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連忙聽從他的命令,踩下剎車。

李更新轉過頭,瞥了下司機,冷冰冰的說:“從你開始。”

司機看都不敢看李更新的眼睛,他早已嚇的渾身發抖,哆嗦着起身後,慢慢走出了大巴車。

李更新盡力裝着像直播中那樣,令人畏懼,他對着車內其他人說道:“下車。”

那些憨厚,老實的村民們互相看了看,不知所措。

這時,有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因爲緊張而顫抖着講道。

“雖然…我們…農村人好騙吧…但你也…別把我們當傻子…下車…我們還能活嗎?”

和大城市那些心眼極多的人不同,他們大都心地單純,聽了這番話,立刻又有其他人開始迴應。

“沒錯,一個變1態殺人狂的話可以相信嗎?你是不是還嫌殺的不夠過癮?是不是還要取我們幾個的命才肯罷休?”

“大家不要聽他的話,他是要咱們下去,然後弄死咱們呢!”

“你不是說看不慣那些權貴世家,警察嗎?我們老百姓招你惹你了?”

“你快走吧,不然我們這麼多人也不怕你,大不了拼了!”

有了這些人的喊叫,最開始那個略顯緊張的男人膽子也變大了,他伸着脖子,用更有底氣的聲音喊道:“不要以爲我們村裏人好欺負,這麼多人,捶死你這個龜兒子還是綽綽有餘的!”

這個社會,已經給李更新貼上了‘魔鬼’‘瘋子’‘屠夫’等等極端的標籤,他的每一個舉止,都會被先入爲主的以爲是在行惡。

李更新冷靜的思考着新計劃。

片刻後,李更新擡起手,示意大家先不要出聲,他清了清嗓子,打算以誠相待。

“我不與你們廢話,有人在車上放了zha藥,還有三分鐘,這輛車就會爆zha,不想死的,就趕緊下車,逃的越遠越好。”

“三分鐘。”

李更新伸出三根手指。

“三分鐘後,如果車子沒有爆炸,你們想怎麼捶我都行,但請你們在這之前,給我一份信任。”

李更新話音剛落,那個最先說話的男子立刻開口了。

“我信任你馬勒戈壁,煞筆還真以爲自己是救世主了?你不過是一個殺人犯罷了,你能有這麼好心?”

“趕緊滾下去吧,別影響我們的行程!”

“滾蛋!”

其他人也開始跟着喊了起來。

“快點滾蛋! 同學,我們結婚吧 !別影響我!”

“再不走我們打斷你的腿!”

“一個喪心病狂,仇視世界的瘋子罷了,去尼瑪逼的,快下車!”

看着大巴車裏村民們的反應,已經下去的司機也逐漸有了膽量,他從公路旁邊撿了一根棍子,走到車門前,指着李更新罵道:“你他媽的快點下車!否則我們真對你不客氣!”

人就是這樣,當發現大衆趨勢如此的時候,也敢跟着裝一次蠻橫,相反,連個屁都不敢放!

真他媽的諷刺!

李更新眼中的冷意在逐漸上升,他掃向衆人,之後,又慢慢轉頭,和那個司機四目對視。

只是一瞬間,車子裏就安靜了不少,那個司機吞一口唾沫,立刻把目光看向其他的地方。


李更新發出了一聲自嘲的冷笑。

“我好心好意要救這一車人,可換來的又是什麼?”

“謝謝你們,真的,很謝謝你們,讓我知道自己此刻,連善良的資格都已經沒有。”

“很好,特別好,連你們都這麼看我,相信那個女人,也已經恨透我了吧?這一切的痛苦,就由我來揹負吧。”

李更新低頭看了下手錶,還有一分鐘,車上的zha彈就要爆掉,他很想一走了之,但他看到角落那對緊緊依偎在一起的父女,又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李更新嘆了口氣,他閉上眼睛,沒有再和這些村民們費什麼口舌,而是靜心分析着失敗的原因。

是他自己太單純了,這樣傻乎乎的暴露身份,根本不能把一車人搞下車,可不暴露呢?更不可能,誰會因爲一句話,放棄自己原來的行程?

如果可以讓他們信任自己,事情就會好辦許多。

信任…

李更新似乎想到了什麼。

“還不快滾?發什麼呆?”

“咱們和這個瘋子拼了吧!”

“沒錯,不管他有沒有同夥,咱們也不能束手待斃,拼了!”

車廂內,包括外邊的司機,在這種氣氛的渲染下,全部撲向了李更新,幾乎是在同時,爆發出‘轟’的聲巨響,整個車子都變成了一片火海,那些沒有立刻死去的人,在生命的最後瞬間,有沒有一絲的後悔呢?

……

“車上的人會在五分鐘後死光,你有三個選擇,一,拯救大家,暴露自己身份。二,在下個停車點離開車子。三,自作主張。”

大巴車緩緩停下,有幾個人走下車子,幾個人上來。

李更新把帽檐拉低了些,仔細看着車上的那些人,已經做好準備,去施行剛纔想到的計劃。


那對父女上來後,坐在李更新前面,又說起了同樣的話,只不過這一次,李更新要打斷他們。

“你好,我是一名作者,寫過許多暢銷作品,最近在收集素材,人物姓名,可否把你們兩個人的名字告訴我?”

那對父女警惕的看着眼前這位。

李更新用溫柔的語氣低聲說:“不用驚訝,畢竟我特別出名,如果被粉絲髮現,會引起轟動的,你知道《都市之無限重生系統》嗎?就是我寫的。”

兩人搖了搖頭,但感覺對方確實沒有什麼惡意,老者鬆了口,道:“我叫孟大壯,她是我女兒,叫孟小菲。”


李更新‘嗯’了聲,說:“畢竟作家這個行業,在寫作品時需要大量人物姓名,又不能全部都胡謅,否則太沒真實感了,你說對不對?”

孟大壯似懂非懂的點了下頭,李更新起身,在行駛的車子上走動,他來到另外幾個人身旁,用同樣的理由,要到了他們的姓名,有幾個甚至還讓他寫出來後通知自己,把電話號碼也一併給了他。

在李更新回座位的時候,一個小女孩忽然用手捂着胸口,她旁邊的大人趕緊拿來準備好的塑料袋子,撐開後讓她吐在了裏面。

李更新擡起手腕,看了下表。

上午十點一分零二十三秒。

他繼續往前走,但速度很慢。

旁邊一個男人的電話震動起來,他看了下表。

上午十點一分零五十秒。

男人接起來後,特別氣憤,但還是壓制住了聲音,道:“你有完沒完?我不就是去看看姐姐的新家嗎?怎麼就有外遇了?過不成的話,咱們就離婚吧!”

李更新沒有繼續聽下去,因爲他的主要目的已經達到,他繼續往前,旁邊一對小情侶正在恩愛,女的主動爬上去親了男人嘴巴一下,不過男人懷裏的狗卻忽然尿了,搞得他一身都是。

男人噁心的拿出來紙,不停擦拭,女人則一邊捂着鼻子,撲扇着面前空氣,做出嫌棄的舉動,一邊嘲揶男人。

李更新看了下表。

上午十點三分零三十七秒。

他大概估算了下,女人去親男人的時間,應該在二十秒左右,暫定爲二十秒吧。


他要把這些時間全部精準的記下,來協助他完成那一個足矣讓全車人對自己信任的計劃。

他慢慢向着自己座位挪動,眼睛還在不停的瞥着周圍,去捕捉一些很有價值的畫面,這時,又一個出現了。

某個抱着破舊布袋的老人,正在酣睡,忽然發出‘呲啦’聲響,布袋下面裂開了個大洞,裏面的核桃掉的滿地都是,老人驚醒後趕緊去撿。

李更新很滿意這次事件,他低頭看了下表。

上午十點四分整。

還有兩分鐘,這輛車就會爆zha,因此,他決定到此爲止,剩下的,就是等待死亡回檔,去實施這個計劃。

李更新沒有再去看車廂內的其他狀況,他徑直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孟大壯露出憨厚的笑容,問:“素材找齊了嗎?”

李更新‘嗯’了下,他把帽檐拉到蓋住自己眼睛的位置,然後雙手抱臂,愜意的仰躺在椅子上。

那些事件,時間,不停的在他腦子裏過着,他要準確無誤的去記住剛纔收集到的所有線索。

因爲只有那樣,他纔可以成功令這些人,對自己深信不疑。

李更新隔着口罩,露出了絲微笑,回道:“相當齊全,接下來,你們會看到一個近乎於妖的怪物。”

幾乎是在同時,車子死火,跟着,發出了‘轟’的聲巨響,此刻的一切,皆化爲灰燼…

(補昨天的更新,今天的還有。) “車上的人會在五分鐘後死光,你有三個選擇,一,拯救大家,暴露自己身份。二,在下個停車點離開車子。三,自作主張。”

大巴車緩緩停住,幾個人走下車子,幾個人上來。

那對父女坐在了李更新面前,又開始講同樣的話,李更新沒有打斷,而是等大巴車重新駛動後,拉低帽檐,起身朝司機身旁走去。

李更新在車廊最前面站住,深吸了口氣,道:“這輛車子被人裝了zha彈,五分鐘後爆zha,大家趕緊下車吧。”

閒聊的乘客們聽完後,面面相覷,片刻後,爆發出了一陣大笑,還夾雜着幾句嘲諷的聲音。

“你該不會是有妄想症吧?怎麼跑出醫院的?”


“我可是着急去市裏辦事呢,你別開這種玩笑,否則會生氣的。”

“你以爲自己是誰啊?神仙?預言家?趕緊回你座位摳腳去吧。”

正常情況下,忽然面對這麼個人,確實很難相信。

李更新用種毫無感情的聲音說道:“神仙?預言家?真的那麼遙遠嗎?”

李更新擡手,指向了第二排一個男子,問:“你叫王大東,住在照壁山村,家裏有一個兒子,你妻子又剛剛懷孕,對嗎?”

那個男子先是愣了下,頗感驚愕,但隨即,他又釋懷了,笑着說:“你肯定是我們村子的,知道這些並不稀奇,你…”

李更新沒有理他,畢竟時間有限,他不想浪費。

他轉向第五排一個女人,指着說:“你叫王紅,住在橫嶺,在T市讀的大學,畢業後留在那裏做一名醫生,已經五年,今天是要趕回去上班。”

王紅張大了嘴巴,在對方說出王大東具體信息時,她也曾懷疑兩個人同村,彼此之間瞭解。

但她們村子和照壁村,相距遠不說,似乎也沒有什麼親戚往來啊。

這個人,爲什麼可以知道自己的信息?還如此準確!

李更新又指向另外幾個來自不同村子的人,互相也不可能有任何聯繫,可他能夠詳細的說出所有信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