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支線任務出現:用絕世賭術取勝夜二!(完成獎勵:一枚上品療傷丹)(失敗懲罰:降低宿主一個通用副職業等級)!”

“上品療傷丹!那可是治療內外傷的聖藥!”

“有了上品療傷丹,就可以輕而易舉地讓爸爸恢復過來,並且身體素質更勝以前!”

南天對這場賭局,懷有了必勝的決心!

“好,我答應你的賭局!”

南天聲音鏗鏘地說道。

“好!”

夜二眼中精光一閃!

他是賭尊級的賭徒,夜氏家族賭術的集大成者!

夜二身爲夜氏家族的二當家,也想爲家族中人報仇,但是礙於葉氏家族和家族整體利益,夜二就想用自己的賭術,來巧妙的贏取勝利!

這樣不僅可以贏回家族的顏面,還可以兵不血刃,並不傷了大和氣!

夜二老謀深算,深諳人心與處世經驗。

老管家則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哼,無知的小子!馬上就要你輸得屁滾尿流,我們二爺可是賭尊,整個海藍星能夠勝過二爺的人,屈指可數!你算哪根蔥?”

“你想賭什麼?”

二爺呵呵一笑,這會並沒有斥責老管家。

“賭骰子!直接比大小!”

南天干脆地道。 二爺無所畏懼,他對自己的賭術很是自信!

“好,可以的!”

二爺在罪夜賭場內一個賭桌上坐了下來。

二爺目光一凝,逼人的氣勢,直射南天。

“想必賭桌上的一些規矩,你應該知道的。”

“賭桌上不允許穿機甲的,而且也不允許用蠻力,將骰子之類的強行搖碎。另外,不許使用一些高科技設備!”

“爲了公平起見,我這裏有個專業的賭局鑑定器,可以驗明一下你我兩人身上是否有些不該帶的。”

說着,二爺揮了揮手,將老管家從自己的飛行車中,搬出了一個笨重的大傢伙。

這就是那個所謂的“賭局鑑定器”可以杜絕,賭場上賭徒們利用高科技來作弊。

其實,罪夜賭場也標配了這種設備,只不過,二爺嫌棄那個設備落後了,沒有自己的設備效果突出。

“開始吧!”

南天收回了機甲,平靜地道。

其實,南天心中樂開了花。

雙方都不允許使用機甲從中輔助的話,那麼二爺的強大的機甲修爲就如同虛無。

但是,南天不一樣。

南天還有古武修爲,可以動用自己的真氣,從中輔助。

南天雖然前世賭術不怎麼樣,那是因爲前世許多賭徒都是古武者,都會用真氣,來作弊,投機取巧。

現在,可就不一樣了。

如果,說二爺是賭尊的話!

那麼,南天就是賭王!

“再厲害的賭徒,也無法確保自己每一次都贏!這樣吧,我們實行三局兩勝制如何?”

二爺眯着眼睛,微微笑道。

其實,這是二爺存心要好生羞辱一番南天。

二爺是賭尊賭術高超的很,自詡可以完敗南天!

二爺要一盤一盤的取勝,一點點地蠶食南天心中的勝利信念!

南天嘴角勾起一個弧度,自信地道:“行呀!”

說着,南天率先開始搖骰子了!

二爺也是立馬臉色一正,一雙耳朵,開始靈敏地閃動了起來。

南天觀察力過人,能夠清晰的看到二爺的異樣。

南天心中暗笑一聲:“果然身懷一些異能!但是,這又能有什麼作用?”

南天往骰盅中注入了一絲真氣。

真氣包裹着骰子,按照南天既定的軌跡晃動着,並且特意製造了一些雜音來干擾二爺。

二爺的耳朵都一片通紅了,在不停地顫抖着。

二爺臉上都冒出汗珠了。

因爲,頭一次,二爺發現自己竟然無法通過自己聽力,來判斷骰子的運行軌跡。

無法得知骰子的運行軌跡,也就無法準確的判斷出,到底是猜大還是猜小!

“當!”的一聲!

南天一把將骰盅重重地放在賭桌上。

“大還是小?”

南天目光炯炯,向二爺問道。

二爺竟然一時噎住了,因爲他實在拿不住到底是大還是小。

二爺賭尊的名頭在海藍星特別的響亮,二爺不想當衆出醜,於是遲遲不敢做決定。

老管家在一旁都着急了。

“二爺,您快些做決定呀!大傢伙都在一旁看着呢!”

老管家催促道。

二爺也被催急了。

“就大了!”

“大!”

二爺拍了拍桌子!

南天邪邪一笑,打開了骰盅,三個骰子依次排列,點數都是“一”!

“抱歉,二爺,你輸了!這一局是小!”

二爺向後退了一步,一股羞恥感,頓時撲面而來!

他是名滿海藍星的賭尊,如今被這個不知名的人物,用賭術名正言順的擊敗了。

二爺心中滿是苦澀。

老管家也是一驚!

老管家雙目圓睜:“怎麼可能,二爺,怎麼可能猜錯了?二爺出道以來,大大小小玩了上萬把骰子,從無敗績!今天,竟然……”

二爺也是個人物,短暫的失神後,也是緩了過來。

二爺接過骰盅,將三個骰子向空中一拋,然後就開始搖晃了。

二爺的動作很是專業,行雲流水,一看就是賭徒中的大師。

“叮叮噹噹”二爺將骰子搖晃得直響。

南天倒是好不緊張,吊兒郎當,還摳了摳耳屎。

這讓二爺心中頓時舒了一口氣。

“這人一看就是業餘的。剛纔,他應該是誤打誤撞,贏了我!”

“比拼骰盅,耳朵很是重要,他卻在這個關鍵時刻,摸耳朵,分散注意力,肯定是必敗無疑!”

二爺不禁露出了淡淡地笑容。

這一把,二爺一定要找回場子。

南天看似在摸耳朵,實則是“聲東擊西”,讓二爺誤以爲,南天是業餘人員。

真正的情況是,南天運足了真氣,到了雙目中。

“古武祕技——天眼通!”

南天用出了這門佛教祕技。

二爺的骰盅被南天看透了。

裏面骰子是怎麼運動的,南天看得清清楚楚。

“當”的一聲!

二爺將骰盅拍下桌子。

“請猜!”

二爺淡淡地道。

南天早已經看到了,骰盅中是三個“6”,應該是大!

但是,就在南天要說話的時候。

南天發現了,二爺的手微微一抖。

骰盅中的三個骰子遽然一翻身,變成了三個“1”,成了小!

南天心道:“賭道之人,果然是老奸巨猾!”

若是沒有防備的話,二爺這一手做的天衣無縫,一些聽力出衆者,就算是被猜測到了大小,被二爺這樣一搞肯定也會猜測。

不過,南天就不一樣。

“小!”

南天自信滿滿地道。

二爺一驚,但是此刻,衆人都把目光放在了他的骰盅上,他再也不能動些手腳了。

“開!”

“小,真的是小!”

老管家一驚!

這個時候,二爺一臉冷汗,不禁癱軟地坐在了椅子上。

他一個賭尊竟然連輸兩局?

難道,兩把南天都靠運氣,這顯然說不過去!

“三局兩勝,我贏了!”

南天聲音淡漠地道。

二爺搖了搖頭:“我想和你再賭一局!如果,你再贏了,我拜你爲師傅!”

二爺此話一出,滿堂俱驚!

什麼,夜氏家族的二當家,賭術的集大成者二爺竟然和人一賭定師徒!

一旦,南天贏了,那麼南天就是二爺的師傅了!

從此,身份地位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老管家拉了拉二爺:“二爺,不要!大不了,今夜就此算了,我們輸了,就輸了!一個小小的罪夜賭場,我們家族像這樣的產業多的是!”

二爺執拗地搖了搖頭:“不,我就要賭!”

南天看系統的提示音,還沒有來,便同意了。

“那就陪你再玩玩吧!”

南天說着,拿起骰盅就開始搖晃了起來。

很快,又到了二爺來猜大小。

這一次,二爺同樣沒有聽出骰子的運動軌跡,猜大小依舊是猜錯了!

“我完勝了!”

南天淡淡地說道。 “師傅請受徒兒一拜,徒兒輸了!”

二爺跪拜於地,對着南天恭敬地行着大禮。

“叮!”

“支線任務:用絕世賭術取勝夜二!完成!獎勵,一枚上品療傷丹,已經放入儲物箱中!”

南天一喜,有了這枚上品療傷丹,他就可以完全治好爸爸了。

見到南天沒有答應,二爺又是重重地一磕頭,把額頭都磕破了。

“夜二願拜大人爲師傅,請大人成全徒兒!”

夜二這會兒,也沒有了,自己作爲夜氏家族二當家“二爺”的架子了,語氣誠懇而急切。

這些年來,夜二憑藉着自己的絕世賭術,叱吒海藍星,少有敵手。

如今,遇到了一個可以完勝自己的人,夜二短暫的羞恥之後,便是深深地崇拜仰慕!

“我要和這個人,學習絕世賭術!我要把家族發揚光大!”

夜二心中堅定地想到。

南天瞥了一眼夜二暗道:我的賭術,都是空架子,是靠真氣和古武祕技來從中出老千的,教你這個賭尊,未免有些不合適。

南天搖了搖頭道:“不行,我的賭術不外傳的。”

夜二身邊的老管家臉色一黑:“你不要給你臉,不要臉。我家二爺是何等人物,拜你爲師,你好生答應就是了,推三阻四,是何意思!我夜氏家族可不是好欺負的。我家族中還有許多隱世強者,分分鐘鍾就把你剁成肉泥!”

南天哈哈一笑:“是呀,你家二爺好大的本事呀!你們夜氏家族好牛逼呀,但是還不是被我擊敗了!呵呵,三局兩勝制,我還贏了他三把!”

夜二倒是神色平靜,他當即斥責了老管家。

“阿茂,自古以來,唯德學唯才藝不如人當自礪。大人,比我的本事大多了,我自當奉爲尊師,你休要多言了!”

夜二冷冷地說道。

夜二轉身又對南天鞠了一躬:“大人,不管你如何想的,我夜二此生願隨大人學藝,不管大人承不承認,您都是我的尊師!”

“還有,既然我有大人有賭約在身,我肯定會遵守約定。我夜二回去後,就會動用親隨把和罪夜賭場有直接關聯的人,全部祕密處決掉,今後東陽市第99直轄區將再也沒有罪夜賭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