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風蕭子副院長飛到戰艦之上,落在霍炎院長身旁,確定好方位,然後內力一震,戰艦上便出現一出卡槽,足足有上百個卡位,然後風蕭子副院長大手一番,從納戒中取出幾十塊金色的石頭放入卡位之中。

這金色的石頭赫然就是靈石,不過這靈石可不是一般的靈石,那可是七品靈石!!!

便看到那金色的石頭便開始散發出無盡的靈氣,然後催動著戰艦不斷的向著遠方飛去。

這是一個巨大的山脈,一旁更是有一個小型的村莊。

這村莊中居住的幾乎都是傭兵,而其中最著名的傭兵團——暴亂傭兵團此刻正在觀看一場戰鬥,一場天才之間的戰鬥。

四周一群臨時駐紮的帳篷之中,眾人也在不斷的觀察。

「嘭。。。。」

一聲巨大的響聲響起,只見一個少年此刻正在和一頭巨大的魔獸戰鬥,這少年一拳將巨大的魔獸擊飛,然後落在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上,靜靜的看著那頭魔獸。

而此刻一旁觀看的眾人,特別是暴亂傭兵團的團員暴亂傭兵團團長對那隻鐵背蜥蜴極為的了解平時自己和這鐵背蜥蜴沒少戰鬥。這鐵背蜥蜴是居住在這附近的一頭帥級三階中期魔獸,平日間也想助自己不少。

由於它的相助這暴亂傭兵團團長在這裡之中可稱得上是難得一敗可是今天…….出現的事情將眾人心中的偶像顛覆了過來.

位於中央的一間巨大的帳篷之中一位老者看了一眼身旁的幾名年輕人,滿臉的凝重輕聲低語道:「怎樣?你們怎麼看。」

看著老者突然莫名其妙的問了出來.

那幾人則是立刻回答「很強!」

不過這話還沒有落下,突然看著身後再次傳來一陣聲音「不知道他很強.」

乾澀的空洞聲音從某個角落悄悄的傳出來在帳篷中回蕩.看著沉默了下來說道「對上他,你們有把握嗎?」

帳篷又是沉寂了下來半晌之後某個角落的陰影縮動了幾下禁閉的帳篷忽然的出現了一陣輕風.空蕩的帳篷中一個單薄的黑色影子在其中佇立.影子面紗輕輕一動「我也不知道他的能量很詭異……沒有十足的把握.」

而那幾人看到這突然出現的身影,瞬間浮現出驚喜之色,一名女子快速衝上前去,大吼一聲「大師兄!!!你竟然也在這裡!」

「嗯。。。」

看著凝重的點了點頭眉頭緊縮:「還是把他好生供著吧不要去得罪他.」

「這次的任務不能出差錯啊……」視線再次回到場中.

只見那少年俯衝到下,徑直的向著鐵背蜥蜴衝去,手中稍稍一振瞬間從納戒中取出一把重劍,然後將已經是強弩之末的鐵背蜥蜴狠狠的劈了下去.收劍佇立.將眼光投向虛空之中,也不知道在看著什麼!

此刻鐵背蜥蜴從地上趴去抹去了嘴角的血絲苦笑道:「不愧是戰神學院的絕世天才,封天,敢用著名字,果然強橫如斯.」

就連周圍的觀看之人也是如此覺得,而這時暴亂傭兵團團長走到場中,回以一聲苦笑跳到鐵背蜥蜴面前,取出幾顆療傷丹藥,送到鐵背蜥蜴嘴中,左掌按於它的肚皮上輕喝道:「去吧.」

然後只見這鐵背蜥蜴緩慢的向著遠方走去。

突然又一位少年俏然出現在這場中看著暴亂傭兵團團長將受傷的鐵背帶走.

然後這後來出現的少年拍了拍手指著一旁的手持重劍的封天笑問道:「封兄弟這可是你的全部實力??」

封天輕點了點頭不明白他問這做什麼,不過封天肯定說了假話,這當然不是他的全部實力!

後來的少年嘿嘿一笑「封兄弟能讓我來試試你的實力嗎?」

封天眉頭一挑轉頭看向那少年來的地方,只見一名黑衣老者滿臉冷漠的心中很是意動。

到現在他自己都對這少年的實力不怎麼清楚。

只聽說這少年在不久前沐浴了龍血之後實力也更近一步這麼久以來他都沒有戰鬥過。

所以封天也不想和這少年戰鬥,也不想完全暴露自己的實力。

同時封天也知道,這少年正是魔神學院現今的第三天才,自己今年十九,已經是帥級二階巔峰強者,已經是戰神學院的第三天才,而他比自己還要小半歲就是帥級二階巔峰,沒有沐浴龍血之前,自己還有把握戰勝,而現在,自己獲勝的把握不大,所以便想拒絕,看了一眼自己學院方向的副院長。

「你什麼意思?」

就在後面那少年開口之時,戰神學院的副院長早就傳音向魔神學院副院長問道。

「切磋下而已,你要是怕了,那我就開口叫莫落回來。」


魔神學院的副院長所說的莫落赫然正是場中的少年。

「哼!!!」

戰神學院副院長心頭冷哼,開口叫回來?這不擺明了諷刺嗎?於是只見他嘴角微彎:沖著封天開口道「好吧竟然他想那就上吧.」

聽到此話,封天身形微動已出現在一顆巨樹梢尖.莫落裂嘴一笑手中巨槍橫握強大的內力噴薄而出槍尖遙遙指向立於樹上的封天.

封天感受到下方傳來的壓迫輕輕低頭冰冷的看著那團赤紅手中重劍緩緩舉起.然後耳中傳來副院長的身音,微微一笑,心中輕動,只聽副院長傳音說道:「去吧打敗他.」

莫落目容冷冽雙手緊握巨槍腳下內力噴涌閃現在半空之中槍尖遙指向封天.接到命令的封天將冷漠的目光投射到眼前的對手身上.

手中重劍斜指劍罡浮現,一股強大的壓迫敢瞬間出現在這片空間之中。

莫落也不輕敵面現凝重那把普通重劍還有封天方才的力量他已經見識過了用無堅不摧四字來形容它毫不遜色.手中巨槍赤紅色內力不斷吐縮宛如一條靈巧的毒蛇. 龐大的氣勢對眼前同樣等級的封天是根本沒有一點用這點就算是對封天不是很了解的莫落都很清楚所以他也並沒有做那無用之功.手中巨槍微微上揚猛的一聲大喝.「殘血槍.」

漫天槍影閃動赤紅色的內力似血浪滔天壓山蓋頂的朝封天撲壓而去.封天單薄的身軀在巨浪之中如一片輕舟隨浪漂浮卻始終在其中瀟洒的浮動.

莫落眼球微縮抓住巨槍雙手再次緊了緊槍影連綿不絕的連續刺出.朵朵美麗絕倫的血色槍花嬌艷淀放.在條條槍影閃過之後空間出現微微黑痕提示眾人它並不是拿來觀賞之用的.

而這場中封天似乎處於下風.

一旁更是有許多人騰空而起,雙腳在樹梢之尖稍稍用力的踩了踩隨著搖動的樹枝上下搖晃雙手抱胸面含微笑並無別樣表情,然後現在樹上,從高處觀看這場戰鬥。

又是一片血色槍影疾刺而來封天冷漠的看著那滔滔血浪漆黑的瞳孔沒有一絲情感.槍花越來越近了.

封天出手了手中重劍直直的橫刺而過迎著那漫天血色槍影刺了過去.「叮鐺.」

兩聲鐵器相交的聲音響起.莫落看著那把準確無比的點在槍尖之上的重劍有些發愣心中著實有些不可思意.

在這漫天槍影其實只是幻影迷惑人眼而已而在那一層層槍影之後不斷的在虛空之中跳躍閃動的槍影.方才是真正的殺招.

可是手中傳來的陣陣壓力在向他清晰無比的證實著這件事情的真實性.看著那一雙漆黑的宛如可以吸扯光線的黑瞳心中升起一絲佩服,這封天不愧是和自己同名的強者,無論是實力還是眼力,都極強。

不過莫落真的如此簡單嗎?答案顯然不可能,要是在之前,沒有沐浴龍血前,沒有將部分龍血力量融入到自己的內力中,將自己黑色的內力染成赤紅色之前,還真的難以擊敗這封天。

不過現在,只見莫落嘿嘿一笑,然後氣勢瞬間暴漲,一瞬間便成了帥級三階初期的程度!!

「這這這。。。」

「好強!!!」

一旁觀看的眾人見到莫落的實力,心頭不由震驚。

就連和他對戰的封天也不由一愣,輸定了!

不過封天到底是心性堅定之輩在關鍵時刻狠狠的咬了口舌尖這才將心中的那抹可以將自己搞得永無寸進的懼意驅逐了出去.

而此刻那氣勢成了帥級三階初期的莫落雙眼顏色突變,那雙黑得妖異的瞳孔體內內力狂涌仰天一聲狂吼.

隨著然後隨著莫落體內的內力湧進巨槍血色越加深沉漸漸的朝封天那邊推步而進.封天冷漠的表情終於消失,那種臨危不懼的境界也突然在心頭的震蕩下被破,氣勢瞬間下降許多。

然後封天瞬間感覺渾身上下似乎被一層濃郁的死氣包裹之住就在這一瞬間,封天瞬間清醒,一層金黃色的光芒將之完全籠罩.手中重劍也發出金黃色的光芒劍罡再次增加一寸還配有陣陣劍鳴.一聲輕冷的低喝:「破.」

金黃色光芒大放直將那衝天的血色光芒全部衝散.

不過接下來另封天滿臉駭然的事情發生了只見莫落手中巨槍緩緩的出現在自己的重劍之上,然後自己重劍竟然出現寸寸裂痕隨既斷裂開去.


不過莫落去勢仍不止手中長槍直直的朝封天胸口刺去.

一旁眾人發出陣陣驚呼.不過封天雖然吃驚,但此刻終於恢復了那種臨危不懼的境界,面無表情的看著迅速接近的鋒利槍尖.就在槍尖距離封天胸口只有半寸之時。

封天身上瞬間蒸騰起一道道金黃色光芒,也就是這一瞬間,那斷裂的重劍最後一次發揮了作用,在封天的使用之下,抵擋在自己胸前。

終於砰的聲重劍消散在虛空之中徹底粉碎。

而那莫落此刻功勢不減。

「住手!!!」

一旁那戰神學院的副院長見到這一幕,心頭極為緊張,快速起身,一聲大喝,想要阻擋住那攻擊,可卻被魔神學院的副院長攔住。

「啊???」

一些膽小的人此刻已經不敢在看了,因為他們知道,要是這一擊落下,那封天必死無疑。

「嘭。。。。」

終於在眾人的等待之下,一聲巨響響起,。

「死了嗎???」


那閉眼之人向著身旁的眾人問道。

「這???」

而旁人則是震驚的看著那場上。

只見此刻一位二十三四年齡的年輕人出現在場上,一之手牢牢的握住那將要打在封天身上的長槍,然後另一隻手將正要反擊的封天制止。

「好強大!!!」

要知道方才那一擊,莫落顯然是帶了將自己擊殺的或者重傷的力量,所以那股力量肯定不小,而自己也準備拚死反擊,卻被輕易的制止。

這讓封天如何不震驚。

「你是誰???」

莫落冷眼看著這突然出現並且抵擋住自己攻擊的年輕人,心頭冷哼,不過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實力,所以言語中也不敢流露出輕視之意。

「回來千峰。」

而這時一道聲音從場中的半空中傳去在場的眾人耳中。

尋聲而看,只見一艘巨大的戰艦停在村莊的半空之中,戰艦平台上,一名身著火紅色衣服的中年人看著場中的青年人,開口說道。

這戰艦赫然是天武學院所用的巨大戰艦。

這中年人赫然就是天武學院院長霍炎,而此刻風蕭子副院長正現在霍炎身旁,將放開場中兩人跳回到戰艦之上的千峰臭罵一頓,然後才向著身後眾人說道,「下去!!!」

「噌噌噌。。。」

三十二道身影瞬間落在場中,這突然出現的眾人,看的在場的一群人,臉上紛紛流露出震驚之色,就連那些副院長級別的人也產生了一定的震驚之色。「好強!!!」

眾人看到這清一色的最低帥級一截巔峰陣容,無不驚嘆!

「千峰?」

此刻見千峰退下的莫落,一手拿著自己的長槍,一邊看著那天武學院的年青一代的第三強者,千峰,一個煉體修士。

年紀輕輕的千峰,已經將煉體達到了比天豐還要厲害的地步。

莫落心裡安安盤算,但是看千峰眼裡殺氣浮現,精神之力也在千峰身上緩慢的觀看,突然從千峰身上升騰起一股氣勢,這股千峰的氣勢壓的莫落血脈流動慢了下來。

好厲害!莫落自認自己修為極強,機遇也不錯,卻沒想到這千峰竟然也有如此強大的機遇。

「姓千的,可敢一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