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看了看兜兜里的錢,錢花的可真快,掙的可真慢。

孫家雖然只有一個老秀才,但家底還不錯的,手裡頭有好幾家賺錢的鋪子,老秀才他女婿雖然讀書不行,但是很會做生意。

莫書榮的腿雖然是孫小姐害的,但是孫家其他人,也沒少欺負莫書榮,當初莫書榮還小,剛到孫家,所有人都瞧不起他。

孫秀才也是故意當沒看見的,還給自己找個好借口,說什麼鍛煉一下莫書榮的心理,這樣以後進了官場,才不會得罪人。

靈汐嗤笑,什麼鍛煉,不過是怕莫書榮以後有所成就,會心大,不把孫家放在眼裡。

毛病啊。

靈汐把狗尾巴草叫出來,讓她去看看孫家是否有那團灰,打發走靈籮,靈汐就躺在椅子上思考該怎麼做。

她現在先待在村裡,讓莫書榮讀書,等年紀到了就去考試,一步一步去京城,那銀子…可真不少。

她打上了孫家的主意,反正也要給書榮報仇,要不就來點利息吧。

靈汐沒想到,她做了一次,就能舉一反三,用同樣的方法去坑夜家的對頭,反正都是敵人,不坑白不坑。

靈汐拿著僅有的一點銀子,來到孫家的鋪子。

孫家有一家賣布匹的鋪子,還有一家酒樓,還有一家首飾店,這樣的家底,在縣城是真的不錯了。

靈汐知道,孫家最賺錢的就是酒樓,他家的吃食不知道為什麼,有股特別的味道,十分的吸引人。

靈汐想試試看,要是她能嘗出是什麼,就好了。

「客官,您一個人還是?」靈汐一進門,就有夥計上前來招呼。

靈汐覺得這服務態度還不錯,一進門就笑臉相迎,不錯。

靈汐又打量了一下大堂,寬敞。

桌椅擺的都很工整,旁邊留著挺寬的位置,因為生意好,通常需要兩名夥計同時上菜,這樣就不會打擠。

樓上是包間,但靈汐不打算上去,包間可比大堂要貴,還是省著點吧。

「給我來你們店的招牌菜。」靈汐對著剛剛招待她的夥計說道。

那夥計高興的應了一聲,然後就趕忙會後廚了。

靈汐趁著菜還沒上來時,仔細聽了聽大堂的談話聲,大部分人都在吃東西,根本沒怎麼交流。

這不太對,吃的太認真了,怎麼也該說點什麼的,怎麼會一點話都不講。

很快,靈汐的菜上來了,靈汐聞了聞,還挺香。

拿起筷子嘗了嘗,靈汐眉頭一皺,這…

難怪了,竟然是這樣的,她就說,怎麼會這麼好的生意。

靈汐沉著臉,每一道菜都嘗了一口,臉色倒是沒有再變差,但也不好。

一直都有夥計看著靈汐,見她臉色不好,連忙上前詢問,「客官覺得味道如何?」

夥計是不知道店裡的問題的,只是東家說了,每一個來的客人,都要觀察他們的反應,有一點問題都要及時處理。

靈汐放下筷子,「聽說孫家酒樓味道好,所以本公子就來試試口味,可是現在看來,有些誇大了。」靈汐說著,冷笑的看著小二。

「這…」

來這的客人,可從未說過味道不好的,都是一開筷子就停不下來,不吃完絕不停手,他這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味道不好的。

「那,那客官可是需要換一道菜?」夥計小心的問道。

「不用了。」靈汐丟下銀子,快步離開了。

本來她還不想用太過的手段,可是現在,不需要顧忌了,這孫家,真不是什麼好人,難怪子嗣難得。

竟然想出這麼陰損的招數來招攬生意,那孫秀才一心想要兒子,結果只生了一個閨女,給閨女招了個上門女婿,結果也只有孫女。

靈汐是不覺得女兒有什麼不好,但對於想要兒子的孫秀才來說,就很難受了。

靈汐覺得就是因為他太作孽了。

。 言罷,完顏小山就要動手,可冷冰冰的聲音從完顏阿古朵的口中傳出:「退下!」

完顏小山不敢反抗親奶奶的言語,只是咬牙站着,嘴角不住的抽搐著。

「奶奶。」完顏朵朵繼續叫着,緊繃着嘴唇再次搖頭。

完顏阿古朵這才收起了威壓,可依舊滿臉怒色,冷聲喝道:「若不是看在神宗真人的面子上,今天廢了你的道行!」

說完,完顏阿古朵帶着完顏小山,進了屋子。

在進去屋子之前,完顏小山朝着一旁狠狠吐了一口吐沫,對着地上的朱邪呸了一聲。

朱邪大口喘著粗氣,脊背到頭頂滿是冷汗,完顏朵朵急忙來到他跟前,把他扶起來,但是朱邪猛然甩開手,踉踉蹌蹌的走出了院落,消失不見。

完顏朵朵失神的看着空蕩蕩的院子,心裏無比的難過傷心,她想要解決這件事情,可不知道該怎麼辦。

「朵朵,進來!」

再次進屋,完顏朵朵低頭不敢直視阿古朵的目光,阿古朵則帶着責怪的神色質問道:「你不在這裏好好照顧你爸爸,叫朱邪來這裏做什麼?」

「奶奶,天玉真人說朱邪有水輪眼,我是叫他來給爸爸看看。」

「我們都沒有辦法的事情,他一個後生,區區水輪眼能看出什麼來,你該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

被一語中的,完顏朵朵急忙抬頭,想要反駁,可是話到嘴邊卻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來。

她的確喜歡上朱邪了,而且是很思念的那種,回來之後,她總是會在閑暇時想到朱邪,每次想到她,嘴角都會不自覺的勾起一絲笑容。

「奶,朵朵肯定不會喜歡朱邪的,您放心好了。」完顏小山插嘴說道,一來是為完顏朵朵解圍,二來也是不願意真的從完顏朵朵的口中聽到她確定的喜歡朱邪的消息。

「他,他看出來了,他說爸爸的腦中有一團金色的霧氣,是霧氣阻擾了爸爸醒過來。」完顏朵朵說。

「跟我所想的不錯,是金蠶蠱母的金蠶霧,既然確定了,就可以用藥了。」完顏阿古朵點了點頭說:「小山朵朵,你們去叫其他的長老過來吧,我等一起施術,族長很快就能醒來。」

兩人回應一聲,立刻轉身離開。

卻說朱邪,怒氣沖沖,大步流星的走在回去住處的路上,心裏簡直要氣炸了。

來到清城寨之後就沒有一點好心情,先是頌展這個混蛋師兄的針對,又是完顏阿古朵這樣強者的威壓,他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招誰惹誰了,所以心裏無比的鬱悶!

還沒到住處,朱邪遠遠就看見了一隻大公雞,這個大公雞身上的妖氣可是相當的熟悉,是雉雞精。

「喔,朱邪,你來了,我聽說你來到寨子,立刻就來找你玩了。」雉雞精揮起翅膀,嘴巴一開一合的說道。

朱邪笑了笑,打開院子門走了進去,說:「算你有點良心,還知道來找我玩。」

「當然了,你見完顏了嗎?」

「見到了。」

「喔,完顏可是一直都念着你呢。」雉雞精跟着朱邪進了院子,見朱邪坐下來之後,來到了朱邪跟前,一隻爪子抬起,金雞獨立說:「真沒想到你能來到清城寨,距離上次一別,也有不短的時間了,就是我們清城寨出了很多的事情,你是什麼表情,見到我難道不應該開心嗎?怎麼悶悶不樂的。」

朱邪掃了雉雞精一眼,也沒人說心裏的苦悶,只能對雉雞精吐槽,又問:「你討封討的怎樣了?」

雉雞精作為一個清城寨里的妖怪,地位是很低的,對於人類的事情可不太清楚,不過被問起這個問題,就顯得很失落,垂頭喪氣的說道:「我還沒討到呢,真是太難受了,真的,如果討封成功的話,我的實力會更進一步,我和你一樣傷心,寨子裏的人,也都不搭理我。」

「你不是應該跟在完顏朵朵身邊么?」朱邪問。

「別提了,自打完顏朵朵的老爹成為族長之後,地位就不一樣了,我平時很少能見到他,我,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今天是聽說你來了,我才請假來找你玩的。」

「我給你找個兄弟玩。」朱邪笑了笑,拿出手機把金羽大公雞也放了出來。

兩個大公雞站在一起,金羽大公雞的個頭十分巨大,而雉雞精則那麼小一點,不過很明顯,金羽大公雞不如雉雞精,就算是個頭大,在雉雞精跟前也顯得跟小弟弟一樣。

「你這樣我仰頭看你很不爽,給我變小點!」

隨着雉雞精的話音落下,金羽大公雞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不一會兒的功夫,便如同雉雞精一樣了,雉雞精這才樂了,大笑着帶着金羽大公雞在院子裏奔跑。

朱邪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可沒心思陪雉雞精玩,好在有金羽大公雞在,旋即趴在了竹子做的桌子上,一副憂鬱。

就在這時,手機來了一條短訊,是墨天發來的。

墨天:朱邪,今晚出來清城寨,把婉柔接進去,可以嗎?

朱邪趕緊回復。

我:可以,你沒有傷害婉柔吧?

墨天:你說呢?她是我的侄女,你不是同樣相信我不會傷害婉柔么,要不然怎麼不帶着道宗的人出來找?

我:我是想讓你們叔侄倆好好聊聊,對了,我把蘇三妹和樊國棟的道行廢了。

墨天:婉柔告訴我了,朱邪,你聽着,自始至終我也沒有怨恨過你,只怪我能力不足,我大哥靠不住,我希望你能答應我,把婉柔安安全全的送回去,這樣,我做鬼就不會來找你的麻煩了。

我:我會的,其實你可以放棄了,可以離開,雖然我想讓你得到應有的懲罰,可是你對婉柔真的很好,我又有點不忍心,繼續下去你會失去自由,會被關押在道宗里。

墨天:用不着你來指揮我怎麼做,今晚7點,清城寨西邊的林子裏,來接婉柔。

聊天結束,朱邪放下手機長長吐了口氣。

這個墨天,不知道該怎麼說,他的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人,但是如果換位思考的話,他可以對不起任何人,但絕對沒有對不起墨婉柔,真是個不錯的二叔啊。 「河灘部列隊,聽我號令!讓旁邊的新葉部靠過來,跟我們一起走!」

「青藤部,你們編入前線陣地。」

自房間走出的克萊門特和達瑞恩匆匆忙忙地趕往駐紮在樹牆下方的自己的部隊,下達新的指令。克萊門特神情複雜地望着上方,卻見那名銀鹿騎的臨時指揮官此時正與獨角獸與半人馬的首領們走在一起。

那算是瘦小的身軀此刻被兩名埃勒金叢林數一數二的人物簇擁著。克萊門特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半精靈少年說出「需要支援」后,自己敬愛的長老居然會幹脆地一攤手,表示「全部由你指揮」。

那可是樹之心!叢葉氏族的主心骨!怎麼會就這麼把埃勒金叢林自然生物的指揮權轉手交到了一名半精靈的手裏!

克萊門特哪裏知道,這其實本就是西里爾和伊蘭達爾協約的一部分。想要解決焦化區域,終歸得靠這個半精靈,而叢葉氏族自然會全力協助。

區別不過在於,現在多帶上了獨角獸、半人馬等生物而已。

但獨角獸首領「黃金巨匠」和半人馬首領森塔烏爾可樂壞了,他們是堅定的主動進攻派,此刻巴不得西里爾立刻發起進攻。

西里爾三言兩語就分配好了他們的任務,獨角獸和半人馬,都是一等一的沖陣好手,想要衝過敵陣、進入魔法平原,還真少不了他們。

不過在此之前

「克萊門特,幫我找一個人。」西里爾找到克萊門特,後者隨即喊了兩名精靈,兩三騎銀鹿飛奔而去。

沒一會兒,其一匹上的精靈便手裏抓着一道身軀,飛也似的奔了回來,將手裏的身軀扔到了西里爾的面前。

半精靈,拉茲拉斐爾。

拉茲跟着隊伍來到前線陣地,但他既不是正規步兵抗不了線,也不是優秀的射手放不了箭,原本他還琢磨著回生命之樹去,沒想到還沒來得及走,就被銀鹿騎給逮了回來。

他還在問著銀鹿騎為什麼要抓他,一抬頭,看到的卻是那名半精靈少年,當場愣住。

而西里爾蹲下身,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見拉茲意識清醒,這才開口道:「你的法術施法時間有多長?殺傷力呢?」

拉茲定了定神,回答道:「大概五秒,但需要穩定的環境。殺傷的話……砍斷兩三棵樹大概沒問題?」

「跟隊。」西里爾站起身,示意銀鹿騎讓出一頭銀鹿給拉茲。

魔法平原對精靈有着很強的debuff,在這樣的前提條件下,帶米莎小姐進入魔法平原顯然不可能。

萊昂納多倒是一個優秀的打手,但可惜的是他已經離隊,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單靠西里爾自己和艾莉娜,想要探索一個魔法平原,顯然人手是不足的。

他算了一下,估計還可以讓幾名半人馬和獨角獸隨隊進入魔法平原,最好還能帶上兩名德魯伊但德魯伊和獨角獸都數量稀少,估計也給不了太多的援助。

一時之間,他能抓到的幫手,居然也只有拉茲一人了。

「克萊門特,一會兒我需要你部護衛衝鋒,那些靈體我會解決,但後續的鷹身女妖、龍蠅,以及還有一些其他的魔物,需要你們和半人馬一起清除。」

「明白。」克萊門特點頭,他轉過身剛打算去傳達命令,突然間停住了腳步,表情僵硬道:「孟斐拉大人,您來是……」

「讓開,我有話和他說。」

克萊門特連忙讓出身位,於是棕色長發的巡林隊隊長出現在了西里爾的視線。

她的臉色還有些蒼白,顯然還未完全調整好身體的狀況,但臉上的表情卻冷冷的,也不給西里爾說話的機會,開口直接道:

「我要和你一起去。」

「你要進焦化區域?」西里爾皺了皺眉,「你應該知道那裏對精靈有多強的壓制。」

「我知道,但我要去。」孟斐拉堅決道,「我的人被吸進了裏面,我要帶他們出來。」

西里爾想起來,孟斐拉所屬的晨曦巡林隊是最早發現魔法平原異象的,而逃出來報信的卻只有孟斐拉一人

「就算你不答應,我也會跟着進去的。」孟斐拉似乎看懂西里爾在想什麼,搶先道,緊接着回過頭,喊住了克萊門特:「克萊門特,分一頭鹿給我,我會隨隊。」

「啊……是,孟斐拉大人!」克萊門特匆匆應下。

西里爾嘆一口氣:「我不能保證精靈在裏面的安危。」

而巡林隊長只是堅定地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如果我死了,把我的弓拿回來。」

她說完,就走向一邊,似乎是去準備自己的行囊去了。

西里爾搖了搖頭,在實際進入魔法平原之前,他不知道魔法平原對精靈的壓制效果究竟有多強,甚至對半精靈會不會有影響他也不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