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三招之內,居然被庚映柔給打敗了。

這庚映柔,實力不容小覷。

沐雲軒小心的隱藏着自己的氣息。

繼續看着兩人的一舉一動,可心也明白,今日不會有太大的收穫。

“你以爲這裏你還能堅持多久,軒王妃和軒王很快就會攻擊進來的,這裏早晚會易主的。”繡銀大祭司突然得意的看着庚映柔。

“噗!”心口翻涌,讓她等不及離開就口吐鮮血。

這庚映柔果然厲害。

這血,自己很多年沒有見過了。

今日她卻見到了這鮮紅的血液,心裏這滋味很不好受。

“磨盤山是我庚家的,她軒王即使是有三頭六臂,也別想佔領我磨盤山。”

Wωω.ttκд n.C○

庚映柔冷笑着說道。

冥域韞神靈和赤烏就是她的最大底牌。

“哼!他們夫妻二人能佔領你的三大陸,一個磨盤山算什麼?”繡銀大祭司一臉等着看好戲的樣子。

“那你就看着吧!”庚映柔冷冷一笑說道。

“哼!本座看着你去死。”

繡銀大祭司冷冷一笑,等軒王出現,她的冥域韞神靈也會出現的,那個時候他的機會就到了。

“手下敗將,要死,也是你在我們巫神前先死。”之英快速的怒吼道!

“砰!”之英的身子快速的飛了出去。

“本座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繡銀大祭司冷冷的看着飛出去的之英。

明明如月 殺不了庚映柔,她還殺不了一個小小的巫師嗎?

“之英。”庚映柔突然飛身到之英的身邊。

快速的往之英的體內注入一抹氣息。

之英也算得上是她的老姐妹了,她再毒,也不能看着她就這樣死去。

“沒想到你對這你這個老姐妹到是挺關心的。”

繡銀大祭司冷不丁的來了一句。

這個女人有多恐怖!

她是知道的。

今日見到她這番姐妹情意,到讓她有幾分以外。

“也對,人的心都是肉長的。”

說完,繡銀大祭司快速的消失在原地。

“之英,你沒事吧?”庚映柔着急的看着之英。

這是唯一和她能說心裏話的人,她怎麼會忍心看着她死去。

“巫神,之英沒事。”之英虛弱的看着庚映柔。

巫神能救她,她心裏真的很開心。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庚映柔心裏無比的開心。

沐雲軒一看,也沒有什麼看頭了。

他打算明晚再過來。

隨後,一閃身,進入空間指環戒裏。

蘇紫陌這是已經醒過來了。

“雲軒,你去哪了?”

沐雲軒快速的走過去。

坐在牀榻邊,柔聲道:“陌兒,我們現在在磨盤山。”

“哦!”蘇紫陌微微吃驚!

雲軒居然會來磨盤山。 “雲軒,你有查到什麼嗎?”

“嗯!”沐雲軒點了點頭。

目光溫柔的看向她。

“陌兒,巫神巫神還有一個玄器,叫做冥域韞神靈,似乎是一個很不錯的玄器,今夜也算看了一出好戲,那瀛洲大陸的大祭司,居然是來找冥域韞神靈的,繡銀大祭司和庚映柔做了一場賭注,可繡銀大祭司輸了,我本想着可以坐書漁翁之利,那繡銀大祭司卻敗了,要退出皓月之顛,我這如意算盤也打錯了,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那繡銀大祭司現在是想坐收漁翁之利了。”

蘇紫陌一聽,笑了笑,說道:“你這算計來算計去的,這會被別人給惦記上了。”

“也不一定。”沐雲軒眼裏閃過一絲笑意。

那繡銀大祭司比他更加想得到冥域韞神靈。

也許她會暗中做事也說不一定。

他可沒有看出來,那個女人會因爲一場賭局而放棄冥域韞神靈退出皓月之顛。

“陌兒,你感覺怎麼樣?”

沐雲軒一臉關切。

“我感覺體內玄氣充盈,非常的舒服,神清氣爽的。”蘇紫陌也沒有想到這天靈赤陽果會有這樣的效果。

“雲軒,你看,這花瓣如水銀般在流動,是不是更漂亮!”

蘇紫陌獻寶似的把手背伸向沐雲軒。

沐雲軒拉過來一看,果然,花朵的邊緣,如血液流動一樣。

“這樣的確漂亮很多了。”

“是吧!我們二十一世紀有一種紋身,也沒有這漂亮。”蘇紫陌突然覺得很喜歡的。

蘇紫陌呆了一呆,然後好像明白了什麼,臉色大變,急忙翻手背看了看。

略微催動玄氣,瞬間,手背上的紅花光芒微閃,異常的漂亮。

可是,蘇紫陌卻隱約感覺到,有一絲極其微弱的能量從手心鑽入,只是還沒流過手臂,就消散不見了。

這股能量,是什麼?

她居然會有痛的感覺。

“太奇怪了!”蘇紫陌驚喜至極。

可是讓她欲哭無淚的事情還不止這個,就在剛纔她使用玄氣時,雖然輕微,但卻還是被那體內的強烈的玄氣所震撼!

“雲軒,這天靈赤陽果果然是一個好東西,這朵花,似乎有一股奇異的力量。”蘇紫陌無比的驚喜!

“陌兒,難道和你是精元有關係嗎?”

沐雲軒看着那淡淡的紅光。

微微驚訝!

蘇紫陌搖了搖頭,微微抿脣,“雲軒,我猜想,和我有身孕有關係?”

“呵呵!”沐雲軒搖了搖頭。

“不管是因爲什麼?只要陌兒好好的就好。”

沐雲軒微微垂眸,打算明夜在上磨盤山一趟。

即使庚映柔不動,他也要將這個磨盤山摸個透底才行。

看着庚映柔如此在意冥域韞神靈,那玄氣應該非常的珍貴。

希冀山?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沐雲軒微微陷入了沉思中。

“雲軒,皓月之顛還有幾座城沒有拿下?”

“陌兒,還有十二隻座,不過也是我們的囊中之物了,白虎和藍靈正在收復,這倒是用不了多久。”

對於這件事情,沐雲軒很自信。 “最近有多出一個瀛洲大陸來,這磨盤山可真是一個香餑餑,也不知道過幾日以後,還會不會出現其他大陸的人。”

蘇紫陌簡直難以置信,這幾大陸之前相距不遠,卻不能到彼此的大陸上。

可生死魔圖恢復以後,這幾大陸之間的結界也就全部被衝破了。

看來,這裏也越來越熱鬧了。

“陌兒,香餑餑不是磨盤山,而是冥域韞神靈。”

沐雲軒也很想知道那冥域韞神靈是個什麼玄器。

今夜聽着那兩個女人的對話,感覺是一個來之不易的玄器。

“雲軒,既然他們這麼感興趣,我們也順便查一查這冥域韞神靈的下落吧!好東西,咱們還不得給自給留着呀?”蘇紫陌狡黠一笑。

沐雲軒眸底閃爍着流光溢彩。

輕聲說:“既然陌兒想查,那我們就查一查。”沐雲軒也喜歡好的東西。

若是一件了不起的玄氣,他會留着給他未出世的寶寶。

“好呀!你明晚若是再去,一定要記得帶上我。”蘇紫陌微微嫵媚又誘惑的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一聽,點了點頭,大手輕輕撫摸着她柔軟的秀髮。

帶着陌兒去,也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他只是去偵查一下地形而已。

若是遇到危險,他就用陌兒的三十六計,走爲上計!

“對了,雲軒,你去磨盤山見到巫神了?”蘇紫陌一直對巫神特別的好奇。

不知道那個活了幾百年的女人,到底長什麼樣子?

“見到了。”沐雲軒笑着點了點頭。

“怎麼樣?漂亮嗎?”蘇紫陌美眸裏升起濃濃的興趣。

沐雲軒輕輕彈了一下她的額頭。

微微眯眼,似乎略微思索了一會。

“陌兒覺得,一個滿頭銀髮的女人會美嗎?”

蘇紫陌大眼瞬間眨了眨。

“滿頭銀髮?”蘇紫陌突然想起了白髮魔女來。

猛地,她眸光好奇的看着沐雲軒,“雲軒,滿頭銀髮,也很有可能是年輕美貌雲集一身的白髮魔女呀!也有一些白髮女子,眉目如畫,眼底是令人心動的星輝,那閃着絲絲銀光柔順的長髮,清新脫俗、冰清玉潔、美若天仙,你覺得白髮女子不好看嗎?”

沐雲軒快速的搖了搖頭。

劍眉微蹙,微笑地道:“我喜歡像陌兒你這樣傾國傾城的美人。”

“我傾城傾國嗎?” 情迷歡愛:首席的冷豔傲妻 蘇紫陌突然雙手捧着自己的臉蛋。

那可愛嬌俏的模樣,令人心醉。

“我的陌兒自然是傾國傾城的。”他散發出流光溢彩的眸底滿是讚賞。

都說情人眼裏出西施,她在他的眼中的確是傾國傾城的。

“哎呀!雲軒,你這樣的話讓人聽着真舒服,我今天晚上會開森的睡不着的。”

蘇紫陌撒嬌賣俏,惹得沐雲軒一陣陣輕笑……。

第二天一大早,沐雲軒帶着蘇紫陌去暗夜城。

暗夜城,正是現在藍靈他們要收復的城。

藍靈在這裏,遇到了難題,傳信給沐雲軒,今天一大早,他們夫妻二人就來了暗夜城。

一到暗夜城,蘇紫陌就感覺到了一股奇怪的氣息。 藍靈感覺到了沐雲軒的氣息。

很快就出現在沐雲軒的面前。

“主人,夫人。”藍靈今日穿了一身白色飄逸的衣服,清逸中帶着幾分仙氣,非常的迷人。

藍靈的顏色微微帶一點點藍色,但不影響他的美。

“藍靈,怎麼回事?”

沐雲軒問道。

這暗夜城並不算,不過空氣中瀰漫着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

首先映入眼簾的第一感覺是,這裏的建築物都非常的古樸。

城主府也是用青石板堆砌造成的,很有輪廓感。

街道的兩邊,被濃密的大樹遮掩着,感覺有些陰暗。

可奇怪的是,大街上就沒有行人在行走。

藍靈回頭看了看周圍,目光略疑惑地說:“主人,我們是兩天前抵達這裏的,可這裏的巫師已經走了一個都不剩了,更詭異月的夜晚,街道上有很多面無表情的人在行走,但攻擊力非常的強,這裏留給我們的就有一座死城一樣。”

沐雲軒居高臨下的看了看四周。

“你們可有四處查一下。”

“主人,已經查過了,這裏白天根本就沒有人,但晚上街道上全部都是人,那些人目光呆滯,藍靈看了一下,他們都沒有生命體徵,應該全部都是被製成了屍蠱。”

“什麼?”蘇紫陌很是驚訝!

一個城裏的人都被製成了屍蠱。

這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夫人,事實就是這樣制蠱之人,手段非常的殘忍。”

“而且那些屍蠱的攻擊速度非常快!昨夜我們的人死了兩個。”

“藍靈,你帶人四處尋,看看那些屍蠱白天棲息在什麼地方?”

誅砂 屍蠱白天不出來。

boss不好惹 是見不得光還是……?

“主人,白天,他們都睡在冰涼的地方,白天他們的身體僵硬如石,只有到了晚上,纔會如正常人一樣,和我們見過的屍蠱,不太一樣,他們似乎有自己的思想,知道自己想幹什麼?”

藍靈解釋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