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真的要他忍受失去顧九九一年,卻又覺得太過折磨,何況還要眼睜睜的看著她在北冥夜那個混蛋的身邊。

看著他不肯答應,咬牙切齒的模樣,顧九九心裡一急,忍不住說:「我知道這很難,我畢竟……畢竟跟他在一起,我知道這樣的事情哪個男人都不能容忍的。」

「九九,我不在乎,這不是你的錯。」容若心疼地說。

「那你答應我什麼都不要做,好不好?不要為了我而衝過的去找他,我們來日方長,只要忍過這一年就好了。」顧九九急切地懇求。

他們在一起兩年,顧九九從來都沒有這樣懇求過他,現在她第一次開口,卻是為了要他忍受她離開一年的痛苦。

「除非你覺得我髒了,不想再要我了……」顧九九說著說著,眼睛就紅了。

「我答應你!」容若脫口而出。

他不能看到已經傷痕纍纍的顧九九再為他傷心,她一直在為了他們的未來努力,他又怎麼能衝動的去破壞?

畢竟他們還要結婚,還有將來。

兩個人都哭過了,都表明了彼此的心意,把藏著的秘密也全都攤開說清楚了,再也沒有誤會了。

顧九九靠在容若的肩膀上,兩個人又軟聲細語的說了很久的話,直到顧九九的手機收到了大山的簡訊。

顧九九看到容若的臉色變了變,她無奈地說:「是保鏢,要送我回去了。你好好養傷,胃病一定要做檢查,不要讓我為你擔心。」 「那你還會來看我嗎?」容若急切地問。

顧九九點點頭:「北冥夜去美國出差了,要一個星期後才會回來。我騙他說我身體不舒服,這幾天要來醫院複查,我會抽時間來看你的。」

容若想起來,問她:「你的手機號是不是換了?以前那個我打了好多次都是關機。」

顧九九「嗯」了一聲,告訴了他現在的新手機號,她隨口說了一句:「其實我之前見到你了,在三環邊上的一家川菜館。」她頓了頓:「你和一個女生在一起。」

容若先是愣住,一時沒想起她說的是誰。

顧九九輕輕地說著,彷彿不在意一般:「聽說是你的從小認識的一個女孩,那天我看到你們在一起,我就沒有叫你……」

容若的臉色猛地變色,她怎麼會知道白曉曉!

那對他來說就像是一個隨時會炸的炸彈!

顧九九說了兩句,覺得自己的語氣好像是有點吃醋,她現在哪有資格說容若和別的女孩吃飯的事情呢?

她有些自嘲地笑笑:「你不要介意,我就是隨便說說的。」

容若卻變得非常緊張,幾乎是有些慌亂的解釋:「九九,你千萬別亂想,我和白曉曉就是小時候的鄰居,根本就不熟。那天我約了客戶談生意,只是恰好碰到她而已!」

他說話的語氣非常緊張,還帶著幾分焦灼,把自己和白曉曉的關係撇得一乾二淨。

顧九九勾了勾唇角:「我沒誤會,就是隨便說的。」

她看了看時間,萬般不舍地站起來:「我真的要走了,我會再來看你的,你好好養病。」

「九九!」容若突然喊了她一聲。

「嗯?」顧九九已經走到了門口,聽到他叫她的名字,下意識的就回頭。

緊接著她就撞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容若擁著她,低頭在她光潔的額頭印下了一個吻,一如過去般虔誠,還是那麼溫柔。

他視她如珍寶,似信仰,一點都捨不得隨便碰她。

哪怕她現在已經在北冥夜的身邊,或者說她兩年前就給了北冥夜。

可是容若一點兒也不覺得她髒了,反而更加的想要珍惜她,呵護她。

「要好好照顧你自己。」他稍微推開了些,溫柔地說。

一抹淡紅慢慢的爬上了顧九九白皙的臉上。

容若的吻和他這個人很像,非常溫和,非常體貼,完全不像是北冥夜那樣每次吻她的時候都恨不得把她生吞入腹。

顧九九狠狠地甩了下頭,她為什麼這個時候還會想到北冥夜?而且還把他和容若作比較?

她被他吻是被迫的,只有容若吻她的時候,她才會感到甜蜜才對。

容若不知道她此刻內心的萬般糾結,他輕輕地拍了拍她毛茸茸的腦袋,說:「再見。」

「嗯,再見。」顧九九的臉上紅紅的,她有些害羞地開門走了。

容若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臉上那份溫柔和寵溺卻一點點慢慢消失了。

他的手狠狠地攥緊,攥成了拳頭。

北冥夜,你很好!

這輩子這份兄弟情就算是恩斷義絕了!



顧九九剛剛回到錦繡苑,不一會兒就接到了北冥夜的視頻電話。

「今天複查結果怎麼樣?」北冥夜問。

「還好。」顧九九不動聲色地回答。

為了怕被北冥夜發現端倪,她今天還特意去掛了個婦科醫生看,醫院有她的病例,醫生還給她開了些調理的中藥。

就算是疑心病很重的北冥夜去醫院查她,也查不出什麼的。

「醫生開的葯你先別吃,等我回來帶你去找專家看看再說。」北冥夜不放心的叮囑。

「知道了。」顧九九不擔心,她很聰明的說自己的病是月事不調。

這種病很多女人都會有,她並不擔心會被醫生給看穿。

又隨便聊了幾句,孫嫂走過來,禮貌地說:「顧小姐,飯菜已經準備好了,現在要開飯嗎?」

顧九九扭頭對著屏幕里的北冥夜說:「我要吃飯了,先掛了吧!」

「不用,我要看著你吃。」

北冥夜都這樣說了,她也不敢掛斷視頻電話,只好拿著電話擺在餐桌上,拿起筷子準備開飯。

「吃的什麼菜?」大洋那頭的北冥夜突然問。

「清炒蝦仁、糖醋裡脊、京醬肉絲……」顧九九的眼睛在桌上掃了掃,報出了一連串的菜名。

「這麼多好吃的?」北冥夜的語氣很羨慕。

顧九九往嘴裡塞了一塊糖醋裡脊,一邊嚼著,一邊隨意地問了句:「你吃的什麼?」

「酒店的牛排。」北冥夜嘆了口氣:「有應酬,我都沒怎麼吃。」

「哦。」顧九九隨意地問答。

「小沒良心的,你吃得可真香,饞死我了。」北冥夜巴巴地說。

顧九九愣了下,小嘴微張著,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急忙把嘴裡的食物吞下去,然後才開口說:「孫嫂做的都是些家常菜,你平時不是老說不愛吃嗎?」

北冥夜悻悻地說:「以前倒不覺得,到了美國吃這些東西,就覺得還是家裡的飯菜香。」

其實哪裡是家裡的飯菜香,也不是孫嫂的手藝特別好,而是陪他吃飯的人不在身邊。

北冥夜突然覺得臉上爬上一抹暗紅,才分開兩天而已,他就這麼想念帝都了。

以前也沒在意,這一趟出差,他就覺得哪兒哪兒都不對勁。

吃飯不香,睡覺也不香,就連去運動打球,腦子都是顧九九的身影一直在晃來晃去的。

要不是美國這邊的事情,沒他擺不平,北冥夜還真想馬上跑回來,守著那個讓他牽腸掛肚的人……

他在美國想念她想得心疼,她卻好像一點兒都不在意,還吃得那麼歡快,真是氣人!

可看她吃飯的時候,小嘴塞得鼓鼓囊囊的樣子,北冥夜不禁地想,如果把他的那個塞進她溫熱的小嘴裡……

他突然全身一僵,頓時覺得某個地方憋脹得厲害,開始難受了。

他努力控制著自己,沖著顧九九莫名其妙地吼道:「你的吃相怎麼那麼難看?不會吞下去了再吃嗎?」

顧九九被他吼得愣了愣,眨巴著兩隻無辜的大眼睛看著他,小嘴微微張著,一副失神的樣子。 北冥夜一看就移不開眼睛了,死死地盯著她。

大概是他的視線太過火熱,太過赤果果的佔有慾,顧九九有些慌亂的移開了視線,小聲的抱怨:「討厭,吃飯也要管,我一向都是這麼吃飯的啊!」

她不滿的抱怨,還癟了癟嘴,沖著北冥夜不屑的輕哼了一聲。

可她還是不敢違抗他的話,端著碗,慢慢的開始吃。

吃完了飯,顧九九去簌了口,回來一看北冥夜居然還開著視頻。

紐約和帝都有時差,顧九九這邊已經是晚上了,可北冥夜那邊還是忙碌的上午。

他現在要和美國公司的人員開一個會議,可是他竟然不想掛掉電話,只是把手機的聲量調小了,把電話直接帶進了會議室。

顧九九對此一無所知,她只看到北冥夜好像有點忙碌,拿著手機到了一個很寬敞的地方。

她坐在沙發上,拿著電視遙控器打開了電視,抱著一個抱枕開始看她喜歡的電視節目。

顧九九喜歡看綜藝節目,她明明已經吃過了晚飯,可還是捧著一根玉米棒啃著,一邊啃一邊吃吃的笑上幾聲。

一直等到她喜歡的那個綜藝節目播放完了,她才戀戀不捨的伸了伸懶腰。

她看了看視頻電話還開著,她對著電話說了一聲:「我要去洗澡了,先掛了吧!」

北冥夜那邊沒有反應。

顧九九又說了一遍,還是沒反應。

她微微不耐煩地把電話拿到嘴邊,大聲地說:「北冥夜,你在不在!」

紐約那頭的會議室里,北冥夜正在和美國公司的高層人員在開會,說到一個關鍵的東西,大家正在想怎麼解決,氣氛正有些凝重。

這個項目的問題拖了很久都沒有解決,北冥夜才會到美國來坐鎮。

他把那些高層人員一頓痛罵,說他們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還要讓他親自到現場來。

所有人都不敢講話,正低著頭承受大老闆的怒火的時候,安靜的會議室里只有北冥夜有些凌厲的聲音,突然就傳來了一個清脆嬌俏的女聲:「北冥夜,你在不在!」

眾人一驚,忍不住悄悄抬頭,面面相覷。

沒有聽錯吧?

竟然有女人在直呼大老闆的名字?

而且這個聲音好像還是從大老闆的身上傳出來的?

北冥夜面不改色的把手機從口袋裡掏出來,原本因為罵人而有些僵硬的面部線條瞬間變得柔和,連整個眉宇之間都放鬆了下來,語氣淡淡的說了一聲「嗯?」

他說話的語氣很淡,完全沒有任何曖昧的成分。

雖然簡簡單單的只有一個字,是北冥夜一貫的高貴冷艷的風格,但是任誰都看得出來,這一個字就包含著無限的溫柔和寵溺。

「我要去洗澡了,電話就掛了吧?」女孩繼續說著。

「要去洗澡了?」北冥夜的腦子裡開始自動腦補,縈繞的水霧,她潔白的身子……

熟悉的燥熱,迅速遍布全身,北冥夜的呼吸微微一窒,突然警惕的抬頭,看到一屋子的人張著嘴巴,連下巴都驚訝的要掉下來了。

趁著自己還沒有失態,北冥夜想也沒有想的站了起來,拿著手機走出了會議室,丟下了一屋子的人。

他一直走到走廊才停了下來,看到面前的窗戶,直接伸手推開。

深冬的冷風,呼呼的吹進來,夾雜著几絲雪花,輕輕地砸在北冥夜的臉上,也勉強稍微平息了北冥夜體內的燥火。

「要去洗澡了嗎?」他呼了口氣,才對著電話說。

「嗯,有點晚了,我洗完澡就要睡覺了。」她說。

「開著。」北冥夜想也不想就說。

「什麼?」

「視頻不要關,你把手機拿進浴室。」北冥夜淡定地說,離得太遠吃不到肉,看看總可以吧?

「北冥夜,你不要太過分!」顧九九咬牙切齒地說。

「怎麼,膽兒肥了?忘了我們的約定了?」北冥夜語氣淡淡地說。

果然,顧九九想起一年之約,他說過這一年她必須乖乖聽他的話。

算了,只要忍過這一年,就能擺脫這個惡魔了。

反正也不是沒看過,有什麼好矯情的?

顧九九咬牙切齒地把電話帶進了浴室,直接放在了洗手台上,然後她打開了花灑,關上了玻璃門。

裡面很快就升騰起了一片霧氣,朦朦朧朧的只能看到一個窈窕的身影。

北冥夜很滿意地拿著手機看了一會兒,然後才重新邁步回到了會議室。

他一走進會議室,剛才還在小聲議論的眾人立刻噤聲,眾人驚訝地發現,大老闆的心情明顯變好了。

他的唇角忍不住的上揚,拉開主席位置的椅子坐下,語氣輕快地說:「繼續。」

接下來,會議室壓抑了一天的氣氛明顯變得輕鬆了,剛才還把一眾高層教訓得大氣都不敢出的北冥夜,竟然和顏悅色的聽取高層人員發言。

輪到銷售部總監彙報工作,他簡直覺得自己的運氣不要太好,大老闆居然破天荒的第一次沒有提任何反對意見!

銷售部總監開始還兢兢戰戰的,後來完全就放開了,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開始發言。

北冥夜心不在焉的聽了幾分鐘,手指就情不自禁的想去把手機掏出來。

他是個對工作非常嚴格要求的人,在開會的時候是絕對不允許任何人玩手機的。

剛才他已經出去接過一次電話了,現在再玩手機的話,好像在員工面前會有損他的威嚴。

北冥夜修長的手指在手機上緊了緊,突然就福臨心至的想到個好辦法。

他裝模作樣的打開了面前的筆記本電腦,在上面按了幾個按鈕之後,把手機視頻上的畫面轉發到了電腦上。

他坐的位置是主席的位置,位於整個長方形會議桌的最上面,其他人完全看不見他的電腦屏幕。

北冥夜把電腦的聲音開成靜音模式,然後裝作一本正經開會的樣子,其實眼睛卻一直盯著面前筆記上的畫面。

顧九九關上了玻璃門,又有水霧,其實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但是就只是一個若隱若現的影子,就已經讓北冥夜浮想聯翩。 透過朦朦朧朧的玻璃,見到她大概剛洗完頭髮,還無意識的甩了一下。

北冥夜開始腦補,想到她白皙的脖子上,有成串的水珠滑落,一直滑到下面又白又胖的大白兔上,然後沿著平坦的小腹一直滑落下去,再到她的秘密花園……

還有那雙修長筆直的長腿,要是現在纏在他的腰上……

他突然覺得有些口乾舌燥,伸出手去鬆了松脖子上的領帶。

明明什麼都看不到,偏偏這樣卻才是最致命的誘惑。

銷售部總監提出的方案,北冥夜從頭到尾都沒有出聲質疑,銷售部總監很得意,問了一聲:「四少,關於這個方案的PPT我已經發到您的電腦上面了,接下來請聽我講解這個PPT。」

銷售部總監拿著紅外線筆,指著會議室牆上的大屏幕開始講解。

北冥夜一心二用,把視頻的窗口關小,然後打開郵箱找到了銷售部總監發來的那個PPT。

然後就悲劇了。

北冥夜不知道怎麼的,竟然點錯了鍵!

孕妻1V1:心急老公,要二胎 牆上大屏幕上面的PPT突然就變成了北冥夜電腦上的畫面!

顧九九在浴室里洗澡的畫面!

幸好顧九九關著浴室的玻璃門,又有很多水霧,熱氣繚繞中只能看到一個模模糊糊的影子,從身型上看,大概能看出是個女的。

會議室里的眾人全都驚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