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下觀眾也跟著起鬨。

「說,我們想聽。」

小岳一個飛眼看向台下,觀眾哄堂大笑,這表情真是無辜又委屈啊。

「那您說要多少錢。」

「起碼這個數。」

易陽比劃了五個手指頭,小岳看的迷糊,求救的看向孫老師,孫老師和易陽也不熟悉,再說他也知道這位有些渾不劣,他說了話也不一定管用啊。

可是這五根手指頭讓小岳犯了難,實在是它代表的數字可大可小啊,你說五十也成,你說五百也可以,五千五萬甚至五十萬五百萬也沒準,但是他拿不準這位是要多少啊,你說給五千,要是嫌少怎麼辦,給五萬,財務也不能有這個支出啊。

「師叔,您就說個數吧。」

伸頭一刀,縮頭一刀,索性小岳也不猜了,你說個數,我就認,大不了回去找家長唄。

「行吧,看你這樣兒,我說了數可一分錢都不能講價,你可聽好了。」

小岳一看這是要獅子大開口啊,得,先接著吧。

「您說吧。」

「我可打聽了,這演出都是有演出費的,角不一樣價格不一樣,我這個起碼也算是一個網紅,我和你說,我再微克上粉絲過百萬,哎,對了小岳,你關注我了嗎?你微克粉絲多少了,回頭你轉發下我的微克,給我漲漲粉啊。」

易陽說說話,思想又跑偏了,偏偏台下觀眾還樂得不行,你別說,在台底下看著還真有意思。

「師叔,咱不是談價呢嗎?」

「差點忘了,我說到哪了?對了,一分錢都不能少……」

小岳想哭,沒看台下都給手勢了嗎,一會兒劇場都亮燈了,他就是嘴欠,把這位弄上來這不是自己找事兒嗎。

「師叔,直接說錢吧。」

「那我可說了。」

「您說吧。」

「我真說了。」

「我求您了,您快點說吧。」

「好,你可聽好了,我說這個數不講價,少於五……百,我可不能給你唱。」

「哈哈哈哈哈哈。」

大笑的顯然是台下觀眾,大家都以為這貨在台上說了這麼多,怎麼也是一個大價錢,誰成想弄了半天就要五百塊錢。

小岳也是面無表情,看易陽又不知道從哪弄了把扇子在那搖呢,小岳很想上去摔他臉上,五百塊錢弄的好像五個億一樣,你要早說五百塊錢,我至於和你聊這麼半天嗎,他徒弟出場費都不只五百了好嗎。

各位支持我都看到了,感謝,有一個人在看,我也會堅持不爛尾完本,不靠這個吃飯,如果能堅持下來,對自己也是有好處的。 自以為談價很成功的易陽先生興奮的唱了一段凡人歌,然後理所當然的獲得了一陣掌聲,心滿意足的拿著五百塊錢回家了,今天掙錢了,買兩個西瓜,一個榨汁,一個放那看,一點問題都沒有。

這位傻樂著走了,小岳也在那忐忑的打著電話呢。

「師父,就給五百塊錢,回頭師叔來找我怎麼辦?」

話里透著的委屈就別提了。

「你可就當我不知道這事兒,這時候你就得頂上去,這邊節目要開始了,你自己想辦法吧,就這樣。」

老郭電話里說的特別溜,電話掛得也特別快,留下小岳一個人在那裡凌亂,不是您說的嗎?他既然要五百就只給他五百,不要多給,自己完全按照您的吩咐來的啊,怎麼回頭就不認賬了呢,這回恐怕是要被小師叔狠狠敲詐了,咦,為什麼說小……

老郭放下電話也是擦了擦汗,少爺在旁邊全程看在眼裡,爸爸還是爸爸,師叔都敢坑……不過,這事要是我主動告訴師叔,師叔下次會不會給我個男主角,有吻戲的那種,然後分紅給我往上提一提,沒準還額外給點大紅包,這麼一想,好像出賣爸爸的理由就完全有了啊。

「啪。」

腦袋上挨了一扇子,少爺一愣。

「爸,您打我幹嘛啊?」

話說的委屈,郭老闆一看他這樣就知道心裡頭准憋著壞呢,自己的孩子自己看著長大的,以前性子內斂,也不跳脫,自從和他師父也就是於大爺當了師徒,這性子怎麼就變成了這樣,什麼事別說錢,一和錢有關係,你讓他做什麼都成。

「這事兒要是你師叔知道了,你可記住了,我可和你沒完。」

得,小算盤打的再精明你也要臣服在強權底下不是,少爺算計的再好也不如老郭的一句話,直接讓他放棄了自己的小九九,可是,老郭沒想到的是,這個兒子是聽話了,另一個兒子轉眼就給他出賣了。

「師叔,我真有事兒,我真不能去您家,您就別找我了成嗎?我再給您找個人?」

陶洋腦袋都大了,昨天差點沒回去家,不靠譜的師叔非要讓他一起重溫昨日時光,這說的很有文藝感,但是昨日不就是去泡酒吧,喝的爛醉嗎?這事兒不可能再發生了,打死也……呸,只要打不死,就不去。

「你能有什麼事,我跟你說,師叔也就是看你這孩子是可教之才,別人我還不帶呢,你問大霖,我都沒帶他去過。」

易陽完全忘了自己不知道說了幾遍的這孩子真討厭,美美的喝著西瓜汁,嗯,昨天留著看的那個,想了想沒捨得一直看,還是進了肚子最舒服。

「師叔,我真有事,什麼事你讓我想想,對了,昨天發的那兩千塊錢我還沒存……」

完蛋,陶洋一拍腦門,理由這麼多,偏挑了這個最真的。

「停,多少錢,兩千,怎麼回事,交代清楚,饒你不死。」

易陽西瓜汁也不喝了,好個看似老實的小岳,沒想到啊,竟然是個周扒皮啊,陶洋自覺扛不住師叔審問,直接全交代了,最後還默默的安慰了自己,不能怪自己,都怪岳哥,不好好的打卡里,非和師父打電話,發現金,這回漏了也不能怪他啊,這麼一想和自己沒關係啊,「喂,餅哥,聽說你專場,我給你助演去吧,只要不在帝都,哪我都去,行,就這麼定了。」得,人小鬼大的這位直接跑路了。

其實正經來說演出費都是最後統計完這個月一起結算的,但是小岳怕師叔沒事就拿這個找他,再說不知道給多少錢,只能請示老郭怎麼辦,結果兩個人為了脫離某人一天一追帳,毅然選擇了直接結賬,恐怕也是沒想到,內部竟然出了賊人。

「好啊,敢坑師叔我,呵呵……」

「啊淸,誰在想我。」

坐在椅子上的小岳打了個噴嚏,使勁兒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帝都這天兒還是有點冷啊。 易陽先把坑他這事放在了一旁,不然也沒辦法,這幾個一個比一個跑的快,小岳知道了陶洋已經泄密,本來還有兩天才需要趕去的劇組,當天下午買了機票就跑了,陶洋也和他餅哥走了,老郭壓根就沒回來,這事你找誰說去,只能先記上一筆,至於忘,想的美,除非他立碑那天,要不然這事兒可沒完。

老林打來電話,萬萬已經準備進入宣傳階段,但是畢竟是網路短劇,不可能拿出太大的力度宣傳,只能是在網站上做一下主推,易陽本來也沒抱希望能在電視台給你打個廣告什麼的,能主頁推薦也就不錯了。

「我也不叫你林總了,咱們也算是一家人了,這樣,我給你發幾個軟文,然後你在社交平台上推波助瀾一下,這個不知道有沒有問題。」

老林思考了一下,覺得這倒是不難,找點水軍沒多少錢,走一波熱搜就行了,最後老林同意了這個意見,安排人專門和易陽對接這個事情,本來大家也沒當回事,因為熱搜這東西即使你買來了,如果不能維持熱度也就是不到二十四小時,准就被其他新聞蓋住了,可是沒想到,轉眼就被打臉了。

「德雲郭老闆兒子竟喜歡穿女裝。」

「因為穿女裝郭奇霖被打。」

「論德雲最美女裝大佬」

……

總之,整個微克熱搜上突然之間少爺就火了,一張穿著女裝的少爺照片獲得了無數轉發,有看熱鬧不怕事大的還在網路上開始連載編輯故事,都是些什麼少爺打小和師兄住在一起,造成性格扭曲;還有少爺和某某某不得不說的故事;少爺被德雲內部稱為大小姐等等吧。

「爸,您聽我說,我真不知道這事啊,您慢著點跑,可別摔了您,哎,別扔扇子啊,這個不是台上的那個,可是您收藏的。」

老郭到底沒把扇子扔出去,好不容易收藏的,扔出去還有點捨不得呢,追著兒子跑了一圈也沒追上,看來不服老不行,為什麼追著少爺打,你看看老郭這微克私信都快破五萬了,內容可以整理為:「爸爸,大小姐,求娶。」

剛開始老郭沒看熱搜還有點納悶,哪來的大小姐,結果旁邊工作人員都笑的站不起來了,有人讓他看熱搜,好嘛,少爺背對著大家,穿著一身白衣,頭髮順到了背後,還漏個小肩膀,別說背後一看老郭都沒認出來這是自己兒子,還以為哪個姑娘呢,結果後面還有一段視頻,算是拍攝花絮,只不過是用偷拍的方式放出來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少爺自己喜歡拍女裝,然後不小心被人偷拍傳網上了呢。

少爺也委屈啊,看著爸爸一舉一動,只要有邁腳的意思,他好趕緊跑。

「爸,您聽我說啊,我真不知道師叔用來干這個啊,他就和我說這正常的拍攝,誰知道弄這個啊,哎,您別追我啊,冤有頭債有主,您找您那位師弟去啊。」

少爺也不管了,開了門就跑,至於師叔那兒,呵,這虧可不能白吃,拿他宣傳沒有個紅包這事肯定過不去。

少爺跑了,老郭也坐那了,摸了摸懷裡的葯,終究是沒吃,其實他也知道這就是一個宣傳手段,可是這貨弄的這些標題一個比一個讓人浮想聯翩啊,要不是這上面寫的是自己兒子,他都信了。

而此時易陽正和老林通電話呢。

「易導,佩服啊,真沒想到您這一出手,馬上第一波熱度就有了,下一步你看……」

「別著急,明天第二波宣傳,你那準備好視頻上線,熱度完全上來,咱們就趁熱打鐵。」

兩個狐狸密謀一番,至於下一步怎麼走,那別著急,總之,為了點擊率,為了錢,易陽是決定必須拿出真正的手段了。

感謝給我投票和投資收藏的小夥伴們,希望我們一同將這本書完成好,不用它有多火,只要在某一天,或許從某一個人口中聽過相似的名字,就能記起我們曾經共同完成過的一本小故事,就可以了。 網路上的討論還在繼續,當然,主要還是水軍在努力的工作,發一條好幾毛,這事必須干啊,結果,整整掛在熱搜榜上一天熱度仍然沒有過去,要是說只是掛著郭奇霖怎麼樣怎麼樣,估計熱搜早就結束了,但是你夾帶著老郭就不一樣了,老郭本身就是一個活躍在新聞里的人,呃,雖然被黑的時候比較多,但是作為他的兒子,那自然就更受到關注,畢竟,能通過兒子影射一下老子,不也挺有意思的不是。

一夜過去,第二天早起來,話題顯然已經開始滑落了,從熱搜前十直接快要掉到末尾了,大家看完熱鬧也就散了,畢竟還有出軌的耍大牌的離婚的呢,看熱鬧的這些人永遠都不缺少八卦話題,就大家正要選擇遺忘這件事兒的時候,又是一堆小話題異軍突起,再次佔領了各個大V的微克。

「原來德雲大公子竟然喜歡他。」

「德雲老郭兒子愛人疑似現身。」

「疑老郭兒子公布戀情。」

「驚,德雲大少爺穿女裝原來是為他。」

這回配的只有一張圖片,就是少爺穿著公主服依靠在易陽的身上,這應該是第一集營救公主后的一個片段,結果又被用偷拍的手法傳上來,還心機的給易陽的戲服打了馬賽克,一下子事情就迷茫了,真真假假網上也是吵作一團,倒也不是說真的是為了偶像據理力爭,純粹是因為實在閑的沒事幹,結果,正主都沒出現,資料就被人查了個底掉。

「易陽,二十九歲,京劇大師易先生之子,德雲老郭師弟,畢業於帝都設計學院室內設計專業,凡人歌和恭喜發財的創作人,現居住於……」

易陽感嘆,果然大師都出現在網路上,這資料恐怕他自己都不那麼清楚,什麼他的老家在哪,祖上有誰,交過的女朋友,整個資料那叫一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這回老郭也不能找易陽麻煩了,你怎麼找,昨天你還可以說人把你兒子算計了,結果今天人連自己也給算計進去了,老郭就想不明白,這貨怎麼就這麼能折騰,好好的拍戲就拍戲唄,片子一賣就得了,怎麼沒事還搞上宣傳了,老林早給他打電話說了片子的事,但是他沒打算管,這事怎麼說也是易陽自己獨立完成的,該尊重的還是要尊重,你不能什麼事都插手吧,就是少爺現在,老郭都開始讓他自己做主了,想了想,算了,隨他去吧,這事也就放下不管了。

老郭不管了,小郭上線了,就看視頻里興高采烈的嘴說的不停:

「師叔,你這宣傳厲害啊,不過這裡面我的功勞也不小啊,你看我現在網路上的形象,整一個就是叛逆星二代啊,而且以前喜歡我的那些女明星們,以後可能都不喜歡我了,最近我啊……」

易陽腦袋疼,這怎麼就忘了把這個玩意兒給他屏蔽了呢,這嘴又快又碎,他有點後悔過於武斷了,陶洋現在只能排在德雲最討厭之人第三了,郭奇霖榮升第二,什麼,你問第一是誰,呵呵。

「行了,直接說,少和我貧。」

視頻那頭,少爺眼睛又變成縫兒了。

「師叔,您要拿我搞宣傳沒問題,但是這事兒你可得給我加錢啊。」

努力存稿中,萬一夢想實現了,沒有存稿會顯得我很……尷尬 終於用一頓火鍋加一頓海鮮大餐換來碎嘴少爺有事兒您說話的承諾后,易陽又回到了安靜的世界,他突然有點理解老郭一看到他就頭痛,咦,這碎嘴不會是老郭特意派來整他的吧,易陽越想越有可能,可憐老郭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呢,又背上了一口黑鍋,這回穩坐易陽德雲最討厭排名榜單第一名更是沒跑了。

網路上討論還沒斷,易陽告訴老林最少要保證三天的熱度,明天就是第三天,也是兩個人商量好萬萬上線的日子,老林也聽了易陽的建議,先放兩集看看效果,然後再找冠名商,要不然現在哪個公司也不會給出什麼好價格。

「助演?你可饒了我吧,上回我給小岳助演一回,就給我五百塊錢,要不是陶洋不小心說漏了,我還蒙在鼓裡呢,你還想著我給你們助演去,回見吧。」

沒人提助演這茬也就算了,一有人提易陽這怒火就陣陣往上串,這小岳到現在都沒給自己打電話,看來是想把這帳賴到底了,其實易陽也不是真的非要這錢,你打個電話給我道個歉這事兒也就算了,他不高興真不是想要這錢,真不是。其實他還真錯怪小岳了,小岳這兩天也是風波纏身,正頭疼呢。

張雲磊在電話那頭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畢竟坑了師叔錢這事知道的誰也不敢說啊,就老郭敢,但是老郭怕被沾上,躲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自己出去宣傳,啊,我少給了我師弟演出費,我把我師弟坑了,他又不是忘吃藥了。

「師叔,我這是參加比賽呢,您老人家給個面子唄,演出費我給您,肯定給,您放心就成。」

張雲磊是老郭的小舅子,又是老郭的徒弟,輩分有點亂,但是德雲裡面都是按照師徒輩分算的,所以他也管易陽叫師叔,兩個人也不算太熟悉,為什麼會找易陽助演,主要是德雲裡面能拿得出手的都出去商演了,不是說留下的演出拿不出手,那還有老先生呢,你能說人業務水平不行嗎?說的是人氣,他參加一檔喜劇比賽,這一期都有助演嘉賓,哪個參賽的都是請來的各路大咖,次一點的也是有點名氣的,要是他請來一個沒有觀眾緣的肯定是在投票上就不會很好看,雖然易陽不能說多有名氣,但是比賽還有網路投票這一環節呢,要知道因為今天的炒作,易陽的粉絲都破一百五十萬了,而且粉絲活躍數也高,在網路投票上起碼比一點根基都沒有的要強不少。

易陽沒說話,這人啊真是不開竅,你說你都答應給錢了,你倒是說個數啊,光說給錢,要是我答應了你又給我五百我冤不冤啊,要是我不答應實際你想給我兩萬,那我不後悔死,這貨完全忘了自己給小岳比劃五個手指頭的事。

「那個錢不錢的也不是很要緊,錢這個東西有多多花,錢這個東西沒有少花,錢這個東西啊夠用就行,別總說錢不錢的……」

這一段話易陽最少說了二十幾個錢,每個錢字都在重音上,二爺,哦,就是張雲磊,粉絲都叫二爺,他再傻也聽出來,這位是等著自己報價呢。

「行了,師叔還有事,真的去……」

「師叔,一場給您一萬演出費,您那?」

「時間,地點發我手機上,到時候見。」

二爺和搭檔對視一眼,果真是有錢能讓師叔更加興奮。

預告女主角即將現身 「易導,今天是最後一天宣傳,我們都等著您出手呢,晚上8點準時上線。」

老林早上親自給易陽打了個電話,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感覺事情好像要超出自己的控制,只不過這種感覺是好是壞還說不準。

「成,您把心放肚子里,今天肯定讓你準時上線。」

掛了電話,易陽又和老林安排的工作人員進行任務分配,今天是最後一天,也可以說是最後一個白天的宣傳時間,昨天少爺就連夜趕回來,易陽和他拍攝了幾個短片,算是最後在做登上熱搜上的掙扎。

「哇,果然有事情,你們快看,有實錘視頻了。」

某公司辦公室一位女觀眾開心的大叫,眾人圍過來,是易陽微克更新的一個視頻,值得一提的是這位是個CP黨,就是覺得這事是真的那撥人。

視頻這次可不是偷拍的了,而是高清拍攝的,鏡頭裡少爺拿著手機在自拍,畫面隨著他走動,裡面慢慢出現了易陽,此時易陽正背對著鏡頭做健身,引體向上,汗隨著身體上下在後背上慢慢形成,看視頻的女孩們一個個花痴的不得了,這就是白馬王子啊,她們多想拍視頻的是她們自己啊。

不過這幫人不知道的是真實拍攝現場氛圍很是微妙。

「我去,你想玩死師叔,怎麼買個這麼高的,這上去多費體力啊,別說做五個,做一個也累啊,哎,怎麼回事,這水少弄點,你看誰家運動後背和沖澡一樣……」

沒錯,所有的運動場景全部是造假的,如果有高手仔細檢查視頻,就會發現這位的動作一直是一二一二,什麼意思?就是說除了一二是真的,其他都是一二的複製版本,純靠剪輯,少爺剛開始也以為這位是要來真的呢,結果一看,呵,老天爺真是不公平,師叔懶成那樣竟然有四塊腹肌,再看自己這肚子,一直一塊決不妥協。

再接著往下看視頻,視頻里少爺溫柔的說道:「別練了,下來喝口水吧。」真是頗有種賢妻良母的樣子,結果眾位女觀眾又嗨了,評論眼看著從零到幾百到幾千隨後就過萬了,裡面也都是什麼好帥啊,你們好般配啊這些,整整一個上午都沒閑著,熱搜又上前十了,有人和老郭說了,老郭連看都懶得看了,這種炒作無下限的事他相信他那不靠譜的師弟還有……為了錢可以不靠譜的兒子做的出來。

到了下午又更了一段視頻,不過這次易陽是傳送門,而少爺是主要演員,這也是少爺自己要求的,他也想體驗下評論過萬的那種風光,新的視頻裡面兩個人都穿上了大褂,易陽一身白衣,少爺一身粉色,兩個人手牽著手,這回眾位觀眾更是小心心比的不行,有質疑的聲音一出來馬上就被這些人給罵跑了,隨著兩個人手拉著手鏡頭越推越遠,最後出現兩個人合說的話外音。

「今晚八點,在油豆網,我們將在節目萬萬沒想到中公開我們的事情。」

葬禮之後的葬禮 視頻結束,整個炒作宣傳到此告一段落,少爺也如願以償的體驗到了粉絲飛漲評論破萬的感覺,當然有很多人都看出來這可能是為節目做宣傳,但是帶著萬分之一的好奇心,大家還是對微克中說到的萬萬特別感興趣,可以說這波宣傳大獲成功。

油豆網那邊已經做好了萬全準備,易陽本來也不怎麼緊張,但是被老林和少爺弄的也開始有點忐忑了,這兩位不在身邊的那位一會兒一個電話,一會兒問要不要放宣傳片,一會兒問要不要提前上,旁邊的這個一會兒問點擊能不能破記錄,一會兒又算自己能分多少錢,幾個要不要,能不能搞的易陽都後悔自己非搞什麼宣傳呢,真是為了錢……呸為了節目找罪受。 時間飛快,轉眼白天還聚在一起聊八卦的人開始各自回歸溫暖的小窩,交通工具也是各顯其能,有腿兒著的,有自行車,有電動車,有轎車,最牛的當然還是坐著過億的專職司機開的車,總之,這波人都將是今天晚上守在油豆網的人,如果易陽能夠見到他們,一定會毫無節操的說「你們就是我的衣食父母,媽媽們,給點兒點擊吧。」

晚上八點鐘,萬萬準時在油豆網上線,不管是抱著研究真相還是想看看到底搞什麼鬼的人都點開了視頻,很多人以為會是一個綜藝訪談,只不過開頭的廣告植入不是很像啊?某個家庭里的小情侶正在一起看萬萬,結果男的看到那段廣告瞬間就覺得自己好像上車了。

「那個,老婆,你願意和我看兩個人演的電影嗎?」

「什麼電影……呸,流氓。」

「我不流氓誰流氓,嘿嘿。」

不知道一時間因為開頭的這個廣告植入,世上湧現出多少自覺上車的流氓,嗯,不光男的,還有女流氓……或許,誰也沒想到光是一個廣告植入都開始讓觀眾有了看下去的興趣,而萬萬的主題……姑且算是主題曲吧,也是洗腦的很,只要看了的人腦袋都會出現那句「萬萬沒想到,啦啦啦啦啦。」

而開局的王大鎚也給眾人帶來了一點新鮮感,一臉的懵,茫然,以及不聰明的樣子,光是形象已經讓人覺得很是搞笑,估計易陽知道了會很後悔自己出演這個角色,在網上發了那麼多帥氣的圖片,結果一個王大鎚瞬間讓他變成了不聰明的代表。

「佳佳,哈哈哈……我不行了,笑死我了,你別弄面膜了,快過來看。」

「看什麼?」

「王大鎚,特別搞笑,快來。」

「二驢,快來,哥找到了一個可能是你異父異母的親兄弟,太逗了,快來。」

「對啊,白天看的那個新聞,有後續了,逗死我了,快來看。」

「真的,騙你是你爹,快來。」

第一波看過萬萬的觀眾變成了第一批推廣大使,本來只是看看熱鬧的他們,瞬間入了萬萬的坑,整個短片全程都是笑著看完的,有不少鍵盤都跟著遭了殃,為什麼,誰讓它的主人在這個時候喝水了。

網路上的評論也是一波接著一波,好多人在微克微語上也開始了轟炸。

「原來他們的關係是這樣,真實視頻,已經實錘。」配圖,一段十五秒的公主對大鎚依偎的動圖,配著文字是公主的台詞,「洞房,洞房,我要,我要……」

也有人直接把真相拋了出來,說明兩個人就是在為新的劇炒作,也進行了一番嘲諷,但是這都只能成為萬萬的助燃劑。

油豆網後台檢測數據一直在實時更新,老林親自坐鎮,要是以前一部電視劇上映他也不會坐到這裡,但是這幾天易陽的炒作讓他對這部作品產生了期待,如果真的點擊率能破三千萬,那他的履歷上又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至於破億,老林還真是沒敢想。

「數據現在怎麼樣,同一賬號播放的不算,給我個實時數據。」

得到指令的工作人員開始操作,進行篩查,整整兩分鐘過去,竟然還沒有出來結果,老林眉頭皺了一下,他以前也要過數據,都是一分鐘不到就能查出來,今天是怎麼回事。

「小李,出什麼問題了。」

老林壓著怒火問道,小李沒回答,又進行了一番操作,最後掙大眼睛和剛才記錄的數據對比之後,直接看向老林。

「林總,您找水軍刷數據了?」 少爺在不到七點鐘的時候,終於成功惹怒了他的小師叔,易陽實在是忍受不了這位在耳邊不停的折磨,你就沒見過那麼能說的,關鍵是人還不用你搭話,就在那自言自語:

「師叔,你說我這粉絲是不是能上漲了,我應該鍛煉一下,萬一有粉絲讓我發照片怎麼辦,嗯,就得這麼辦。」

「師叔,你說一會兒一上線是不是咱們就火了,我要是火了我再也不用找我爸要錢了,嗯,我要買輛車。」

「師叔,你說咱們點擊量要是破了億,能分多少錢?」

「師叔你說………………………………………………」

「大霖,幫師叔出去搬點東西,都帶什麼東西來了,拿好啊。」

「出去搬東西,沒問題,不過我沒帶什麼東西來,就手機,拿著呢,您要什麼我給您買去,哎,師叔,別關門啊,我還在外面呢,師叔,師叔,我明兒還來啊。」

易陽終於送走了這位祖宗,至於明天,還來?門都不可能給你開,想瞎了心也是白想。

轉眼就到了上線時間,眼看著半個多小時過去了,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易陽雙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這老林辦事也是太不靠譜,怎麼就不知道給我打個電話報一下成績呢,我這要是主動打電話多沒面子啊,不打電話覺也睡不著啊。」此時此刻,易陽突然有點後悔趕走碎嘴了,要是他在這肯定是迫不及待的就打電話問了,然後肯定迫不及待的告訴他結果,他再做出一副不想聽的樣子,假裝不在意的得到答案,這才應該是正確的劇本啊,可惜沒有如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