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如今從喬席兒口中聽到他,心中的那份恐懼感一下子就湧現了上來。

許是喬思語沒說話,電話那頭的喬席兒有些急了,「姐……你沒事兒吧?」

不想讓喬席兒擔心,喬思語淡淡地應道:「嗯,沒事……」

「那我生日那天,你能回家嗎?」

十八歲對一個女孩子來說很重要,相當於她的成.人禮,喬思語自然是不想錯過喬席兒這麼重要的日子,在這個世界上她在乎的人並不多,喬席兒算是其中一個,不願意看到她失落的某樣,喬思語答應了她,「好。」

。 江晟景問:「你覺得她好?」

「算是挺好的吧!」

小孩子的世界很簡單,不討厭,大概就可以稱得上是喜歡了。

江小魚撓了撓頭,又說道:「重要的是:如果爸爸和顧阿姨在一起,就不會感到孤單啦,可以有人陪著一起看電影,一起去旅遊――我覺得這樣挺好的,因為我遲早都會離開爸爸,不能一輩子都陪在爸爸身邊。」

江晟景聽了,微笑著道:「這又是奶奶告訴你的?」

之所以這麼猜測,是因為類似的話,江夫人沒少背地裡教江小魚,她甚至讓江小魚去催著江晟景和阿姨給她生個弟弟妹妹。

小孩子的世界很單純,她不知道多了一個弟弟或者妹妹,就會分走了她父親的愛。

可是江小魚不懂事,江晟景還是懂得的。

他並不是個喜歡孩子的人,他只喜歡自己和小嘉的孩子,所以他懶得把一個註定不被自己父親喜歡的孩子帶到這個世界上來。

也因為江夫人屢次對著江小魚耍心眼兒,所以江晟景就懶得帶江小魚回老宅了。

江小魚這次沒有點頭,而是道:「可是我覺得奶奶說得很有道理……」

「可是我不喜歡!」

江晟景打斷了她,隨後,他又說道:「魚兒,我最近在做一件大事情,你好好為爸爸加油好不好?」

江小魚聽了,頓時眼睛一亮:「什麼大事兒?」

「嗯……」

江晟景沉吟了下,隨後才道:「暫時還不能說,不過,如果成功了的話,你會得到很多。如果不成功,你也不會失去什麼!」

雖然江晟景一直很堅持,但是他也明白的:成功的可能性並不大。

他擔心江小魚會失望,所以不願意這麼早的就把消息透漏出去。

江小魚倒也沒有多問,而是很順從的道:「好吧,那我就默默的給爸爸加油好了。」

江晟景勾了勾唇:「嗯,好孩子。」

顧一菲手臂上的傷已經好很多了,不過,還是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疤痕。

等到周末的時候,江晟景還特意開車載著她去了一趟私立醫院,找了一個相熟的皮膚科醫生,準備做一個細緻的檢查。

「其實不用這麼麻煩的……」

顧一菲說:「夏天眼看著就要過去了,而且,老人家經常說:過了一個冬天,疤痕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的。」

江晟景笑著道:「哪兒的老人家說的?」

「就是帝都的老人家啊!」

顧一菲說完,又道:「我就是帝都人,小時候常聽老人家這麼說!」

江晟景不以為然:「要相信科學,要是真的過一個冬天就能祛疤的話,那很多皮膚科的醫生,大概都可以下崗了。再說,這個夏天過去了,不是還要下一個夏天么。手臂上若是留下疤痕,那麼,就沒有辦法穿那些漂亮的小裙子了。」

顧一菲聽了,抿嘴笑了笑,道:「江總真會說笑!」

說完,又像是嘆息似的,道:「不過,我經常穿職業裝,穿裙子的時候倒不多……」

「又不是一次不穿,再說,手臂上的疤,遲早都是要處理的!」

江晟景說著,便伸手推開了皮膚科的門。

戴著眼鏡的老教授,翻過來倒過去的給顧一菲做了一番系統的檢查,然後才給她拿了一盒藥膏:「拿這個去擦,每天早中晚三遍,大約一個月時間。如果疤痕不消的話,你再來找我。」

「謝謝!」

顧一菲伸手接過那盒藥膏,放進了自己的包包里。

一起從醫院出來的時候,時間剛好是晌午。

初秋的帝都天氣很好,碧藍的天空像是被水洗鍊過,澄明乾淨,一絲雲也沒有。

江晟景低頭看了看晚上的手錶,道:「中午了,反正今天也沒事,一起吃個飯吧。」

顧一菲想了想,便答應了:「好吧!」

地點是江晟景選擇的,在一家淮揚菜餐廳。

「這家的淮揚菜做得很地道,我經常和朋友常來。」

江晟景說著,幫她盛了一碗菌湯,道:「這道湯,是這裡的招牌,你嘗嘗看。」

顧一菲輕抿了一口,道:「嗯,挺鮮的。」

「當然」,江晟景說:「這裡用的菌子,聽說都是從雲南空運過來的,所以味道比別的餐廳更好一些。」

顧一菲嗯了聲,然後又道:「應該不便宜吧?」

江晟景笑笑:「只要東西好,多花一些錢,也是值得的。」

顧一菲聽了,垂眸思索了片刻,然後才道:「江總,我覺得,我們應該打開天窗說亮話。成年人,不應該做這種浪費時間,浪費生命的事兒。」

江晟景略微訝異:「你這是什麼意思?」

顧一菲似笑非笑:「江總屢次幫我,難道僅僅是因為江總比別人心腸好些嗎?」

無功不受祿的道理,成年人都懂。

顧一菲不是傻子,她自然知道,江晟景對她所有的好,全都是有所圖謀——

而這一點,早在她收到他送的香奈兒包包時就知道了。

「我想,我們還是彼此都坦誠一點吧!」

顧一菲說:「江總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就大大方方的告訴我,如果我能幫得上忙,我一定全力以赴——我這麼做,是希望大家都能夠節約一點時間。」

她既然如此坦誠,江晟景自然也就不好意思再遮遮掩掩。

只是,不知道怎麼的,他心裡竟莫名緊張起來,似乎是——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

他生怕從顧一菲的口中,得知小嘉不好的消息。

江晟景緊緊握著手中的羹匙,許久之後,才輕聲道:「你見過於嘉嗎?」

他像是怕她聽不懂似的,又補充了句:「就是那個大明星,我老婆,確切說,是我的亡妻!」

「沒有!」

顧一菲不假思索的說:「她又沒開過見面會,而且,她拍戲的時候,我還是一個窮學生,怎麼可能有機會見到她?」

江晟景眯了眯眼,繼續道:「可是,據我所知,你還有一個姐姐,名叫顧一齡。而且,你姐姐的死亡時間,和小嘉差不多,我覺得,這並不僅僅是一個巧合!」

也就是因為這個,所以江晟景一直懷疑:當初從地下室里抬出來的那具焦屍,有可能不是小嘉。

如果江馳想要如此安排的話,那必然是有可能的。

顧一菲聽了,卻只是笑了笑,道:「江總,您在調查我嗎?不過,如果您的情報足夠準確的話,就應該知道:我姐姐,和您太太的死亡時間根本不一樣——確切說,我姐姐比您太太晚走了兩年!」

。 周圍,圍了一大片的士兵。

所有的士兵與聖獸柱之間,至少保持着上百米的距離!

兔夜與周衛國兩人同樣站在外圍,並沒有靠近聖獸柱。他們兩人的魔力親和度都只有八十分左右,在守護者當中都只能算作中游。

靠近聖獸柱的人,只有黎歌和周術人。

周術人走在黎歌的前方,說道:「黎歌小兄弟,待會兒你可千萬要注意。在你觸碰到聖獸柱的瞬間,會有一股強大的精神波動衝擊你的靈魂!」

「如果你得到聖獸的恩賜,那麼那一股精神波動會將你的精神拉入一個深層次的空間,在那裏,聖獸會賦予你特殊的力量。如果你沒有得到聖獸的恩賜,那麼那股精神波動,就只會給你的精神衝擊一下。」

「不管怎麼說,待會兒你都需要集中精力,我帶領了至少十五個魔力親和度達到一百分的人前來觸碰聖獸柱,有不少人就是因為精力不集中而直接被這一股精神力衝擊給撞飛的。」

黎歌聞言,沒有說話。

雖然他對自己的精神力有信心,但畢竟他得到『靈魂之海』這個技能還沒多久,既然連得到了聖獸認可的人都覺得需要集中精力,那麼觸碰聖獸柱時產生的精神衝擊估計不小。

周術人帶着黎歌來到了聖獸柱下。

他首先給黎歌做了一個示範,單手觸碰到聖獸柱后,黎歌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聖獸柱當中,有一股能量波動順着周術人的手蔓延,覆蓋在他的身上。

精神波動有一些,但在黎歌的感知下,似乎並不是特彆強烈的樣子。

周術人觸碰完了之後,手並沒有收回,而是看向黎歌,說道:「好了,你也來觸碰吧。既然你能夠感受到聖獸的力量,那麼剛才聖獸柱所產生的精神波動,你應該也能感覺到。初次觸碰的話,聖獸柱對你所產生的精神衝擊就跟這個差不多。」

黎歌應了一聲,左手單手觸碰到了聖獸柱上!

而在這一瞬間,聖獸柱上突然爆發出了一股極強的精神波動,強大到讓周術人瞬間臉色一變!

這一股精神衝擊,就像是導彈在他面前爆炸了一樣!讓他全身為之一振!

而伴隨着精神衝擊一起,向四周擴散開來的,還有魔力的衝擊!

而且這爆發出來的魔力,遠超周術人所感受過的所有魔力波動!

聖獸的氣息衝天而起,魔力狂暴如脫韁的野馬,向四周不停的衝撞!

周術人在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聖獸柱爆發的魔力給撞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在周圍警戒的士兵們也是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

然而,他們首先承受的是精神波動,在精神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被這麼撞一下,哪怕是專業且強大的士兵,也是吃不消的。

因此,隨之而來的魔力波動,將周圍的士兵們給沖得東倒西歪!

兔夜與周衛國還從未見過到如此場面,頓時心生不安。

「什麼情況?」

「不知道…有關於聖獸柱的記載當中,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這就像是,有什麼東西被激活了一樣!」

「……」

周術人同樣感覺不妙,相比起其他士兵,他畢竟是得到了兔之聖獸認可的,對於兔之聖獸的魔力波動,他還是比較熟悉的。

在短暫的失態后,他有些詫異的看向黎歌。

兔之聖獸的魔力在持續的向四周擴散!並且帶來了一股股龐大的勁風!

而黎歌的身姿站在風中巍然不動,他的衣服被勁風吹得呼呼作響,而黎歌則依舊站在原地,左手單手觸碰著聖獸柱!

代表了兔之聖獸的魔力波動衝天而起,就像是在天下宣告什麼一般。

周術人眉頭緊皺,站在狂風中,看着單手觸碰著聖獸柱的黎歌,眼神不由得發生了些許變化。

很顯然,聖獸柱的變化就是由這個年輕人帶來的,在所有的資料當中,聖獸柱都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聖獸柱,居然會出現這麼大的反應…到底是好是壞啊?」周術人不清楚。

但聖獸柱並沒有雖然出現了很強的反應,但周術人知道,這並不是聖獸柱在排斥黎歌。

因為此前也有出現過聖獸柱排斥別人的情況。

被聖獸柱排斥的人,要麼是直接被撞飛,要麼是當場暴斃,沒有一個可以安然無恙的。

既然聖獸柱沒有排斥,那麼應該就不是壞事兒…

……

黎歌並不知道外界出現了多大的波動。

他在觸碰到聖獸柱后,就如同周術人所說的那樣,一股龐大的精神波動將黎歌給鎮住了!

不過因為黎歌事先有準備,所以這股魔力波動並沒有給他帶來多少意外。

他的手在觸碰到聖獸柱以後,左手上灼燒的感覺就消失了。

聖獸柱也是聖獸的產物,雖然說聖獸不一定住在聖獸柱里,但對於現在的黎歌而言,用來開圖鑑還是可以辦到的。

但黎歌現在並沒有直接去看千頁圖鑑。

因為一股相當強大的精神波動連接到了他的大腦。

這樣的連接方式不同於跟南兔的精神連接魔法,他感覺就像是自己的精神有一部分被拉了出去,連接到了聖獸柱上!

而與此同時,一股龐大的精神波動從遠方連接到了聖獸柱,再與黎歌相連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