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就看這個球,直接在籃筐上彈了幾下,最終落進了籃筐。

「厲害啊!」就在這個時候,在門口和王琴偷偷錄像的田中一雄說道。

「從目前來看,綜合實力上來說,還是江希小姐實力更高一點。」站在一旁的田中二雄說道。

「那當然了,從小到大小水就沒有贏過江婷。」王琴得意地說道。

「希望他能夠保持著的狀態拿下這場對決!」田中一雄說道。

「那是當然的了。」王琴說道。

李本江希把球罰進了籃筐,比分來到了5:4。

「李本江希,看來對球的意識還有觸感的把控,你還是做的這麼好。」李江水說道。

「我勸你還是叫我本來的名字,難道我來到這一邊,我們兩個就這麼生疏了嗎?」李本江希說道。

「你現在本來不就是叫這個名字嗎?既然你叫了這個名字,還換了自己的身份,那自然我就不能再以原來的稱呼叫你了。」李江水說道。

「我覺得你的思想實在是太死板了,你應該有那種開放,包容的思想,這才是一個成熟人應該有的想法,想要做大事,就不應拘泥一些小節。」李本江希說道。

「我本來也不想做什麼大事,就想把球打好,什麼成熟不成熟的,我也從來沒有考慮過,李本江希,你要是再不來防守的話,我就要進攻了。」李江水瞪著她說道。

李本江希急忙跟了過去,李江水這個時候拿著球來回地移動了兩步,就見李本江希那個時候想要衝上去,想要再次用剛才的方法把她手裡的球拿下來,然而這一次李江水沒有給她這個機會,而是直接一個運球把她給擺脫了。

「不是吧,這麼快嗎?」李本江希驚訝地說道,她急忙去追,李江水只甩開了李江婷半個身為,兩個人用身體對抗著衝到了籃下,李江水起身上籃,李本江希急忙撲了上去。

李江水這個時候強行將球投了出去,李本江希直接把她推了出去。

「你怎麼回事?」李江水笑著說道,「以前你跟我打球,從來不會這樣。」

「江水,沒想到這麼長時間沒有見,你竟然長進如此之大,帶球穩了,速度快了,防守也更紮實,看樣子你沒少受苦。」

「哼哼,受苦,與其說受苦,不如說是受罪,不過為了打敗你,受再大的苦也值得。」李江水這個時候拿著球說道。

「什麼,打敗我,為什麼?」李本江希驚訝地說道。

「還用問嗎,李本江希!」李江水大叫一聲。

李本江希被李江水嚇了一跳,就在這個時候,就見李江水突然消失在她面前。

「什麼,怎麼會……」李本江希這個時候不敢相信地站在了原地,因為剛才李江水的第一步實在是太快了,快到她還沒有反應過來。

只見李江水過掉李本江希以後,直接對著籃筐跳了起來。

「你想幹什麼?」李本江希驚訝地喊道。

「不是吧,她要做什麼?」王琴也驚訝地說道。

「喝呀!」李江水這個時候大喊一聲,單手把球扣進了籃筐!

「天哪,扣籃!」這個時候就聽田中一雄大聲喊道。

6:5,李江水這個時候領先了!

李江水這個時候發現了在外面錄像的田中一雄,瞪著他們說道:「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啊,沒……什麼……抱歉!(日語)」這個時候,就聽田中一雄急忙說道,他剛才似乎是被李江水嚇到了,說話都說不清楚了。

「阿水,你……你什麼時候……」李本江希不敢相信地說道。

「李本江希,以前我把你作為我的偶像,但是現在,你是我的對手,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李江水說道。

「好吧,既然這樣……」李本江希這個時候脫下了自己的外套,露出了裡面的球衣,「看樣子,我確實得拿出我的真正實力了,妹妹,你現在的表現確實驚訝到我了。」

「你什麼意思?」李江水說道。

「我以為你還是以前的你,所以沒有出全力,這下我得好好跟你玩玩了。」李本江希笑著說道。

「你……你開玩笑吧,虛張聲勢?」李江水冷笑一聲說道。

「哼,是不是,你馬上就知道了。」李本江希說道。

李江水把球給到了李本江希的手裡,李本江希拿著球,在手上轉了幾圈,然後看著他笑著說道:「知道嗎,阿水,這麼多年,我是第一次對你用全部的實力。」

說完,李本江希這個時候帶著球直接向左側沖了過去,李江水跟著她快速地向左移動,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李本江希猛地後撤,然後將球從胯下給到了右手,從右側快速的向右邊推進,這一下的幅度特別大,李江水急忙跟上去,隨後就見李本江希將球從背後給到了左手,直接從左側突破了過去,這一步,李江水沒有跟上來,直接被過掉了。

李本江希輕鬆地把球放進籃筐,比分來到了7:6。

「好厲害啊,雖然經過了特訓,但是看樣子,我還不是她的對手。」李江水心裡說道。

「好球啊,看樣子,還是婷婷厲害一些。」王琴這個時候高興地說道。

「剛才這個球,算是我送給你長大的成人禮。」李本江希笑著說道。

李江水沒有再說什麼,而是撿起球,來到了三分線外。

「繼續。」李江水說道。

「還要繼續嗎,好吧。」李本江希笑著說道。

李江水這個時候看著李本江希,李本江希直接撤了兩步,看樣子她是吃准了李江水不會投籃。

李江水這個時候左右嘗試著突破了幾下,但是都沒有辦法突破李本江希的防守,因為對手就放開你兩步遠,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過掉對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就在李江水這個時候拿起球準備要投籃的時候,展御在一旁咳嗽了幾聲,李江水這時候想起來之前和展御的約定,但是這個時候已經停球了,沒有辦法,只能強行把球投出去了。

「咣當!」球砸到了籃筐上,彈了起來。

李本江希拿下了籃板,準備進攻。

「看來這個叫李江水的女孩兒並沒有長遠距離投射的能力,那要是這樣的話,他對我們的威脅就想很多了。」田中二雄說道。

「其實不然,這個女孩的身高應該是打大前鋒甚至中鋒的位置,在這個位置上的話,其實有時候根本就不需要長遠距離的投籃的。」田中一雄說道。

「簡直是胡說八道,現在你看看整個世界的趨勢,從內到外都有投籃水平的球隊才能打的更好,你看看日本隊,是不是從內到外五個位置都有投射的能力?」王琴這個時候說道。

「你說的這個話也不錯。」田中一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只見場上的李本江希三分線外把球投了出去,球穩穩地落進了籃筐,比分來到了九比六。

「可惡,我剛才我還以為她要突破了。」李江水說道。

「我說阿水,還有要打下去的必要嗎,要是繼續這麼打下去的話,這個分差只會越來越大。」李本江希說道。

李江水這個時候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展御,展御點了點頭。

「為什麼不讓我用長遠距離的投射啊,他到底是怎麼想的,再這樣打下去的話,我會輸的。」李江水心裡有些著急。

「這個時候,你要想辦法去用頭腦打球。」展御看著場上的李江水心裡說道。

。 翌日清晨,317國際商貿中心大廈的頂樓會議室,所有人都在聽著謝慎行數落各個部門,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張經理,現在全公司最大的項目就是海城商業街和遊樂場項目,你說你們財務部門為什麼沒有跟上?」

「謝經理,這些我知道,可是要挪用這麼一大筆資金,按道理要和謝總報備的,沒有他的簽字,我們不敢動啊。」

謝慎行走進張經理然後盯著他說:「張經理,這個項目現在由我全權負責,我希望你知道我是有權利調動公司資金的。」

張經理不敢抬頭看謝慎行,以前謝霆威在位的時候就沒有這條規矩的,可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現在整個公司謝雲澤不在,就屬謝慎行最大,張經理也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聽誰的了。

就在氣氛一度凝固的時候,會議室門口傳來了一陣穩健的腳步聲,所有人一齊看向會議室門口,謝慎行也轉過了頭。

迎著陽光走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謝雲澤,頓時安靜的會議室開始沸騰起來。謝雲澤直直地走向會議桌的正前方看都沒有看謝慎行一眼。

「正是好大的架子,張經理,說吧,有什麼問題?」

謝雲澤一開口大家好像有了底氣,一個一個的開始就海城商業街項目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

謝雲澤走到謝慎行面前看似冷淡的說了一句:「獨斷專行可解決不了問題。」

謝慎行看著大家積極踴躍的發言的樣子,加上謝雲澤的這句話,心裡像吃了蒼蠅一樣難受。

面對會議室一邊倒的局面,謝慎行也沒有辦法,只能換上一幅謙遜的樣子:「哥,你說得對。不過我已經問過老爺子了,這次的海城商業街投資項目必須上馬,而且主要負責人是我。」

謝慎行露出得意的笑容但是謝雲澤卻根本沒有Care他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好啊,我沒有意見。」

謝慎行聽了這句話心裡直打鼓,謝雲澤這是什麼意思,這樣的香餑餑他就直接放棄了?這不是謝雲澤的風格啊。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謝雲澤在來公司之前就見過謝老爺子了。

「謝氏集團近期的項目將會圍繞兩個項目開展,一個就是謝經理負責的海城商業街項目。」謝慎行整了整自己的領帶,壓抑著自己內心的喜悅。如果這件事干成了,不僅能收復公司的民心,另一方面還能討好爺爺拿到謝氏集團的股份。

不過謝雲澤說還有一個項目,那是什麼?

「還有一個是濱海新區的度假酒店項目,是我在經過考察之後確定下來的,已經和公司所有股東進行了說明。兩個項目并行,張經理,最近你那邊注意一下,資金流動會比較大。」

張經理趕緊拿紙筆記錄了下來。剩下的人反應了一下又七嘴八舌的討論了起來。謝總的意思是要和謝經理在明面上切磋一下了。他們頓時直呼謝雲澤有魄力,這下才是好戲開場,精彩紛呈呢。

「這就是今天要宣布的事情,會後郁孤風會考核項目團隊成員,有意向加入的聯繫他。其他人還有問題嗎?」

會議室的員工臉上都露出大幹一場的神情,紛紛表示沒有問題。

「既然沒有問題就散會!」

謝雲澤一聲令下大家都迅速起身投身戰鬥準備中去了。

謝雲澤經過謝慎行的時候淡淡的說了句:「好好乾,別讓我失望。」

謝雲澤雖然是笑著說的,可是語氣里的凌厲任誰都能感受得到。大家離開之後謝慎行狠狠地砸了一把會議室的桌子。

謝雲澤,我們走著瞧!

謝雲澤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郁孤風遞上自己手裡的策劃案:「澤爺,要不要調小劉他們回來,畢竟這次謝慎行看起來要搞不少手段。」

謝雲澤擺擺手,直截了當的說:「不用了,就我一個人就能讓他徹底爬不起來。」

郁孤風看著謝雲澤充滿敬佩,他差點忘記了自家老闆可是常春藤名校工商管理碩士畢業生,不知道拿過多少投資獎。看項目的眼光肯定錯不了。

「正好,乘著這個機會,看看哪些人吃裡扒外,這不是正好嗎?」

郁孤風點了點頭,這次看起來是一場誰是老大的比拼,可是卻也是謝雲澤重整謝氏集團的第一步。

謝霆威在位的時候,對於這些小輩都不放在心上,所以才有了謝天琪胡作非為的事情發生。大家表面上對他尊崇有加,暗地裡卻進行著不為人知的黑暗交易。

這些對於謝氏集團發展不利的禍根,謝雲澤都要一一根除。

其中首當其衝的就是整肅集團內部人員。此時的謝慎行身邊正圍繞著不少人,他們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謝雲澤盯上。

謝慎行緊急派人去摸清濱海度假酒店的情況,但是得到的回饋卻是那裡一片荒涼,連個人影都沒有。

「謝經理,這次絕對是你贏沒跑了,就那破地方,別說蓋酒店,就是蓋別墅送人都沒人去。」

謝慎行聽了手下人的話心裡頓時開心了起來,覺得自己的項目應該是萬無一失。

「行了,我們當務之急應該是做好自己的事,商務談判組去和藍家的代表談一談,務必拿下那塊地。」

謝慎行找到蘇雪吟微信,然後露出了得意的微笑,謝雲澤,有了藍家的支持,我看你怎麼斗得過我。

會議之後,有很多年輕人來到了謝雲澤這邊的項目團隊,反而那些有點閱歷的都不見人影。

「澤爺,那些平日里會議上一直說著支持您的老油條,這次一個都沒見。真的是一群牆頭草,都吹到謝慎行那邊去了。」

謝雲澤笑了笑,不置可否的看了看名單:「篩選一下名單上的人,有能力的委以重任,明天把項目負責人的名字報給我。」

郁孤風立刻停止了埋怨,開始干起手頭的事兒來。

郁孤風離開之後,謝雲澤撥通幾位舊臣的電話安頓了些事情。

掛斷電話之後謝雲澤走到窗邊看著外面車水馬龍的世界陷入了沉思。

謝氏集團創立至今,已經深入到了海城的各個體系,這是巨大的優勢,卻也是巨大的隱患。上上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背靠大樹好乘涼,想著在謝氏薅一把羊毛。

謝氏集團本部有謝慎行謝天琪兄弟兩,謝氏集團下設的分公司有數不清的張總李總。

謝氏集團養了他們這麼久,是時候一筆一筆的清算了。謝雲澤看向遠處的眼神變得犀利。

沒過多久,郁孤風那邊就選好了負責本次濱海度假酒店的團隊,總負責是今年剛從海外名校畢業的青年才俊,名字叫做茅子俊。

他是第一個自薦來這個項目組的,也有很多人被他所勸服。郁孤風見到他的第一面就很欣賞他,他一定會是謝雲澤喜歡的那種人。

為人沉著冷靜,但是頭腦靈活,往往能看得見表像下的真實情況。

郁孤風把濱海項目策劃方案交給他的時候,茅子俊第一眼就看到了問題。

「謝總,看重的怕不僅僅是濱海度假酒店的這塊地吧!」

郁孤風在心裡暗暗吃驚了下,茅子俊說的的確沒錯,濱海本身不是重點,主要是他所處的位置靠著國家新建的港中澳大橋。

「這個位置將來發展起來,地處三界中心,肯定發展前景不容小覷。」

郁孤風點了點頭,謝雲澤當時也是這麼和他講的。就憑這兩點,郁孤風決定就他了。

謝雲澤這邊在順水順舟的推進,但是謝慎行那邊卻不是這樣。

要知道市中心建商業街和遊樂場是件利潤多大的項目,大家爭先恐後的想要接下其中的一部分。

「謝總,我早就看出來您不一般,在謝氏集團這麼些年,你的建樹可是比那位謝總多多了。他就是一半路出家的,怎麼能比得上您。這次市中心的項目,怎麼說,您都贏定了,您看看,要不給我派個差事。我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