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還在盤算著怎麼去與達克男爵談談的馬龍感到地面在震動,彷彿有什麼沉重的物體在移動,而且從震動的幅度來看他們正迅速向生命古樹所在的位置靠近。

「注意警戒!」

馬龍覺察到了,放哨的士兵自然也是,後者連忙呼喊著喚醒了還在睡覺的同伴,一時間平靜的營地到處都是忙碌的身影。

藉助戰職者遠超常人的目力,馬龍看到一個個魁梧的身影正在奔跑,那三米高渾身長滿長毛的身體,被茂密的毛髮遮住了五官的面容,很快與馬龍記憶中的某種生物重合了起來。

是巨大野獸!

馬龍一個激靈,迅速站了起來。

巨大野獸,身軀龐大但行動敏捷,它們一般在洞穴或是地底通道出沒,有時候也會在夜晚來到地面世界。被惡魔力量侵蝕的它們暴躁易怒,一旦遇上便是與敵人不死不休,這些傢伙比沉倫魔可難對付多了。


巨大野獸的出現證實了馬龍的擔憂,這座海島上果然不止沉倫魔一種惡魔。

夜晚遇到巨大野獸的襲擊,這一仗會很麻煩。

馬龍哀嘆,白天是他們在進攻,晚上惡魔們就來打反擊,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幸虧有了生命古樹,不然經歷了一整天戰鬥的士兵此刻定然疲憊不堪,在巨大野獸的襲擊下他們未必能頂得住。


「普朗克,給雷克頓發信號,讓他那裡小心點。」

森林中的臨時營地遭到了襲擊馬龍並不是很擔心,一百五十個士兵加上五十個水手,足足兩百人只要自己不慌亂守住營地問題不大。留在海邊的雷克頓處加上船上的水手也只有一百人,若是他們大意的話很容易被人擊潰,要是那三艘蓋倫船出點什麼事馬龍可沒地方哭去。

一顆訊號彈帶著尖銳的呼嘯飛上了夜空,在升到最高點后砰的一聲炸開,爆出漫天的火光,哪怕在百里開外也能清楚的看到。

在普朗克打出訊號彈的同時馬龍跑到了一架魔法床弩前,白天的時候為了加強生命古樹處的防禦力量他特意命人從船上搬了二十架床弩過來,此時正好派上用場。

「都不要慌,看準敵人再放箭。」

身為戰職者的馬龍獨自操作著需要三個士兵才能玩得轉的床弩,只見他遠足目力,對準正在奔跑的一隻巨大野獸扣動了機括。

嗖!

一隻巨型弩箭呼嘯著奔騰而出。

「嗷……」

銳利的箭頭帶著強大的動力貫穿了這隻巨大野獸的身體,帶得後者跌倒在地,身體被刺穿的疼痛讓巨大野獸發出了痛苦的嚎叫。

要是人類挨上這麼一記狠的早玩完了,那傢伙還能嚎得如此中氣十足,可怕的生命力。

馬龍一面感慨一面重新上箭,隨後他第二次扣動了機括。

噗!

巨型弩箭這一次直接洞穿了巨大野獸的腦袋,嚎叫彷彿打鳴的公雞被人一刀割斷了脖子,很是突兀的停了下來。

幹掉一隻。

馬龍調整方向,開始尋找新的目標。

「發現可吸收能量,你的升級能量提升二,當前升級能量數值為36/100。」

一隻巨大野獸能提供兩點能量!

馬龍雙眼放光,此時前來夜襲的巨大野獸在他眼裡不再是麻煩,而是移動三百塊……不對,是移動能量塊。 馬龍擊殺巨大野獸很順利,其他人則不然。不是每個人都是馬龍這樣的戰職者,士兵們全是普通人,身體沒有得到強化,黑暗阻礙了他們的視野,讓他們無法看到太遠的地方。拿著弓箭和操控著床弩的他們只能憑感覺射擊,至於能不能射中就只有看運氣了。

直到巨大野獸衝到近前來,除了三個特別倒霉的傢伙被射成重傷外,其他的幾乎毫髮無傷。馬龍粗略的數了一下,巨大野獸的數量不下五十隻。

也就是說,只要將這些野獸都幹掉,我就能攢滿升級能量成為初階死亡騎士。

既然如此,那還等什麼?

馬龍看準一隻巨大野獸扣動了機括,魔法床弩上的巨型弩箭嗖的一下躥了出去。

噗!

由於距離太近,馬龍的準頭增加了不少,這一箭射中了巨大野獸的頭,直接把這頭野獸給秒殺。

「他們的頭部是弱點,射他們的頭。」

巨大野獸龐大的身軀給他們帶來了強橫的力量,普通的人類完全無法與他們正面對抗,士兵們擺出的防線在雙方交手的瞬間就被他們衝擊得搖搖欲墜。馬龍見狀知道不好,普通人根本頂不住巨大野獸的衝擊,後者那強橫的力量只有戰職者才能媲美。

扔下魔法床弩馬龍提著劍就衝到了最前線,他一劍劈在一隻巨大野獸身上,給對方身上開了道深可見骨的口子,隨後理也不理這隻憤怒的巨大野獸轉頭向另一隻野獸發動攻擊。

為了減輕士兵的壓力,馬龍飛快的拉著仇恨,將一隻只巨大野獸的攻擊目標拉到自己身上。冰冷觸摸,死亡凋零,枯萎凋零,死亡之握等法術接連施出,不到十秒的時間內馬龍一個人就讓十一隻巨大野獸將攻擊目標放在了他身上。

領主大人威武。

見到這一幕的士兵士氣大振,他們咬著牙,死命的頂住巨大野獸,不讓其衝破自己的防線。

後方操控魔法床弩的射手們見了不敢怠慢,紛紛打起十二分精神,將自己的速度提到最快——上弦,瞄準,發射。

託了巨大野獸身軀龐大的福,弩手們並不用擔心會誤傷,巨大野獸高達三米的身軀將他們胸口以上的部位完全露了出來,弩手們只要把床弩的射擊軌道稍稍抬高一點就不用擔心傷到自己人。

嗖嗖嗖……

利箭破空。

噗噗噗……

尖銳的箭頭刺破**,射穿骨頭,奪去生命。

馬龍為了增加生命古樹的防禦而特意從船上搬到營地里來的二十架床弩立了大功,在弩手們的努力下,一隻又一隻巨大野獸斃命。當然,伴隨著巨大野獸數量減少的是飛快消耗的箭矢。

弩手們累了個半死,頂在前方的士兵被巨大野獸打得連連吐血,普朗克拼了老命拖住了兩個敵人,維魯斯射箭射得手指都快抽筋了,馬龍的日子也不好過。

對上一隻巨大野獸他很快就能擊殺對方,對上五隻巨大野獸勝負則五五開,現在是十一隻巨大野獸追著他打,馬龍恨不得背生雙翅,好讓自己飛起來。


別看你們現在追得歡,等下就給你們拉清單。

一面飛快的繞著戰場跑,馬龍一面觀察著戰場的局勢。隨著巨大野獸的數量減少,形勢正慢慢好轉,估計再拖個兩三分鐘就能徹底逆轉,到那時自是有怨抱怨,有仇報仇。

重生之權貴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他明白了什麼叫世事難料。

數十點寒芒突然自林中射出,這一下打馬龍一個措手不及,要不是他及時的矮身一滾必會被射個正著。

誰在偷襲我?

驟然遇襲,馬龍立刻向寒芒射來的方向看去,這一看讓他之前的好心情消失無蹤。

一隻只足有一米長,加上尾巴長度達到兩米,背上如豪豬般布滿了尖刺的老鼠悉悉索索的從森林中鑽了出來。

硬毛老鼠,這種怪物與巨大野獸一樣,都是被地獄的力量侵蝕后發生了變異的物種。不同於巨大野獸得到更強橫**力量的是,硬毛老鼠獲得的增強是遠程攻擊,他們攻擊敵人的武器就是變成堪比鋼針的鼠毛。

巨大野獸都沒搞定硬毛老鼠就出現了,這是不給人留活路啊。

有過群架經驗的人都知道,一加一的效果往往是大於二的,尤其是兩者優勢互補的時候配合起來戰力飆升。硬毛老鼠遠攻,巨大野獸近戰,一遠一近,打起來馬龍他們必然要吃大虧。

「啊……」

「該死,我的眼睛……」

馬龍躲過了硬毛老鼠的偷襲其他的士兵卻沒有,一群硬毛老鼠抖抖身子射出上百點寒芒,不少士兵都中了招。這些硬毛老鼠也是缺德,哪裡不射偏好射人眼睛,士兵們一旦被擊中立刻喪失戰鬥力,疼得在地上四處翻滾。

他們這一滾不要緊,要緊的是同伴為了避讓他們陣型發生了混亂。如此好的機會巨大野獸立刻抓住,這些渾身長毛的傢伙吼叫著撞開了攔路的戰士,朝著後方的弩手們衝去。

馬龍看得焦急不已,若是被巨大野獸殺進去將魔法床弩破壞,他們拿什麼來戰勝敵人?

「攔住他們!」

馬龍急了,他伸手虛抓,死亡之握將沖在最前面的一隻巨大野獸抓到了他,可是抓了一隻還有十幾,馬龍根本照顧不過來。

難道要敗?

攔住巨大野獸,要怎麼攔?

維魯斯不擅近身戰鬥,衝上去就是給巨大野獸送菜,普朗克正努力周旋在兩隻巨大野獸間,無暇分身,領地里的戰士已被沖亂了陣型,一時間無法重新組織,還有誰能站出來?

「兄弟們,上啊。」

危急時刻,一群持著短刀的水手吶喊著迎向巨大野獸。這五十個水手可是馬龍的寶貝,整個領地里也就一百個有過駕船出海經驗的水手,死上一個都是巨大的損失。為了他們的安全戰鬥打響時馬龍就把他們安排到了後面,畢竟他們不是兵營里訓練出來的士兵,戰鬥不是他們的強項。此時,這些水手站了出來,證明他們不是孬種。

砰!

一個水手被巨大野獸擊中,頓時胸骨盡碎,當場身亡。


砰!

又一個水手被奔跑的巨大野獸撞飛出去,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看樣子也活不了了。

哪怕敵人強大,哪怕知道會死,水手們也沒有後退。

馬龍看得目眥欲裂,這場戰鬥即使勝了也是慘勝。

「吸收到足夠的升級能量,死亡騎士馬龍的進階開啟。」 「你成功開啟初階死亡騎士的晉陞,鑒於你主修的力量種類,晉陞條件為血液沸騰,請儘快達成。」

「你處在極度憤怒中,血液沸騰達成,契合度100%,晉陞條件完成,評價:完美。」

「你成為了初階死亡騎士,身體強度增加五十,達成完美晉陞條件額外增加身體強度十,你的身體強度達到七十六點。」

隨著金手指提示,馬龍只覺自己體內的血液在沸騰,在燃燒,整個人彷彿置身於熔爐之中,他的皮膚,他的血肉,他的骨骼全部都在煅燒,在精鍊,在進化。如果把身體比作材料,那麼之前的馬龍就是一塊未經雕琢的原料,成為初階死亡騎士就是去除其中的雜誌。

鮮血死亡騎士果然不愧是鮮血兩個字,原來晉陞的條件是讓血液沸騰起來,以血液帶動能量來鍛造身體,將體內的雜誌去除。

在這一刻馬龍只覺自己擁有無窮的力量,只要他想就能打爆一切。

當然,這只是實力飛躍后的一種錯覺,不過馬龍的實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那是毫無疑問的事情。

雙足飛龍的身體也不過如此了吧,我現在七十六點的身體強度完全可以同那樣的怪物正面硬碰而不落下風。

五指向內收緊,手掌中爆出噼啪的響聲,那是空氣被捏爆時產生的氣爆,完美晉陞后的馬龍力量大得讓人咂舌。

這才是真正戰職者應有的強大。

七十六點的身體強度對馬龍來說還不是初階死亡騎士的盡頭,隨著他對身體的適應,對新力量越發熟悉的掌控,他的實力還能進一步提升。

實力暴增的馬龍沒有繼續關注金手指的提示,是自己的力量怎麼也跑不了,不急在這一時半刻,當務之急是先把巨大野獸解決掉。

被追趕的馬龍霍然轉身,迎著那十二個龐大的身影沖了上去。一隻巨大野獸伸爪猛拍,獸爪帶出了尖銳的破空聲,欲要將馬龍給拍成肉泥。

哼,你以為我還是之前的我嗎?

即使你是鋼鐵之軀,我也能將你一拳你碎。

迎著巨大野獸拍下的爪子馬龍一拳擊去,拳爪相擊下清脆的骨裂聲毫無意外的響起。

「嗷……」

巨大野獸痛苦的嚎叫響徹戰場。

雙方對拼的結果不是馬龍被拍成肉泥,而是巨大野獸被打斷了骨頭,慘白的斷骨從手肘處刺出,混雜著腥臭的黑色血液,一黑一白,煞是顯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