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兩兩配對,勉強抵擋着那鋪天蓋地的隕石雨。

但是,連五行陣法都只能勉強擋住的火土之烈岩。

他們現在只有四個人,怎麼可能擋得住!

一時間,爆炸聲四起!

葉楓沒有猶豫,直接在半空中劈出一道劍氣光刃!

恐怖的劍氣帶着天道法則的氣息,劈向了四人。

「不!」

其他四個長老臉上都露出了絕望的神色。

身上汗毛直立。

這一刻,他們只感覺到,面前的葉楓,不再神聖。

更像是來自地獄的使者!

前來索要他們的性命!

四大心中甚至在後悔。

為什麼要招惹葉楓?

為什麼不能換其他人來?

為什麼一定要硬杠到底?

為什麼葉楓會如此強大呢?

為什麼……

但是,這些都已經得不到任何回應了。

四個人的心中,充滿了懊悔和不甘。

但是,這些都沒有關係了。

最終,在一片絕望的呼喊中。

四人被這強大的劍氣光刃所秒殺!

甚至連屍體都被這強大的天道正義所驅散!

連一點渣滓都沒有留下!

沒想到,葉楓已經恐怖到這種程度了!

【叮!恭喜宿主成功擊殺一名暗界使者,獎勵10000萬經驗值!】

【叮!恭喜宿主成功擊殺一名暗界使者,獎勵10000萬經驗值!】

【叮!恭喜宿主成功擊殺一名暗界使者,獎勵10000萬經驗值!】

【叮!恭喜宿主成功擊殺一名暗界使者,獎勵10000萬經驗值!】

解決完四人之後,葉楓沒有猶豫,而是直接從原地上消失。

下一刻,葉楓就出現在了一長老的面前。

由於這一切都是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

所以一長老還不清楚自己的四個同伴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了!

「你……你到底想幹什麼!」一長老語氣顫抖地說道。

感受到葉楓那遠超自己的氣勢!

一長老慫了。

「你覺得,我想知道什麼呢?」葉楓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這……」

一長老有點為難,要是說出來。

自己跟死了有什麼區別?

要是不說出來。

現在就要死了!

正在兩難的時候,葉楓嘆了口氣。

「看來,還是得用點強制手段啊。」

「什麼?!」

一長老一臉茫然,隨即變得一臉驚恐。《我拒絕強者就變強》第七十四章夔牛!(一) 幾天後我們到達了約德鎮,進入熟悉的地方瞬間就感覺輕鬆不少。

把馬車停放在馬廄,和負責看管的人把看管和運輸行李的費用談完后,手裏所剩的錢就不多了,之後還是得去想辦法弄點錢才行。

從決定要回到約德鎮起,吃住方面的費用就非常必要了,即使住的方面在艾力特店長那裏已經得到解決,但我仍然希望他們回來時我能補上住宿費,白住這樣的事情我是做不到的。

走在大街上,周邊一切熟悉的場景讓人感到心安,在這處心安之地卻有一處異常讓人感到心煩,而那異常是源自於我身邊的傢伙。

「那把劍……真是太棒了(≧ω≦)/!」

瑟娜懷抱着讚歎,眼中閃爍著羨慕,手捂在胸口感受那份悸動。

「還在想那把劍啊。」

瑟娜的話讓人感到頭疼,無奈感頓時油然而生,這種滿眼羨慕的感覺已經充斥在我身邊幾天了,明明離開好幾天了啊……

「當然啦,那可是……怎麼形容它好呢?反正感覺是我有生以來見過最強的劍…不對,是最強的武器惹(*≧▽≦)!」

握緊的拳頭像是在為瑟娜的話作出有力的證明,只不過瑟娜的激動是毫無意義的。

自從從士官長那裏離開后已經過了四天,瑟娜還是非常興奮,想想也是,那樣的武器給人帶來的感覺實在是太過於震撼了。

稍稍閉眼想像著劍的身影,似乎那股寒霜依舊能清晰的浮現出來,纏繞劍身周遭。

這樣一想,瑟娜滿腦子是那把劍也就情有可原了,就算是個笨蛋,也還是個劍士天職的笨蛋啊。

「我說啊,要是我也能有一把那樣的劍就好了啊,小劍——你也要努力喔()!」

瑟娜雙手托著自己的劍,神色莊重而又認真地對着它說,這種舉動讓旁人都感到詫異,身邊頓時投來其他人異樣的目光。

看到周圍多到即將就要包圍住我們的目光,我連忙拉住瑟娜的手走到其他地方,附近那種看待奇怪人士的目光才有所減少。

「真是的,不要做些奇怪的事情啊。」

「可是,是必要的哇,你看,如果這樣那樣的話就能夠讓武器變得厲害(。`ω)!」

「是必要的才怪呢!」

我推開瑟娜的臉,她的手胡亂的揮舞著,想要把劍遞給我查閱,不過即使整個人都非常努力的朝我靠近,在我手的推力下也不能靠近。

「好了,那種說法不要相信比較好,別隨意就相信那種傻話啊!」

「小劍啊~要努力唷()!」

我的話很顯然沒有產生作用,在無法說服我的情況下,瑟娜又抱着她的劍開始了愚蠢的行為,周圍的目光又漸漸變多起來。

「笨蛋……」

再三思量之下,我握緊拳頭狠狠的給了她一個重拳,在她抱着腦袋時搶走了她的劍,雖然很抱歉,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這個等你清醒一點后再給你。」

「才不要!現在就快點還給我啦(つД`)!」

看着這個滿身散發不滿的笨蛋,我無奈地嘆了口氣,抓住劍的手盡量往後靠,另一隻手則繼續頂在瑟娜的頭頂。

「再繼續這樣下去,我可就要把你的武器藏起來了唷?讓你永遠永遠找不到!」

口頭的威脅得到適得其反的效果,瑟娜的掙扎顯得更強了,眼角甚至溢出些許淚水,臉蛋紅撲撲地開始發出一切奇怪的聲音。

那大概是瑟娜生氣而又無處發泄下產生的聲音,儘管如此,儘管知道是那樣,可身邊不明事理的路人還是朝我投來奇怪意味的目光。

又是這樣啊……

看着旁邊再次聚集的路人,當時進一步詢問關於劍的問題的我,真是一個難以估量的敗筆啊,因一時的多嘴才造就了眼下這種局面。

「到底怎樣才能得到這麼厲害的武器?」

這是當時,我朝士兵長問出的問題。

士兵長看着藍色的天空,又看了看身邊的士兵,最後眉心緊皺地給出了答案:

「按照我的經驗,得到強大的武器必須要愛惜現有的武器,只要有給武器足夠的關愛,武器就會回應期待蛻變強大。」

就是這樣一句虛無的話,我感覺到明顯的虛假,士兵長違心的眼神也印證了我的想法,也是,如果有可以獲得強大武器的辦法,是我也不會輕易告訴別人的,可是瑟娜居然相信了!

給予沒有生命的物體關愛,然後得到沒有生命物體的回應,最後實現蛻變強大,要是有人站在大街上這麼說肯定會被當做瘋子!

話雖如此,可是想起當時士兵長那副認真的模樣,還是讓人有那麼一絲絲相信,看着安心躺在刀鞘中的兩把匕首……

不,不可能相信的,一定是雜念!

甩開胡思亂想,我們總算到了冒險者公會,為了賺取冒險者方面的資金,在離開一個城鎮到下一個城鎮時必須要進行報備,就算是回到原來那個城鎮也不例外。

進入冒險者公會,裏面的一切都是那麼讓人熟悉,和之前比起來,冒險者公會裏駐足的冒險者似乎多了不少,我將目光放置在櫃枱。

櫃枱前的三個職員少女友好的接待着各式各樣的冒險者,忙碌的工作沒有帶走她們臉上一成不變的笑容,為工作盡心儘力的她們也是一個城鎮冒險者公會得以運行的根本。

中間一個藍色頭髮的職員敏銳地注意到這邊的目光,雙目對視幾秒后對方帶上了更為燦爛的笑容,像花朵盛開般燦然的笑容使得身旁的職員也注意到她的變化。

「歡迎回來,鴉溪、瑟娜。」

「嗯,我們回來了。」

「茉莉姐(≧ω≦)/!」

瑟娜跑向櫃枱,旁邊的冒險者很默契的讓出一條路來,櫃枱隔離開兩個人,瑟娜便用手支撐起身體,努力的靠近茉莉姐。

茉莉姐明了的撫摸著瑟娜蔚藍色的頭髮,一併將頭上多餘的雜毛撫平。

「感覺過去了好久呢,瑟娜。」

「是喔,已經過去了很久呢,茉莉姐╰(*︶`*)╯!」

「這樣也太誇張了吧!」

聞言,茉莉姐搖了搖頭,用另一隻手也摸起了我的頭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