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連這些你都知道了?”我忍不住對魯家明高看一眼,消息還真是靈通呢。島盡上亡。

“現在這事網上鬧得沸沸揚揚,監獄還沒建成就已經有很多靈異怪談了,恐怕是有人故意放出消息讓人對監獄望而卻步,所以師兄聯想到了你們。”

“這恐怕是之前我們救的那幾個屍鬼弄的,大家都想有個能自由自在生活的地方,我打算等建成之後把師父也接過去,那裏安全一些。”

沒想到我的一片好心,卻讓魯家明臉色更加深沉了。

他先是嘆了口氣,然後看了眼整個四合院才悠悠開口說道,“這間四合院有差不多兩百年曆史了,是茅山派世代居住的地方,師父他不會跟你走的,相反的,師父還希望你能住在這裏,在這裏把我們茅山派發揚光大。”

“師父……”

“你不知道,將茅山術傳授給你之後,師父就吩咐我給你建了個網頁……”

說道這裏,魯家明可能是怕我爲難沒有再繼續說下去了,但我也明白事情的大概了、

現在網絡發達,我們茅山派在網上的論壇十分火爆,許多有訴求的人也直接從上面下訂單做法事,師父恐怕是希望我能出現在論壇上,被世人熟知和接受。

之前我一直都是自以爲是的想着自己的計劃和安排,卻忘記了站在師父的角度卻想問題,師父對我那麼好,身上的傷也是因爲我,我怎麼能讓師父傷心呢。

“沒問題,反正我的茅山術還有很多需要師父指點的地方,這次回來我就不走了。”

“那冷天傲那邊……”

“天傲那邊我會打電話說明的,以後就請師兄多多指教了,我和海燕先去收拾屋子,正好我的行禮都在這。”

“屋子我已經收拾好了,你們兩姐妹先歇會聊着,我去做飯。”魯家明難以言喻臉上興奮的表情,腳上的傷還沒全好,就一瘸一拐的做飯去了。

我趕緊給天傲打了電話說明原委,他很理解我,並且表示監獄那邊纔剛剛動工,讓我全心全意的在這邊學法術。

掛完電話我見海燕賊兮兮的盯着我,忍不住被她的樣子逗笑了,“你這樣看着我幹什麼?”

“當真在蜜月呢,瞧這如膠似漆的。”

“哈哈那可比不上你和家明,你們什麼時候辦事呀,我師父恐怕還等着抱孫子呢!”

“孫子早就有了,只是……”說道這裏,海燕的眼神黯淡下去,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只是這孩子沒有胎心,必須拿掉,我還沒給家明說,怕他難過,他很期待這個孩子。”

“怎麼會這樣?”我趕緊坐到海燕跟前。

魯家明是個居家好男人,而且心地善良,肯定很喜歡孩子。

可海燕一向潔身自好,平時也樂於助人是個好女孩,怎麼會遇上這樣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孩子已經兩個月了,有時候我甚至能感覺到它在我肚子裏動來動去,你說,讓我怎麼忍心拿掉他?”

“會不會是醫生診斷錯誤,現在醫院還沒下班,我陪你再去另一個醫院檢查一下。”

我起身被秦海燕拉住手腕,她失望的對我搖了搖頭,“這市裏有名的醫院幾乎都被我跑遍了,每個醫生說的話都一樣,不用再去了。”

聽她這麼說,我心頭也跟着難過起來,天知道每一次她聽到醫生的話會有多失望?

秦海燕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平時不管我遇到什麼事情她都不遺餘力的幫我,連我在醫院的父母她都時常代替我這個女兒去探望,現在我看着她這樣難受卻幫不到什麼,心裏也真不是滋味。

突然,我想起在泰國學習的養小鬼,趕緊拉着海燕的手激動的說道,“海燕,我有辦法了,你領養一個小鬼吧,我感覺一定能幫到你的。”

“養小鬼?那豈不是得去泰國了。”

“不用不用,你好姐妹我已經得到了泰國龍婆真傳,今天晚上我幫你!”

“夢夢你真的能幫我?”

秦海燕激動的眼眶裏瞬間蒙上一層水霧,看着我癟了癟嘴,差點就要哭出來了。

我趕緊抱着她拍了拍後背,“別擔心,有我在,一定會保住你這個孩子的,你不要難過了,我這就打電話讓天傲把我託運的東西都送過來。” 116 被嚇到

晚上吃過飯以後,天傲派人給我送來的東西已經到了,秦海燕藉口給我收拾東西。我們兩呀就鑽進了屋子裏。

龍婆泰國的大半東西都被我搬了過來,我們一邊收拾着,我一邊給她講我在泰國發生的事情,當聽說龍婆已經仙遊之後,秦海燕眼裏滿是惋惜。

“她可是泰國有名的龍婆,沒想到都還是鬥不過那個黑衣阿贊。”

“好了你別難過了,我泰國師父現在可是普渡活佛,專門幫助小孩嬰靈投胎轉世。她在天上看着,一定會幫你的。”我趕緊阻止秦海燕在這個話題上打轉。島盡爪巴。

一提起龍婆我心頭就是萬分愧疚,這一切都是因爲我……

秦海燕估計也猜出我的想法,趕緊轉移話題,“哎呀夢夢,你把這些裝小鬼的瓶子都給帶來了呀,都是好可愛的小孩呀!”

她一打開箱子,滿屋子的小鬼就跑了出來,四處蹦來蹦去打量這個新的地方,我趕緊招呼着他們滾回古曼童裏,要是被師父發現可就慘了。

好在我是龍婆的傳人,那些小鬼都還比較聽話。對我還有幾分敬畏。

我把瓶子一個個放好。整個屋裏的擺設和龍婆在泰國的屋子差不多,愧疚讓我感覺自己身上的使命感更加沉重,不僅是茅山派,就連泰國淨衣派我也要發揚光大。

“咦。這是什麼?”

我回頭只見她拿着一個滿是灰塵的黑匣子,趕緊阻止她,“別打開!!”

可是已經晚了,秦海燕殺豬似的尖叫幾乎把房子都給震抖了,直接把手裏的匣子給扔了出去。我本想伸手接住,沒想到阿奴已經先一步把自己的腦袋接住了。

秦海燕看見懸浮在半空中的盒子,驚訝的瞪大瞳孔,指着盒子結結巴巴,“夢夢……怎麼……怎麼回事?”

“海燕你別怕,那是我的役鬼阿奴,盒子現在是他拿着,只是你看不見而已。”

提起那個盒子,海燕又想起剛纔看到的畫面,驚叫一聲就朝着門外跑去,正好撞在魯家明的懷裏。

魯家明趕緊雞媽媽一樣把愛人抱進懷裏,不明所以的看着我,“發生什麼事了?”

“家明,夢夢的盒子裏有個人頭,那個人頭好可怕!!”

順着秦海燕手指方向,魯家明視線一怔,不僅看到了匣子,恐怕阿奴他也看見了,阿奴樣子本來就高大魁梧凶神惡煞,頭上還長着羊角,嚇得魯家明也退後一步。

我趕緊招呼阿奴先回盒子裏,空中的盒子落下,被我穩穩接在手中。

“你們別害怕,阿奴是我的役鬼,這盒子裏的頭是阿奴的,至於爲什麼會保存他的頭,這全是泰國的一種儀式。”我趕緊把盒子放下拍了拍手。

魯家明這才發現我的房間完全變了樣,瓶子裏泡着的嬰兒屍體,還有牆上掛的人品面具之類的,艱難的嚥下一口唾沫,大喝道,“夢夢你搞什麼,哪裏去學的這種邪術?”

“家明你聽我慢慢……”

突然,師父的身影出現在魯家明身後,他趕緊側身讓師父進門。

“師父……”

師父經常去國外和外國法師交流學習,見多識廣一下子就看出我屋裏擺的是什麼,倒是沒有表現出非常震驚的樣子,只是眼裏淤積着不少擔憂。

我趕緊拿了凳子給師父坐下,把在泰國發生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爲師和布傾龍婆有過一面之緣,沒想到她已經……,她對你臨終有囑託這點爲師理解,只是這泰國的法術大多看起來不爲人道,你在國內擺放這些東西,要是被別人知道了,肯定會報警的。”

我知道師父指的是瓶子的小嬰兒什麼的,只是那是龍婆留下的……

“夢夢,你還是把這些東西請回泰國去吧,反正如你所說,阿贊不會去龍婆屋裏撒野,這些東西放在那邊也安全,這也是爲你好。”

我好不容易從泰國搬回來,怎麼可能又還回去?

“師兄你不知道,這些東西對平常人來說可能就是屍體,可對我來說他們是一個個孩子,而且我答應了龍婆,要給孩子們找一個好母親,讓他們積功行德,早日轉世投胎。”

秦海燕聽我解釋了事情的經過,確認這一屋子鬼無害之後也幫我說話了,只是我沒想到她竟然跪在師父跟前,把自己懷孕的事情給說了。

“師父,夢夢其實也是爲了幫我,我懷了家明的孩子,可是孩子卻沒有胎心,是我請她把小鬼帶來契約給我的。”

“夢夢你胡說什麼!!”家明趕緊過去跪到師父跟前。

“我沒有胡說,是真的!!家明,我們的孩子沒有胎心……”夢夢說着把包裏的東西全部倒出來,她包裏四五張檢查都是相同的結果,孩子沒有胎心。

而且還有個不幸的是,她子宮內膜先天性很薄,如果失去這個孩子,她以後恐怕就沒有再受孕的可能了。

魯家明不相信的一張又一張的翻看檢查單,看着上面的結果,一個七尺男人居然哭了起來,抓着海燕不斷搖晃,“海燕,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我們的孩子怎麼可能沒有胎心呢?”

師父剛剛纔知道海燕懷裏自己的孫子,高興還沒來得及就遭到這樣的噩耗,一腳把家明踹翻在地,然後把海燕扶起來,“孩子,家明讓你受苦了。”

“我沒事,師父,我和家明是真心相愛的,能爲他生兒育女也是我的希望,只是沒想到這孩子……”

秦海燕捂着小腹,臉上帶着既幸福又痛苦的淚水。

奉令成婚,中校老公別太壞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趕緊把家明扶起來,“你們別難過了,凡事總要試一試,這孩子沒有胎心只是一個雛形,只要注入靈魂,孩子就能健康成長了。”

“養小鬼真的這麼神奇麼?”魯家明抹了把眼淚期望的看着我。

我趕緊搖搖頭,“我也是剛接觸泰國的法術,不過小鬼跟在主人身邊就是爲了幫助主人,從而修善積德投胎轉世,既然母親是孕婦,孩子肯定會投胎其中,我肚子裏的頑戊不也是爲了救我才進入我身體的麼?” 117 屍油古曼童

得知海燕肚子裏的孩子沒有胎心之後,師父也都同意給海燕領養一個小鬼,畢竟她如果錯過這一次。很可能她永遠都不能受孕了。

只不過他們要在這裏看着我做法,我感覺挺彆扭的,因爲這個過程可能有些不人道,國內很多人不能接受。

我盤腿坐下,讓海燕坐在我對面,給她雙眼擦了牛眼淚。

“海燕你自己看看,孩子們都在,你選一個喜歡的小子吧!”

這次和之前不同。因爲現在這裏我是主人,小鬼們都挺規矩的,不像之前一個個凶神惡煞爭先恐後讓別人選自己,而是嘟嘴賣萌,走起了可愛路線。

我忍不住拍了拍胸口,小孩們還算識相,不然我師父肯定不會同意把小惡鬼放在海燕身邊。

“我想要那個小女孩,好可愛呀!”

順着海燕指頭望過去,只見一個梳着羊角辮的小女孩靠在瓶子旁邊,胖乎乎嬰兒肥十分可愛,而且看樣子就像是睡着了,好像聽見別人在說自己。一個機靈睜開眼睛。跳到我跟前的案几上。

“我也喜歡女孩,長大了肯定和你一樣漂亮。”魯家明對那個小女孩也是十分滿意。

我伸手摸了摸小孩的頭,“這個孩子的名字叫雛馨,是自然滑胎而死的。法力不是很強,但是一直乖巧聽話,呆萌呆萌的我也很喜歡。”

“那我就要她了,這麼多小鬼我一下子就看中了她,肯定是我和她有緣!”

“那好。你們先出去一下,然後再進來拿雛馨的古曼童吧。”

“爲什麼要我們出去,我想在這裏看着她。”秦海燕拉着雛馨的小手不肯鬆開,纔剛剛懷孕就已經母愛氾濫了。

我尷尬的看了眼師父,他一定了解些做古曼童的過程,接到我的眼神示意之後,師父咳了咳,“家明,你帶着海燕先出去,拿點山參紅棗把咱們的那隻大公雞殺了燉湯吧。”

“不用了師父……”

“走吧海燕,一會再過來,燉好燙給夢夢也補補。” 重生醫妃:王爺有喜了 重生八零福運嬌甜妻 家明接收到師父的示意,拉着海燕就出去了。

師父並沒有跟着出去,而是走到我跟前坐下。島布共弟。

“師父在這裏你不用介懷,不管什麼樣的法術,只要不是故意去害了人,都是崇高的,而且泰國獨有的祕術流傳至今,一定有值得尊敬的地方。”

我感激的看着師傅,“師父你能這麼想真是太好了,這些小鬼都是已經死了才被收集的,有些則是孩子的親生父母送來的。”

說完我打開玻璃瓶,把用聖水泡着的嬰兒屍體拉出來,薄皮剔骨,把肉用符紙熬成屍油,再把骸骨磨成粉末,配合着屍油一起攪拌後放進早已經準備好的古曼童木偶之中。

做完這一切大概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我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欣喜的笑了,“師父我做好了!!把他們做成古曼童不僅可以幫助他們,還能幫助別人,我是抱着這種心態在做古曼童的。”

我對着雛馨招了招手,雛馨也是喜笑顏開的跳入了新的容器之中。

師父滿意的點點頭,卻也忍不住嘆了口氣。

“爲師知道你心地善良,不然也不會教你茅山派的法術了,只是這泰國的法術在國內很難被人接受,如果你以後還要做法,請一定不要讓外人看到。”

“我知道的師父,等明天我就讓人來把這裏改裝一下,有些太駭人的我就放到密室裏去。”

“恩,你先給雛馨做法加持吧,我去讓海燕他們進來。”

等師父離開之後我集中精神冥想咒語,將雛馨的本體固定在古曼童之內,只有等她功德圓滿之後才能離開去投胎。

秦海燕做完滴血契約,一切就大功告成了。

“夢夢,我能一直看到雛馨麼?”

“不行,還是等着她從你肚子裏降生的時候吧,那時候你可以盡情的寵她,現在你只需要在房間內給她供奉一碗五穀,插上一隻香保持香火不滅就行了。”

“謝謝你夢夢,你真是個好人,乾脆咱兩定個娃娃親好了,以後我肚子裏這個就是你兒媳婦了!”

我正在喝茶,差點沒一口水噴出來,這傢伙也太前衛了,這孩子都沒有出生呢!

“現在說這些還早,以後再說吧。”

“怎麼,你是看不起我們家雛馨麼?還是你看不上我這個未來親家母?”秦海燕不客氣的拿手戳了戳我的肚子。

我真是服了她了,趕緊推着她出門,“趕緊回房抱着你閨女睡覺吧,我這還有點事情要忙呢!”

“劉夢夢你什麼意思,你難道不答應麼?好你個劉夢夢,等我家雛馨出生以後,你家頑戊就等着排隊吧!”

把門關上之後都還能聽到秦海燕的叫囂,現在她心情挺好,雛馨出生的可能性很小,我還是不要告訴她了吧。

而且我的頑戊,現在降頭已經渡了大半在他身上,他能不能平安降生還不一定。

一想起頑戊我就覺得很對不起他,或許仔細研究布傾龍婆留下的手札,沒準能找到解法,我趕緊打開電腦搜索自動翻譯,比照着手札上的咒語參悟。

電腦翻譯可能有些不精準,不過我也被泰國法術的深奧深深的震驚了,簡直和我們茅山術一樣博大精深。

這一看就是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我才把第一本瀏覽一遍,主要是講關於泰國小鬼的,手札把泰國小鬼的由來和各種古曼童的做法都講了一遍,與龍婆教我的大同小異。

明明一夜沒睡,我卻一點睏意都沒有,想要休息一下腦袋,我鬼使神差的搜索了一下我們茅山派在網上的論壇。

“茅山仙人論壇!?”

看着論壇首頁的幾個大字我忍不住唸了出來,這名字一看就是魯家明取的。

除了名字稍微俗了點,這論壇做的還不錯,不僅有驅邪除鬼的板塊,魯家明還專門給我設置了一個招魂請陰的板塊,點進去一看居然還有我的頭像,ps了一個八卦圖在我身後,讓我看起來跟個真正的大師一樣。

“魯家明也真是的,居然把我照片放上去,會有人來逛麼?”我鼠標往下滾動,喲呵,發帖還真不少。 118 婚姻不等於愛情 吼吼,以後爭取每章都能搶紅包啦。

“我老公出車禍死了,可我總感覺他還在我身邊,求大師讓我見他一面。價格可談。”

“想見亡妻一面,請大師務必相助,電話xxxxxxxx。”

我隨便讀了兩個帖子,全是想找我幫忙招魂問話的,本來以爲大家以爲這些是迷信,可沒想到信的人還真不少,看着他們言辭間的虔誠,我突然有種想幫他們的沖動。

隨即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電話接通了是個男人的聲音,“你好,請問是……”

“你好,我是茅山仙人論壇的法師,在論壇上看到你的帖子,被你對妻子的感情所感動,我決定幫你見她一面。”我一邊說着一邊忍不住皺眉,剛纔那男人的聲音,怎麼有些熟悉?

聽聞我要幫忙,對方立即語氣激動,“請問如何能見到大師呢,價錢好商量。”

“你來東坡山霞飛村81號四合院。到這裏找我就行了。記得帶上支票。”

“好好,我立即就來。”

對方說完掛了電話,估計是馬上要驅車過來了。

第一次收錢幫人做法事,心頭有點小緊張。但是師父不是說了麼,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就算我有冷家做後盾不需要,象徵性的收一些幫師父貼補家用也是好的。

這l市並不大。如果開車的話估計一個小時就要到了,我趕緊把屋子收拾了下,順便把嬰兒瓶子全都放在了櫃子中,這樣也不至於嚇到人家。

將軍的寒門小娘子 不過我沒想到的是,我反倒被對方給嚇到了。

“夢夢,外面有個人說是接到論壇大師的電話讓來這裏,是你打的麼?”

魯家明惺忪睡眼敲響了我的門,我趕緊把門打開,“是的是的,師兄你把他請進來吧。”

不多時,師兄把那人請進來了,當我看到那個人影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對方也是驚愕不已,“夢夢怎麼會是你?”

“哥?是你在論壇上發帖的?”

“是我,難道你就是給我打電話的大師?”

“呵呵,是我。”

我乾笑兩聲把哥哥領進門,請他坐下,真是諷刺呀,自己親哥哥的電話都沒有,今天還真是鬧了一場笑話。

顯然哥哥對我成了大師還是蠻驚詫的,不知道是不是在懷疑我的技藝。

“夢夢你怎麼成了大師了?”

“此事說來話長我就不和你一一解釋了,沒有金剛鑽不攬瓷器活,哥哥你有什麼訴求我絕對可以幫你辦到的,只是有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你。”

“什麼事?”他一邊觀察着我的整個房間,好像還有那麼回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