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安平道:“知道了,知道了,山魈只有在夜晚纔會顯形,我雖沒見過,但卻知道這東西好人肉,若是以尋常方法捕之,代價太大,要除這妖怪也不難,只要引他出來,隨後想法子割掉他的頭顱,挖掉頭上獨角,以大火焚燒即可,那獨角是山魈特有的東西,不可久留,若是得手必須立刻斬除,你可聽明白了?”

我聽得似懂非懂,卻還是連連點頭,“那要怎麼才能抓住這東西呢?”

吳安平說出的辦法讓我有點毛骨悚然,可聽他的意思,似乎不這樣做,就沒有別的方法了,所謂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匆忙掛了電話,對楊薇道:“今晚就行動,不過我覺得你一個女孩子家就不要去了,省得到時候做噩夢。”

楊薇很是不解,執意道:“不行,如此危險的事情怎麼能讓一個人去呢?我楊薇還沒那麼絕情,就算你不讓我去,我也要去。”

這時,村長已經收拾好了東西,從屋裏走了出來,我看提着一個竹簍便問道:“這是什麼?”

村長道:“我帶些吃的上山去,他們在山上尋人挖屍,久不歸家,我這糟老頭子也就只有這點作用了。”

我接過村長手中的竹簍,道:“我跟你一塊兒去吧,順便去看看情況,另外,我已經有了一個好的辦法,就是有些忌諱,得詢問一下你們的意見。”

村長很意外的看了我一眼,“什麼忌諱?”

我摸着頭髮,道:“路上再說,路上再說。”於是村長懷着疑問與我們一道上了山。

其實吳安平告訴我的方法也並不是什麼特別好,反而有點邪乎,甚至讓人不能理解,傳言山魈夜晚喜歡襲擊人,且飽餐一頓之後就會啼笑。

那笑聲就跟嬰兒一樣,吳安平說要想治這玩意兒,必須得用人肉將其引誘出來,事先取新鮮屍體再裏面注射大量麻藥,隨後將屍肉晾置在山林之中,夜晚一到,那東西必定出來覓食。

聞此新鮮人肉定會前來尋找,只要吃過了這下了藥的屍體,不出許久定是暈厥在地,這時再拿人把他的頭顱給砍下來剁碎,頭上獨角用火燒盡,這山魈纔算真的死去。

村長聽聞之後,心裏卻是大駭,他眉毛都快擰道一塊兒去了,“怎麼要用到屍體啊?這對於那些死者來說多不公平?就算料理完了,我又該如何去跟人家家人解釋?你能不能想想別的辦法。”

我一時無奈,“我也知道,這對於你們而言有些困難,但人命關天,容不得那麼多了,我一個朋友乃是專門從事這方面工作的,他說的辦法肯定沒有問題,只是要你們放下芥蒂,畢竟人死不能復生,還請節哀順變。”

村長面色變得極其難堪,他走路都似乎沒了力氣,我和楊薇上前扶住他,把他扶到路旁的石頭上歇息,他哭喪着臉道:“我上無老,下無小,既然這樣,就用我的屍體去做誘餌吧。”

我和楊薇大吃一驚,我連忙勸說道:“老爺子,你可千萬不能想不開啊,大不了事後給予死者家人補償就是了,任何費用都由我們來出,你看可好?”

村長捶胸頓足的道:“我知道你們倆是一片好心,可村裏人不答應啊,就算明知必須由此法纔可解,也絕不會有人同意的,咱們村從來信奉死者爲大的道理,你這樣用死人做餌,實在是與我們信奉背道而馳,不妥,若是有個萬一,你們還不得揹負罵名嗎?到時,就算我想保你們,也保不下來,求求你,在想想別的法子吧。”

看他滄桑的容顏我有些於心不忍,只好拿出電話又打給了吳安平,吳安平聽聞後,卻是罵道:“哪兒那麼多的麻煩事兒啊,我說了,自古以來對付山魈這妖怪,只有這一種辦法,若他們自己不同意,讓他們自個兒想辦法去,反正我們做得仁至義盡,也夠意思了,東子,你把原話告訴他們,看是選擇集體完蛋,還是委曲求全。”說着,啪一下便掛了電話,留得我在這兒裏外不是人啊。

(本章完) 「主子,你沒事吧?」墨行看著墨景風問道。

「沒事,總要做個樣子給他看……」墨景風說道。

過了許久,墨景風才讓墨湮兩人出來,墨湮看著墨景風擔心的問道:「爹,到時候你能對付得了任天嘯和天機閣嗎?」

墨景風已經告訴他們現在裝病的原因了,墨景風猜到任天嘯現在不動,一定是為了等著墨族和華族為了墨綵衣大戰時,等到華族和墨族兩敗俱傷時,再出手搶走墨綵衣。

到那時不管是墨族還是華族,都沒辦法護住墨綵衣,這樣任天嘯就能輕易得手了,所以墨景風裝病,不讓任何人知道他好了,到時候才能跟任天嘯抗衡……

「他的實力不如我,應該問題不大,放心吧!」墨景風笑著說道。

「墨湮,到時候還有我們呢,到時候你就負責綵衣,其餘的交給我們就行了!」帝滄海笑著說道。

「嗯,我知道!」墨湮說道。

墨湮現在什麼都不想,就希望女兒快點出關,然後他們去把妻子綵衣救出來,經過這麼久,他真的很想見一見綵衣,他真的是很想很想她……

空間裡面

墨九狸已經為墨百里處理了外傷,剛剛在煉丹房經過一個月的時間,煉製出了治療墨百里的丹藥,來到墨百里的身邊,將丹藥給墨百里服下……

然後又為墨百里檢查了身體,確定墨百里已經沒事,只要等醒來就可以了之後,看了眼小騰說道:「小騰,你在這裡陪著百里爺爺吧,等到他醒來就讓小書送你們出去!」

「我知道了主人!」小騰說道。

墨九狸看了眼墨百里,然後轉身離開,小書看到墨九狸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好奇的問道:「主人,你怎麼了?」

「我在想救娘親的事情。」墨九狸說道。

「這有什麼好想的,主人現在的實力,根本不用怕華族啊,分分鐘滅了他們的!」小書聞言傲嬌的說道。

「我知道,我擔心的不只是華族,其實外公也不知道華族為何起步那麼快,從一個小家族,現在成為超過墨族的實力,更重要的是華晨風,我總覺得他有點不簡單……」墨九狸聞言皺眉說道。

「主人,你說的是什麼意思?」小書聞言疑惑的問道。

「我擔心華晨風跟天機閣的任天嘯一樣,也是上界安排在這裡的人……」墨九狸說出心中所想。

「主人,那我們怎麼辦?」小書聞言擔心的問道。

他知道主人說的上界並非是蒼穹界,蒼穹界的人主人也不會如此擔心的!

「走一步算不一步吧,我還是先去把恢復娘親記憶的丹藥,煉製出來,再出去跟爹爹他們一起想想如何去救娘親吧!」墨九狸看著小書說道。

「主人,之前你不是把救你娘親的丹藥,給了你爹爹嗎?怎麼還要煉製啊?」小書好奇的問道。

「嗯,我拿回來了,之前聽說華族的人在找藥材,還有雲夏看了娘親的情況,怕是之前的丹藥不足以治好娘親!」墨九狸聞言說道。 老村長嘆息道:“沒法子了,若真只有此,那就讓我這把老骨頭卻跟人說說,至於成不成就看人家的意思了。”

他說完,便拿起竹簍起身朝山上走了,留得我和楊薇在原地面面相覷,楊薇看這老人飽含滄桑,似有些於心不忍,便對我說道:“東子,你給想想辦法啊,你不是從假瞎子那兒學了不少本事嗎?怎麼一到關鍵時候就全都不管用了?”

我哭笑不得,“吳安平自己都沒幾招可支,何況是我這個半吊子?罷了,先跟上山去瞧瞧情況再說吧,我儘量一試,接下來的也只能看天命了。”

儘管楊薇對我這番說辭不是很滿意,但我也確實找不到更好的話來搪塞她了。吳安平說以屍爲誘餌,引山妖出來,遂割頭切角滅之,聽起來好像可行,可事實上到底能不能成功,恐怕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

我懷着莫名複雜的心情跟上了山,一個多小時後,繞過山頭,便隨村長站到了一處不大不小的山坳內,下面正好有十幾個年輕男子扛着工具正忙碌着,旁邊一塊稍微平緩的空地上書栓着牽上來的騾馬牛車等。

村民們見村長來了,紛紛圍上來詢問狀況,村長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讓大夥趕緊動身運屍體,儘量在天黑之前把死去人的屍身都還給家屬,一個漢子愁着臉卻說:“不行啊,村長,那些屍體到處都是,而且面目全非,有的甚至只剩骨頭架子了,就算家屬在場也認不出來啊。”

凡世斷緣 說着,漢子指了指不遠處的一輛騾車,那騾車上搭着一大塊白布,我見白布上還有些鮮血滲出來,大概也猜到是什麼東西了,我上前問道:“難道所有屍體都被啃乾淨了嗎?”

漢子說:“那倒沒有,就剛纔那輛車上還有幾個像是被野獸咬死之人的屍體。”

在得到村長允諾後,我主動上前撩開了白布,但見一車殘缺不堪的屍首橫七豎八的擺在上面,濃重的血腥味兒瞬間散發了出來,我眉頭一皺,仔細查看了幾具屍體的傷口,發現撕咬的痕跡非常大,比山林中尋常野獸的牙齒還要粗,而且看樣子非常鋒利,我不敢在看下去。

把白布蓋回了便對村長道:“錯不了了,尋常動物不可能一口切斷人的頭顱,太詭異了,讓我選兩具備用的,其餘的都拿去火化了吧。”

見我二話不說就要動手,村長卻一下攔住了我,他哽咽道:“你別急,讓我先跟大夥說說。”

楊薇這時也上前拍了拍我都肩膀,我只得無奈退了回來,村長站在衆人面前,道:“也許大夥不太會相信,但我還是要告訴大家,這山中有妖怪,而且是吃人的妖怪,多年前清水河挖出的那具巨大骸骨正是那種妖怪所留下的,雖不知爲何會死在那種地方,但毫無疑問,那東西再次出現了,那些上山打獵的人也都是被那鬼東西給咬死的。”

話音一

落,村民們紛紛炸了窩,衆人議論紛紛,恐懼在所有人之間悄無聲息的蔓延着,村長繼續道:“這兩位是來幫咱們的,只要滅了那妖怪,這裏也就不會死人了,否則災難還會繼續下去。”

有人上前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質問道:“他能行嗎?而且就算真的是山妖,他又憑什麼能殺了那鬼東西?”

隨即後面頓時響起一陣又一陣的附和聲,我沒有說話,村長卻替我開了口,“這事兒誰都沒有把握,但人家至少比咱們心裏明數不是?你們若有本事,那你們自己去除,真能辦成,我一概不問,可若辦不到,又憑什麼去質問一個幫助我們的人呢?我醜話說在前頭,要是不想辦法制止,這地方遲早得成爲鬼村。”

此話一出,四周質疑的聲音全部靜了下去,村長咳嗽道:“咳咳,聽他的意思,是要我們準備兩具屍體爲餌,我就是來問問你們的意見,看大夥答不答應。”

沒辦法,事到如今,我們兩個外人已經成了衆矢之的,若不站出來說上兩句解釋一下,恐怕真沒人會願意相信,所以我也不管吳安平給我的那個法子到底管不管用,拿出來扯了一通。

其實這道理跟山裏人捕獵沒什麼兩樣,只不過這誘餌換成了屍體而已,只要拋開那些個人成見及情感因素,這事兒但凡是有腦子的人都能明白,所不能理解的無非是死者爲大那些毫無用處的邏輯而已。

反正已死之人,除了化爲黃土一杯還真無第二個選擇,且不見那些被啃食得連骨頭渣都不剩的人呢,那又該怎麼辦?難不成就讓人家白死了嗎?

一番連小孩子都能懂的道理,落到一羣成年人面前卻還要頗費口舌的解釋一二,實在是無法理解。

難怪李老漢之前告訴我不要輕易透露自己去過西村的事情,敢情這兒的人都是些死腦筋,轉不過彎來啊,望着沉默的衆人,我覺一陣心累,又有人問道:“那到底該怎麼做?”

陰陽靈官 我想了想,“找麻藥,量越多越好,隨後把屍體泡在裏面,屆時找人再把屍體丟在山中,那東西自會來尋,只要讓它倒下,失去知覺了,豈不是任人宰割?”

大清貴人 衆人你望望我,我看看你,似乎都在等待別人的答案,過了好一陣子,才見一個稍微年輕的小夥子舉手表決道:“我同意,只要能讓村長寧靜下來,別說是幾具屍體,就是幾條人命也值。”

仙武暴君之召喚群雄 這話雖惹得許多人怒目而視,但卻沒人反駁,在得到大夥允諾之後,我轉身對楊薇說:“你還是回村子裏待着去吧,這工作實在不適合你這種女孩子來做。”

楊薇撇了撇嘴,隨後道:“好吧,那你自己小心點,有事電話聯繫。”

見衆人再度忙碌起來,村長則把我悄悄拉到一旁,低聲問道:“我怎麼覺得這東西好像不止一個啊。”

前方高能 我聽了有些毛骨悚然,“難道經歷過的都沒幸存者嗎?

這一個就已經夠麻煩了啊。”村長搖頭道:“若不是因爲這個,搞得大家現在都不敢進山打獵了,幸虧咱們村不是靠打獵過日子,否則用不了幾天必定會彈盡糧絕,走投無路了。”

我問道:“對了,那麻藥到那裏才能弄得到啊?”

“鎮衛生所就有不少,就是不知需要多少。”“那自然是越多越好,誰也不知那鬼玩意到底能不能麻到,對了找鐵匠連夜打兩把大刀,一定要鋒利,最好是切骨不帶使勁的那種,”我說道:“我怕那東西塊頭大了,尋常刀劍難傷它的表皮,最多後天晚上,便不要讓其他村民出門了,村長你找幾個年輕力壯的小夥子來我有事要吩咐,還有,那種膽子小的就不要來了,以免壞了大事。”

村長點點頭,隨即轉身離去,很快,他便找來了四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個個都是蠻子形象,身上的腱子肉好像石塊一樣,看上去非常有力氣,我說道:“後天晚上,你們跟我一道上山滅妖怪去,你們怕不怕?”

一個皮膚黝黑的年輕人一笑:“什麼妖怪,不就是山裏的一個畜生而已,有什麼好怕的,我家是殺豬的,對於那種剁畜生的活兒我最在行,只要你讓我去就行。”

其餘幾個人也都紛紛表示自己並不害怕。

我眼角露出笑意,想當初我也是在人前膽大無比,可經歷過各種稀奇古怪的事情之後,我也逐漸認識到了一件事情,對於那些靈異怪聞,不管你膽子有多大,總有讓你害怕的時候,我看這幾個年輕人朝氣蓬勃,意氣風發的樣子,顯然是沒見過什麼大世面,尤其對於那種深山老林纔會發生的邪門之事兒更是沒多大概念,不過這樣也好,要是他們在還沒行動之前便怯了場,那我可就難辦了。

我伸手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膀道:“那行,你們先回去休息兩天,等準備工作完成了,我會讓村長叫人通知你們,屆時可一定要聽我指揮,否則一個搞不好就是掉腦袋的,知道了嗎?”

四人答應了之後,相繼離去,我則留在山上幫着其他一起把剩下的骨頭都給撿回了騾車上,這時老村長把竹簍放在我們一羣人的面前,道:“先吃點東西吧,大家都餓着,哪兒有力氣幹活呢?”

聽聞此話,我們也不客氣,紛紛圍坐在山頭上的一塊大青石前,手裏拿着乾糧和水,吃得是極香。然我卻發現老村長的眼神始終望着遠處發呆,我有些不解,有人忽然道了一句,“村長,你給咱們嘮嘮嗑吧,順便也解解乏。”

有了一人發起,剩下的人也都跟着起鬨,大夥似乎都知道村長經歷得許多,故事多到好像講不完,他回過神來,笑道:“也好,既然你們想聽,那我就講一個大家以前都不知道的事情,這事兒是發生在清水村更早以前的故事了,說起來,那年我也跟你們一樣,正值年輕,卻沒你們這般幸運,因爲我正趕上了百年一遇的洪水。”

(本章完) 「哦哦,我知道了,主人需要我幫忙就喊我,我就在葯田那邊了!」小書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我知道!」墨九狸笑著道。

然後,墨九狸直接回到了自己煉丹房,雲夏之前前往華族打探消息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娘親,後來雲夏離開后留下一些植物系的眼線,一直盯著華族,終於收集到了娘親的情況……

墨九狸通過雲夏的反饋,了解到墨綵衣的情況后,就知道自己之前的丹藥,不能完全有用了!因此,墨九狸就把墨湮神識的丹藥拿回來,準備重新煉製了……

藥材空間裡面倒是都有,但是舊丹從煉,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而且墨九狸擔心華晨風可能將娘親的記憶全部破壞了,準備篡改娘親的記憶,讓娘親徹底忘記自己和爹爹,而選擇跟他在一起……

墨九狸想到之前雲夏和雪封還有三界幾人說華族要找的藥材,想了想墨九狸開始在天地九神訣中不斷的尋找類似的藥材,看看那些藥材到底是做什麼的……

墨九狸開始是按照華族給出的名字搜索的,很快搜索到了那幾種藥材的名字,但是卻發現名不對葯,那幾個名字的藥材雖然都是一些冷門的不常用的藥材,但是樣子卻並非華族給出的樣子……

「這是為什麼呢?難道華族人找的不是這幾種藥材?到底是名字不對還是藥材不對呢?」墨九狸疑惑的在心裡想道。

想了想墨九狸決定再搜索藥材相貌一樣的幾種藥材,看看到底是什麼藥材,因為沒有名字,搜索起來就畢竟費勁,但是費了一些時間,墨九狸還是很快找到了幾個藥材一模一樣的藥材……

當墨九狸看完幾個藥材的用處和所煉製的丹藥后,墨九狸的眼神一冷……

華族果然狡猾,原來華族四處懸賞的藥材,樣子是對的,但是藥材名字卻是錯的,因為幾種名字對的藥材,雖然罕見也冷門,但是九州天界應該也能找到……

但是幾種華族畫出來的藥材,別說九州天界了,就是蒼穹界也不一定有,而這幾種藥材所煉製的丹藥便是篡改記憶的丹藥,且一旦煉製成功,服下丹藥的人,永生永世都無法回復記憶,將會徹底變成擁有煉丹師修改出來記憶的人……

不用問墨九狸都知道華晨風想把娘親的記憶改成什麼,真是可惡,如果自己沒有天地九神訣,如果自己再晚一點來到九州天界,那娘親豈不是永遠都……

想到這裡,墨九狸就憤怒無比,恨不得現在就去殺了華晨風,但是她現在不是衝動的時候,墨九狸繼續把天地九神訣裡面的內容看完,也終於明白了雲夏說的,娘親似乎看起來很惶恐是為什麼了……

因為,想要徹底永遠的篡改一個人的記憶,要在對方沒有記憶,卻又不是徹底失憶的情況下,服下丹藥效果才會最完美!所以華晨風抹掉了娘親的記憶,卻又為了以後,並沒有讓娘親徹底失憶…… 四十多年前,那時的清水村還不叫清水村,至於叫什麼,村長自己也忘了,在村子不遠處有一條大河,據他所說是一條很大的河,那條河裏與現在的清水河一樣,裏面什麼都有,水質非常清澈。

時常能看到成羣的魚蝦在河中游動,村民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養成了現在的習慣,可惜的是後來發了一場洪災,把這一切都給毀了。

說起那場洪災,村長眼裏就忍不住閃爍着陣陣恐懼,一場暴雨連下了大半個月,河水滿了,也把堤壩給沖垮了,那條大河順着山直往下涌,不過兩天便把村子給徹底淹沒了,當時爲此死了不少人。

那場百年一遇的洪水過去後,村長就開始覺察到天空始終浮現一層隱隱約約的陰霾霧氣,那霧氣不同尋常,肉眼看上去是紫色的,原本就已經破爛不堪的村莊房屋在被洪水璀璨了好幾天之後,終於成了一片荒蕪。

隨處可見洪水退去後殘留的遺蹟,那些栽倒在路旁的枯樹枝,以及不知誰家倒塌的房子橫樑,被水泡爛了的各種傢俱,爛木屑甚至是家禽的屍體,漂浮在黃泥湯上,遠遠看過去,橫七豎八如同一具具破碎的屍身,滿目蒼夷。

那些用石塊堆砌起來的圍牆也全部倒塌了,據村長交代,當時洪水退去,除了被毀壞完全的村莊外,還莫名其妙的衝出了一條深深的地溝,那地溝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人挖的,因爲地溝之下有青石板堆積起來的階梯,一直往下,如同地獄,誰也不知最後到底通向哪裏。裏面黑漆漆的,伴有陰風。

大多數人見了都不敢輕易下去,村長也不敢,但後來實在沒忍住好奇心便點了煤油燈,趁着半夜三更無人看守之後他便悄悄潛了下去,村長說那地溝內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口巨大的棺材。

那棺材大的嚇人,不像是給人下葬所用,而且棺材通身漆成了血紅,雖已年久斑駁,紅漆都變了顏色,但他依然認了出來,以前常聽老人們講,棺材入葬爲紅,乃是爲了辟邪,除非棺材內有大凶之物否則是不會動用這種方法的,只不過那時的村長還年輕,哪裏懂這些。

除此之外,棺材上還見七十七道金線捆綁在上,看上去十分詭異。他繞着棺材看了好幾遍,誤以爲是古代那個貴人下葬後遺留至今的陵寢,還以爲是自己發現了寶藏,正當他想回去告訴別人時,那地溝內卻傳來了陣陣低沉的獸吼。

村長剛開始以爲是地溝內野獸,嚇得他連夜逃了回去,後來纔回憶起,那種地方怎麼可能會有野獸,那獸吼是從棺材內發出的。

過了許久之後,原來的地方由於破壞得太過嚴重,大夥便捨棄了,臨近水源又找了一塊新的地方生活定居了下來,此事也就不了了之,那地溝直到人們臨走時也沒封住,畢竟大家連家都沒了,又有誰會去在意一個毫不起眼的地溝

呢?

可這事放在他心裏不得解,多年下來都快成了心病,在他四十多歲的時候便想回去一探究竟,可當他在此回到原來的那個地方時,地溝還在,可裏面的棺材卻沒了……

一席話完,衆人是聽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原來在清水村之前還發生過這樣的事兒,當下衆人不禁紛紛猜測,那棺材內的不會就是吃人妖怪吧,可爲什麼後來棺材又不見了呢?

衆人是百思不得其解,且越想越是覺得背脊骨發冷,這應該不會跟當年清水村發澇時,挖沙坑所看到的那個東西一樣吧。

面對衆人的疑問,村長沒有解釋什麼,因爲他自己都不敢確定那棺材裏到底是不是山魈那鬼玩意兒,不過話說回來,怎會有人把山魈給關在棺材裏,並且埋到地下去呢?

這事兒直到後來我詢問過吳安平才明白,原來這跟風水陰陽一門有關,那山魈五行爲土,且喜陰暗之地,若讓人給抓了用棺材關壓埋到地裏去,長久吸收地底陰氣,必成山鬼,此乃一門養邪之法,只不過早已失傳極久,他還對我遇上此事深表懷疑呢。

不過,那些都是後話,咱們眼下卻有些麻煩,若村長口中所說都是真的,搞不好那吃人的正是那棺材內的東西,原本對先前捕殺的方法還略有信心的我,心裏忽然就沒了底氣,誰知道那麻藥到底管不管用,然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是硬着頭皮上了。

衆人起身收拾完了所有的東西,瞧天色也不早了,都害怕那東西又出來找人,便手忙腳亂的下了山,我隨衆人一併離去,只是無意中回頭看到了那山中陰暗處,似乎有一雙猩紅的眼睛在看着我,讓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兩日後,東西都準備得差不多了,幾具屍體從鎮上運回來的時候,散發着一股難聞刺鼻的味道,站近了,鼻脣都有些發麻,想來浸泡了兩天這屍體應該是差不多了,當我掀開裹屍的白布時,頓見那屍體渾身皺巴巴的,皮膚全都往外翻,看上去實在噁心到了極點,我覺得胃裏有些不太舒服,便沒有再看下去。

當夜我召集了那四個年輕人,找了兩個用竹棍製成的擔架,並配上了剛打造出來的長馬刀,便擡着屍體上山去了,行到目的地時,我看了一眼時間,正好是晚上十一點,山下的村莊大都熄滅了燈火,衆人隨我把兩具屍體用繩子給掛到了樹上去,山風一吹,那屍體的味道必定會傳得極遠,好容易做完了手裏的工作,我們急忙找地方隱藏了起來。

我這才發現,不知何時,我渾身都被冷汗給打溼了,兩句裹着白布的屍體用麻繩懸吊在粗大的樹幹上,在黑夜之中實在是滲人到了極點,偏偏今夜山風又特別大。

吹得我們四人都忍不住瑟瑟發抖,誰也不知那東西到底什麼時候出來,我們只好一直等待,就在衆人都快被凍僵的時候,遠處忽然傳來一陣咚咚咚的聲音,那聲音離我們越

來越近,好像是人的腳步。

我們五人此刻全神貫注,先前睡意也全給嚇沒了,死死的盯着樹幹掛着的兩句屍體,只要那鬼東西吃下迷到,動彈不得,便是我們行動的時候。

傳聞山魈鼻子異常靈敏,我們幾個也是盡力把自己的呼吸壓到了最低。差不多半個小時後,一個巨大的黑影出現在衆人視野前,我們這才得以窺全此物的真面目。

這東西身高足有四五米,走起路來好像巨猿,兩條手臂很長,偏偏又長着一張酷似人一樣的臉,渾身毛髮呈黑,兩排尖銳的獠牙在月光下反射出森然寒光,我們從來沒有看到過這種怪物,且最讓人害怕的是,這東西似乎能隱藏自己的身形,越是黑暗的地方,越是難以覺察到他的存在。

我睜大了雙眼想要看個明白,那山鬼極爲人性化的朝四周望了兩眼,確定沒有其他東西時,才張開血盆大口,一口便咬掉了樹上其中一具屍首的大半截身體,那殘缺的屍身瞬間變得血淋淋,**出來的內臟全部吊在外面,頓時濃重的血腥味掩蓋了所有的氣息。

在這兒的年紀都沒超過三十歲,便是鬼魂都沒見到過,又怎會看過如此血腥的一幕呢?

當即便有人忍不住想要嘔吐,我連忙按住了他的動作,讓他忍耐,那人憋得眼淚都出來了,面色也是煞白如紙,這種滋味確實很難受,可是若因一時忍不住噁心,便讓計劃失敗,並把在場所有人都給葬送了,實在是太不划算了。

兩三口之後,樹上的屍體只剩一個殘缺不堪的頭顱,地下殷紅一片,我們靜靜等待着,哪料那黑影吃完了東西居然轉身逃走了,我暗叫不好,這次若是讓它給逃了。

天知道還有沒有下一次機會,即便拼着傷亡的風險也一定要把那東西給宰了,我回頭便想叫來其他人上去追,卻不曾想到,其餘四個人這會兒全都嚇懵了,一個個呆望着眼神空洞到了極點。

看來自己的確高估了這些年輕人,畢竟是第一次見,任誰都會感到害怕,就在我決定自己一個人前去追獵的時候,那個自稱殺豬的漢子忽然站出來:“我陪你去。”

我欣慰的看了他一眼,也沒多說話,提上馬刀便追擊了出去,好在那黑影走得並不快,我們倆跟在後面一路躲躲藏藏,在路過一個山洞時,只聽那鬼東西低吼了一聲,似乎極爲痛苦,隨後一頭栽倒在地,不再動彈,我按下狂跳不已的心臟,對漢子道:“動作快,直接砍頭。”

漢子得令,幾乎和我一起衝了出去,跳到那怪物身上,舉刀便朝其頸脖處一陣亂砍,汗水鮮血四處飛灑,我也不知自己砍了多少下,只見滿地鮮血,一個偌大的怪物頭顱骨碌骨碌滾出去好遠,我才堪堪停了收,這一夜,恐怕是我有史以來所經歷過最驚險的一夜。

即便是以前跟隨吳安平處理各種靈異事件時也從未有過如此感受。

(本章完) 說白了,就是現在娘親又沒有記憶,又隱約知道自己失憶了,所以整個人此刻處在不安和警惕,惶恐中,十分的難受,很想想起來自己忘記的,卻又想不起來……

墨九狸看到這裡唇角勾出一抹冷笑,看起來真的是老天都在幫她,娘親現在的情況,對她是最有利的,只要讓娘親服下自己煉製的丹藥,就能全部恢復記憶……

但是,墨九狸想了想再次進入天地九神訣中,搜索起來,這一次用的時間比較久,墨九狸自己都不知道用了多久的時間,總算在墨九狸都要放棄時,臉上的表情微微露出喜悅……

墨九狸收回神識,就急忙讓小書給她送了一堆的藥材進來,小書帶著藥材來到墨九狸房間時,有些詫異的看著墨九狸問道:「主人,你這是要大量煉丹嗎?你不是還要去救主人娘親嗎?怎麼又急著煉製丹藥了呢?」

「不是的,我只煉製一顆而已!」墨九狸看著小書笑著說道。

「啊……一顆丹藥?要這麼多藥材嗎?主人,你開玩笑的吧!」小書看著擺得滿滿的一排藥材咋舌的說道。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啊,我說的自然是真的,你在一邊看著,等會兒就知道了!」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小書點點頭,找個地方坐下來,看著墨九狸煉丹。

墨九狸看了眼小書,然後跟小金和小墨打了招呼,開始檢查藥材,雖然這一次煉製的丹藥不是逆天的混沌歸元丹,但是等級也是不低的,所以她一樣要用心煉製,這次難度最大的是,要把之前煉製的丹藥完美和新的藥材融合從新煉製,這還是墨九狸第一次這樣煉製丹藥,也算是自己的一個新的嘗試和挑戰吧……

而小金和小墨,已經十分喜歡跟著墨九狸嘗試新的挑戰了,知道這一次的丹藥墨九狸是用來救墨綵衣的,所以小墨和小金直接本體回到火焰和天地鼎內……

墨九狸檢查完藥材之後,開始不斷的把藥材投入鼎內,小書在一邊就看著自家主人,把地上那麼一大排藥材,按照順序不斷的丟到丹爐內,就好像在燒藥材似的,分明不像是在煉丹的……

墨九狸的速度並不快,慢慢的一點點的,所有藥材如同有靈性一般,被墨九狸控制著如同一條龍一樣,慢慢的落到天地鼎內……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小書帶進來的一大堆藥材,就全部進入到天地鼎內了,小書詫異的看著墨九狸,也沒敢出聲打擾墨九狸煉丹,只能在一邊看著……

他想知道主人等會會煉製出多少丹藥,會不會像主人說的那樣,真的只煉製出一顆丹藥呢!

小書很期待,也很好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