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林嶽小腹裏,兩個太極圖懸浮在一處地方,然後,互相旋轉,一個,順時針旋轉,一個,這是逆時針旋轉。

林嶽看着它們的這般舉動,不禁疑惑。

它們在幹什麼? 只見兩個站在對立面的太極,在旋轉的過程中,緩緩地靠近,那個前進的速度,實在是因爲太過緩慢了,所以,林嶽根本就沒有察覺它們其實一直都在緩緩靠近,雖然說林嶽的力量已經恢復了,但是,林嶽也並沒有放鬆警惕,特別是對於這兩個太極圖,這兩個太極圈來歷不明,林嶽又怎麼可能對它們具有鬆懈感呢,何況,現在,它們可是在林嶽的體內,如果它們不是在林嶽體內的話,恐怕林嶽管它們愛咋折騰就咋折騰。

它們正在緩慢地靠近,雖然速度很慢,但是,它們之間的距離卻是越來越近,只要是一個明眼人,就一定能夠看得出來,林嶽眼睛不瞎,而且視力還妥妥的,自然是一個明眼人,他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兩個太極圖漸漸靠近,似乎有着想要融合在一起的趨勢,雖然它們讓林嶽有着警惕感,但是,林嶽看着他們融合,竟然沒有一點想要阻止的意思,一個,他想要看看兩個太極圖融合之後,會有什麼變化,另一個,就是因爲,林嶽根本生不起要阻止他們的念頭。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林嶽看着兩個太極圖,已經靠得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了,最後,它們終於是接觸在了一起。

這時候,一白一黑兩道光芒在林嶽的小腹處暴射出來,林嶽也是不得不將自己的精神力給收回來,躲避這些光芒的照射,因爲,它們實在是太刺眼了。

林嶽在感覺大概光芒已經收斂的時候,便是小心翼翼地將精神力再次進入小腹之中,這裏已經變成了一個空礦的場地,一個太極圖,平靜地懸浮在這裏,仍然在旋轉這,太極圖之中,隱隱地有着兩股氣流在裏面,林嶽仔細看下,卻是看不清楚,裏面的到底是什麼。而太極圖下面,一團紫源在那裏靜靜的漂浮着,就猶如一團紫雲一樣,懸浮在半空之中。

林嶽靜靜的看着這裏的變化,這裏明顯比之前大得多了,而且,天元如同水流一樣,從太極圖裏面流出來,漸漸地,整個小腹都是天元,連太極圖也是給包裹住了,只有紫源那裏,沒有受到天元的侵佔。

林嶽高興地將精神力迴歸,然後,睜開雙眼,眼中射出兩道精光,直衝雲霄,然後林嶽大喊一聲,喊聲響徹天際。

當林嶽響起這一喊聲的時候,炎火等人剛剛想要前去尋找林嶽的,當聽到林嶽這一喊聲的時候,他們就停下了腳步,重新回到岸邊。

“我就說這小子需要自己冷靜冷靜了。你看,他都沒事。”炎火笑嘻嘻地看着一旁哀怨的兩個小娃娃,“既然這樣,那麼,願賭服輸,拿來吧。”

“哼,這次算你狡猾,贏了我們,願賭服輸,給你了!”九融哼哼地說道。

臉上雖然很生氣,但是,在扔出一瓶東西的時候,還是顯得一臉肉疼的,看起來,那瓶東西非常珍貴,不然,九融臉上就不會有如此哀怨的表情了。

“你這麼瞭解那傢伙,所以,這次賭約實際上對我們不利,所以,我拒接!”當炎火笑吟吟地伸手向鳳兒的時候,鳳兒直接拍掉炎火的手,冷冷的說道。

“對,對,這場賭約對我們本來就不利,所以,你算是開掛了,我不管,你給我把東西還回來!”

九融聽了鳳兒的這句話,便是恍然大悟,然後對於自己剛纔那傻逼的行爲感到後悔,然後,他便是朝着炎火索要道。

“哦,對不起,這個我真的不能還給你,因爲,這是你親自給我的,送出去的東西,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的,所以,我是絕對不會還給你的。哈哈哈!”炎火雖然沒有坑到鳳兒的,但是,還是坑到了九融的,也算是不錯了,所以,他還是非常高興的。

“我操,快點還回來!快點給我還回來啊!快點給我還回來啊!”

“不還,我偏不還!你能奈我和?哈哈。”

“你!你快給我還回來!啊啊啊!老子要和你拼命。啊啊啊!”九融發瘋似的朝着炎火撓過去,不過,炎火卻是敏捷的避過了。

“哈哈……”

炎火的嘲笑,卻是讓九融越來越憤怒。

“啊啊啊啊啊啊!我一定要殺了你!給我去死吧……”

林嶽不知道的是,在遠處的岸邊,正發生着一場鬧劇,他此刻,正懸浮在半空之中,他看着湖面的倒影,不敢置信地看着正在半空之中懸浮的自己。

“我居然、居然能夠飛了!”林嶽不敢置信地說道,他只不過是一個恰好凝神末期的修者而已,只有神通期的修者才能夠任意飛行,而林嶽,現在居然能夠飛行,自然就是代表了林嶽,他已經突破到了神通期。

“咦?等等,我現在的修爲好像是……嬰靈末期!什麼?嬰靈末期?”林嶽自己都不敢置信,質問自己。

“這不科學啊,我不可能連着跳躍兩個階級進入嬰靈末期吧?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是真的!”林嶽真的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直接進入了嬰靈末期,所以,一知道這個消息是真的時候,便是高興至極,林嶽便是在高空之中,任意的飛翔,飛來飛去。

不過,他好像忘記了一個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在天山,絕對不能夠飛行,這是對天山的尊重,不然……

“啊啊啊啊啊!我居然忘了這一個茬子!媽呀!”只見一個光着小腹的人影從高空之中摔下來,而且摔下來的速度,非常地快,看樣子,不死也殘。

“天嘯劍!出來!救我!”林嶽大喊一聲,但是,天嘯劍貌似沉睡了一般,一點回應也不給林嶽。

林嶽連着呼喚了幾次天嘯劍,但是,天嘯劍就是不理會他,這讓林嶽頓時大囧,這個時候,恐怕,還真的是他掛了的時候。

林嶽他真的沒有想到,之前這麼多困難都沒有弄掛他,如今,居然是因爲自己,而掛掉,這種死法,對於林嶽來說,實在是太憋屈了,林嶽可不想這樣就死了,林嶽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禱,祈禱自己死不了。

這個時候,林嶽腦子靈光一閃,林嶽便是奮力重新飛行,他發現能夠瞬間停留一下,林嶽便是毫不猶豫地就使用了,頓時,林嶽在半空之中懸浮了一秒鐘左右,林嶽身上的衝力,便是減弱了許多,林嶽現在,也有了一點能夠活下去的機率,林嶽直接還沒來得及高興,繼續摔了下去……

“哎喲,這座該死的天山,居然不能夠飛行,害得本小姐要親自爬山,爬山就爬山吧,怎麼這座山要長得這麼高,好累啊……”一道靚麗的風景出現在天山的半山腰上,如果林嶽現在在此的話,一定認得了來者,正是柳仙兒。

不過,林嶽看到柳仙兒的話,肯定會疑惑,她來幹什麼。

“那敗類畜生應該就在上面吧,他要找正品,自然要上天山,哼,居然要本小姐親自來找你,你死定了!”柳仙兒看着還很高的山,頓時,她的滿滿的信心便是頓時消散了一大半。

“哎喲!什麼時候才能夠爬到山頂啊!好累的啊!”柳仙兒一邊拍拍自己的大腿,一邊說道。

“什麼時候能派個人來揹我啊……”柳仙兒還沒有說完,突然一聲尖叫傳入她的耳中。

“啊!”

只見林嶽從高空之中,迅速地跌落下來,砰的一聲,便是撞在了柳仙兒旁邊的一塊大石頭上,那塊大石頭,直接全部破碎。

“啊哈,老天爺居然對我這麼好,剛剛就說要一個車伕,馬上就送來一個車伕給我,小車伕,來,背本小姐上去。”柳仙兒笑吟吟地說道。

不過,卻沒有人迴應她,她不禁一陣氣結,她轉過身,看去,只見林嶽帶着一身傷躺在剛剛掉落的地方,呼吸急促,看來,是受了重傷。

“喂!禽獸敗類畜生色狼,你怎麼了?別嚇我啊,快給我醒醒!”柳仙兒使勁地搖着林嶽的手臂,但是,林嶽的手臂卻早已經脫臼。

林嶽也根本沒有被她搖醒。

“現在該怎麼辦?現在該怎麼辦啊?咦,那邊有一個小房屋,先過去再說。”柳仙兒焦急地說道。

她拖着林嶽,緩緩地走在雪地上,好不容易來到了那座小房屋裏面。

“咚,咚,咚。”

“裏面有人嗎?”柳仙兒敲了幾次門,卻沒有人迴應。

“如果,沒有人了的話,那麼,我就進來咯!”柳仙兒輕聲說道。

在確定了真的沒有人之後,柳仙兒便是輕輕推開了木門,然後拖着林嶽走了進來。

“幸好上官叔叔教過我一些醫術,你個混蛋,算是便宜你了。”柳仙兒看着已經受傷重重的林嶽,說道。

說着,她便是拿出了各種醫學用具,然後,幫助林嶽包紮上鉤。

約莫過了四、五個時辰,柳仙兒才手忙腳亂地幫林嶽包紮好了傷口,林嶽現在看起來,就好像一個木乃伊一樣,非常的滑稽。 “嘶,好疼啊,以後不敢亂玩了……”林嶽吃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氣,說道。

“咦,我這是怎麼了?”

林嶽看着自己身上纏滿了繃帶,看起來非常滑稽,奇怪地說道。

“這當然是本小姐的傑作了,你要記住,你這條命,可是本小姐我爲你撿回來的,以後你要報答我,知道不?”柳仙兒看到林嶽醒來了,將自己的一臉疲倦甩開,笑着對林嶽說道。

“以身相許,要不要?嘿嘿,仙兒,你怎麼到這裏來了?”林嶽看見居然是柳仙兒,十分地驚訝。

“難道是來找我的?難道你知道我在這裏嗎?”

林嶽一連問了三個問題,都是讓柳仙兒啞口無言。

“我、我是來這裏玩的,對,我就是來這裏玩的,不、不關你一毛錢的事。沒錯,不管你一毛錢的事情!”柳仙兒支支吾吾地說道,她怎麼好意思說,自己真的是來找林嶽的呢。

“哦,你來這裏玩?這裏有什麼好玩的,你居然來這裏玩,天寒地凍的,有什麼好玩的。”林嶽繼續問道。

“誰、誰說這裏沒有好玩的,我聽上官叔叔說,這裏有一個大溫泉,本小姐就是來這裏泡溫泉的!”柳仙兒突然想起上官城說的一句話,便是說道。

“大溫泉嘛,這裏的確有一個溫泉,還是冰火雙泉,十分好玩的,唉,可惜我現在受傷了,恢復需要五天的時間,不然,我真想馬上帶你去玩玩,上面的風景的確很好哦!”林嶽說道。

“你已經到過上面了嗎?那你找到正本了嗎?”柳仙兒一聽到林嶽已經到過上面了,便關心的問道。

“當然。”林嶽點了點頭,“你怎麼知道這裏有正本的?”

“我、我自然是看過整本書了,自然知道。”柳仙兒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看來你真的是特地來找我的。”林嶽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誰、誰特地來找你啦?特地來找你的都是豬!”柳仙兒一急,滿口胡言說道。

“這麼說,你承認你是豬咯?”林嶽嘿嘿一笑。

柳仙兒一聽林嶽這樣說,頓時覺得,自己好像將自己帶入了一個坑之中,自己本來就是來找林嶽的,而自己剛剛又說來找林嶽的是豬,那麼,她就是一隻豬。

“哈哈,大笨豬!”林嶽哈哈大笑道。

“哼!你這個變態畜生敗類禽獸色狼!給我去死吧!”柳仙兒重重地捶打了林嶽的胸口兩拳,她平時都是這樣打林嶽的,可是,她忘了,林嶽現在帶着重傷。

“啊!咳咳,別打了,咳咳,別打了,我還有傷呢,別打了,想打過五天再說,現在我受傷呢,咳咳,你要是打死我,以後可就沒有人給你以身相許了,你可就吃虧了。”林嶽吃痛地叫道。

“誰要你以身相許啊!誰稀罕你?就你那根瘦木棍,本小姐都看不上,哼!”柳仙兒本來認爲自己實在是下太重手了,想要收手了,但是,怎奈林嶽這貨嘴實在是太賤了,所以,她便是又揍了林嶽兩拳。


“咳咳,打死了我,你也要陪葬,我死也要拖你下去,做一對同命鴛鴦。”林嶽不知道爲什麼,就連他自己本人也不知道爲什麼,突然開始嘴賤起來。

“去死!誰要和你做鴛鴦?”柳仙兒氣呼呼地直接甩門而走。

“哎,哎,別走啊,要走也帶上我一起走啊,不然,五天過後,我找誰以身相許啊?”林嶽看着柳仙兒被自己氣得氣呼呼地走出去,不禁有點暗爽。

“找棵樹木就行了!”柳仙兒耳力不錯,遠離林嶽,居然還能夠聽到林嶽的話,於是,大聲喊道。

“樹木雖然勉強可以,但是,我還是覺得,我應該找你以身相許比較好!”林嶽大聲喊道,不過,這次柳仙兒似乎走遠了,並沒有聽到林嶽說的話,林嶽也沒有再說什麼,暗自催動炎陽焚天、玄冰裂地雙法訣。

林嶽在催動炎陽焚天、玄冰裂地雙法訣的時候,體內的那個太極圖,也跟着旋轉,不停地釋放出一股暖流充斥着林嶽的全身,使得林嶽身體得以快速地恢復。

林嶽在這種舒服的狀態下,快速地恢復着身上的傷勢,很快,林嶽身上被摔斷的骨頭,便是被治療好了,治療的速度,快得很,這也是林嶽完全沒有想到的,這個結果,也是讓林嶽非常高興的。

林嶽終於知道追雲子當初說的話的含義了,只有雙訣合一成爲神訣,那麼,它們的真正用途纔會體現出來,這真正的用途,自然不可能是用在療傷上,不過,單單是療傷,林嶽便是能夠得到很大的恢復,這自然是可喜可賀的,而且,真正的用途林嶽還沒有體驗出來,所以,林嶽還帶着期待,期待自己尋找出真正的用途。


林嶽本來預期着需要五天時間才能夠恢復身上的傷勢,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全部傷勢恢復,也就僅僅需要一個時辰而已。

這個恢復速度,讓林嶽感到特別欣喜,林嶽只是微微繃直自己身上的肌肉,那些所謂的繃帶,纏得很緊的繃帶,便是被林嶽給解開了,哦,不,可以說是直接蹦開的。

“這力量,提升得也太快了吧。”林嶽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盛了,因爲他自己不僅恢復速度變快了,而且,連自身的力量也是擴大了許多倍,這等驚喜,怎麼不讓林嶽高興的呢。

“哈哈,太爽了,原來,神訣就是這麼神奇!哈哈!這片大陸,也是需要換換主人了,以後,它就得叫做林嶽大陸了,哈哈哈!”林嶽看着門外的景色,哈哈大笑說道。

他笑完之後,便是盤膝坐起來,開始修煉。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眉心處,已經有了一點硃砂紅,雖然並不明顯,但是,已經是隱隱出現了,而天嘯劍的劍印的劍尖,則是指着那枚硃砂,而且,林嶽的脣瓣上,已經是微微泛黑了,這些,都是在林嶽不知道任何一點事情的時候,出現的,所以,林嶽也是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林嶽知道的是,自己現在修煉的速度,已經是越來越快了,林嶽隱隱覺得,如果自己再像這種速度沒日沒夜地修煉幾天,必定能夠突破嬰靈期,進入陽神期!

“禽獸變態畜生色狼敗類!我回來了,你看我給你帶回了什麼?”柳仙兒的人還沒有出現,便是已經聽到了她的聲音。

柳仙兒手裏拿着一籃鮮美的果子,然後懷裏抱着一隻雪白的兔子,一臉高興。

而她看見林嶽居然蹦開了她的繃帶之後,有一點氣憤,但是,看到林嶽居然在修煉的時候,感到非常驚訝,因爲,她不敢相信,林嶽居然能夠這麼快恢復過來,她雖然不是真正的醫者,但是,林嶽身上受的傷她還是特別清楚的,不可能是裝的,所以,林嶽肯定是在她出去這段時間恢復,這恢復速度,也太快了吧。

這個時候,林嶽臉上的變化柳仙兒也是注意到了,她好奇的上去用食指點了點林嶽額頭中的硃砂。

“手感怎麼樣?”

“恩,手感不錯。”柳仙兒聽到有人問她問題,她下意識地回答道。

接着,一雙血紅的雙眼緩緩睜開,這讓她嚇了一跳,趕緊退後幾步,看着雙眼通紅的林嶽。

此刻的林嶽,看起來特別的不一樣,一種邪氣從林嶽的身上散發出來,這讓柳仙兒感到非常不舒服,手上的水果籃子沒有拿穩,便是掉落一地,懷裏的小白兔也是害怕地瑟縮。

“你、你是林嶽?”柳仙兒說什麼也是比較大膽的女孩,看着面前的這個妖異的林嶽問道。

“我不是林嶽,難道你是嗎?美女,原來你這麼心急要我以身相許啊,居然湊我這麼近。”林嶽嘿嘿一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柳仙兒的面前,兩人之間的距離,根本沒有多少,林嶽鼻子呼出來的熱氣,便是撲打在柳仙兒的臉上,使得柳仙兒的俏臉通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