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奧埋怨的看了卡爾一眼道:“你也差不多得了,我們要的是證人,不是死人。”

星月則蹲伏下來,看着兩個醜大漢那令人反胃的面容,忍住嘔吐人衝動,裝作一副笑嘻嘻的摸樣道:“兩位聽到沒有,我們這位兄弟脾氣不好。兩位想要免受苦楚,就好好配合我們吧。”

“配合你們什麼?”

星月聳聳肩道:“幫我們指正艾金。”

“呸!”那大漢又朝着地上啐了一口怒道,“有種殺了我們,要你那麼多廢話!”

星月連忙起身躲開,生怕對方一個心情不好,一口唾沫噴到自己臉上,那就真的要吐了。

卡爾惱羞成怒,剛想再踹他們兩腳,忽然另一個大漢道:“師哥,我們已經是階下囚,再反抗也是徒勞啊。”

前一大漢道:“你他媽說什麼?”

另一大漢道:“師父對我們也如同奴隸一樣,我們爲什麼還要維護他?”

前一大漢氣得老臉一震青紫,又是吐了幾口唾沫道:“你個小畜生,忘了師父對我們的恩情了嗎?”

另一大漢也不甘示弱,反手也吐了一口道:“我們的命也不是賤命,爲了保命爲什麼不能說?”

三人面面相覷,都是一陣暴汗。哪知道不等使出反間計,他們自己反而先互相吵鬧了起來。不但如此,吵鬧的方式還這麼的獨特。

一路到龍翼學院,這兩人幾乎沒停下過。一路上唾沫四濺,罵聲四起,數次都差點驚醒了街道周遭的住客。 星月與卡爾兩人將兩個醜大漢擡入吉奧的房中,星月厭惡的抖着手道:“我肯定沾上這兩人吐的唾沫了,我先去洗洗。”

“好了。”吉奧長舒一口氣道,“以後的事都交給我吧。”

星月本來都出門了,此時忽然一呆,轉過頭來道:“你什麼意思?”

吉奧道:“以後這事不用你們擔心了,畢竟此事牽連衆多,我會讓戰羽裏面其他一些更有實力的人去調查此事。”

星月攤手道:“還用調查嗎?”說罷一指那兩個醜大漢道,“他們兩人雖然意見不統一,但有一個肯出來做人證不就行了?直接把他倆送道皇城裏,艾金就徹底完蛋了。”

吉奧見星月情緒有些激動,則沉聲道:“你想得太簡單了。別的不說,我們現在還沒有任何物證。”

“物證?”星月翻着白眼,來到那兩個醜大漢身邊,來回在他們懷裏摸索着。

忽然碰到了一塊硬物,星月扯了出來,看也不看的就將其交到了吉奧手上道:“這算不算?”

吉奧低頭一看,只見是一塊粹白無瑕的玉牌,這才醒覺道:“對啊。這兩人是押送一個官員回家,返回途中被我們所擒,身上肯定會有這玉牌。”

星月道:“現在人證物證都有了,可以結束了吧?”

哪知道背後兩個醜大漢忽然齊聲道:“我們絕不會做人證!”

星月一呆,轉頭對着那個原本已經屈服了的大漢道:“你說什麼?”

那大漢的情緒來了個大轉彎,早已沒有了剛纔那副唯唯諾諾的情緒,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堅定不移的表情,厲聲道:“我們根本不知道什麼賭場不賭場的事,這玉牌也是我從那個官員家中所偷來的。”

“我靠,不帶你這麼玩的。”星月怒道,“你剛纔可不是這麼說的,怎麼忽然又變卦了?難道你有什麼苦衷?”

那大漢冷冷道:“你死心吧,就算動刑折磨我們,我們也不會招認任何一個字。”

另一大漢跟着道:“沒錯,有種的就剁下爺爺的一手半腳來試試!”

星月怒極反笑,一個反手,一把冰劍出現在手中,鋒利的劍鋒直直抵着一個大漢的咽喉,面帶無盡殺氣道:“你真以爲我不敢嗎?”

哪知這一下嚇唬竟然耗不起作用,那大漢脖子一揚,猛的向劍鋒上撞去。星月大駭無比,急忙將劍撤回。即使如此,也已經稍稍晚了一步,鮮血滴出,大漢的脖子上已經被劃破了一道極細的口子。雖然並未傷及咽喉要害,但皮肉撕裂出,也是鮮血淋漓。配上他醜陋且獰笑的面孔,頓時顯得極爲可怖。

星月氣憤非常,忍不住將手中冰劍猛的摔向地面,大踏步走出房門。

卡爾與吉奧猛的拉住他,吉奧皺眉問道:“你到底怎麼了?因何情緒變得如此激動?”

星月一呆,這才意識到自己所作的一切確實有些怒火難抑,深呼吸了幾口氣,面容轉爲平靜道:“我們一晚上的勞碌,換來的就是這兩個軟硬不吃的東西,怎麼能不讓我生氣?”

卡爾道:“你這麼緊張此時,是否是因爲艾金的女兒?”

星月被他說中心事,點了點頭。

卡爾乍舌道:“你居然喜歡哪個口味?”


星月眉頭緊皺,瞪了卡爾一眼道:“不要什麼事情都往那麼齷齪方面去想!我是關心彤兒,皆因我不想再讓她受到傷害。我並非喜歡她,而是不想讓她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破滅掉。”


頓了頓,星月徐徐道:“我曾在七歲的時候離家出走過數月,那段時間讓我嚐盡了無盡的屈辱。我體驗過那種絕望無比,生不如死的感覺。那個時候我多希望有一個人來幫我,卻一直未曾遇到。直到最後,我還是憑着自己的努力纔回到家中。”

星月說話之時神情恍惚,彷彿在回想着幼時遇到的一些悽慘之事。吉奧和卡爾也是沒有料到,身爲堂堂皇子的星月,居然有過一些不爲人之的悲慘經歷。

又是深深嘆了一口氣,星月從回憶中轉醒,面容轉爲正常道:“她此生都沒有得到過任何的一絲溫情,是我給了她希望,可想而知此時的我對她而言有多重要。若我讓她這份希望破滅,或許她此生都無法再振作起來。”

吉奧道:“那也不能急於這一時。大不了我答應你,此事你可以跟着我繼續查下去。”

星月喜道:“好,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吉奧笑道:“還差半個時辰不到就要天亮了,你先洗洗睡吧。”

“刻不容緩啊!”星月道。

吉奧道:“今天我準備好好審問這兩人一整天,能說動他們去作證,那自然是什麼事都沒有了。如果不行,就算套出了點蛛絲馬跡,也能讓我們今後的行動更加有把握。”

星月躊躇了一會,輕嘆一聲道:“好吧,那我們今晚再行動。”


看着已近漸漸有些光亮的天色,星月也只好轉身離去。

卡爾和吉奧留在吉奧的房間,不斷來回來去的折騰着兩人。


過了一會,卡爾看到地上有一灘水,忽然一拍腦袋道:“哎呀,剛纔沒注意,現在想起來,星月這小子是不是用了冰靈術?”

吉奧也是一呆,撓着腦袋道:“我記得他是習練雷靈術的,怎麼會突然幻化出冰劍?”

卡爾起身開門道:“我問問他去。”

剛一起身,發現門外站着一個人影,卡爾笑道:“不用我去找,他自己來了。”說着打開門,笑嘻嘻的道,“我就知道你會忍不住要回來……”

忽然發覺門外此人並非星月,還沒等卡爾反應過來,嘴上就突然被一張大手壓住,肩膀處的力道關卡被擒,頓時失去了所有反抗的能力。

··········

一路之上,星月都在反思着自己剛纔的舉動。

確實,如果有人一觸動到自己的軟肋,那麼自己修煉的中樞之魄的效應就會大幅度減少,從而無法達到那種超凡脫俗的境界。

心下煩惱,忍不住問道:“美女師父,我這中樞之魄是不是還沒修煉到家?”

夢兒道:“那是自然,這都是正常現象,你無需過多介懷。”

星月又問道:“那怎麼才能多多鍛鍊中樞之魄,讓它更爲強大?”

夢兒道:“那就要常常進入你意識的深層之中,用那個對萬事都毫不介懷的‘你’去看待現實中的你所發生的事情,時間久了,你便能做到寵辱不驚,心無旁騖的境界。”

星月乾笑兩聲道:“還是免了吧。在那個境界裏雖然很舒適,但卻沒一點意思。我還是喜歡在現實裏的這種愛恨糾纏的感覺,至少我覺得煩惱的時候,可以和霜兒去說說話。”

夢兒笑道:“此事強求不得,你自己覺得怎麼樣最好,就去怎麼做吧。”

和夢兒說了一會話,星月便覺得心境平和了很多。回到自己的房中躺下,沉沉的進入夢鄉。

一覺醒來,已經是天光大亮。星月算着時間,自己大約睡了一個時辰左右。雖然不多,但也總比沒有強。

打着哈欠,星月來到雙修部的教室。剛一進入,頓時傻眼。

眼前並無什麼新奇的東西,大部分都是……人!

沒錯,全部都是清一色穿着學員服飾的人。而且這些人並非是雜亂着站在教室當做,而是排排坐好,彷彿要上課一樣的呆在那裏。粗略一看,這裏至少得有兩百多人。這教室當中原本只能坐下一百來人,如今居然多出一倍,自然顯得擁擠非常。

心柔的聲音在右側響起道:“月哥哥,這裏這裏。”

星月扭頭看去,心柔正拍打着旁邊的一個空座,一邊叫自己過去。

星月連擠帶推,引來周圍一堆陌生人埋怨的眼神後,纔來到了心柔的旁邊坐下。

心柔問道:“月哥哥,昨天你去哪兒了?”

星月含糊了幾句並未作答,反問道:“這裏怎麼了?突然聚集這麼多人,是尋仇的?”

心柔哧的一笑道:“當然不是,他們都是我們的新同學啦。”

“什麼?”星月輕聲驚呼道,“怎麼突然多了這麼多?”

雖說昨天是考覈,考覈過後人員必然會有一些變動。但在星月看來,雙修部的人必然要越來越少,可目前看來,情況卻是恰恰相反。

心柔道:“雙修已經成爲了學院繼武道、魔法之後的第三大正式課程了。昨天不光有武階和靈階的測試,連雙修的階段測試也已經有了。”

接着拿出一張紙遞給星月道:“咯,你看。”

星月接過紙張,只見是一張成績單,上面寫着【心柔 雙修六階】。

星月恍然道:“難怪會這麼多人了。”說着來回尋覓,發現凝霜在很遠的另一側,也在看着自己。兩人四目相對,同時略帶苦笑。從今往後,想要再眉來眼去,看來困難又加大了不少。

“雙修後面是什麼?”星月輕嘆一聲,隨口問道。

心柔解釋道:“雙修階段後面分別是融匯、同煉、陰陽、至尊五項。也是前兩者九階,後三者各是天地人三階。”

星月聽得似懂非懂,摸着下巴道:“至尊麼?聽起來不錯。”

心柔則是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星月道:“月哥哥,你昨天真的沒來參加考覈?”

星月糾結的撓着頭道:“嘛,這其中發生了很多事。”

心柔面露焦急之色道:“那怎麼辦?你沒有考覈,那成績就還是雙修四階了。”

星月聳聳肩道:“那也沒辦法唄。”接着心頭暗罵吉奧,看來他是沒空幫自己去內定了。

隨後不久,萊菲蒂來到了教室中,介紹了一些詳細的狀況。

當得知會盡快給雙修部安排其餘教室的時候,星月這才安心。若是以後都要擡頭低頭看到這麼多的人,那還不得煩死。

由於教室內過於混亂,因此萊菲蒂早早解散了衆人。星月也是心中一喜,今天沒有課程,那麼自己便能接着白天這段時間去將靈猿決教給海倫娜。

見到海倫娜的時候,裝誰的聲音來嚇唬她呢?

圖書館內,星月來回來去繞入那塊空地,偷眼望去,只見海倫娜正在一邊翻看着書,一邊保持着一枚小火苗存在於手掌之上。

這是初學者爲了維持靈力的延續纔會做的修煉,星月心中輕嘆,也已經不再忍心作弄他,舉步走了過去。

海倫娜笑着星月星月,幫他倒了杯茶。

星月只想快點幫她,於是茶也沒喝,便通過自己的記憶,將靈猿決的所有口訣全部默寫下來,交給了海倫娜。

海倫娜一臉迷茫,不知道星月的用意。

星月道:“這個咒訣名爲靈猿決,可以幫人自由掌控體內的力量。你先試着練練,可能會對你有所幫助。”

星月不敢把話說得太滿,皆因並不知道這靈猿決是否真的能幫助海倫娜開口說話。

海倫娜微笑點頭以表謝意,翻看了幾頁星月寫的手稿,頓時覺得裏面提到的一些修煉方法雖然怪誕無比,但仔細一想,卻也合情合理。

海倫娜提筆在一張白紙上寫道【多謝 我會勤加練習】。

星月點點頭,剛想再說點什麼,卻見海倫娜已經全神貫注於研究靈猿決,於是便悄聲退了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