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站起來,揉動脖子嘆息著,「雖然不知道你們青華宗到底算什麼,不過很遺憾,我已經答應聖上。至於未來,未來再說。再寬廣的世界,首先得有能力,否則死路一條,不是嗎?」

說得好有道理,白溪顫動著嘴唇,卻不知該怎麼反駁。真的出乎預料,這小子似乎看得很透徹,就好像什麼都經歷過一樣。

沉默了好一會,白溪才再次沉聲道:「我剛才也說了,並非要你加入我們青華宗,只是想讓你爭奪天丹大道的名額。不管是為了帝國,還是為了青華宗,你都會感興趣。」

天丹大道?

唐宋心頭猛地顫了一下,這還是來這個世界后第一次聽到天丹這兩個字。不過表面上他還是一副淡然的樣子,聳肩道:「也許吧。」

白溪苦笑:「你可真是……天丹大道乃是每個丹師都想參加的大會,百年一次,我們已經三百年沒得到名額。天丹大會其實就是一個煉丹比試,相信對你來說並不算很難。只要能順利過關,便能前往天丹大道,探究天丹之術……只是,具體天丹之術有什麼,誰也不知道,因為接觸的人都已經進了天靈境。」

唐宋心頭隱隱有些吃驚,天丹之術,難道就是木靈他們要找的天丹?

可是也不應該啊,按照木靈的意思,應該很難找才對,現在卻好像很多人都知道,這可不太對勁。

強忍著心中好奇,唐宋打著哈欠:「如果能,我會儘力。不過,你別太看得起我,我充其量只是一個靈尊,你們青華宗個個都是精英和高手,比我強的人多了去。」

白溪心裡有些鬱悶,這小子怎麼就一點心動都沒有,一般天才聽到這些,不就應該是很興奮嗎?

誰不想看看外面的世界,誰不想追求更好的修為,誰不想追求真正的天道?

可這小子就好像什麼都聽說過,也都經歷過,一臉的淡然……

甩著思緒,白溪拱手道:「既是如此,日後再見吧。只是提醒你一句,凡塵俗世不過是累贅,我等修鍊之人,應該追求更高的天道才是。告辭!」

說罷,人已經閃身飄出院子,直接到外邊的街道。

唐宋微眯著眼目送對方消失在人群中,心頭反倒有些冷笑。 二手總裁俏嬌妻 隱約已經明白,青華宗跟帝國的矛盾了。

青華宗很強,也許人不多,但絕對都是一等一天才和高手。這個白溪估計是最弱的一個,也是最年輕的。

但是,青華宗追求的是所謂的天道,帝國對他們來說可能只是個,累贅!

得虧唐宋不是從小出生在這個帝國,沒有把帝國當成信仰。換做是在地球,他一定把這種自命清高的勢力往死里抽!

沒有國家,你宗門再大有卵用…… 秦筱筱回頭瞪着那個碎花裙袍狐狸眼女屍,冷冷的警告道,那個女屍停下了腳步,嘴裏發出一聲憤怒的吼聲,但最終還是沒有追上來。我和秦筱筱趕緊離開了,那個狐狸眼女屍是在這個出口出現的,所以很可能黑袍人他們就在這邊。

甬道里依舊一片漆黑,我和秦筱筱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走了一會還算相安無事,沒遇到什麼事情。又走了一段距離,甬道側邊出現了一個小墓室。走過去一看,發現墓室中央擺着一副破爛的棺材,從一地的碎木板來看,這裏之前發生過戰鬥,棺材裏有什麼東西跑出來了。

“那個女屍會不會其實是從這副棺材裏出來的?”我心裏想到,開口問。

秦筱筱搖了搖頭說不可能,像一副棺材不是什麼好材質的棺材,那個女屍的身份不可能是被安置在這種棺材裏的,只有前面那個墓室裏的棺槨纔夠她的身份。最主要的是前面那個墓室的棺槨上畫着類似狐狸的圖案,所以碎花裙袍狐狸眼女屍應該就是那個棺槨裏出來的沒錯。

“現在這裏的這個棺材,到是一個普通的棺材,裏面放着的就厲害也只可能是一隻殭屍。”秦筱筱看着棺材想了一會,說道。

殭屍!?看墓室裏的情況,黑袍人他們到了這裏之後,應該遇到了這副棺材裏的殭屍,這裏沒見到任何東西的屍體,也就說明殭屍和黑袍人他們最後追打到了其他的地方。

再在這個側室裏自己逗留也沒什麼其他新的線索,我和秦筱筱只能是繼續往前走,看看前面是怎樣的一個情況。

現在我倆知道除了那個狐狸眼女屍之外,我們這邊還至少有一隻危險的殭屍,所以我倆更加小心起來,希望黑袍人他們已經把這隻殭屍給解決了。

這時候,我手電筒的光突然照到前面甬道的地面上躺着一具屍體,屍體身穿黑袍,看樣子應該和那些黑袍人是一起的。我和秦筱筱急忙跑了過去,一看果然發現是黑袍人打中的一員,只不過他已經死了,而且死的很慘。

他渾身上下有不少抓傷了咬傷,黑袍也已經破破爛爛的。他此時還睜大着眼睛,一臉驚恐,脖子上有兩個大血洞,那裏染着一大片鮮血,這一看就是被殭屍給咬死的。

“糟了,這殭屍可能還不是一般的殭屍,憑天羽閣這些黑袍人的手段不可能會這麼狼狽,竟然害死了一個人,那殭屍恐怕也不比那個狐狸眼女屍好對付到哪裏。”秦筱筱臉色凝重,皺着眉頭緩緩說道。

她叮囑我一定要小心,然後我兩又開始繼續往前走。走了沒多久,我倆就走到了一個和墓室差不多大的空間裏,前面有一堵不小的石門,這裏看起來也像是經歷了一場戰鬥,有不少打鬥的痕跡,最直接的就是在石門邊上被人不知道用什麼給炸出來了一個大窟窿。

“看來黑袍人他們遇到了棘手的事情,被逼得沒有時間找開門的機關,直接選擇把石門邊上炸開一個大洞,從洞裏來逃離這裏。”秦筱筱走到那個被炸開的洞口外,往洞口那邊看了一眼,語氣凝重的說道。

我心裏一驚,也開始覺得不妙起來,黑袍人的那些手段我們是體驗過的,絕對不是什麼等閒之輩,就算我們四個人加起來也不一定會打得過他們,能把他們逼到這個地步,那說明他們遇到的是十分可怕的麻煩。

就在我內心驚訝的時候,似乎聽到身後傳來一些奇怪的聲響,心裏納悶,疑惑的回頭一看,頓時嚇了一跳。只見剛剛我和秦筱筱在甬道里遇到的那個被殭屍咬死的黑袍人,此時竟然屍變變成殭屍追過來了。

他張大着嘴巴,大吼着,露出鋒利的獠牙,他朝我和秦筱筱撲過來了。只不過他的攻擊破綻百出,我也不急,直接一腳踹到了它胸前,它直接被我踹倒在了地上。

“它剛屍變不就,行動還不是很順暢。”秦筱筱說了一句,然後還沒等屍變的黑袍人從地上站起來,就拿出一張黃符,直接跑到了它身上。黃符落到了屍變的黑袍人身上,瞬間就燃了起來,大火吞沒了黑袍人,它慘叫着在地上掙扎了幾下,很快的就沒了反應死了過去。

這剛屍變的殭屍果然很弱,我們在外面的遇到的那些都比它強上不少,沒那麼容易解決。屍變的黑袍人沒了動靜後,秦筱筱就讓我倆也從這個砸出來的破洞裏鑽過去,繼續往前追離開的黑袍人。

我倆纔剛要往洞裏鑽,就突然聽到一聲破風聲,秦筱筱臉色大變,慌忙把身旁的我推開了,她自己也順勢往後退了一些。我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只見眼前一道寒光閃過。

一把刀身有些斑駁的關公大刀直接落到了我和秦筱筱剛剛準備鑽進洞裏的位置,要是我倆沒避開,都要被這個關公大刀給砍刀。我倆有急忙往後退了幾步,拉開距離。

這時候我纔看清,拿着關公大刀的是一個身穿殘破鎧甲的乾屍。乾屍渾身上下的肌膚都是乾癟的發黑發紫,看着就像是一層樹皮一樣。它嘴巴上的上下嘴脣已經收縮了,露出一嘴的獠牙,雙眼也像是沒了眼皮子一樣,眼珠子彷彿要從眼眶裏凸出來,看着十分的可怕,讓人噁心。

它忽然轉頭看了我一眼,轉頭的那個動作,和機器人一樣,僵硬但卻又迅速。二話沒說,直接就揮起關公大刀又向我斬來。我急忙避開,破風聲在我耳邊呼嘯而過,感覺再慢一點的話,我的整顆頭顱都要被它給削下來。

“小心,這傢伙就是側室裏那副棺材裏的殭屍,它很厲害,再加上那個狐狸眼女屍一起的話,的確能把黑袍人他們逼得不得已逃走。”秦筱筱對我喊道,語氣凝重,擔心的看着我。

這乾屍不知怎麼回事根本不管身後的秦筱筱,而是不斷的攻擊我,視我如仇人一般。

秦筱筱也藉此機會,起身一跳,一腳踢在了乾屍的腦袋上。乾屍的注意力一直在我身上,根本沒注意身後,直接被秦筱筱重重的一腳給踢中了。

咔嚓一聲,乾屍的腦袋直接被秦筱筱一腳從脖子上給踢折了,呈一個九十度的狀態,不過可怕的是它竟然像是沒事人一樣,一隻手用力就重新把腦袋給扳了回來。

我看得驚訝不已,張大了嘴巴。 買了宅子,接下來的問題可是不少,首先就是得有打理的人。唐宋可沒心思天天打理院子,也不可能每天做飯,所以丫鬟什麼的也是個頭疼問題。

好在,黃掌柜說帝都有個人才市場,一般大家族都是從那邊簽丫鬟。唐宋問了,並非賣身契,只是其中條約跟賣身契差不多,想要擺脫的條件是,成為靈者,而且要有一定的修為限制。

臨近中午,唐宋跟雲藝幾人出現在人才市場。是個大院子,裡邊出乎預料的冷清,就看到兩三個人往來,跟地球上的人才市場差距非常大。

「奇怪,怎麼都沒人?」 霸道總裁竊心妻 雲藝很是詫異,「莫不是,帝都大多都是靈者,所以當丫鬟小廝的人特別少?」

估摸著也是,帝都之內幾乎都是靈者,只要是靈者就有希望晉陞,誰願意放低自己的身份給人當小廝?

好不容易見到一個大媽從裡邊走出來,雲藝趕忙攔住對方,問道:「敢問,可是在這招丫鬟?」

那大媽上下打量了一眼,點著頭:「對啊,人才閣,就是這。不過現在可沒什麼人,之前人倒是不少,現在啊,都跑啦。」

唐宋一怔:「跑去哪?」

大媽撇著嘴嘆道:「聽說帝都來了個神奇的唐先生,免費給人煉製丹藥。他們都跑去找藥材,盼著能讓唐先生煉製一枚丹藥,晉陞為靈者,或者是修為提升,那樣就不用再低聲下氣的給人當丫鬟小廝咯。反正啊,這兩日還留在這的,基本都上了年紀。年輕人誰沒點奢望?要我說啊,那唐先生也未必那麼神,帝都那麼多人,怎可能每個人都拿得到丹藥。再說了,這次拿到,下次呢?」

這大媽話不是一般的多,啰嗦起來就不停。好在唐宋沒有在意,心頭反倒有些苦笑。難道自己的影響力真有這麼大?

他哪裡知道,這幾日帝都可是轟動,幾乎每個角落都在議論。正如大媽所說,年輕人誰沒點奢望,誰甘願低人一等?

雖然沒錢買藥材,可他們能自己找啊。只要能找到匹配的藥材就有希望煉丹,只要有丹藥就能提升,比做下人划算多了。

就算是繼續做下人,有修為跟沒修為也不是一個價錢,普通人的日子可不是那麼好過……

嘮叨了好一會,大媽才離開。雲藝立即沖著唐宋鼓著嘴:「唐大哥,看吧,壞事了。」

唐宋摸著鼻子:「也就一時熱度而已,很快就會重新開始新的秩序……」

心頭卻忽然意識到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之前他還真忽略了這一點。如果所有人都能成為靈者,或者說實力都有所提升,整個社會結構是不是鬼改變,會不會需要一場變革來洗牌?

突然發現在,這個計劃如果搞不好,會讓整個龍華帝國陷入混亂。

只是聖上既然敢接,估計也已經有了相應的對策,說不定背地裡早就在策劃什麼……

想著,唐宋甩開思緒,繼續往內院走。裡邊還真沒什麼人,剩下的不是大媽就是大叔,正在院子里閑聊,而且加起來都不到十個。

見到唐宋進來,幾人停下閑聊,紛紛起身迎上去:「先生,可是要下人?」

唐宋打量著幾人,雖然都是靈者,可是實力很低,都在二段靈者以下,可以說都只是入了門然後就不修鍊了。

雲藝回答道:「是呀,不過你們行么?我們想找幾個年輕一些,要不然跑不動咋辦?」

這話讓幾人均是不滿,一個肥胖的大媽道:「姑娘,你這話可就難聽了。我們可都是做了一輩子下人,年紀雖然大了一些,腿腳卻是利索。再說了,眼下那些年輕人哪裡還有心思給你們當下人,都跑去找藥材煉丹了,你上哪找去?」

說得好有道理,唐宋兩人竟然無言以對。

掃視幾人,唐宋輕抿著微笑:「那麼幾位,你們覺得給人做事,最重要的是什麼?」

幾人一怔,肥胖大媽昂著頭:「那還用說,當然是聽話。首先得聽話,要不然主人家誰願意?」

其他人也跟著附和,唐宋頓時有些失望,微微搖著頭轉身走出去。這舉動讓肥胖大媽端是納悶,在後邊叫著,可唐宋並沒有回頭。

「怎麼辦?」雲藝端是納悶,「這下可好,有個院子,總不能什麼事情都是我們自己做吧,總得找幾個人,要不然麻煩大了。」

唐宋當然知道,沒幾個人根本沒辦法正常運轉,他跟雲藝每天都忙裡忙外,光靠小梅跟福哥肯定是不行的。

正準備上馬車,後邊忽然傳來叫喊。唐宋停下腳步,卻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急匆匆的跑出來:「先生,稍等!」

這人剛才倒是沒見過,唐宋停下腳步打量著對方,實力也很低,三段靈者,跟沒有差不多。

走到跟前,中年人拱手作揖,然後輕聲道:「方才去了茅廁,正巧不在。先生方才可是問給人做事最重要的是什麼?」

緋聞影后:總裁非誠勿擾 唐宋點著頭:「嗯,你說。」

中年人喜上眉梢:「依我之見,最重要的是,不要總覺低人一等,卻也不能高看自己。給人做事,要有自知之明,不可貪功,卻也不能妄自菲薄。尤其是在帝都,大家都是靈者,誰也不知他日有沒有翻身機會。先生,不知我說如何?」

唐宋倒是有些詫異,上下審視著對方,微微點頭:「說得在理。其實有個詞很重要,合作。我並非要找下人,只是要找幾個打工的。打工,並非下人。所以在我這裡,平等最重要。」

這話讓中年人愣了,一怔一怔的看著他上馬車,完全沒反應過來。

平等,這個詞對他們這些常年當下人的人來說,太奢侈,誰敢去想?

他本以為不低人一等就已經很奢望,誰曾想這人竟然還說要懂得平等,著實讓人意外……

很快中年人又反應過來,趕忙跟上馬車,在外邊喊著:「先生,我願意替你做事,酬勞可便宜些,懇請先生收留。」

唐宋讓福哥停下,探出頭來輕抿著微笑:「我問你,你活著,為了什麼?」

中年人又懵了,不過這回他反應很快,鄭重道:「為了讓我兒子甚至我子孫後代能不做下人!」 看了一眼中年人,唐宋終究還是點頭:「行吧,你上車,路上說。」

中年人鬆了口氣,拱手道:「多謝先生。對了,小人楊全成,豐州城人士,來帝都已經有十年了……」

讓他上了車,唐宋輕聲問道:「你家人也在帝都?」

「在,」楊全成沒隱瞞,「帝都生活雖然艱難一些,可終究有個盼頭。雖說開銷大,但終歸是能上個修鍊學院,只盼著他日能有個好前程,不至於像我這樣。孩子的娘現在在林家做事,工錢倒是穩定。」

可真像是北漂,只不過這裡更加殘忍一些。北漂是為了更好地生活,這裡則是為了子孫後代,而且影響更加直白。

在別的城池想要修鍊並且提升,難度非常大,尤其他們這種普通人家。在帝都不同,只要有錢就能進入修鍊學院,或者寄托在摸個家族之下,然後慢慢成長。只不過,這種開銷估計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帝都的消費可不是一般的高,動不動多少萬兩,在別的城池則是多少耀甚至多少蒙……

問了一些大體的情況,唐宋也沒看出對方有撒謊的意思,倒也是滿意這個楊全成。雖說不見得懂得很多,可他為人忠厚老實,而且沒有過分低聲下去。

回到新買的院子,唐宋帶著楊全成走了一圈,輕聲道:「今後,這院子就交給你了。你要負責找人,至於需要多少人我不懂,你看著辦。哪裡需要修整,你也自己看著辦。」

楊全成一怔:「先生不在這住?」

唐宋搖著頭:「一般會在這,卻也難說。平日進出的人可能會不少,不過你不需要去找有實力的看家護院,找些做事的就行。主院盡量少進出,兩邊廂房你隨意……對了,我煉丹,後院沒有我的允許,不能讓人進出。」

楊全成一驚:「先生是丹師?!」

雲藝按捺不住插過話:「哎呀,唐大哥自然是丹師了,最近京都里鬧得沸沸揚揚的,不就是他咯?」

這下楊全成臉色猛地一變,慌忙拱手道:「唐先生,你……」

沒等他多說,唐宋擺著手:「好好做,其他的暫時不要想太多。總之,從現在開始,這個院子里的一切都交給你。丫頭,給他錢。」

雲藝從懷裡拿了一些銀票遞給楊全成:「成叔,你拿著吧。看看有什麼辦法能請到人,然後稍微修理一下。我們呢,可能還要等幾天才能住進來。記住哦,不管誰要賄賂你,你可千萬別答應。」

楊全成卻沒有接過來,皺著眉頭:「唐先生,你就這般相信我?按照往常,是要先簽了合約……」

唐宋擺著手:「我不喜歡那東西,你拿著辦事就對了。既然讓你來,你自然有這個能力做好,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如此,多謝唐先生信任!」楊全成頗為感動,鄭重的拱手作揖,然後結果銀票,「唐先生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安排了。給我兩天時間,這院子會熱鬧起來,你們也可以住進來了。」

唐宋滿意的點著頭:「那就行……嗯,如果方便,你也可以讓妻兒也到這邊,廂房房屋不少。」

楊全成更是感激:「多謝唐先生!」

唐宋沒說什麼,直接把鑰匙交給他,然後跟雲藝出去了。目送著馬車離開,楊全成心頭莫名的激動,卻又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

不能想太多,別想著讓唐先生煉丹給兒子,首先得把手頭的事情做好……

「唐大哥,你覺得他靠譜嗎?」雲藝有些擔心。

唐宋翻著白眼:「不靠譜你能怎麼樣,沒人打理院子,我們根本沒辦法住。」

雲藝立即壞笑的挑著眉頭:「那倒也是,還是唐大哥聰明,直接把問題甩給別人了。如果他真想跟著我們,肯定會把事情辦妥。而且他也說了,兒子在修鍊學院,肯定也想著要丹藥,就看他怎麼處理了。」

唐宋笑而不語,楊全成這個人看起來還是不錯,希望能信得過吧……

「唐大哥,那現在我們去哪?」雲藝問道。

唐宋慵懶的靠著馬車:「去御寶齋,聽說今天有一場很大的拍賣,總得去湊湊熱鬧。」

雲藝立即裹住自己的衣服,滿是警惕:「唐大哥,你又要花錢?今天都已經花了五十萬,可不能再花了!」

瞧見她緊張兮兮的樣子,唐宋著實哭笑不得:「你這鬼丫頭可真是,財迷。錢不花出去,怎麼會賺回來?再說了,不是已經給了你好幾百萬的定金嗎?」

「我不管,反正我就剩下二十萬兩,等會你可不能亂買。」雲藝狠狠瞪著眼,「哼哼,那幾百萬可得留著以後用,不能讓你這般大手大腳。」

一副管家婆的樣子,可真是讓唐宋頭疼。這鬼丫頭什麼都好,就是嚴重財迷。只要涉及到錢的問題,總會算計得很精細。都愛也不是吝嗇,就是目光沒那麼遠……

早晨的時候蕭良就派人送消息過來了,今日是御寶齋的例行拍賣會。御寶齋每個月都會有一次拍賣,將這個月以來沒賣出去的東西拿出來低價拍賣。

御寶齋跟萬寶靈不同,他們可以說就是個中間商,不管什麼寶貝都不會自己留著,而且規模明顯沒那麼大,需要儘快轉手手頭上的東西拿到流動資金。

聽蕭良的意思,拍賣挺熱鬧,也總會有些新鮮玩意,要不然吸引不了人……

不多會,馬車到御寶齋所在的街道,卻沒能往前了。唐宋從窗口看了一下,嘴角不自然的抽搐。

看樣子,這個例行拍賣會都已經成折扣日了。這不,整條街道都是馬車,人來人往好不熱鬧,簡直就是超市大減價的節奏……

「哇,那麼多人!」雲藝也是吃驚,「不對呀,不是說只是拍賣上個月沒賣出去的東西而已嗎,怎麼會這麼多人……李家,楊家,林家,好像都在!」

唐宋由衷感慨:「撿便宜是每個人都會有的天性,有錢人也不例外。我估計,這個拍賣會已經成了御寶齋最重要的商業活動。」

「商業活動是什麼?」雲藝忽然怪異的歪著頭,沒等唐宋回答,忽然又驚喜的蹦下馬車,「林琳姐姐!」 林琳帶著幾個人走來,先是高興的跟雲藝打招呼,隨後便走到唐宋跟前拱手作揖:「見過唐先生。」

唐宋上下打量著她,滿意的微笑點頭:「看樣子這幾天還不錯,修為增進速度沒有衰退。」短短几天,她的實力已經暴漲到三段靈師,按照這個趨勢,她很快能進入到靈君。

林琳畢恭畢敬的點頭:「托先生的福,林琳才有今日。另外,我母親的病也已經康復,父親因為事務繁忙未能登門道謝,還請先生見諒。」

「行啦,不用這麼客氣。」唐宋抿著微笑往前走,「看得出來,林家現在挺看重你。好好珍惜機會,但也不能過分驕傲。」

「是,林琳謹記在心。」 重生種田生活 林琳真的很感激,這幾天發生的事情,不,應該說自從碰到唐宋之後發生的事情,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

自己的丹田能夠重新修鍊,修為不停的上升,之後他又治好了母親的病,還給了自己那麼貴重的丹藥,讓家主對自己這一脈變得如此看重。可以說,自從碰到唐宋之後,她轉運了!

這麼多年的憋悶,頓時就得到了釋放,喜悅來得她都有點飄……

一邊走,雲藝一邊八卦起來:「林姐姐,聽唐大哥說,你母親是被人下了毒,究竟怎麼回事?」

林琳嘆了口氣,輕聲解釋:「一個丫鬟跟人私通有了孩子,她想走,我母親不讓,便懷恨在心下毒。」

「啊,這般狠心!那現在怎樣,那丫鬟如何處理?」

「連同跟他私通的那人,也一併被處理了。丫鬟被遣返出了京都,至於那人,暫時被關起來了……」

唐宋卻聽出來了,跟那個丫鬟私通的人恐怕不簡單,事情也絕非這麼簡單,想來還牽扯到不少。不過到底是人家的家事,唐宋也懶得過問。

幾人進了御寶齋,要先登記,還要交一些押金,可是讓雲藝肉疼得很。

聽林琳說,這次拍賣之所以這麼熱鬧,是因為御寶齋把一年的存貨都拿出來了。主要不是藥材和丹藥,而是兵器。御寶齋其實最擅長收集是神兵利器,再加上一些古董,自然少不了熱鬧。

提到兵器,唐宋反倒有些好奇。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還不知道這個世界的兵器等級呢。

「唐大哥,你不早問!」雲藝一臉鄙夷的翻白眼,「你早說你不懂啊!好的兵器,自然能增強戰鬥力。兵器一般分為,兵,利,聖,神。想要得到好的兵器可不容易,因為一般兵器需要時間沉澱,可不單單是用料和打造精良就可以。」

林琳跟著點頭附和:「是的。新打造的兵器,再怎麼完美最多也只是利器,需要常年的元氣洗禮才能成為聖器或者神兵。所以,那些埋藏在上古戰場的兵器非常值錢,只要是保存下來,基本上都會變成非常強大的神兵利器。至於為什麼,好像也沒人能說個所以然。」

唐宋頗為詫異,兵器還需要時間沉澱?這倒是個新鮮說法,一般古董應該是破舊,在這裡反而更加厲害。

「唐大哥,」雲藝忽然壓低聲音,「我聽他們說,昨日你跟萬掌主比斗,用了兩個神兵。」

唐宋摸著鼻子:「應該算是吧,鬼丫頭,別想打我的主意,那東西不可能給你。」

雲藝立即吐著舌頭,咧嘴訕笑。看她那樣子,林琳忍俊不禁的笑起來,同時也是感嘆,唐宋對雲藝這小姑娘可真不是一般的好,感覺就像是對親妹妹……

進入到後邊的會場,熱鬧得讓唐宋都要炸。感覺就是要開演唱會,雖說不至於上萬人,卻也有好幾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