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當那隻手握住自己的手的時候,她那一瞬間感受到的力量,讓她可以在水下堅持那麼久。

樂天完全的掀開了這個棺材,他看了看裡面的東西。

裡面是一個人,這個人安靜的躺在棺材裡面,一股股寒氣從他的體內慢慢的滲出來。

「看來湖底的確是有一座陰泉啊!」樂天嘟囔。

這個人毫無疑問是一個死人,但是他死的極其奇怪,雙手高舉,雙掌成爪狀,眼窩內看不到眼珠子,嘴巴大張,裡面的舌頭不見了。

「嘩啦……嘩啦……」

一陣陣的水聲響起,幾個女人緊張的看著白茫茫的湖面。

毫無疑問她們裡面唯一的男人樂天已經成了所有人的精神支柱,如果樂天出了事,那她們的處境可想而知。

「嘩啦……嘩啦……」

水聲越來越大。

「難道這個湖水還能漲潮?」小助理奇怪的問。

「不是漲潮……應該是有東西再往外面游!」蘇紫萱皺眉。

她看了看濃霧的裡面,什麼都看不見。

「樂天是你嗎?」她喊道。

手中死死的捏著鍋蓋,以備自己可以隨時扔出去。

「傻妞,把我扔進水裡,你男人力氣不夠……」蛟褫的聲音在蘇紫萱腦子裡響起。

蘇紫萱鬆了口氣,是樂天……

她悄無聲息的將鍋蓋丟出去。

「噗通……」

幾個女人又嚇了一跳。

「沒事,是樂天……」蘇紫萱說道。

幾個女人奇怪的看著蘇紫萱。

「紫萱……難道你和樂天已經達到這種程度的心有靈犀?聽水聲就能知道是樂天?」趙敏奇怪的問。

蘇紫萱眨了眨眼。

「唔……沒錯,樂天游泳的聲音不一樣,我聽得出來。」她點點頭。

韓妮妮和小助理對視了一眼,傻子都不會信這樣的解釋,蘇紫萱和樂天之間肯定有什麼別的東西。

「嘩啦……」

有東西出水的聲音。接著就是一身重重的「咚」的聲音!

像是什麼東西被摔倒了地上。

樂天的身影從霧裡走出來,幾個女人齊齊的鬆了口氣。

「你做什麼去了?」蘇紫萱急忙詢問。

「我把那個棺材拖上來了……」樂天回答。

蘇紫萱驚詫的看著樂天,這傢伙沒事吧……拖口棺材上來幹嘛?還嫌事情不夠麻煩?

可是當幾個女人看著棺材裡面的屍體的時候,所有人齊齊的愣住了。

「是他!就是他……我看的就是他!」

王楚楚嚇的臉色煞白。

這個棺材裡面的屍體居然就是馬大嫂的兒子?可是今天早上她們才剛剛見到馬大嫂的兒子……馬大嫂還說自己的兒子是剛剛回來的。 我沒有問他是什麼進步的更快,而是點頭答應。現在想想自己真是太年輕了,有什麼事情都不知道要問清楚。

我躺在沙發上,仰頭看着天花板,心裏很是煩悶。

“你煩什麼呢?那麼多人想要劍魂卻得不到,你卻偏偏有了,你應該當做上天給你的機遇。別想太多了。”司馬靜說完,嘴裏又塞上了零食。

我從她手中奪過來一些零食放進嘴裏,原本已經打算做好了要一直思考的準備卻被司馬靜的一袋薯條打敗。

司馬靜真是一個買零食高手,買的東西都特別的好吃,讓我有些停不下來。她買了大堆的零食,很快就被我們兩個人消除了。

最後司馬靜幽怨的指着地上的零食袋,再幽怨的看着我:“東西都沒有了,你再去買一些吧。”

我二話沒說,身體揣着錢就走出了門。

東西買好在回去的路上,我的似乎看到了熟人,心裏一跳,連忙的低着頭離開,而一隻突然出現的手卻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見到我,怎麼就要走了呢?”阿羅走到我面前,朝着我笑了笑:“好歹說,咱們也是做過一段時間的朋友了,你不知道這樣做會很傷我的心嗎?”阿羅陰陽怪氣的說着,我心中一緊,看向四周。

原本身處在鬧市區的我,像是突然被時空轉送到一個四四方方的巷子裏,四周都沒有出口。

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讓我很熟悉。以前李昀也這樣的對付過我,只不過現在換了個人而已。

四周很靜,靜的只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阿羅卻突然的消失了蹤影。

“秦瑤!”有人在背後喊我的名字,我不敢回頭,也害怕出現跟上次一樣的情況,緊緊的閉上了眼,動也不動。

一直手突然搭在了我的肩上,我嚇得哇哇大叫並跳了起來,像是被沾上了什麼髒東西要甩掉似的。我睜開眼,發現自己依舊處在鬧市區,站在我旁邊的是司馬靜。我的周圍站滿了人,對我指指點點,像是看一個瘋子似的。

我推開了人羣,頭也不回的向家中跑去,心有餘悸。

我忽的想起李昀給我寫的紙條,讓我注意一些。我原本以爲阿羅會把我帶回去,可是沒有想到最後卻放了我。

司馬靜也在我回到家不久後回來了,她的臉色有些凝重,我奇怪的看着她,不明白她到底是怎麼了。

“你以後要注意了,今天你在街上那個人已經得知了你身上有劍魂的祕密。如果不是我及時出現,你可能就會被他帶走的。”司馬靜看着我,半晌才吐出這句話。

我一愣,身體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似的閹了。我努力的回想着,阿羅只是簡單的碰了我一下肩膀,怎麼會知道我有這個祕密呢?

司馬靜白了我一眼:“你好好想想,他擅長什麼。”

我眼神一滯,阿羅是金蠶族人,自然是擅長與蠱有關的東西。如果阿羅是通過蠱知道我身上有劍魂的祕密,我是一點也不會奇怪。 樂天看著這幾個女人的臉色。

「這就是那個冤孽!」他說道。

幾個女人面面相覷,趙敏猶豫著自己是不是要將攝像機拿出來,這可是真正的靈異事件啊。

「可是……為什麼?」韓妮妮不能理解。

樂天抬頭看了看月色,他微微皺眉,這個冤孽出現在的時機也太巧合了吧?

難道和明天的鬼開門有關?

「為什麼這個人是這幅樣子?」趙敏奇怪的問。

「因為他是活著被人放在裡面的!」

韓妮妮一語道破天機。

趙敏嚇了一跳。

「沒錯,這個人的確是活著被放在棺材裡面的,而且這個人也不是剛剛死的,他死了很久了……只不過棺材被沉在了湖底的陰泉內,所以連棺材看起來都是全新的。」樂天補充道。

幾個女人看著這個死人栩栩如生的樣貌,只是這幅樣子實在可怕。

「要是能帶回去解剖就好了。」韓妮妮說道。

「這屍體不能碰……」樂天看著他。

「為什麼?」韓妮妮惋惜的問。

「這具屍體……好不容易等來了這一天,他將王楚楚帶走,無非就是因為他太孤單了,想給自己找個媳婦罷了!他等的日子就是明天,如果現在破壞了他的屍身,可能會有大麻煩。」樂天慢慢的說道。

「那怎麼辦?」小助理問。

樂天也有點發愁了,這個東西一單碰了,必須要徹底剿滅,否則這玩意很容易變成更厲害的東西,而且明天天一亮,太陽一出來,他的屍身一定會受到破壞,想要不沾染上因果,只能再次將棺材封好。

這麼想著,樂天也就打算這麼做。

因為這一次帶著幾個女人,他也不打算節外生枝。

霧氣慢慢變淡了許多。

「啊……」

王楚楚突然尖叫,她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湖面。

樂天猛地抬起頭,他「嗖」的一下站起身。

「紫萱!讓蛟褫護住他們……」他急聲說道。

蘇紫萱點點頭。

蛟褫微微晃動,它馬上封鎖了幾個女人周圍的陰陽氣息,幾個女人齊齊的發現,他們居然看不清外面的東西了,能看到只有他們幾個人所在的這一小塊地方。

「都不要動!待在這裡……」蘇紫萱提醒道。

她看著樂天!

樂天依舊再次走到了湖邊,他的衣服一直是濕淋淋的。

一個男人慢慢地從湖心中了過來,他一步一步踏在湖水中。

「哼!在我面前裝神弄鬼……你怕是瞎了自己的狗眼。」

樂天哼了一聲。

他一抖手,幾片柳葉就飛了出去。

「啊……」

柳葉刺進了這個男人的身體,這個男人發出凄厲的嚎叫,他的樣子馬上變了。

一副眼底流血,面目猙獰的恐怖面孔出現在樂天的面前。

「哼!都是千年的妖精……用本來面目見人多舒服?」樂天冷冷的看著這個冤孽。

「為何帶走我的身體……」冤孽開口。

「你想帶我的朋友,我自然也不會坐視不理……我知道你在等明天,如果你肯離開,我可以由著你離去!否則……你怕是見不到明天那個女人來了。」樂天冷冷的說道。

冤孽彷彿有些驚訝,他已經超出了鬼的範疇,雖然他不如魙孽強悍,但是他和魙孽有很多相似之處。

擁有智商這是他們的第一個相似之處。

「你是活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你想做什麼?我不允許任何人破壞鬼門開……我等這一天等了很久了。」冤孽死死地看著樂天。

「我只想見見那個傳說中永生不死的女人!其餘的我什麼也不想做。」樂天哼了一聲。

冤孽沉默了,好一會他才慢慢的抬起頭。

「你不該來這裡!你不是一般人……你不能見她!會出大麻煩!」他的聲音帶著一種詭異的凄厲。

樂天微微皺眉。

因為冤孽突然從自己的面前消失了,而棺材內的屍體突然站了起來。

「大膽!你這是作死……」

樂天呵斥道。

「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她是我的!」棺材內的死人開口了。

「作死!」

樂天哼了一聲,他不再客氣,直接從口袋掏出了一大把銅錢扔到了棺材的四周。

「啪!五行宮陣!」

樂天一掌拍在地上,地上的鬼錢全部豎了起來,棺材四周的陰陽已經被樂天掐斷了。

冤孽也是依靠陰陽氣息來分辨方向的,樂天一這下就佔據了先機。

下一刻,銅匕首已經出現在樂天的手中。

「死!」

樂天低吼一聲,他直接向著這個死人撲了過去。

狠狠的一刀刺在死人的胸口上,銅匕首在樂天的手中鋒利無比,即使是一具陰屍也擋不住銅匕首的鋒利。

這個冤孽看到自己的身體被毀壞,他一下就瘋狂了,雙手拚命的向樂天抓了過去。

「鍋蓋上!」

蘇紫萱一看,也顧不得什麼了大喊一聲。

鍋蓋就像一發炮彈一樣的跳了過來。

「轟……」

棺材直接粉碎了,陰屍從棺材內被撞了出來。

「蛟褫!徹底封閉陰屍的四周!」樂天低喝一聲。

蛟褫對於陰陽的控制可比樂天還要強悍,陰屍突然一動不動了。

幾個女人也什麼都看不到了。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別怪我了,你也別去見那個女人了,你直接煙消雲散吧。」

樂天毫不客氣的用銅匕首狠狠的在陰屍上砍了下去。

陰屍冒出了大量的寒霧,湖泊周圍幾乎什麼都看不見了。

「發生什麼事了?」

韓妮妮突然發現自己可以看到外面的東西了,可是到處都是霧氣,她們彷彿進了蒸籠一般。

可是這個霧氣又是涼涼的……

「吼……」

陰屍瘋狂了,他的屍身被破壞,這也就意味著,他沒有資格跟著那個女人離開了,這讓他的怨念突然達到了極限!

「蛟褫!配合我……雷咒!」

樂天大吼。

他快速的咬破手指,在掌心劃出了一道紅色的符咒,這是施紫竹他們四象封印可以使用的雷咒,如果配合四象封印,這個符咒的威力極大。

蛟褫依舊在控制陰屍,陰屍沒有方向感,就算它再強悍也沒用。

「啪!」

樂天一掌拍在銅匕首上,而銅匕首還插在陰屍的身上呢。

一道雷光閃過,陰屍突然炸開了! 大量的寒氣快速的逸散,陰屍內累積的陰氣簡直要用恐怖來形容!

「走走走……」

樂天急聲催促。

幾個女人這才著急忙慌的往外面跑去,樂天看了一眼湖面,湖面居然開始結冰了……

蘇紫萱背起了小助理,一行人總算是安全的離開了西山的範圍。

趁著夜色回頭看去,西山整個都籠罩在霧氣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