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無語的只好閉嘴,能怪誰呢?一切都只能怪自己沒有問清楚。

“小楓,你在跟誰說話?”不遠處的江國豪回頭詫異的看着我。

聞言,我一愕,看看邱海他們,又看看江國豪。

“是不是又發現了被黃英打掉了的其他孩子的嬰靈了?”江國豪的目光穿透了邱海等人所在的位置,毫無目標的看着。

我伸手捏了捏邱海的胳膊,感覺到了他結實的肌肉,喃喃自語道:“有形體啊?爲什麼江隊會看不見呢?”

“不要說普通人看不見我們,就是第三世界的人或鬼,也得是我們想讓對方看見,對方纔能看得見,不然,誰都看不見也找不到我們。”邱海解釋道。

我恍然大悟,想起了括顏說的那句:除了我身邊的人以外,你是第一個知道我的身份還能見到我真面目的人。

想到這裏,我不禁偷偷瞄了一眼一直沒有說話的括顏。乍然碰上他那雙從未移開過我身上的眼眸後,我像做賊似的立馬收回了自己的視線,雙目下垂的不敢再看。

“小楓,你看見幾個嬰靈了?”江國豪問道。

“……呃,一個。”我說道,隨後用手肘碰了碰邱海,小聲說道:“你就現現身吧,不然,讓我怎麼解釋呀?”

邱海看向了括顏,括顏微微點點頭。

“好吧。”邱海應道。

還沒見邱海有什麼變化,就聽到了江國豪的聲音:“咦?這個人是什麼時候進來的?這裏可是案發現場,不能隨便進入……”

“他是我請來對付兇靈的高手。”我也懶得去研究邱海他們的這些出神入化的本事,徑直回答着江國豪的話。

“哦?”聞言,江國豪一臉的驚喜,急忙走向了邱海,對着他一陣上下打量後,伸出雙手熱情的握住了邱海的手:“感謝你的到來,更謝謝你願意幫助我們,我們真是束手無策了……這次請你來就是爲了救救鄭霜那孩子……”

江國豪語言的真摯和爲他人着想的情操,不禁打動了邱海。

邱海的眼裏露出了一絲少有的敬佩,主動反手握住江國豪的手:“沒問題,這裏的事就交給我了,我倒要看看是個什麼樣的兇靈竟然敢連着殺了兩個人。”

一聽這話,江國豪滿臉的喜色:“兄弟,抽菸嗎?”說着掏出了自己的煙。

“來一根……”

就在他們兩人熱絡之際,冷不丁,括顏抓住了我的手臂,將我拉進了隔壁的一個房間,“砰”一聲輕響,門自動關閉了。

……

“怕我?”括顏問道。

我低着頭,不敢吭聲,但是我知道我的渾身都在輕微的發着抖,我心裏害怕他毫無預兆就會爆發的狂肆。

“說話。”

我搖搖頭。

他伸手托起我的下巴,輕輕擡高我的頭,讓我不得不看向了他。

“爲什麼怕我?”他再度問道。

“我,我怕說錯了話又惹你生氣。”我小聲的說道,連着兩次吃了這方面的虧,我怎麼着也該學乖了。

一絲了悟在他的眼眸裏閃過,他一伸手將我溫柔的攬進了懷裏:“對不起,這一世的你是無辜的,我不應該那樣的對你。”語氣裏有着深深地自責。

“唉!”我在心裏嘆了口氣,悄悄伸出不再發抖的手環住了他的腰,將頭靠在了他的胸上。

合約新娘:綁定惡魔總裁 他的溫柔屢屢像一雙神奇的手,能撫平我的緊張和害怕。他的每次道歉都會讓我無條件的繳械投降,尤其是他的傷感和眼淚,總是能融化掉我的心,在他面前,我已經無法自拔了。

“只要你不逃、不躲、不離開我,其他的我都依着你。”括顏抱緊了我,低頭用下巴輕蹭着我的額頭。

想起我和他以後衰老程度的差別,我只能無力的伏在他的懷裏。

聽着他的心跳,我能感受到他內心深處的彷徨:“我就這麼讓你沒有安全感嗎?”

括顏沒有回答,半晌之後才緩緩說道:“前世的你就經常的想要逃離我的身邊……”

在知道了他的年齡後,我對他所說的一些前世、今生、千年等之類的詞已經不再感到驚訝和懷疑了,一個活了1500年之久的人,能看到一個人的前世今生算是正常的了。

“我爲什麼要逃?不愛你嗎?”這是我一直想不通的地方,括顏在男人中已經屬於極品了,只要他不發怒,就更是無限的溫柔,這樣的男人會有女人想要躲開嗎?

括顏搖搖頭:“我能感覺到前世的你對我的愛,卻不知道你爲何總是想要逃離我身邊。”

我想起了夢中叫蝶兒的女人看着男人身後那個美豔的女人的絕望眼神,以及美豔女人對蝶兒的無聲挑釁。

我擡起頭,眨巴着眼的看着他。

括顏憐愛的看着我,嘴角露出了柔情。

“我想問個問題,但是,你不能生氣。”我學乖了,提前打着預防針。

“嗯。”括顏點點頭。

“我上輩子叫什麼?”我還是很想知道他昨晚口中的蝶兒是不是我夢中的蝶兒。

括顏看着我,眼眸裏閃動着猶豫的光芒。

洪荒之萬界聊天群 我努力的眨巴着眼睛,想放出自認爲是誘人的電波。

“哧!”括顏一聲輕笑,吻了吻我的眼睛:“不用再眨了,我已經被你電了一千年了。”

我不禁被他逗的一樂,停止了已經泛酸了的眨眼。

括顏頓了頓之後,答道:“你的前世叫芮蝶兒,出生在一個小戶人家,天生膽小不善言辭,卻賢良溫婉。”說到這裏,他停了下來,眼裏滿是回憶。

“後來呢?”我問道。

括顏柔情似水的看着我,幸福的笑容掛在嘴角。

看着這樣的他,我不忍再問下去了,就爲了不想破壞他此時的美好回憶。

我擡起頭輕輕吻上了他的脣,他也深情的回吻着我,我們第一次在這種溫情中吻着彼此。

這時,“叩叩”敲門聲響起。

我們戀戀不捨的分開,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癡迷。

我害羞一笑的低下了頭,我首次感覺到了自己是個沉醉在戀愛中的女人了。

括顏在我的額頭上吻了吻:“一會你就站在我身邊看着就好了。”

“嗯。”我聽話的點着頭,有括顏他們在,我也幫不上忙。

括顏牽着我走出了房間。

敲門的是杜男,見我們出來了,便站在了我們身後。

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房間就算是亮着燈,也不覺得很亮,或許是空氣中多了那些壓抑因子的存在,使人的視線有了障礙。豆司找劃。

江國豪和邱海不知何時已經打成了一片,兩人也不知道在討論什麼,一會大笑,一會竊竊私語。

鄭霜依舊癡呆的坐着,一動不動。

“括顏,霜霜這樣正常嗎?”我問道。

“她的三魂七魄被吸走了一魂一魄,纔會變成現在的樣子。”括顏說道。

我一驚,急忙問道:“那怎麼辦?總不能讓一個七歲的孩子一輩子都這樣吧?”

“噓!”括顏做出了噤聲的動作。

正在和江國豪聊得火熱的邱海,忽然神色一肅,停止了說話。

霎時,一陣陰風不知道從哪裏吹來,所過之處,引得傢俱噼噼啪啪作響。

我不禁緊張的抓緊了括顏的手,他微微一笑,將我的手包在了他的整個手掌裏。

一直呆坐着不動的鄭霜驟然站了起來,雙眼泛着一陣陣血紅色的光芒,她緩緩朝陽臺走去,爬上欄杆,向欄杆外跨出了一隻腳,如果再沒有人阻攔,她就會從這個二十二樓跳下去了……

我急的幾次想要跑去陽臺將鄭霜抱下來,可都被括顏牽住,無法前往。

“喲,你的膽子還真不小啊,你邱爺爺在這裏,你都敢肆無忌憚的害人?”這時的邱海雙臂抱胸,看着鄭霜,不緊不慢的說道。

鄭霜一震,霍然轉頭看向了邱海,就像邱海是剛剛纔來的一樣。

帝國總裁抱一抱 邱海雙目一瞪,兩道光芒“嗖嗖”的射在了鄭霜的身上。

隨之而來的就是鄭霜整個已經騎在了欄杆上的身體“碰”的一聲,摔了下來,紮紮實實的落在了陽臺內側的地板上。

看到這裏,我不由得暗自鬆了口氣,只要人沒掉下去,就還有救。

一股黑煙似的氣體緩緩從鄭霜的身上冒了出來,在半空中凝聚成爲了一個渾身發黑的小嬰靈,膽怯怯的飄着,不敢動分毫。

“江隊,帶霜霜進房間。”我喊道,我不想讓這麼小的孩子聽見我們的說話而在心裏留下永遠不能抹滅的傷痕。

江國豪抱着微微有些清醒了的鄭霜進了她的房間,沒過多久,房間裏傳來了鄭霜的哭聲。可見,鄭霜已經恢復了意識。

“你的怨氣未免也太重了吧?”邱海看着渾身發黑的嬰靈,露出了一絲詫異。

這樣的嬰靈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之前見到的都是有着粉嫩皮色的嬰靈,哪怕斷手斷腳,也還是有着本來的顏色。

眼前這個嬰靈不僅渾身發黑,而且身上滿是橫七豎八,皮肉外翻的刀口,四肢以及整個腦袋都像是被無數次切碎以後又接拼上的一樣,有着一塊一塊不同深淺縫合的印子。歪曲的五官,?凸的眼珠,翻裂的兔脣,很是給人一種面目獰惡的兇相感,若是在晚上猛然遇上,真會被活活嚇死。

不敢掙扎的嬰靈,雙眼冒着兇狠和怨恨的光芒,陣陣黑氣從它身上不斷冒出。

“說出你的怨恨來。”括顏開口說道,即便是面對兇殘的嬰靈,他的語氣也沒有露出絲毫的凌厲。

隨着括顏的聲音響起,他的身上有一層淡淡的透明光芒一閃而逝,現身在了這個屋子裏,接着就是以相同方式現身的杜男。

我終於明白,爲什麼這隻黑色的嬰靈沒有看到括顏和杜男而只見到了邱海?原來括顏和杜男也是對其隱了身。

只怕之前它剛進來的時候,邱海也是隱去了身上的氣場,才讓它沒有發覺。

不然,以拓拔小嬰靈所說,在十米以外所有的陰魂都會害怕括顏他們的氣場來看,這隻黑色的嬰靈今晚就不敢進入這個屋子裏了。

括顏的現身,使得飄着的黑色嬰靈“唰”的跪在了地上,渾身不停的劇烈顫抖,極其害怕。

“我恨媽媽不要我,也恨爸爸不要我,更恨姐姐不要我。”黑色的嬰靈低低的說着,眼裏暫時沒有了兇狠和怨恨。

“所以你就要全殺了?”括顏問道。

“是的,我先上了爸爸的身,把媽媽殺了,再把她的屍體運去了醫院的地下室,並做出了是媽媽自殺的假象。”黑色的嬰靈承認道。

“然後你又上了鄭霜的身,殺了你爸爸?”我問道。

“是的。”黑色的嬰靈說道:“我就是在那家醫院被打掉的,我也要媽媽、爸爸和姐姐都在那家醫院裏陪我。”

我已經沒有什麼可問的了,一切都很清楚了。

“仔細說說你的經歷。”括顏說道。

黑色的嬰靈停了一會後,說道:“我第一次投胎來,是爲了報恩,是爲了感謝爸爸媽媽上輩子賜給我的恩情,沒想到他們無情的把我打掉了……”

括顏靜靜地聽着,沒有說話。

“打掉我以後,我就放棄了報恩,變爲了討債的,第二次又鑽進了媽媽的子宮裏,可是,他們還是把我打掉了。第三次我懷着怨恨的又一次讓媽媽懷孕,成爲她的孩子,姐姐哭着鬧着不要有個弟弟,他們就還是把我打掉了。從那以後,我就接着十二次的讓媽媽懷孕,我也寧願忍受千刀萬剮之苦,十二次的成爲她的孩子……”

現在,我不僅知道了爲什麼在黃英的身邊看不到其他十四個嬰靈,原來至始至終都只有一個。同時也明白了爲什麼它會是現在這樣一副凹凸不平,接拼出來的身體。

十五次啊,那得挨多少刀?痛多少次?我不禁爲這個嬰靈心疼不已,它爲了報復,竟然願意忍受那種不是人能夠忍受的痛苦。

“你這是何苦呢?每打掉你一次,你都要經歷一次被打碎的痛苦。”我憐惜不已。

“我願意,只要能讓他們痛苦,怎樣我都願意。”黑色的嬰靈倔強道。

我看向了括顏,眼裏滿是乞求,希望他能網開一面,不要滅了這個可憐的嬰靈。

接受到我的眼神後,括顏略微頓了頓後,點點頭,同意了我的請求。

我忙對嬰靈說道:“孩子啊,你只要願意放下心裏的仇恨,你就有重生的機會了。”

黑色的嬰靈沒有出聲,可見它的仇恨並沒有放下。

“你已經殺了你的爸爸媽媽了,放過你的姐姐不行嗎?她現在已成爲了無依無靠的孤兒,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我接着說道。

黑色嬰靈的身上不斷冒着的黑氣在減弱。

見狀,我心裏一喜,再一次做着勸解的努力:“退一萬步說,就算你出生在這個家庭裏,如果爸爸媽媽不疼愛你,姐姐也不喜歡你,你豈不是活的更痛苦?何況,能夠連着無情的打掉十五次自己的孩子的母親和父親,也不值得你這麼的記恨啊?”

黑色嬰靈身上的黑氣已經停止了再往外冒,它身上的黑色也在慢慢變淡。

“爲什麼不放下心裏的仇恨,再次轉世投胎到愛護你,疼愛你的爸爸媽媽身邊去,享受屬於你自己的幸福,這樣難道不好嗎?”

跪着的嬰靈身上的黑色漸漸淡化到了灰色,淺灰色,直到恢復了皮膚本來的嫩紅色。

同時,屋子裏空氣中的那些令人壓抑的因子也慢慢消散,燈光似乎亮了很多,人的心情也似乎好了很多。

“想通了?”括顏問道。

薄少,戀愛請低調 “是。”嬰靈答道。

“放棄繼續報仇?” 英雄聯盟女魔王 括顏接着問道。

“是。”嬰靈答道。

“願意去找金氏家族嗎?”

“願意。”

“嗯,很好,金氏家族會給你找到再次投胎的機會。”

“是。”

“走吧。”

嬰靈站起來,對着括顏鞠一躬,對着邱海鞠一躬,最後,又對我鞠了一躬,才慢慢消失在了這個屋子裏。

現在這間屋子裏的一切都恢復到了正常,所有的事情也都得到了解決。只是,從鄭霜的房間裏依然傳來傷心的哭泣。

“唉!”我無奈的嘆了口氣,最近,我嘆氣的次數越來越多了,只因無奈的事情越來越多。

括顏伸手將我皺着的眉頭輕輕撫平:“開心些,我喜歡看到你的笑臉。”

我看着眼前這張年輕英俊的臉,不由得在心裏重重的嘆息着。

不管了,哪怕這段愛情如煙花般的短暫,我也願意好好享受其中。等自己老了,也不至於後悔。想到這裏,我笑了,笑的很輕鬆。

“這就對了,我要再續我們未完的情緣。”括顏輕輕抱住了我:“我會比以前更加的愛你,疼你,好好的待你。”

“謝謝!”伏在他懷裏的我,在此刻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幸福。

這時,江國豪牽着滿臉淚痕的鄭霜走了出來。

我不得不離開括顏的懷裏,即便沒人能看見括顏,但是我這樣趴着的姿勢也總是很怪異的。

江國豪帶着鄭霜去衛生間洗過臉之後,來到了我們的身邊。

我對江國豪點點頭,示意已經解決了。

江國豪這才露出了放心的笑容,什麼也不問,問了也是白問,他一拍邱海的肩:“兄弟,今晚謝謝你了,改天我請你喝酒。”

“說話算數啊,你要是不請,我可是要找到警局去討酒喝的。”邱海呵呵笑道。

我不禁對邱海這種學什麼人像什麼人的演技,很是佩服。

既然括顏身邊的這些人都有着非凡的技能,那麼他們的年齡也就不可能跟他們表面的年齡一樣,只怕沒有一千多歲,也有幾百歲了。

“忘不了的,說不定以後還有需要兄弟的時候啊,我巴結都還來不及了。”江國豪笑道,隨後看向一直牽着的鄭霜:“今晚我帶霜霜回家吧,讓我女兒多陪陪她,我們這些大人再怎樣做也沒法走進孩子的內心。”

“這是個好辦法。”我贊同道。

江國豪看了看這個凌亂不堪的家後,搖搖頭:“這起案子明天再想辦法結案吧,我們下班。”

我看看時間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爲了不耽誤鄭霜的休息,我說道:“江隊,你帶着霜霜趕緊回去吧,我自己打的回家。”

“一起走吧。”江國豪看了看邱海:“何況,今天又特意請了邱海兄弟來幫忙,沒請客不說,又怎麼能連送都不送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