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牧北掃視一眼都等着他發話的衆厲鬼,“目前除了淨化厲鬼以外,我打算去刷怪,你們誰能幫忙?”

“刷什麼怪?”面對這個新名詞,多數鬼都一臉懵逼。

“我要去消滅暗夜生物。”唐牧北信心滿滿看着桃娘等人,打算跟它們組隊刷怪。

只要它們先將暗夜生物打個半死,自己再上去補幾鞭子,刷怪任務妥妥的。他還真不信,陰界網站會通過計算傷害值來統計暗夜生物是否屬於自己殺死的。

“暗夜生物?”桃娘略微怔了怔,隨後搖頭道:“我們幫不上忙哎。”

“爲什麼?”唐牧北也愣了,它們不能幫忙自己要刷三百隻怪刷到什麼時候!

桃娘嘆口氣解釋道:“暗夜生物跟我們厲鬼之間的關係,就像是人類和影子一樣。我們能看見它們但是觸摸不到,就更別提傷害了。我一直覺得,那些生存在暗夜中的生物可能沒跟我們在一個次元。”

唐牧北:O__O

除了厲鬼不能碰觸到暗夜生物這一項讓他吃驚外,次元是個什麼鬼?桃娘真的是死了好多年的厲鬼麼?

“消滅暗夜生物這項,沒法幫忙了……”宿陽伯也很失望。

唐牧北調整心態揮揮手,“沒關係,我自己就可以了!”

說完拎着皮鞭就準備出門,無瞳衝他喊道:“牧店主等等,我去給您點個蠟!”

“我去刷怪,點什麼蠟!”唐牧北手裏拎着皮鞭,對蠟這個字極度敏感。

“無瞳你這廝能不能不這麼晦氣?”祁天佑鄙視的看它一眼,“不會上網都不會聽別的鬼說麼,默哀才需要點蠟!”

婚前裂愛 唐牧北心好累。

“那個……暗夜生物都在很偏僻燈光照不到的地方。”無瞳沒想到隨口說了一句就被嗆,訥訥道:“外面那麼黑,不給牧店主點個蠟照明麼?”

“點蠟不行,會被人當鬼火的。咱們還是先出去幫忙看看哪片暗夜生物遊蕩的多,實在不行,無瞳你去放嘲諷,說不定能幫牧店主拉怪哩。”桃娘擺手衝唐牧北示意,“我告訴您什麼樣的暗夜生物跑得慢,先撿着簡單的滅!”

這主意不錯,他跟着桃娘走出店鋪往僻靜小巷子走去。

暗夜生物這種不屬於人、鬼兩界的奇怪生物分佈非常廣泛,只要是燈光照不到的地方到處都有。越是向着黑暗陰冷地方去,它們就聚集的越多。只是唐牧北不明白,爲什麼陰界會把消滅暗夜生物作爲任務發佈,反正它們也妨礙不到厲鬼的生存環境,大家和平共處不好麼?

“這種小東西我們都管它叫‘黑蝸牛’應該是暗夜生物裏移動速度最慢的一種了,雖然這裏數量不多,但是拿來練手不錯。”桃娘指着牆角里趴着的一隻黑色軟體蟲子講道。

仔細看看這黑蝸牛長得跟蝸牛不怎麼相似,反倒更像老鼠一點,個頭卻是大多了足足有一尺多長,黑乎乎的趴在牆角一動不動。桃娘拿它的桃花扇子戳了戳,唐牧北能清楚的看到,扇子竟然徑直穿過黑蝸牛的身體,似乎對於厲鬼來說,暗夜生物只是一種影像,並不存在實質。

“果然碰不到,那我也不行吧?”唐牧北心裏很疑惑,厲鬼都碰觸不到的玩意兒人類之軀就更不可能了,否則這大晚上出個門還不被千千萬萬暗夜生物給擠死?自己魂魄出竅的狀態跟厲鬼差不多,難不成還能摸到?

這麼想着,他伸手就去摸。

“霧草!這手感……還很不錯啊!”唐牧北一臉的不可置信看着桃娘,他的手指停留在暗夜生物身體表面,然後戳了戳,感覺像是戳了一坨果凍,涼涼的軟軟的還很有彈性。

黑蝸牛略微動了動身子,可能是感受到威脅了,努力向前爬去。 第4506章

「我要他們看著再次奪舍而回的眉心跟他們自相殘殺,讓他們擁有的一切,慢慢從他們手裡消失,包括他們的性命……」寧兒眼底閃過冷芒的說道。

「小主人開心就好,如果不想玩了,我去幫你們把那些人都滅成渣渣,不能奪舍和轉世的那種……」小鳳直接說道。

「知道了,謝謝小鳳姐姐!」寧兒聞言笑著說道。

小鳳的話寧兒十分確信,畢竟小鳳不是一般的鳳族,火焰堪比娘親的神火小金!

幾天後,外面擂台上還是三使者長老坐鎮,其餘十一個使者長老,全部在內部的大廳內,此刻他們眼前的光幕上,只剩下一個紅點了……

而且這個紅點,已經停留在位置上一動不動很久了……

大使者長老等人十分的激動,因為他們覺得最後一個聖女候選人,一定是得到了聖女傳承的,否則絕對不會在聖主殿內這麼久都沒出來!

要知道,現在這個可是比當初雪聖女在聖主殿待的時間還要久呢,所以大使者長老等人覺得這個聖女的天賦是最強的,是他們聖主殿未來的光,一定能把聖主殿帶上另一個高度的……

唯獨其中幾個人對此興趣懶散,但是都很好的隱藏了起來,這幾人自然是當初最疼愛雪兒的四位使者長老了,他們四個人也一直是聖主殿的使者長老!

但是真正得到他們疼愛的,卻只有當初的雪兒一個聖女!

也就是寧兒的前世,當初寧兒隕落,三使者長老,五使者長老,七使者長老,八使者長老四個人難過了好久的時間,更加對眉心看不順眼,幾乎到了無視的地步……

而也因為寧兒前世的隕落,當三使者長老四個人無意中,得知一切都是眉心和大使者長老等人的陰謀之後,三使者長老四個人就對聖主殿徹底失望,不再怎麼管理聖主殿……

平時也都是閉關的時間比較多,偶爾需要他們出現的場合,才會敷衍的出現,現在他們四個人只是做表面功夫,懶得去和大使者長老等人同流合污了……

三使者長老更加是因為脾氣暴躁,總喜歡用言語得罪大使者長老等人,所以才會被一直派到外面守著擂台!

「看起來我們的新聖女天賦不一般啊!」大使者長老滿意的看著光幕上的紅點笑著說道。

「是啊,這天賦可是聖女中最好的一位,看起來是天佑我們聖主殿啊!」二使者長老也跟著附和的說道。

「哈哈……就是不知道這新聖女來自那個家族了!」四使者長老笑著道。

「聖女報名的名單,在老三那裡,不過沒關係,等到聖女出來,一切我們自然就會知道了,你們說聖女什麼時候能夠出來?」六使者長老好奇的問道。

「老六,你不會又想打賭吧?」二使者長老無語的看著對方問道。

「二哥,有什麼不可以的啊?新聖女天賦如此了得,這是我們聖主殿的喜事啊!」 足足一分鐘後,唐牧北目瞪口呆看着向前挪動了一公分的黑蝸牛。

難怪這貨數量比較少,原來是速度太慢了!這樣會被吃掉吧?或者太陽升起來的時候,像厲鬼一樣會被曬得魂飛湮滅?

“果然,店主就是與衆不同哩。”桃娘驚奇的看着唐牧北用手戳黑蝸牛,欣喜道:“那您就快動手刷怪吧!這些暗夜生物繁殖特別快,雖然說對我們生存空間不會產生威脅,但是它們聚集多的地方會變得極端陰冷潮溼,就是厲鬼呆久了都不舒服,我好幾個朋友因此還得了鬼痛風,一變天就胳膊腿疼。您要是能把它們都消滅了,我們也就不用總躲着這些傢伙的聚集地了。”

沒想到還有這麼一說,原來陰界發佈刷怪任務也是爲了厲鬼們的生存考慮啊。

那就不需要有什麼心理負擔了,刷怪吧!

唐牧北雙手合十,給這個即將喪命在自己手中的暗夜生物誦了遍超度亡靈經。

“啪!”一鞭子抽下去,眼看着一道煙霧從黑蝸牛身上噴濺出來。

桃娘歡呼雀躍,“牧店主,真的管用哎,再來一鞭子它差不多就死了呢!”

與此同時只聽到“撲通”一聲,桃娘回頭一看,唐牧北已經跪了。

大寫的赤裸裸的跪!

突然就摔倒在地的唐牧北臉色蒼白,右手發抖連皮鞭都握不住,整個人就像虛脫了一樣。

“牧店主,您這是怎麼了?”桃娘趕忙將他扶起來靠在牆邊休息,“您是哪裏不舒服嗎?要不要我扶您回店裏休息?”

唐牧北擺擺手,有氣無力道:“我在這兒緩緩就行,這傢伙,簡直是用繩命在刷怪呀。”

方纔那一鞭子下去,他感覺到這鞭子抽取身上的力量比畫符厲害多了,現在經過兩天時間的自虐練習,連續畫兩張符紙綽綽有餘。然而揮動一次皮鞭,差點讓他喘不上氣來,好在孜孜不倦學會了畫符,對抽走力量這茬有些承受力,否則就剛纔這一下,自己差不多要變成人幹了!

陰界給配送的武器居然沒有說明,差評!

一會兒一定要去反饋,換做沒有經驗的店主,豈不是要被這皮鞭給抽死了?

說起來他覺得稍微有些丟臉,抽了一鞭子,那隻像老鼠一樣的黑蝸牛還沒死,用鞭子的自己倒差點沒命,難道自己堂堂店主戰鬥力還不如只黑老鼠?

“牧店主您先歇歇,我幫忙盯着剛纔抽過的這隻。”桃娘非常體貼的死守着生命值剩下一半的黑蝸牛,生怕他休息的時間長了好不容易抽個半死的黑蝸牛再混到蟲子堆裏。

緩了將近二十分鐘,唐牧北手握鞭子纔不發抖。

等好不容易擊殺了一隻黑蝸牛,等緩過勁兒來天都快亮了。

“照這個速度,要想靠刷怪得積分不容易啊!”拎着鞭子回到店裏,唐牧北擰着眉想捋清楚究竟該怎麼樣才能在最快時間裏贏得積分,開啓二層樓。

首先是這皮鞭有時間限制,從昨天晚上開始算起,半個月以後就被收回了;

其次不用提醒,唐牧北都清楚要想擊殺暗夜生物靠自己的蠻力不可能完成任務,所以必須要有靈力,那就需要自己有功法開始修行;

自己手頭除了店主傳承裏的死氣修煉方法外,沒有任何其他功法,想額外獲得就得去小鬼市這種地方兌換。可若是想去小鬼市,還得先找到能遮掩個人氣息的法器;然而法器需要尋找煉器師購買或者交易,煉器師又只會出現在小鬼市上。

那就只能藉助江遠舟之力,先去小鬼市上尋找這兩樣罕見的物品。

只是自己現在手裏並沒有多少可用來交換之物,想來不管是功法還是法器都價值不菲。

用人民幣行不行?

得抓緊時間把手上的定魂符換成錢,然後讓江遠舟拿去兌換冥幣的地下交易所兌換,再拿去小鬼市購買功法或法器,對了,還得給自己買把合適的武器,最好能買把劍!

想想自己以後御劍凌風的帥氣風格,唐牧北暗暗握拳,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

天色大亮,裝修工人都開始忙碌起來。

早早來工作的白慕冰對唐牧北千恩萬謝,看來樑博挺聽話的昨天晚上沒再去搞惡作劇。

“今天終於可以去看看那棟奇怪的別墅了!”伸了個懶腰,唐牧北把準備好的定魂符拿出來,給林長海打了個電話。

林長海這個心急呀,自己家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了!

老婆兒子死活不肯離開別墅半步不說,就連家裏的傭人們也開始找各種理由不肯離開,而且早上出門的時候,自己居然也出現戀家的兆頭,再這樣下去,林長海感覺早晚要出事!

所以一接到唐牧北的電話,他沒招呼司機,自己開車直奔桃花路二十四號。

“牧店主,大事不好了!我今天上午一直強迫自己呆在公司裏,可總是有股念頭想回家,早上出門磨嘰了好久,不想走啊!”唐牧北上車坐穩,林長海就開始大倒苦水,“這事兒就是透着那麼一股子蹊蹺,昨天我發現房子周圍突然多了好多野貓野狗,樹上的鳥也一羣一羣的趕不走!”

這麼邪乎?

唐牧北心裏有點打鼓,自己戴着的護身符能頂住麼?

“你家人有什麼奇怪現象嗎?比如說身體方面的,面黃肌瘦啦、無精打采了什麼的?”他把傳承中關於中邪的表象簡單描述了一下。

然而林長海開着車,頭搖得像波浪鼓,“完全沒有,不僅身體狀況沒有問題,大家反而個個紅光滿面的!我老婆臉上的皺紋都淺了!更可怕的是,昨天晚上我發現我自己的白頭髮又有一部分變黑了,你說滲人不滲人?”

返老還童?這好像不是壞事,更不像中邪。

唐牧北看看太陽,今天應該是個豔陽天,即便有邪祟應該不會白天出來鬧事。

上午九點半鐘,已經過了早高峯。林長海開着他那輛奔馳,快速穿梭過熱鬧城市駛向城西雨花別墅區。

不愧是有錢人啊,這環境果然好!

汽車進入別墅區以後又在幽靜林中穿梭許久,最終穿過一道雕花鐵門停在一座小院裏。

院子正中央是歐式噴泉,四周打理整齊漂亮的花池裏在這個季節還開着不知名的花,錯落有致的樹林、竹林將一棟豪華別墅擁在中間。

然而面對如此美景,唐牧北毫無心情觀賞。

因爲一下車他就看到樹上落着的那一羣羣的鳥兒,烏壓壓一大片。然而讓人覺得不舒服的是,那麼多鳥兒卻沒有一聲鳥鳴傳來。見院裏有人下車它們也不爲所動,只是保持着安靜氛圍停在枝頭。

不時還有遠處飛來的各種鳥兒落下,加入到靜默隊伍中。

光是這一幕就讓唐牧北感到不安,而再向別墅走過去,成羣結隊的野貓也都靜靜蹲守在牆角;有幾隻寵物狗默默在後院裏趴着;他甚至還在屋頂上看到似乎是狐狸之類的小動物跳躍過去。

這棟寂靜無聲的別墅,處處都透露着那麼一股蹊蹺味道。 第4507章

「不如二哥跟我打賭可好,如果我輸了就把我珍藏的桃花酒送你一壇……」六使者長老想了想說道。

「你說真的?那桃花酒你看得跟命.根子似的,平時看都不讓我們幾個看一眼,你會捨得?」二使者長老聞言有些懷疑的問道。

「切,二哥,這還不是因為新聖女出現是喜事嗎?你到底賭不賭吧,如果你輸了,就把你的那株酒仙草送給我……」六使者長老笑著說道。

「哼……你想的美,不過我跟你賭了,你說吧,你覺得聖女什麼時候出來?」二使者長老問道。

「我猜測半月後!」六使者長老聞言看了眼光幕,想了想說道。

「那我猜十天!」二使者長老想了想說道。

「好,就這麼說定了,大哥你給我們作證啊!不能讓二哥耍賴……」六使者長老看向大使者長老道。

「可以,難得開心,我就給你們作證了,老二,萬一輸了可不能欺負老六!」大使者長老心情不錯的說道。

「額……大哥,我怎麼會呢?哈哈哈……我是那種人嗎?我保證不會賴皮,再說誰輸還不一定呢……」二使者長老聞言有些心虛的說道。

暗暗瞪了眼六使者長老,暗罵對方奸詐,竟然讓大哥作證,萬一自己輸了豈不是完蛋了,現在他只能祈禱的看向光幕,心裡暗暗祈禱聖女十天之內出來!

六使者長老表面看著淡定的笑了笑,可是實際上心裡也是慌得一批,他也在心裡不斷的祈禱聖女半月後出來最好了!

大使者長老看了眼二使者長老和六使者長老微微一笑!

這兩個人還真的活多久都不長記性啊,老二不知道被老六坑了多少次,依舊每次都不服的跟老六打賭,不過……

大使者長老的視線看向光幕上,這一次老六想贏似乎沒辦法作弊了呢!

這一次的輸贏,只能是看天意和兩人的運氣了……

聖主殿眾多使者長老等待的時候,聖主殿內密室中的眉心,也在昏迷幾天後終於醒來,眉心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上的內傷幾本都痊癒了,外傷也都結痂,好了很多,這讓眉心十分的開心……

眉心想了想直接在密室中換洗了衣服,拿出鏡子看到已經恢復魅力容顏的自己,眉心滿意的露出笑容……

眉心看了眼密室的狼藉,本來不打算理會的,但是看到其餘的八具乾屍,想了想轉身走到密室門口的位置,手裡一道火龍,瞬間沖入密室內,很快就把密室內地上的乾屍和其餘狼藉燃燒乾凈了……

做完一切,眉心四處看了眼,發現沒有任何破綻之後,轉身離開了密室!

從密室出去后,看到外面一切平靜,眉心放開自己的神識,果然,整個聖主殿內,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

不過讓眉心有些覺得不對勁的是,她發現自己的力量並沒有恢復到三百年前的巔峰,現在自己的實力恢復了一半都不到,這讓眉心有些不爽……

要知道實力如果恢復到三百年前的巔峰的話, 爲書友風止留痕打賞加更(1)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_∩*)

“您看您看,越來越嚴重了!”林長海語氣焦急,步伐卻逐漸加快想盡快回到房間裏去。

唐牧北看着他努力剋制卻完全抑制不住那股神祕的吸引力,實在是感覺奇怪的很,當即將整棟別墅仔細觀察一番,凝神細看之下,他發現這裏果然有古怪!

有片朦朦朧朧的紫色光圈,包圍着別墅所處的整個小山坡。

並且觀察片刻後,唐牧北發現這層顏色很淡的朦朧光圈似乎會呼吸一般,每次輕輕回彈都會將其範圍再擴大一分。

若照這個速度發展下去,明天整個雨花別墅區都會籠罩其中。

可憑藉着繼承來店主傳承中的知識判斷,這紫色光圈卻並沒有任何害處。因爲它就是傳說中紫氣東來中的紫氣,難怪林長海老婆請來看風水的人都誇這裏風水好,那必須的!若是平時有這麼一絲紫氣籠罩庭院,絕對的風水寶地啊,富貴加身福澤綿長乃是大吉之象。

此時如此大量的紫氣,卻是來的蹊蹺。

唐牧北在院落裏轉了一圈,最終確定升騰而起的紫氣來源就以別墅爲中心,而且肯定是位於別墅地下。

地下?難不成真的是個古墓?他突然想起林長海曾經給自己講過,這裏被上年紀的人稱之爲墜仙坡的事來。

“林總,你這別墅地下是兩層麼?”唐牧北進了大廳裏轉了一圈,直接問道。

正招呼家人過來迎接貴客的林長海忙答道:“對,最深兩層。”

“別打擾其他人了,咱們下負二層看看。”唐牧北好奇心大發,準備趁着此時陽氣上升抓緊時間尋找蹊蹺之處哩,哪有時間浪費在沒用的人際關係上?

林長海趕忙上前帶路,“有電梯,咱坐電梯下去就行。”

歐式奢華的電梯開合間就將兩人帶進了地下二層。

整個空間被分割成不同的廳,各自空間並不大設計卻是非常講究。

負二層最東面,在唐牧北眼中紫氣最濃郁的房間,是個英式檯球室,顯然林長海經常在這裏打打檯球作爲消遣。

“沒在這裏。”唐牧北搖搖頭,眉頭越皺越緊,“應該是在別墅地基還向下的地方。”

林長海見他神情嚴肅,急急問道:“那該怎麼辦?是別墅地基下面有東西嗎?是不是真的有屍體什麼的?”

心中默默盤算片刻,唐牧北開口道:“林總,麻煩你出去一會兒,我要自己在這房間裏檢查一遍。我不開門,你千萬不能讓人進來,否則後果很嚴重。”

“好的,那我這就出去,牧店主請便。”林長海很痛快的退出房間。

唐牧北上前將屋門反鎖起來。

倒不是信不過對方,只是自己要施展離魂術,身邊有外人總覺得不太安全。

稍微等了片刻,感覺應該沒問題了,他才躺在沙發上魂魄出竅。

退出門外的林長海也沒閒着。他乘坐電梯上到負一層走進一個隱蔽小房間裏,擺弄幾下電腦,檯球室裏的場景就出現在屏幕上。

從監控中看到唐牧北躺倒沙發上以後,便進入一種沉睡狀態,看上去有點怪異也不知道對方究竟在做什麼。

正在林長海看着監控畫面心裏納悶的時候,唐牧北的魂魄已經順着最東邊的牆向下穿去。

第一次往地底下穿,他感覺自己好像隨時要吃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