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王家還有一個祕密書館,這個書館當中盛放着王家自這一位老祖先開始收集的一些書籍。當然了,有些書籍可能是有關於修行的,也有些書籍是孤本善本,其他地方根本沒有。

平時,那位老祖宗哪裏也不去,就守着這一個書館,王家家主雖然貴爲整個家族的家主,可是他要想進入書館,幾乎不可能。因爲他不算是修行之人。

在那位老祖先的眼中,只有修行之人才有資格進入到書館當中。並且只有那些修行者達到了一定的高度之後的人,才能容許進入到書館的深處,看那些玄妙無雙的書籍。

陳煜此時讓他去舊書館找到那些書,怎麼可能呢?王家家主知道,自己斷然是沒有這個本事的。


可是,現在的陳煜盛氣凌人,兵臨城下,劍鋒直指就要得到那本書,自己又能怎麼辦呢?如果說不給,也許自己這一把老骨頭真的就葬送在這裏了,如果要給,那麼自己從何而來呢?


王家老頭子是真的犯了難了。

“怎麼,王老爺子,你是想到辦法了嗎?或者說你是想起了那本書在哪裏了?要麼你就告訴我,那本書到底在哪裏?我自己去取就好了,不用勞駕你。”陳煜笑着說。

“我、我、我也不知道啊。”王家家主哭喪着臉,真的老淚縱橫,一瞬間哭了出來。

其實陳煜也知道,僅憑這一次,自己也是不可能將王家完全的從京州市抹去的,當然也不可能一下子找到這本書。

因此,他的策略是,這一次僅僅只是敲山震虎,給王家一個警告,同時讓其他那些家族見識一下自己的本事,所謂打草驚蛇就是這個道理。

又或者,對於這本書來說,也好給王家給一個緩衝的時間,陳煜堅信自己最終會得到這本書的,只是時間問題。要是如果逼得太急,逼得對方狗急跳牆,那反而不是太好的。

“好了老王,我不逼你,但是你也得按照我的意思來,你聽好了,給你三天時間找到這本書,同時這張圖我留給你,你仔細看看,如果說有這本書的消息,隨時來找我,我恭候您的大駕。”陳煜冰冷的臉,一絲笑容都沒有,他冷冷的說道。

王家家主哪裏還敢說得出話來呢,只能是眼睜睜的看着他們三個人魚貫走出了王家。

“林常這會兒好點了沒有?剛纔我沒有讓你的師傅幫忙,我也沒有上去幫忙,是因爲我堅信你可以。也該是時候了,讓你再進一步,到時候我們要辦一些事情,希望你能幫得上忙。”走在路上,終於對林常說道。

“煜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請你相信我。”林常說道:“另外,我似乎要到地階了。”

“那就最好不過了,我這個人經歷了戰場,經歷了生生死死,現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兄弟死在自己的眼前,你們都是我的兄弟,萬事珍重!”陳煜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幽幽的說道。

“煜哥,剛纔是我不好,我激動了,請你懲罰我吧。”孫虎聽了陳煜的一番話,也知道自己剛纔有點衝動了,急忙說道。

“嘿,你真的打算讓我懲罰你嗎?”陳煜問道。

“是的。”孫虎看這陳煜奸詐的笑容,頓感不妙,但還是咬着牙說了一聲。

“那我懲罰你和你的陳雪,不要見面,你覺着可以嗎?”陳煜狡黠的笑着。

“這個這個……”孫虎說不上話來了。

他的囧樣逗的其餘兩個人哈哈大笑。

王家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雖然後續肯定還要進去,但是目前來說,手頭的事情似乎都已經忙完了,陳煜也不是吝嗇的人,因此就叫來了陳佳周嫣然白格楚夢瑤他們,當然還沒忘記忘叫孫虎的陳雪。

他帶着一羣人去了學校門口最出名的一家飯館,一羣人在那裏吃吃喝喝,一整個下午玩的很是歡樂。

然而,他不知道的事,一個針對他的陰謀正在展開。 第二天一大清早陳煜就趕着去學校,雖然孫老頭說了,如果學不進去只要不打擾其他同學就可以。

但這幾天,王可兒正盯他盯的死死的,他可不想撞在她槍口上。

一到教室,陳煜就在座位上坐着仔細沉思最近的事情。

陳煜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有招黑體質,最近老是有人要對付他。

自從入學這幾天老是有人因爲各種各樣找他麻煩和他身邊人的麻煩,讓他一天疲於奔波都沒時間整理思路,就連本來要做的事情也沒做。

陳煜想到這不由得苦笑,到底是紅顏禍水還是這些人寧有所圖。

一次兩次還可能,但次次都如此,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來,不由得讓陳煜懷疑,這似乎太過巧合了。

更像是幕後有一個人在操控這些。

想到這裏陳煜不由得細思極恐。

這幕後黑手竟然操控那麼多家族還跨越那麼大區域,可想而知勢力是有多大。

陳煜拿出電話給荊柔撥去。

電話接通陳煜連忙說道。

“荊柔,麻煩你幫我查一下這段時間和我有矛盾的林家、孫家、林家還有王家等這些家族最近有什麼異常。”

“我儘量,雖然我家在軍界地位很高,但涉及那麼多家族我們荊家也不好查,對了你讓我查這些幹嘛。”荊柔說完後好奇的問道。

“荊柔,你沒發現最近這些找我麻煩的紈絝子弟都頻繁的太過於巧合了嗎?我覺得很有可能他們是故意的,目的就是不讓我閒下手來查出針對我陳家的幕後黑手。”陳煜跟荊柔解釋了兩句。

“我怎麼覺得是你招惹的那些紅顏禍水的原因啊,好啦,我盡力給你查,但查得了多少我可也不敢保證。”荊柔語氣酸溜溜的說道。


陳煜聽到訕笑了兩聲,和荊柔又說了兩句就掛斷了電話。

掛掉電話後陳煜在和孫虎打了個電話讓孫虎去查一查關於陳家被滅那段時間的前因後果。

這些佈置下去後,陳煜便開始日常的修煉。

那麼多年下來修煉早已經變成陳煜的一種習慣,既然經脈不能聚元沒什麼作用,可陳煜也依舊雷打不動的每日抽出時間來修煉。

周嫣然到了教室看陳煜趴在桌子上以爲他在睡覺,戳了他兩下見他沒反應也就沒管,至於其他老師對於陳煜睡覺早已見怪不怪了。

於是陳煜便安安穩穩的修煉了一早上,直到中午的時候陳煜便收功拉着周嫣然出去吃了午飯。

吃完午飯後,下午沒課陳煜便和周嫣然說了一句讓她自己回去,便自己孤身前往醫院看望自己的父母。

這已經不是陳煜第一次來看自己的父母了,可半年多來父母依舊沒有甦醒的痕跡。

可陳煜剛到醫院,卻感知不到父母的任何氣息。

心裏頓時慌了起來,大步朝着病房跑去,到了病房卻發現裏面空空如也。

陳煜上去摸了摸病牀上凌亂的被子。

嗯!溫的。

也就是說父母不見了纔沒多久。

想到這陳煜連忙跑去前臺問了才知道前一個小時護士去換藥的時候父母還在病牀上,並且這段時間也沒有人進入過病房,因爲這是特護病房,所以醫院還是很重視的所以他們記得很清楚。

完了!這一刻陳煜感覺天就要塌了。

很顯然父母是被人給劫走了。

陳煜再次回到病房,陳煜打算順着病房的窗口那方向追過去。

陳煜不知道方向對不對能不能追到,但現在陳煜毫無辦法。

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正當陳煜走到窗口的時候,意外發現,窗口處壓着一封信。

陳煜撿起來打開一看。

“安好,勿念。”

陳煜認出來了,正是自己父親陳忠和的筆跡。

結尾還有一個特殊的記號。

陳煜瞬間便放心下來了。

如果只是筆跡的話陳煜還擔心真假,但有了這個記號後陳煜便能確定這是真的,是父親留下來的。

父親沒有危險,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父親離開了。

因爲這記號是自己小時候亂畫的,當時還和父親開玩笑說這是屬於他們兩的暗號。

這暗號只有他倆知道,就連自己母親也不知道。

陳煜知道父母不是被人劫走而是自己走的這就足夠了。

放下心來後陳煜在仔細觀察了一下病房內。

發現被子雖然凌亂,但能明顯看出來是人自己從牀上下去卻沒整理被子的凌亂。

陳煜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真是關心則亂,要是平時自己早注意這些細節了,但因爲事關父母就太慌亂了反而卻沒注意到這些,導致鬧了個那麼大的烏龍。

陳煜知道父母安全後便從病房出來驅車回到自己家去。

……

“陳煜你來的正好,我正打算去找你呢,你上次不是答應教我功夫的嗎?還答應給我量身定做一套適合我的訓練方案。”陳煜剛到家正好遇到從家裏出門的白鴿。

“呃,那個……”陳煜聽到白鴿這麼一說纔想起來有那麼一回事。

“你不會忘了吧?”白鴿狐疑的看着陳煜,還配上了一點凶神惡煞的表情,彷彿只要陳煜敢說忘了就要撲上去咬死陳煜一般。

“怎麼會,我都已經準備好了,你等着我先回房間換下衣服,我帶你出去訓練。”陳煜看到白鴿的表情暗喊糟,連忙找個藉口回到房內。

“怎麼辦?這幾天被這些煩心事把這件事搞忘了,不行我不能說沒準備不然看她那表情我可不敢保證一會會發生什麼。”

陳煜在房內着急的走來走去,要是論戰鬥殺人的話陳煜十分在行,好歹在部隊摸爬滾打那麼多年,還訓練出一幫狼崽子,可要是說道對付女孩子的話,陳煜就沒轍了,從小到大都沒這方面經驗啊。

更別提還有人交自己。

“喂!陳煜你好了沒,你是不是真忘了躲在屋內不敢出來啊,我告訴你你要真忘了,你知道的。”

“馬上了,馬上了,怎麼會呢,我早給你準備好了,我換好衣服我們馬上就去。”

屋外傳來白鴿的催促聲,陳煜聽到後更亂了,順口答應道後腦海里不停思考白鴿到底適應那些訓練方法。 “哎!有了。”陳煜翻遍腦海終於找到了一份以前訓練一個女隊員所用到的訓練方案,她和白鴿的身體情況有點類似,現在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那個女隊員情況和白鴿類似,精通各種殺人技巧和格鬥術。

但卻因爲身體素質停留在普通人的層次未曾突破到黃階,所以反而成爲了陳煜帶的那個隊裏面實力最弱的一個。

那些戰鬥能力沒他強的人往往因爲身體素質壓過她而取勝。

所以陳煜爲她量身定做了一份鍛鍊身體素質的訓練方案,至此那個女隊員身體素質突飛猛進,還進入了黃階,一下子成爲了隊裏面數一數二的強人。

天下修士,不外乎納氣歸元,通經擴脈。

也就是說修士的本質就是吸納元氣轉化爲真氣儲存在丹田內,打通經脈,擴展經脈。

而要想吸納天地間的元氣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必須要有足夠強足夠硬的身體素質。

這樣才能保證人體在吸納元氣入體的時候不會被狂暴的元氣撕裂肉體。

如若身體素質不過關卻又強行吸納元氣肉體的話,輕則肉體撕裂,武藝被廢,前途盡毀,這輩子只能做一個廢人躺在牀上。

重則直接肉體崩壞,直接死亡。


所以世界上修士的比例纔會如此稀少,因爲並不是所有人都有着能把肉體鍛鍊到普通人所能達到巔峯的天賦。

當然世界上還有一種人他們天生下來就肉身圓滿,無須鍛鍊身體就能達到吸納元氣入體的強度。

這種天才通通被稱爲天授子,陳煜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陳煜想要讓白鴿提升實力的話,就只能讓白鴿提高身體素質讓他成爲修士了,白鴿實力已經達到了普通人的巔峯。

打定主意,陳煜三下五除二換了套衣服便走出房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