股霸氣籠罩着衆人。

“你怎麼來了?”

蘇紫陌語氣不佳。

“我來接陌兒回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