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夜歌1V3打得這三個女的披頭散髮的,這下肯定驚動了安保,然後慢慢一步一步傳,肯定驚動了頂樓的姜天龍,說有人來天龍集團鬧事兒,下面的前台保安都被打了。

這對於姜天龍來說這還了得,趕忙火速趕來,看著宋美娜正抓住一個前台的頭髮,然後另一隻腿正在踢另外一個保安。

姜天龍笑了,沒想到看是柔弱的女子居然還有這麼蠻橫的一面,不過她喜歡,女孩子還是要有女孩子的一點霸氣,太過嬌滴滴的也不好。

「行了!都住手!」

姜天龍這個時候大喝一聲道!

而看見董事長下來了,這幾個前台女的,像是看見了救世主一樣,立馬哭訴了起來,說這個女的來二話不說就動手打人,還請董事長幫他們評評理啊。

而見到姜天龍下來,夜歌頓時也委屈了起來道!

「我就是問了她們,請問在哪裡面試,她們態度無比冷淡說沒有招聘,我說是你們姜董預約我來的,她便開始罵我,說每天想見姜董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幾,還罵我婊子,別像個狐狸精一樣到處勾引人,我才沒忍住打的她,事已至此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姜董恐怕你這兒我是來不了了」

說著夜歌便扭頭就走。

「你們這幾個混賬!我待會兒在找你們算賬,美娜! 重生之相門毒女 美娜你聽我解釋啊!」

姜天龍趕忙追了上來。

「對不起啊!都怪我!怪我管教不嚴,害你受了委屈,你放心我肯定給你解決,你們幾個給老子滾過來」

說著姜天龍無比憤怒的對幾個前台吼道!

「快!全部跪下給宋美娜女士道歉!」

「姜董是她先動的手打我們啊?」

這些女的受了委屈,還指望姜天龍給他們出氣。

「老子叫你們跪下沒聽見啊?」

見姜天龍發火,這些人哪敢跟姜天龍對抗,全部都齊刷刷的跪了下去,包括下面的一些保安工作人員,都選擇了跪下,因為他們知道今天得罪了大人物,不過姜天龍身邊的女人不少,還從來沒有見過姜天龍會為哪個女的,做出這種事情出來。

「好了!美娜現在該消氣了吧!」

夜歌微微的點了點頭道!

「我覺得公司裡面的作風很有問題,尤其是下面的這些基礎,個個目中無人,連尊敬這兩個字都不知道怎麼寫,很有必要大整改大清洗一下?」 劉飛捂著腦袋,趕緊來到楊柏旁邊,痛苦說道:「楊柏,你,你哪來的錢?」

自從楊柏拿出四萬塊,剛剛過來二蛋子,就被震驚當場,看到劉飛問了,也好奇的問道。

「楊柏,你,你搶銀行了?」

「恩,搶了。」楊柏也相當鬱悶,剛剛手裡還有五萬,結果轉眼就沒了。

「什麼?」這兩個傻貨有點發愣,不過看到楊柏那沉穩的樣子,讓劉飛吼道:「楊柏,你個犢子騙我。」

「你才是王八犢子,老子打死你。」剛剛回過神的劉四叔,朝著劉飛就撲了過去。

「畜生,我打死你個畜生。不學好你,當初要知道你這樣,我就是弄牆上,我都不往你媽肚子里弄。」

「楊柏,救我,爹,我錯了,真錯了,再也不敢了。別打這,我還沒給你生孫子。」劉飛那個慘,周圍的人也不能夠讓劉四叔真把胖子打死。

「四叔,算了,胖子也是被人坑了。」楊柏這麼一攔,劉四叔放下手中的布鞋,喘著粗氣,悲痛說道:「楊柏,叔拖累你了。都是這個犢子惹出來的禍事。你放心,楊柏,四叔就是砸鍋賣鐵,也絕對不讓你有事。」

劉四叔老淚縱橫,抬頭望著蒼天,再次喊道:「老天爺,我造了什麼孽。」

「四叔,還有一個月呢,我們在想想辦法,還有一個月,你的南果梨就要下來了,我們在弄點錢,或許就差不多了。」

「楊柏,你不知道,去年南果梨市場就滑坡了,價錢一天都往下掉。最便宜的時候,都是兩元一斤,那還是市場的賣價。農場要賣,都一元多點,都不夠我往外運的。投資的錢,我都賠進去了,今年也就種了一百畝,能出十萬斤南果梨。」

「如今的南果梨都賣著品種,那些老品種的祖樹都被保護起來。四叔後悔,當年沒有花錢,從那祖樹當中嫁接過來一些。現在我們南果梨的品種根本賣不上價。」

楊柏也是一愣,對於南果梨這玩意,北方太過普遍了,當初一斤好的南果梨,都二十多元,都能夠當高檔禮品賣。

如今生活條件好了,南果梨種的也太多了,一般的南果梨根本賣不上價。

「四叔,放心吧,到時候我有辦法。」楊柏已經打定注意了,大不了再去摸幾個王八。不過楊柏也明白,這裡頭有風險,懷璧之罪的道理,楊柏還是懂的。

楊柏之所以沒有告訴肖春山,是由於自己的原因,王八才有異變的。楊柏可是留了一個心眼。

「爹,先,先別說那麼多了。楊柏可是剛給了四萬元。」劉飛揉著屁股,滿身都是土,在二蛋子的扶持下,突然嘀咕一嘴。

「哼,老子知道。」劉四叔再次舉起鞋底,可是如今萬念俱灰,想死的心都有了。

「楊柏,四叔現在沒有錢,不過你放心,不能夠讓你吃虧,你看這樣,這個農場,我讓你承包一年,不,三年。」

劉四叔的話,讓楊柏就是一愣,趕緊說道:「四叔,錢的事情別著急。沒有農場,怎麼能夠還胖子錢,你們一家怎麼活。」

「怎麼活也能活,大不了,老子把命也賠給那個韓德彪。就我們爺倆,我們去借,去劉家的親戚朋友在借。」

劉四叔再也無法說出話了,絕對心疼的,眼前的農場是他半輩子的心血。

「四叔,你看這樣吧,你先等等,我有辦法,我真的有辦法。」楊柏的話,讓劉四叔再次瞪眼說道:「楊柏,好孩子,叔就是在沒錢,也不會讓你吃虧。這農場,從今天開始就是你了。劉飛,過來,從今天開始,你再敢賭,老子就要了你的命。跟我回家!」

劉四叔也不等楊柏再次相勸,拽著劉飛的頭髮,就走出農場。農場外頭那些村民,再次議論紛紛。

這裡頭大多議論窮小子,楊柏哪裡的這麼多錢。風言風語的,就開始傳開了,尤其楊柏跟韓德彪賭命的事情,也傳的嚇人巴拉的。

「農場,這就是我的農場了?」楊柏怎麼也沒有想到,農場會成為自己的。

「楊柏,我們以後怎麼辦?」楊柏的身後站立一排人,這些都是農場員工。

「讓我想想,沒事,大家都放心。農場會好的,我一定能夠弄來錢,你們就放心吧。」楊柏的話,讓眾人互相看看,紛紛嘆氣的離開了。

「高大爺,你老先別走,那一百畝梨林在哪呢?」楊柏來了農場好幾趟,荒山的梨林只是看過一次,路並不太熟。

「楊柏,就在農場的後頭,轉過一個山灣就看到了。原先山腳這些地,也都種的南果梨。唉,老四是個好人,就是這個胖子,太不爭氣。」

高萬才是農場的工人,領著楊柏,朝著南果梨走去。當楊柏來到梨林之前,望著上面已經露出黃澄澄的南果梨,楊柏也嘆息一下。

「太普通了。」 美味甜妻:司先生,住口! 梨樹之上的南果梨,個頭都不大,要麼扁圓要麼就是近球型。要是精品南果梨,平均單重就得五十克,如果是南果梨王,都得達到170克。精品南果梨的價格還是很高的,一斤都得三十元,而南果梨王更得將近五十元。

楊柏看著劉四叔種的南果梨,回頭對著高萬才說道:「高大爺,這些南果梨,品相併不好。 萌寶來襲:戰少追妻百分百 農場今年,除了南果梨,還有其他農作物嗎?」

「楊柏,以前還有養豬場,老四當年掙的錢,都搭在南果梨上了。誰想到,這些年種的人太多了,而精品祖梨都被國家保護起來,除非去研究院,交一筆科研費,才能夠嫁接出來。老四哪有那麼多錢,去年就開始虧,今年更是入不敷出了。」

「高大爺,我想自己呆一會。」楊柏搖了搖頭,也沒有多說什麼。高萬才看了一眼楊柏,也希望楊柏有辦法,可楊柏這個窮小子,能有什麼辦法。

山裡的風,依舊滾熱,吹動的梨樹嘩啦啦直響。楊柏站在南果梨的身邊,望著樹林,輕聲自語道:「我家中的梨樹,是怎麼活過來。我記得當初我的雙手有霧氣,我要是能夠把這些梨樹的品質提升了,那就更好了。難道讓我往裡頭倒點王八血?」

楊柏已經開始搓手了,希望自己的手,能夠再次散發霧氣。楊柏擺出無數的姿勢,就差跪在地上了,可是雙手依舊沒有散發霧氣。

「完蛋了?看來是不靈?」就在楊柏頹然的坐在地上的時候,雙手接觸土壤,楊柏就感覺自己丹田火熱起來,然後自己手也濕潤起來,慢慢的自己的雙手真的散發霧氣了。

「真的有霧氣?」楊柏震驚不已,雙手都在顫抖,霧氣在雙手之間瀰漫開來。而楊柏的汗水也嘩啦啦留下,楊柏就感覺自己的體力要沒有了。

「不行了,要死了。」楊柏意識到,自己這麼散發霧氣,會讓自己陷入危機的。

楊柏趕緊把雙手遠離土壤,就感覺自己的丹田慢慢平靜下去,那種炙熱要烤化自己感覺,已經消失不見。

而霧氣已經籠罩在楊柏周圍的十株梨樹當中,隨著這些梨樹,那些深褐色的南果梨樹,彷彿發生某種改變。

灰褐色的樹皮,慢慢發出黝黑的光芒,樹榦光滑無比。就連樹皮上的皮孔,都是變為奇怪的棱形圖案。

而此時明明依舊成熟的南果梨,反覆再次成長起來。就看到樹枝上的南果梨,枝葉也更加生綠,那黃澄澄的南果梨,開始慢慢變大。

「不會吧?」楊柏可是眼看著南果梨變大的,這可是見證奇迹的時刻。

楊柏這麼蹲在地上,傻愣愣的看著南果梨慢慢的變大,那樹枝都被壓彎了,猶如拳頭大小的南果梨,這一枚都得將近三百克,這長的太嚇人了。

楊柏有點後退了,這十株南果梨發生的改變,讓楊柏再次意識到,自己真的有了異能。

「我這到底是什麼能力,霧氣到底怎麼來的?」楊柏吃驚的看著雙手,而此時成熟的南果梨,傳來一陣陣酒香味道。

成熟的南果梨,無論是吃,還是聞,都有一股酒香的味道。採摘下來的南果梨,果肉會自然的發酵的,尤其能夠在通紅的果皮之上,摁出一個手印,這時候吃南果梨是最佳的時候。

楊柏當然等不及那時候,順手就摘下一個大個南果梨,用衣服蹭了幾下,一口咬了下去。

「太好吃了!」

香甜而綿軟的味道,讓楊柏以為自己吃的人蔘果。

「這是南果梨嗎?」楊柏看著手中亮黃色的南果梨,梨身還有緋紅的顏色,猶如美麗的少女偷喝了美酒。

網王之打臉日常 「這樣的南果梨,應該很值錢吧?」楊柏開始興奮起來,雙眸散發異彩,再次環顧四周。

「一百畝的梨樹,一畝有三十株,不知道霧氣能夠轉化多少南果梨。如果一天只能夠激發一會,三天才能夠弄出一畝地,一個月十畝地,至少一萬多斤。這樣的南果梨,就算賣十元錢,十萬塊也有了,哈哈哈,太好了。」 「行!我聽你的!人事部這一塊就交給你來管,我也覺得這內部該清洗一下了,我平時工作太忙,沒想到這群傢伙些一個個都這麼囂張跋扈了」

姜天龍趕忙很是爽快的答應道

「太好了!沒想到夜歌居然拿到了人士這方面這一塊的權利,那接下來便對我們無比的有利哦」

「這怎麼說,難道派遣夜歌去幫別的公司清除敗類,讓人家壯大嗎?」

「不!如果夜歌現在的身份是啄木鳥的話,以前是幫我們天辰集團捉蟲當森林醫生,而現在在天龍集團,他可以假裝捉蟲然後借著捉蟲的間隙給天龍集團啄得千瘡百孔,知道商朝的紂王和妲己嗎?商朝就是滅在了妲己手上」

「好辦法!這真的是一個千古一絕的好辦法,果然紅顏用好了就是知己,用不好的話就是禍水了」

高娃也無比贊同道!

「好了!宋美娜女士你說這些人你怎麼處理?」

姜天龍為了討好夜歌歡心開口道!

「我覺得這些前台,完全就是在拿著錢混日子,我進來的時候,這些前台幾乎都在打瞌睡的打瞌睡,玩手機的玩手機,看見有人進來,沒有一個有精氣神,要知道你們可是集團的門帘啊!一進來最先看見的人就是你們,你們不留下一個好印象,無論你天龍集團就算在厲害也是等於零,全部開除了算了,這些都是老油條了,招手一些才畢業的大學生進來,他們年輕充滿朝氣,公司現在缺的就是欣欣向榮的朝氣」

「好聽你的!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別啊!美娜小姐!我們錯了!求求你在給我們一次機會吧!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我們家裡還有小孩兒老人要養,我們要是沒了工作這可怎麼辦啊?」

「怎麼辦?你們自己看著辦唄! 情動西遊:我的上仙大人 就如同你所說的一樣,好手好腳的未必找不到工作啊!殘疾人都知道工作,你不可能連他們都不如吧!」

「還有至於這些安保,首先第一件事情就是勸解糾紛,並了解情況,而這些傢伙全部在一旁看熱鬧,還好我是女的,如果是個男的今天可能已經被打死在這裡了,你看看這些人身上的紋身,哪裡像是安保,更像是黑社會,現在無數退役軍人工作不好找,我宣布所有應聘的保安都必須是退伍軍人,別的一縷不要,工資待遇各方面提高。砍掉一些沒有必要的蛀蟲防止他們吸公司的血,然後把好的資源留給真正有用的人」

「你說這夜歌是在幫他們,還是在整他們啊!我怎麼感覺她好像是在幫她們啊?」

看著夜歌的所作所為黎胖子不由得發言道!

「所以說你啊!這你都看不出來,夜歌現在是在做假象呢!要在姜天龍面前樹立自己的理念,讓姜天龍知道夜歌是真正的自己人。」

「就是!你說黎胖子這個智商,我都驚訝他是怎麼把天辰集團給搞起來的」

高娃不由得在一旁偷笑道

「行了!美娜小姐我先帶你去參觀參觀你的辦公室吧!我都提前給你準備好了?」

說著姜天龍在前面帶路很快便把夜歌帶到了金字塔的頂端也是自己的辦公室。

「姜董這不是你的辦公室嗎?你把我帶在這兒來幹嘛呢?」

上來看著裡面金碧輝煌的裝修,而且裡面還有很多西域的股東,什麼曾經埃及金字塔古老的壁畫和絲綢以及那邊的瓷器啥的,感覺這個姜天龍很是喜歡西域文化。

「你的辦公室就在這裡啊!就在我旁邊的這張桌子上」

說著姜天龍指著自己辦公桌前面另外一張豪華的辦工桌道!

「這!姜董你說我怎麼可以和你一個辦公室呢!」

夜歌趕忙有些委婉的拒絕道!

「這有什麼?反正都是一起辦工,而且還有很多不懂的事情我可以第一時間詢問你呢!而且你看這上面又安靜,風景又好,一眼便可以飽覽四周的風景」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和姜董天天這麼一起,我會太緊張而且給我壓力很大,畢竟你是董事長,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員工,我希望姜董理解我,不要給我這麼大的壓力。」

「我沒給你壓力啊!你不要姜董姜董的,我們是朋友嘛!朋友一起辦工不是很正常嗎?」

「我知道是朋友,但是我現在連一點私人空間都沒有,我不喜歡這裡!」

說著夜歌把頭轉向了一邊,而姜辰也在耳機裡面說道!

「強力要求他給你換辦公室,你這樣好像全程被他監控著不利於我們以後的行動」

按理說別的那些女孩兒,能夠這麼天天近距離的和自己呆在一起,他們可能做夢都要笑醒,而眼前這個女孩兒還真是特別,看著她此刻低著頭委屈的樣子,姜天龍也一陣心疼,可能不忍心看她難過,於是立馬笑了笑道!

「如果你實在不喜歡這裡,那我就給你單獨換一個辦公室」

「真的?」

夜歌公主立馬喜出望外道!

「真的!只要你能夠高興什麼都可以」

「那太好了!我現在可以去看看我的新辦公室嗎?」

「當然可以!」

姜天龍現在是什麼都依著夜歌。

很快到了金字塔頂端下面的那層樓,這層樓基本上是天龍集團的高層,而且環境也是相當的好,專門給夜歌騰出了一間無比好的獨立辦公室,看到這場景周圍的這些股東高層,也不敢說什麼,能夠讓姜天龍都這麼親自接待的女人,看情況必定是以後天龍集團的皇太后了,此刻她們巴結還來不及呢!誰還敢去得罪。

「怎麼樣!對現在這個辦公室喜歡嗎?」

「喜歡啊!喜歡死了,這是我做夢都想擁有的辦公室,這麼大的辦公室,到時候我可以把跑步機還有練習瑜伽的這些東西帶來,沒事兒可以在辦公室裡面做做運動,還可以養很多花,對了有一件事兒我要給姜董彙報一下。」

「說吧!什麼事兒,你我就別見外了,不用姜董姜董的喊!」 楊柏拿著一袋子南果梨,並沒有返回村裡。而是來到農場外邊的一處民房當中。那裡是劉四叔的家。

「四叔,你消消氣,別罰他了。」楊柏剛走進來,就看到胖子劉飛舉著板凳,正跪在磚頭之上,呲牙咧嘴,痛苦不已。

「楊柏,你別管。我還讓他再賭!」

劉四叔臉色陰沉,手中還拿著一瓶絆倒驢,一口酒悶下,正翻著電話本,準備借錢了。

「四叔,你看看這個,快!」

楊柏趕緊把一袋子南果梨,放在桌子上。

「這是?南果梨?」劉四叔當場就是一愣,眼圈一紅,長嘆一聲,又悶了一口絆倒驢。

「四叔,怎麼了,這個南果梨不好?」楊柏也是一愣,看到劉四叔的樣子,顯然是誤會了。

「好,太好了,這樣的南果梨,那可是果王之梨,咱這,也就鞍海那地方有這樣的南果梨。這樣的梨都是給各市有錢人準備的。」

「是,能賣多少錢?」楊柏開始興奮起來,全然沒注意,身後的胖子劉飛幽怨的眼神,還在那跪著呢。

劉四叔還是長嘆一聲,一口酒喝著,讓楊柏著急夠嗆。

「四叔,你趕緊告訴我多錢。」

「楊柏,你自己買的,還能不知道價錢?這麼好的南果梨,是別人送的?」劉四叔現在見不得南果梨。

「開什麼玩笑,誰能夠送我。這不我噶剛摘的嗎?你看多新鮮,果葉還在上面呢。」

「什麼?」劉四叔的嘴角都開始抽搐起來,嘴裡的酒都已經撒了下來。

「你在哪摘的,告訴我。」劉四叔激動的想要抱住楊柏,不過馬上劉四叔眼圈一紅,蕭索說道:「算了,有什麼用,就算知道地方,現在也沒有錢投資了……」

「就在農場摘的!」

楊柏剛說完,就看到劉四叔一口酒噴了出來。

楊柏身手好,躲得快,身後的劉飛就沒這麼幸運了,一滴都沒浪費,淋成落湯雞。

劉飛憂鬱的小眼神,讓楊柏咧嘴笑了一下。

「楊柏,你說農場,你在農場摘的,怎麼可能?」劉四叔那個激動。

「真的,你趕緊嘗嘗,前陣子我爺爺留下的一種草藥汁,把我家的梨樹救活了。剛才我試用了一下,居然讓南果梨發生改變。」楊柏眼珠一轉,隨機應變道。

「什麼?去看看,帶我去看看!」

劉四叔更加震驚了,能夠改變植物的草藥,這簡直都沒有聽說過。

劉四叔猶如兔子一樣,拉著楊柏就跑,那個速度,讓正跪著的劉飛,咧嘴都要哭。

「就沒人管我嗎?我真不是親生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