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雙眼眯成一條線的淡淡喊著:「如果只是需要錢,你爸有,不用找我。」

「錢根本解決不了問題。」華向陽依舊站在前邊,「他們是習武的,背後也都有人。你很強,也很神秘,你這樣的人出面,他們才會放棄。」

妖嬈女人也回了神,快步湊到車門外:「對,只有你能打敗他們。他們會武功,打人非常厲害。」

唐宋側頭看了她一眼,臉上始終帶著平淡的笑容:「你說他們會武功?」

「是的。」妖嬈女人肯定點頭,「有一個也就十五六歲的男孩,他很厲害,我爸就是被他打的。他真的會武功,我都見他飛起來。」

這話讓唐宋又是凝視著,不得不感慨這個女人腦子真的很靈光,很快就明白什麼東西會吸引自己了。

尋思了一下,唐宋還是打開後車門:「上車吧。」

妖嬈女人喜上眉梢,趕忙拉開車門上去。華向陽也想跑過來,唐宋卻喊著:「回去聆聽教育,我的車承受不了你的重量。」

兩百多斤的人,費油……

車子啟動離開,妖嬈女人開始訴說她老爸是怎麼被打敗,著重描述那個少年有多厲害。很古老的套路,上門挑戰,然後她老爸輸了,武術館賠進去了。

唯一讓唐宋感興趣的是,她說的那個少年似乎真的有武功。至少從她的描述,應該是有內力,要不然沒辦法翻騰那麼高,更不可能在牆上轟了一個掌印。

可在唐宋的印象里,這座城市應該沒有特別厲害的高手。國內有多少個能轟出內力的,他清楚的很。能在牆上轟出掌印的,絕對不少過五個,還都是老頭。當然,他例外。

約莫五分鐘,車子忽然停靠到路邊。妖嬈女人驚奇的四處張望,剛出商業區進入到一段較為熱鬧的片區,怎麼就停了?

停好車子,唐宋淡淡的說道:「如果你也餓了,可以跟我一起吃個飯。」

大中午的,家裡又沒人做飯,不在外邊吃上哪去吃?

妖嬈女人一抽,忽然發現他也是人,不是神仙。

跟著他下車,妖嬈女人輕聲喊著:「喂,我叫李亞麗。其實,向陽他真沒你想的那麼差,我們都只是努力偽裝自己而已……」

唐宋沒有回應,進了快餐店點了兩份飯菜,然後找位置坐下。

坐在他旁邊,李亞麗繼續嘮叨:「真的,向陽他也很想努力,可所有人都認為他是無能的富二代,從來沒有人站在他的立場考慮過。他爸為了限制他,每個月就給三千塊,根本不夠他創業。」

「所以你讓他更紈絝,去搶錢?」唐宋冷不丁打斷。

李亞麗頗為尷尬,卻還是點頭:「是,他想創業,就必須有資金。他爸不可能給,所以我們只能用那種辦法。 極品全能學霸 囂張的保護色,有時候真的很好用。」

為了湊錢,他倆也是不容易,把自己偽裝得跟兩個傻逼一樣。當然,華向陽本身就是個紈絝子弟,只不過放大一點而已。她就不同了,完全是在演戲,吃力得很。

可這種辦法確實很湊效,這個月他們沒少去辦公樓晃悠,始終擺出華家二少的強橫姿態,總有人給錢。有些小老闆為了巴結,偷偷發個紅包;有些樓管為了不得罪,挪用一點資金……

總之,不到一個月,他們拿到了差不多五十萬。按照李亞麗的算計,等湊夠六十萬左右,就讓華向陽開始做互聯網公司,然後迅速融資。如此一來,他們很快就有錢了。

聽著她所說,唐宋不由奇怪:「你這麼有自信?」

李亞麗微微聳肩:「我之前就是做互聯網的。只要有個好的idea,很容易就起來。做個APP,砸點錢宣傳,弄出一點小名氣,馬上就有人投資。這年頭,有錢人太多了。」

這倒是真,現在只要有個創意,然後稍微做得起色一點,到處都有人投資。

唐宋沒說什麼,低著頭吃飯。李亞麗也吃著,只是她的目光一直落在唐宋身上。

看起來也就是個人,怎麼就能把華向陽憑空按在天花板上?

忍不住,李亞麗壓低聲音:「喂,你是不是會武功,內力外放?」

唐宋沒有回答,淡然吃著。李亞麗也沒在意,繼續低聲道:「我爸做過這方面的研究,他一直認為,當武功強大到一定地步,確實能像電視里那樣,飛檐走壁,飛天遁地,然後還走訪很多地方,拿到了很多古籍資料。那幫人,其實最開始是想要這份資料。」

警惕的四處張望,確認沒人偷聽,聲音壓得更低,「我懷疑,我爸無意中拿到了什麼武功秘籍。」

唐宋哭笑不得,就算是武功秘籍,挺多也就是能練到有內力,對他一點吸引力都沒有。之前復的武功秘籍就足夠吊了,可在他看來,簡直就是雞肋!

李亞麗還以為他不相信,低聲道:「真的,我爸拿到了很多古文字,還有一個地圖。我懷疑,那地圖是什麼大俠留下的,他們一直都在找。」

又是地圖,難不成又來個古墓寶藏? 下午一點多,車子停在一個武術館前邊。

算不上很老舊,相反還挺先進。武術館旁邊還有體育活動場所,應該是全套配置。

下了車,唐宋先四處張望,皺著眉頭問道:「整個片區,都是你家的?」

「不是。」 五零之穿成極品他媳婦 李亞麗沒敢隱瞞,「這個片區是分開的,其他的活動場地歸國家管,只有武術館是我家的。最開始的時候,這裡也只有武術館,後來才有這些。」

這倒還能理解,要是整個片區都是他們家,那面積未免也太大了。這麼大的產業,如果使用黑暗手段,勢必會引起波瀾……

門口的保安形同虛設,頭都沒抬起看一下。畢竟是活動中心,只要不是開車,隨便出入。

不多會走到武術館裡邊,大廳都是獎狀,還有各種獎盃。有李亞麗她爸的,也有其他人的,可以說碩果累累。

可誰又想到,如今這個武術館已經沒落,淪落到求助他人才可能拿回來。

掃了一眼那些獎盃,李亞麗咬著銀牙:「他們還用我爸的名義在教學!」

正常,畢竟持久的影響力在這,外人可不知道武術館內部發生什麼。對於普通人來說,獎盃就是最好的吸引……

可能因為是午休時間,武術館內很安靜。跟著李亞麗走到三樓一個訓練室門口,還沒推門進去,唐宋已經感應到了能量波動,著實讓他吃驚。

還真是有內力,只可惜實力很弱,並沒有到內力外放的地步。而且力量渙散,應該是沒有辦法控制,缺乏指導!

沒等敲門,房門忽然打開,一個中年人出現在眼帘。見到李亞麗,那中年人雙眸迸射兩道寒光,冷哼道:「你終於出現了。」

李亞麗綳著臉色輕哼:「我說過,屬於我的東西,我一定會拿回來!」

中年人不屑的瞟了一眼,目光落到後邊的唐宋身上,更是冷笑:「就找了一個幫手?呵,你想清楚,一旦踏入這扇門,你要付出代價!」

「你放心,如果我輸了,我會告訴你東西在哪,決不食言!」李亞麗堅定的昂著頭。

唐宋暗暗搖頭,這女人到底還是沒完全把問題說清楚,她完全就是跟人賭。好在他不在乎,要不然這麼被坑,會讓人惱火。

兩人對視了一會,中年人才往後退進去,李亞麗昂首挺胸往裡邊走,唐宋也跟上去。

訓練室很大,也很空檔,就兩邊有一些長椅子,架子上放幾把刀劍和長棍,什麼都沒有。不過在對面角落有個人躺在地上,彷彿睡著了。

中年人綳著臉色,略帶不屑的打量著唐宋,冷然輕哼:「就他?呵,我都能打敗。」

「大爺別鬧。」唐宋嫌棄斜眼,「雖然你也是練武術的,但自己什麼能力沒點數?你不是我的對手,我對你也不感興趣。」

這話讓中年人雙眸頓時凜然,腮幫微微顫抖:「那便試試,打敗我,你才能跟他打。」

唐宋掃了一眼,無奈的嘆息:「別這樣,我都懶得對你動手……」

沒等說完,中年人已經主動衝過來,拳頭奮勇朝著他的胸口轟出。確實是練武術的,速度和力道要比一般人強很多,拳風頗為凜冽。

唐宋連動都不帶動一下,也沒有反擊,就這麼看著對方的拳頭砸在自己的胸口。嘭的悶響,讓一旁的李亞麗有些吃驚。不過她堅信,唐宋一定不會輸。

果然,中年人臉色頓時發白,快速把手縮回去,手臂有些發麻,駭然抬頭看著唐宋。

明明是自己主動,可拳頭好像轟在石頭上,手腕差點沒破碎,疼得他冷汗直冒。

歪著頭,唐宋微笑:「我再給你兩次機會,畢竟尊老愛幼。」

中年人綳著腮幫,甩著手臂凝視:「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幫他?」

唐宋沒有回答,轉過頭將目光落到裡邊還躺著的人兒。那人穿著武術訓練服,雙手雙腳大開的躺著,跟個死人似的。可以確認,很年輕,身材有點嬌小。「你有點本事,可惜也不是我的對手。」

那人終於坐起來,頭髮很短,顯得臉很長。但是眉清目秀,怎麼看都不像是武術高手。

一雙眼睛帶著亮光的盯著唐宋,嘴角忽然勾起笑意,就好像找到獵物一般。

李亞麗低聲道:「他很厲害,很多武術高手都打不過他。」

唐宋淡淡的聳肩:「首先糾正一下,是她,不是他。人家是女孩子,不是男孩子,只是長得比較像男孩而已。」

這話讓李亞麗愣了,不敢相信的瞪大雙眼,居然是女孩?

怪不得白白嫩嫩,看起來這麼秀氣,完全不像是練武術的男子那樣剛烈。可這臉型,這髮型,還有做事風格,真的太像男孩了。

勾著嘴角,唐宋繼續道:「其次,他確實不錯,但真不是我的對手。」

那女孩一個翻騰跳起來,寬大的衣服遮蓋著嬌柔的身子,雙眸迸射冷光。中年人走到她旁邊,低聲道:「小心點,這人不弱。」

女孩沒有吭聲,就這麼凝視著唐宋,一雙眼睛迸發著興奮地光芒。當然,還有陰冷,有種要把唐宋打死的意思。

唐宋慢悠悠走過去,輕聲道:「說一下我的規矩,主要你的身體能碰到我,就算我輸。同樣的,我也不會碰到你,但我會讓你趴下認輸。」

「狂妄自大!」中年人不由冷笑起來,「李亞麗,你難道沒跟他說,我們武館的規矩是,可以使用武器?」

李亞麗嘴唇顫動,還沒等開口,唐宋已經淡然一笑:「我不會用武器欺負小孩,當然你可以隨便用。碰到我,或者讓我碰到你,你就贏了。」

女孩的嘴唇終於顫動,略帶沙啞的聲音迸發而出:「你很有自信。如果我贏了,會得到什麼?」

強大的自信,沒有說自己輸了會怎樣,而是說贏了會怎樣。

唐宋抿著微笑:「你不會贏,只會輸。你輸了,我要你。」

這話一出,女孩頓時愣了,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中年人也是驚愕,迸著怒火:「你這是嚴重違規,習武之人,不可賭身!」

「別想太多,」唐宋淡淡的回答,「只是要她幫我做一件事而已……」 他不請自來,甚至都不經過我和李慕顏的同意,就帶着唐思走進屋裏坐了下來。“陳老呢?”

“你們養鬼一派的住所應該離我們這裏很遠纔對,不知道前輩你來這裏做什麼?”李慕顏眼中雖帶着不滿,但還是有些客氣的問道,假裝不知道張烈他們的來意。

張烈也沒生氣,目光往四處掃了掃,沒有回答李慕顏的問題。

“陳老前輩,在下難得來訪,難道你就要這樣躲起來不見我嗎?”他故意提高聲音,說道。

李慕顏面露怒意,也不在給他面子,冷冷開口說道:“師父正在和師兄談話,兩位還是先回去吧。”

“哼!”張烈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絲寒意。“我說了有要事要談,難道陳老前輩要這樣讓小輩來和我談?”

這時候,陳柏和師兄從房間裏走了出來。

“玩鬼老怪,你到底有什麼事要談就直說吧,不用拐彎抹角的。”陳柏在一旁坐下,說道。

張烈笑了笑,說陳老前輩果然是爽快的人,那他就不說那些虛的了。

“前輩得到的那個餓鬼,還請把它賣給我們養鬼一派。我們找了很久都沒找到,既然前輩身上有那就賣給我們吧,我們養鬼一派必定感激不盡。”

陳柏聽了冷笑一聲,說:“我之前已經說過了,我並沒有收服過什麼餓鬼,是我這兩個徒弟在胡說,我不想再解釋了。沒什麼事的話,那就回去吧。”

一旁的唐思臉色微變,想要開口說話卻被張烈給攔住了。

“陳老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也就不囉嗦了,你開個價吧。”張烈不依不饒,依舊沒有離開的意思。

陳柏頓時怒了,拍着桌子,冷冷說道:“你是不是聽不懂人話?我說了沒有就是沒有。”

從他身上散發出一股逼人的氣勢,這股氣勢讓我身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但張烈依舊沒有放棄,繼續說道:“五萬怎麼樣?或者實在不行,那就十萬,這已經是我們能給出的最高價格了,陳老前輩你看怎麼樣?”

我在一旁聽得十分驚愕,張大着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爲自己聽錯了。

我的天吶!十萬啊,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多錢,對於我這個農村人來說,這個數字已經是天價了,在我們村裏一輩子也花不完。

心想李慕顏說的果然沒錯,這個餓鬼果然對他們養鬼一派的吸引力很大。

本以爲聽到這個數字,陳柏會考慮一下要不要賣,畢竟在我的印象裏陳柏還是個挺愛錢的人。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這次竟然想都沒想,就冷冷的開口說了一句。

“老大,送客!” 妖孽本宮踹死你 說完,就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間,沒在看張烈一眼。

劉宇點了點頭,對着張烈和唐思做了個送客的動作。“抱歉了前輩,天色不早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見陳柏態度堅決,絲毫沒有迴旋的餘地,臉色徹底沉了下來,看着我們眼中帶着怒意,最終還是冷哼一聲,帶着唐思離開了。

唐思似乎有些不甘心,張了張嘴,還想說什麼,但見張烈已經頭也不回的走遠了,把口中的話嚥了回去,趕緊追上了張烈。

很快,兩人就消失在了暮色裏。

此時,我心裏疑惑不解,問李慕顏和劉宇難道那個餓鬼真的有這麼大用處嗎?張烈都出了那麼高的價錢,陳柏都還沒有一點要賣的意思。

那餓鬼除了讓我感到恐懼以外,我覺得沒有其他絲毫的用處。

“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而是不能把這個餓鬼交給養鬼派的人。”劉宇推了推眼鏡說。

我問他爲什麼,他解釋說道。餓鬼本來就是很稀有,又厲害的鬼魂。養鬼一派又善於飼養鬼魂,把鬼魂培養成兇狠的奴隸爲他們所用。倒是他們得到了餓鬼,必定會培養出一個無比兇狠的鬼魂,到時候他們養鬼一派就不僅僅只是實力提高一點那麼簡單了。

“師兄說的沒錯,得到了餓鬼的養鬼一派必定會威脅到其他的派別。他們做事本來就已經很兇狠,不計後果,要是有了餓鬼他們恐怕做事更是瘋狂,沒有忌憚。”劉宇剛說完,李慕顏接着說道。

“所以師父纔沒有把餓鬼賣給他們,其他的派別肯定也不想養鬼一派得到這個餓鬼,我們現在住的這裏必定已經成爲其他派別監視的地點。”劉宇提醒我,讓我今晚休息的時候謹慎一點。

我嚥了咽口水,心裏有些意外,沒想到這件事還有這麼多值得注意的地方。難怪之前大家得知陳柏身上有餓鬼的時候,都露出那樣的表情。

李慕顏也點了點頭,說今晚一定要小心一點,張烈他們養鬼一派的估計還會有所動作,不會這麼輕易的放棄。

我不由的緊張了起來,沒想到這件事會引來這麼大的麻煩。

見我這麼緊張,劉宇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師弟你也不用太緊張了,有師父在這坐鎮,不會有事的。他們養鬼一派,也不會太敢造次。”

“知道了,師兄。我會小心的。”我回道。

這時候,一旁的李慕顏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臉着急的看着劉宇問道。“師兄,罰我和師弟的事師父怎麼說?”

她這麼一說,我纔想起還有這一茬,也着急地望向劉宇,心裏期待着。

劉宇笑了笑,看着十分緊張的我和李慕顏。讓我倆可以放心了,說陳柏已經不要我倆罰抄書了,只是要我們下次說話的時候注意一下四周。以免在發生今天這樣的事,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太好了,師兄,謝謝你!”李慕顏十分開心地感謝道。我也鬆了口氣,不然絕對要把手給抄斷了。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我們和陳伯一起去吃飯。

吃飯的地方是莊園裏公共的餐廳,位於莊園的正中央,這樣也方便各派的就餐。

方式類似於自助餐,大家拿着餐盤去裝自己喜歡吃的東西。

吃飯的時候,我已經意識到了劉宇之前說的問題,發現各派時不時會往我們這裏投來目光。

絕地歸來,冷漠老公愛上我 見陳柏他們三個絲毫沒有受到影響,自顧自的吃飯,也趕緊吃了起來,沒再理會四周的目光。

吃完飯,陪着陳伯在莊園裏逛了一圈,他時不時會指着四周的花草山水佈局來給我講解關於這裏風水局的設計原理。

我聽得仔細,一一記在了心裏,不敢有絲毫的馬虎,因爲我已經感覺到在這個術士的圈子裏什麼都不懂,很難混下去,也不會被人尊重。

等回到我們住的地方,時間也不早了,陳柏讓我們早點休息就自己回了房間。

不過我們三個人還沒有絲毫的睡意,就拿着幾瓶啤酒坐在屋子裏聊起了天,我們三個對彼此之間也有了更深的瞭解,關係變得更是融洽。

聊完天以後,我們三個也各自回到了房間休息。

我睡眠一直都很好,躺在牀上很快就睡着了。不知怎麼回事,睡夢中,我感覺自己越來越冷。

想要睜開眼睛卻睜不開,想從牀上起來也起不來,連動動手指都不能,我頓時慌了。

因爲我能感覺到,四周有什麼東西正在不斷向我靠近。

我心裏急得要命,想要大聲喊叫,但卻發現根本發不出來任何的聲音,喉嚨裏就像是卡着什麼東西。

十分惶恐,不斷的努力想要睜開眼睛,最終在我的努力下眼睛終於是睜開了。

不過等我睜開眼睛,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房間裏雖然一片漆黑,但是我能看到四周有許多黑影正不斷的向我爬來。

而在我牀的正上方,天花板上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正對着我笑,只是她的半邊臉血肉模糊,十分可怕。

這時我明白了,意識到自己四周都是鬼魂,它們要做什麼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不會是什麼好事。

我渾身已經冒出了冷汗,但是身體就是躺在牀上一點反應也沒有。

此時,那個飄在天花板上的女鬼,緩緩的朝我落了下來,散亂的頭髮已經落在了我的臉上。

我屏住呼吸,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女孩始終沒有再吭聲,就這麼靜靜地凝視著唐宋,目光越發凜然。自信的同時,也帶了幾分困惑。

中年人側頭看了一下女孩,咬著牙大喊:「李亞麗,如果他輸了,你是不是把那個東西拿出來?」

猶豫了一下,李亞麗還是硬著頭皮:「他如果輸了,我不但把東西給你們,從今往後,不會再回來。這個武術館,徹底給你們,我一分錢都不要!」

總裁虐戀之絕色新娘 語氣猛地一轉,「但如果他贏了,我要回我爸的股份,哪怕換成錢,你們也必須給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