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黑色的異獸似乎被這突然襲來的骨槍搞得有些憤怒,仰天大吼,一聲類似猿啼的吶喊傳來,尖銳的利爪將整個空間都震得微微有些顫動,血色的雙眼,流露出仇恨的光芒。

“想不到你竟然擁有如此利器,日後就由我來幫你保管吧!”左師手印突變,巨大的異獸全身突然燃燒起火紅的火焰,整個身軀猶如**的麒麟,最重要的是,那一雙原本血色的眼珠,此時已經變得漆黑一片,滾滾的魔氣,不斷的上下翻滾。

“結束了,小子,讓你嚐嚐我的黑火焚天!”

伴隨着左師話音的落下,巨大的異獸猛的張開大口,一道黑色的火焰猛的從口中射出,朝着底下的石然,極速的籠罩而去。

感受着越來越濃烈的溫度,石然只感覺自己的血液都已經開始燃燒,黑色的衣衫已經變得滾燙,滿頭的黑髮上下飛揚。

“快走石然,這黑火你招架不住!”玄奇此時巴不得自己出手,可是鑑於對方黑暗煉藥師的身份,他還是選擇了隱忍,這裏面關乎的可不是他一人的性命,一旦暴露,甚至於整個石家,都有可能遭受滅頂之災。


石然的雙眼映射出一團黑色的火焰,整個身軀立在原地茫然不動,好似石化了一般,任憑黑火將自己籠罩,“就算是死,我也要將丫頭帶走,我可是用命跟俞長風擔保過的!”

漆黑的火焰猶如滾滾的江水,瞬間淹沒石然的整個身軀,滾滾的黑霧不斷的從黑火中翻滾,大量的魔氣衍生,令得四周的空間都充斥着一種詭異森然的氣氛,天地在這一刻變得極度安靜起來。

“哈哈,小子,你畢竟還是太弱,現在就乖乖的做我的魔傀吧!”左師望着黑火中不斷掙扎的石然,哈哈一笑,眉宇間有着深深的滿足。

詭異的火焰倒沒有想象中那般炙熱,相反倒是有些溫和,只不過這溫和中卻充斥着一股強勁的腐蝕之力,猶如千萬只螞蟻,不停的撕咬着石然的身軀。

“玄老,現在我該怎麼辦?”被困在黑火中的石然已是滿頭大汗,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身體中的火氣,正在以肉眼能見的速度緩緩流逝,只怕不用幾個時辰,就會徹底流乾,到時候,自己就算想要反抗,也不大可能了。

“這黑火乃是那黑暗煉藥師的本命之火,想要破除,沒有火王實力,怕是不大可能,你嘗試溝通一下手上的蠻荒戒,現在,也只有它,或許還能救你一命!”

“蠻荒戒!”石然頓時一愣,長久以來,自己一直將蠻荒戒當做一個能夠儲物的戒指而已,頂多能夠儲存活物,像上一次將俞潔收進去,就令石然很滿意,從來沒有想過危急關頭還可以用它來救命!

靜靜的深呼吸,稍稍調整一下自己的狀態,一絲精純的火氣立刻從手掌滲出,悄無聲息的鑽入了左手之上的蠻荒戒內,火氣進入蠻荒戒的瞬間,周圍的整個空間立刻震動了一下,接着一道白色的薄幕出現在石然的周身,將那無邊的黑火,盡數阻擋在了體外。

“這是…”望着那突然出現的白色薄幕,左師的眼角一陣抽搐,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可是從黑火的反應來看,這東西似乎能夠隔離火焰的腐蝕,“該死,黑火疊加術!”

左師的雙手再次變換手印,身體中又一道磅礴的黑火朝着石然射去,兩火疊加,融合,漫天的火光,將這夜空,都照的有些明亮起來。

身處在白幕中的石然,似乎對於外面的火焰有着強力的免疫,衝着臉色猙獰的左師扮了個鬼臉,不屑的吐了吐舌頭。

“小子,趕快吸收外面的魔氣,修煉魔瞳變第二變,赤煉晴空!”

隨着玄奇的提醒,石然也是注意到白幕外面滾滾的魔氣,旋即嘴角微翹,身體中涌現出一抹黑色的魔氣,帶着一種強大的吸扯之力,開始瘋狂的吸收着黑火中的滾滾魔氣。

PS:第一更送到,求鮮花支持! 第106章:一星火王

黑色的火焰,伴隨着石然猛烈的吸收魔氣,變得幾度暗淡下來,漫天的火光,瞬間淹沒在夜色裏,有氣無力的粘附在石然的身軀之上,與那層淡淡的白幕做着無謂的抵抗。

“不好,黑火中的魔氣似乎不夠我將魔瞳變第二變修煉圓滿!”石然感受着幾乎枯竭的魔氣,心中頓時一驚,一種不好的感覺瞬間浮上心頭,就連臉色也變得扭曲起來。

玄奇稍稍思付,突然眼睛一亮,“小子,將你體外的白幕撤掉,擺出一副痛苦的樣子,欺騙那黑暗煉藥師再度施加黑火,吸收魔氣!”

石然眼中一亮,旋即不動聲色的令得周身的白幕顫動,最後猶如玻璃一般破碎開來,微弱的黑火,在白幕破碎的瞬間涌入,狠狠的腐蝕着石然的身軀。

“這小子看來是體內的火氣供應不足了,這一次我看你還怎麼囂張!”左師一聲冷笑,右手之上,又一團黑色的火焰,極其狂暴的朝着石然呼嘯而去,漫天的火光迅速將石然包裹,猶如跗骨之蛆,不斷的腐蝕着石然的身軀,發出嗤嗤的聲響。

感受着身體之上的狂暴黑火,石然的嘴角浮起一抹詭異的奸笑,衝着左師輕輕點頭,那道消失的白幕再度詭異出現,又一次的將黑火隔離,旋即身體中隱藏的魔氣四下翻涌,強大的吸力再次出現。

“什麼?”左師面色一驚,眼望着那層詭異的白幕,一種上當的感覺頓時掠上心頭,“狡猾的小子,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黑暗中,滾滾的魔氣猶如翻滾的海浪,無形似有形,千變萬化,將周圍的夜色渲染的更加深沉起來,此時的石然,體內的魔氣已經達到了一個臨界點,魔瞳變第二變赤煉晴空,即將修煉完成,感受着身體中暴虐的滾滾魔氣,石然的面孔稍稍有些扭曲。


“小子,記住我跟你說的,魔瞳變第一變是要能夠操縱魔氣,而第二變需要能夠掌控魔氣,第三變則是真正的奴役魔氣,做到了這三點,你才徹底領會了這魔瞳變的核心含義!”就在石然痛苦萬分之時,玄奇的聲音從心底響起,猶如一抹清泉,使得石然的神智再度清醒。

收起對魔氣的壓制,任憑它在體內流淌,暴虐的魔氣一浪接着一浪,不停的侵蝕着石然的心智,可是無論魔氣如何沖刷石然的身體,丹田內,金色的火嬰依舊巍然不動,好似一座大山,矗立在其中,身上的金光,越來越強盛。

感受到石然身體中涌動的巨大魔氣,左師的眼角終於流露出一抹詫異之色,“這小子竟然在吸收我的魔氣,他想幹什麼?”

此時的石然猶如老僧入定,不動如山,身體中的精純火氣隨着魔氣流淌,兩者相互融合,最終,所有的魔氣慢慢的轉變成精純的能量,依附在火氣中,變得極度溫和,失去了先前的暴戾。

“成功了?”玄奇焦急的探視着石然的身體,眼中露出一抹難以置信的光芒。

“臭小子,裝神弄鬼,去死吧!”左師的心中突然升起一抹不祥的預感,雙手突兀的升起,一股極其強悍的磅礴能量自身體中涌出,猶如暴雨來臨,天地間再度變得一片黑暗!

“地級巔峯火技,黑天蔽日!”

伴隨着左師高亢的聲音響起,天空中越來越多的魔氣叢生,猶如大片烏雲,緩緩的凝聚在頭頂,形成一張黑色的巨網,將整個天地都瞬間吞噬,空間中看不到一絲的光亮。

感受着巨大壓力的襲來,石然終於緩慢的睜開了雙眼,漆黑的眸子閃過一道紅光,接着一隻碩大的紫色魔眼從天際襲來,猶如一輪烈日,打破黑天的神話。

“地獄魔眼,照耀諸天!”

石然身軀猛烈的一震,將周身的黑火盡數散去,身體中狂暴的魔氣涌現,竟然絲毫不弱於左師所施展的黑天蔽日,頭頂上方,紫色的魔眼呈現出一種詭異的姿態,沒有往日的那般波瀾壯闊,倒是多了幾分犀利,好似將所有的聲勢內斂,所爆發的將是最爲恐怖的致命一擊。

仰望着頭頂朝着自身襲來的魔眼,左師的心中小小震驚,旋即大手一揮,那盤旋在石然頭頂的黑色巨網極速旋轉,朝着紫色魔眼呼嘯而去。

“就憑你這破網,也想要束縛我,給我破!”

石然一聲大叫,那紫色的魔眼好似受到雷擊一般,全身開始劇烈的震動,一道極度恐怖的紫色光線從巨眼中射出,猶如一把沖天的利劍,斬破蒼穹,無往不利!

“轟…”

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傳來,整片天空都是一陣萎靡,滾滾的魔氣猶如呼嘯的海浪,將周圍的建築震得支離破碎,天空中的黑色巨網已經被戳破一個巨大窟窿,淡淡的光影籠罩,整個黑網,不住的顫抖。

“好強橫的能量!”左師眼角一陣收縮,白嫩的雙手緊緊相握,虯龍般的青筋爆涌而出,整個人顯得異樣的猙獰。

“這傢伙好恐怖,我都使出全力了,這網卻僅僅只是破了一個洞!”望着天空中的巨網,石然的雙眼滿是詫異。

“這傢伙至少都是火靈巔峯修爲,以你如今四星火徒的實力,能有這等戰績,該是相當自豪了!”玄奇的聲音很平靜,可這似乎並不能掩蓋他內心的震驚。

“小子,恭喜你徹底激怒了我!”左師的表情很平淡,可是卻給人一種無邊的壓力,光是看到陳胤傑的那張俊俏臉龐,都不禁令人蛋疼。

“是嗎?”石然稍稍搖頭,“那我是該高興還是難過?”

“你覺得呢?”

“我想一半一半吧,畢竟遇上你這種只會欺負弱小的老妖怪,並不是一件令人心情舒悅的事情!”

“那你準備好死亡了嗎?”左師的面孔已是無比的猙獰,渾身的魔氣翻騰不已。

“你不打算將我煉成魔傀啦?”石然稍稍詫異,眼望着對面的左師,雙手卻是暗中運起了黑色的魔氣。

左師平靜的搖搖頭,“我覺得像你這種人,即便是煉成魔傀,也是一種隨時都有可能爆炸的恐怖能量,與其心驚膽戰的使用,倒不如徹底的摧毀!”

“看來你很堅定的選擇了後者!”

“沒錯,所以你現在可以去死了!”隨着左師的話音落下,空氣裏立刻傳來一股極其恐怖的能量波動,空間,時間,甚至就連耳旁的微風,都在剎那間靜止,一種強大的威壓瞬間籠罩而來。

“一星火王!”

石然吃驚的望着那道纖瘦的身影,一種死亡的感覺,瞬間掠上心頭。

PS:第二更送到,急求鮮花支持! 第107章:你真以爲老子是跟你開玩笑?

天空之上,磅礴的火氣能量迅速凝結,一道無比恢宏的光幕沖天而起,像是一把揮舞的鐮刀,想要一下子劈穿整個天地。

“不,他不是真正的火王,而是半步王者!”玄奇略顯疑惑的望着天空中的火氣匹練,眉頭逐漸皺了起來。

“半步王者?”石然稍稍詫異,心中已滿是疑問。

“就是半隻腳踏入火王境界的高手,這種人,雖說不是火王,本身實力卻是比一般的火靈巔峯要強上許多,所以你不可能是他的對手,趕緊想辦法帶上丫頭,撤出這裏!”

石然臉色一陣難看,撤離,怕是現在光自己一個人走都有些勉強了,與其被動等死,索性拼上一場。

“小子,你是第一個逼得我暴露出全部實力的人,而且還是一名四星火徒,本來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在你的身上,似乎所有的規則完全被打破,不過我還是要告訴你,真正的強者,靠的,可不僅僅是那一點點高階火技,火氣的修爲,纔是自身的根本!”

左師凝望着遠處的石然,沙啞的聲音中透露出一絲譏誚的殺意,身上的長衫獵獵作響,狂暴的火氣猶如大海一般,渾厚有力。

“也許你是對的,可是隻要能夠從你手上逃脫,我想勝者,依舊是我!”石然的眼中涌動着淡淡的兇光,緊握的雙拳捏的骨肉咯吱作響。

“既然你想死,那麼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纔是真正的火王實力!”

左師的雙拳緊握,身體內的火氣以一種近乎瘋狂的速度,迅速的朝着雙拳涌去,雙臂之間陡然升起兩團白色的氣旋,暴戾的氣息令得整個空間咔咔作響。

“地級火技,冰旋地崩拳!”

隨着左師沙啞的聲音落下,整個大地都猛烈的震顫片刻,兩團白色的氣旋貼着地面,猶如兩團旋轉的龍捲風,朝着石然席捲而來,天空在氣旋出現的剎那,開始變色,漫天的雪花飄飄灑灑,猶如片片彎刀,朝着下方,緩緩飄落。

感受到鋪天蓋地的恐怖能量,石然的雙眼閃現出一絲無比凝重的白光,緊握的雙手不住的顫抖,滴滴汗水自臉頰滑落。

“魔瞳變,第二變,赤煉晴空!”

在兩大氣旋的壓迫下,石然終於一聲長吼,渾身的魔氣化爲一條黑色的長龍,呼嘯的龍吟聲聲入耳,劇烈的顫音,每響一聲,都猶如萬把尖刀刺破人的心臟,殘忍的痛苦,甚至就連靈魂,都微微震撼!

黑色的魔龍,好似剛從地獄中放出來一般,不停的在天空打滾,壯碩的龍身,上下游動間,激起陣陣嗚嗚的破風聲,黑夜似乎變得不再沉默。

眼望着涌向自身的兩道白色氣旋,石然的眼角閃過一絲淡淡的譏諷,右手衝着天空中的黑龍輕輕一揮,全身的魔氣一陣瘋狂的暴漲,“地獄魔龍,給我破!”

“嗷嗚…”

驚天的龍吟聲響起,百米長的巨龍盤旋在空中,漆黑的身軀突然冒起陣陣紅光,接着琉璃般的赤火燃燒,片片龍鱗閃閃發亮,一股逆天的龍威鋪天蓋地的瀰漫開來,眼看着氣旋即將擊中石然的身體,只見那巨龍雙目一睜,兩道紫色的精光猶如閃電般射出,準確無誤的擊中了那略帶寒冷的白色氣旋。


砰砰!

兩聲悶響,紫光與氣旋相撞,並沒有激起多大的爆炸,似乎對等的能量接觸,很快便相互消融,消失的無影無蹤。

“該死!”左師一聲沉悶的低嘆,旋即雙手變掌,漫天的火光開始焚燒,在其周身凝結成一個圓形的巨大火球,磅礴的能量茲茲的燃燒,恐怖的氣息,令得時間都爲之一頓。

“這是…”石然一陣詫異,瞳孔猛地收縮,消瘦的身影極速後退,雙手凝印,眉頭緊皺,似乎在做最後的抵抗。

玄奇一聲低呼,聲音都略顯顫抖,“不好,這傢伙是想來硬的,這火球完全是他自身的火氣凝練而成,這能量可是比一般的地級巔峯火技都要強上幾倍,快撤!”

然而,還不待玄奇將話喊完,那火紅色的火球便如一顆流星,朝着天空中的赤色火龍,猛烈的撞擊而去。

赤色的火龍,在這一刻也感受到了無邊的危險,龐大的身軀劇烈擺動,一絲絲黑色的魔氣開始從周身的龍鱗中蒸發,整個龍體,再度變得明亮起來。


“去吧,地獄火龍!”

石然一聲大叫,只見半空中的火龍一聲驚天龍吟,接着便以一種超越時間的速度朝着火球衝撞而去。

“轟…”

兩種達到極致的能量相互撞擊,無異於兩顆星球相互摩擦,這種極端的接觸,所釋放出來的能量,甚至可以毀滅一方世界,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響起,天空上一團褐色的火焰擴大升騰,猶如一朵盛開的百合,綻放出最精彩的時刻。

“噗…”

石然的身軀猛烈的朝後退了幾步,一口鮮血陡然從口中噴出,蒼白的面孔上,一雙鷹隼般的眼眸,閃爍着恐懼的光芒。

“不愧是火王強者,這一次交鋒,若不是憑藉魔瞳變的支撐,恐怕我早就粉身碎骨了!”

“哼,臭小子,我是絕對不會給你機會,活着離開這裏的!”左師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裏去,雖說實力強悍,可是畢竟自己還不是真正的火王,更是貿然使用火氣對撞,這種損耗,可是玩不起的。

“哼,想要我的命,大不了同歸於盡!”石然憤憤的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身體中的黑色魔氣再度沸騰,恐怖的氣體上下翻滾,隱隱間甚至能聽見幾聲暴躁的龍吟。

“這傢伙簡直是個瘋子!”

左師不可思議的看了一眼石然,纖瘦的身軀下意識的往後爆涌而去,然而,就在他後退的瞬間,天空中那恐怖的能量卻突然消失不見,隨之消失的還有石然的身軀。

使用過一次赤煉晴空,石然的身體早已接近枯竭,可是爲了解救俞潔,他不得不冒險做出如此大膽的舉動,釋放出自身的魔氣,讓左師以爲自己想要跟他同歸於盡,在左師暴退的瞬間,立即出手,搶回俞潔,然後迅速運起體內剩餘不多的火氣,腳尖輕點地面,極速的朝着遠方掠去。

“哈哈,老子跟你開玩笑的,你丫還真當真啊!”

望着石然遠去的身影,左師再次暴怒,眼看快要結束戰鬥,卻被這小子給耍了,當即運起火氣,以一種更爲恐怖的速度,朝着石然追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