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太太著急解釋:「老死四,你聽我說,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初衷是為了你好……」

「為了我好?你們問過我的意願嗎?」唐南適難得對二老露出冷意。

唐老太太知道他是惱了,解釋道:「當時你失憶了,不肯放開溫如意,那我們能有什麼辦法?還不是你想要什麼,就盡量給你什麼嗎?」

「媽,我失憶了不懂事,難道咱們一家子都失憶了嗎?我捨不得,你們不會強行把人帶走?退一萬步說,你們要把溫如意留在唐家,非把她跟我弄成假夫妻?你們擅自動用手中的權利時,有沒有想過,咱們唐家的權利是誰給的!這麼赤裸裸的踐踏法律,你們是不是料定了,沒人敢把咱們一家子送進監獄?我看你們就是身居高位久了,忘記了自己是誰!」

話到最後,唐南適近乎吼出來的。

唐老太太嚇傻了眼。

唐老爺子接過電話,妥協道:「南適,不管我們是錯是對,你都是咱們唐家的人。現在家裡出了那麼大的亂子,你趕緊回來,咱們好好商量該怎麼補救,成不成?」

「我會回去,可不是現在。你們先回家吧,等明天我辦完了事情,自會回家。」

話說完,他掛斷了電話。

唐老太太抬手抹眼淚:「這都算什麼事呀,他怎麼就不體諒,咱們做父母的苦心呢?」

唐老爺子背著手說,「別哭了,哭能解決什麼問題?你去找人照顧南楓,等下咱們回家,趕緊想辦法補救,必須在南適調查出證據之前,將事情擺平。」

手心手背都是肉,傷了哪一個,他都心疼。

眼下南適要對付南澤,他不能坐視不理。只能提前把事情給抹平,至於南適後面怎麼想,他已經顧不得了。 第1471章如意卷:做錯了事情就該受到懲罰

唐老爺子找了手底下的人,去抹平唐南澤犯罪的痕迹。同時,讓人去把他叫回來,商量接下來要做的事,可唐南澤帶著左小小也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根本找不到人影。

他只好跟唐老太太一起去看唐南楓。

……

慕洛琛離開了醫院,立刻打電話給A市那邊,讓慕家的人加強對左小小父母的保護。之後,回了安家,告訴了葉簡汐,左小小的死訊。

恰好裴娜出院,搬回安家住,聽到這件事唏噓不已:「我以前那麼討厭她,可聽到她死了,還真有些不敢置信。」

「是呀,誰敢相信?明明今天早上,還活生生的站在我眼前呢。」葉簡汐同樣也沒辦法相信,人就這麼沒了。

可想想,又覺得在情理之中。左小小這人看似開朗活潑,但骨子裡軟弱,容易受到人擺布。無論容母也好,唐家兄妹也罷,他們都在利用左小小性格上的缺點,一步步的逼迫她按照他們的意願去做事。左小小或許會因為一時的軟弱順從他們,但說到底她不是提線木偶,而是一個有感情、有思想。有血肉的人,被他們這般操控,忍受瀕臨到了極限,忍無可忍之下會做出一些過激的行為,實在無可厚非。

不過,即便如此,葉簡汐還是覺得左小小死的不值。唐南澤和唐南楓那兩個人渣,哪裡值得她去死?這件事最可憐的還是她父母,白髮人送黑髮人,得多悲傷?

葉簡汐抬眸看向慕洛琛,問:「唐南適跟你說,唐南澤拿左小小的父母作威脅?」

「嗯。」

慕洛琛微微的點了點下頜。

葉簡汐覺得有些奇怪,「可是……」你之前不是派人去左家,對左小小的父母進行保護了嗎?

後面的話未說出口,慕洛琛已經猜到她想說什麼,道:「我的確有派人去保護左家的人,不過左小小不知道。但我估計她知道了,也不會相信我能很好的保護她父母吧。」

左小小從得知消息,有那麼多的時間,向他們尋求幫助,可始終隻字未提,由此可見,她的確是不相信他們這些人。

葉簡汐吐了口氣,胸口有些悶:「那我們要不要把左家的人接過來,讓他們見左小小最後一面?」

「唐南適那邊已經派人傳來消息了,說是唐南澤帶著左小小的屍體消失了,暫時找不到他們的蹤影。現在接左家的人過來,也無法讓他們看到,還是等事情擺平之後,再跟他們說吧。」

「也好。」

話說到此,葉簡汐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這場鬥爭是容唐慕三家的鬥爭,左小小是無辜被牽連進來的,現在她沒了命,說到底他們這些人都有責任。無論做什麼彌補,都再也挽不回左小小的命了。

裴娜覺得氣氛有些沉悶,稍微拔高了一些聲音,道:「人死不能復生,咱們再不高興,也無濟於事。倒不如往樂觀里想,左小小死之前跟唐南適說清楚了真相,他應該比之前更相信洛琛的話,那咱們斗垮唐南澤的把握又多了幾成。簡汐,你別苦著一張臉嘛,高興一下。」

葉簡汐勉強牽起一絲笑,很快又垮了下去。

裴娜無奈的看向慕洛琛:「洛琛,你說幾句話呀。」

慕洛琛淡聲道:「咱們現在還不是放鬆的時候,唐南澤經過這件事,指不定又整出什麼陰謀詭計,得做好下一步的防範。」

「嗯,這倒也是。」

有了共同對付的目標,心裡也不會再總想著左小小的事了,氣氛總算好了一些。

不知不覺到了晚上,葉簡汐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說:「咱們先吃飯吧,其他的等明天再說。娜娜今天剛出院,不適合太勞累了。」

裴娜抱住葉簡汐,啵地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說:「我就知道簡汐,你是最愛我的。」

葉簡汐擦去臉上的口水,「行了,你別膩歪了,改天你家楊樂看到,非以為我在跟你搞拉拉,找我拚命不行。」

裴娜紅了臉:「誰家楊樂?你別亂說,我跟那個人渣可沒什麼關係。」

「好,不是你家楊樂,是我家的楊樂,這總行了吧?」

葉簡汐打趣。

裴娜哼了聲,抬手去撓她的咯吱窩。

兩人鬧做了一團。

郭嫂帶著天佑、天寶和妞妞進來,三個小的看到他們在玩,把書包扔到沙發上,笑著撲過去。

一時間,整個客廳里都充斥著歡聲笑語。

……

醫院。

唐南楓醒來時,只覺得自己上半身都木木的,沒有一絲的知覺,下意識的想坐起來,可還沒能起來,便被人按住了:「唐小姐,你現在不適合有太大的動作,還是躺著好好的休息吧。」

睜開眼睛,看到阻止自己的是護士,她乖乖的躺回了床上。

緩了幾秒鐘,昏沉的大腦總算恢復了工作,想起了自己昏迷之前的事情,唐南楓腔里一陣氣血翻湧,猛地坐起來問:「左小小那個賤人怎麼樣了……」

動作太急,扯疼了傷口,她重重的跌了回去。

護士跑到病床跟前,看到她胸口包紮的紗布滲出了血跡,急忙轉身想要去叫醫生。可還沒能走開,就被唐南楓牢牢地抓住了手腕,「告訴我,現在左小小情況怎麼樣?」

護士回答道:「左小姐失血過多死亡了,您哥哥今天下午就帶她的屍體離開了醫院。」

得到這個答案,唐南楓放開了她:「你去叫醫生吧。」

「是。」

護士蘇離開了房間,唐南楓抽著冷氣,氣惱的撕扯著被子。

左小小竟然這麼輕易地就死了?

真是太便宜她了!

那個賤人想要她的命,不被千刀萬剮,怎麼解自己心頭的恨意?心裡憋著的一團怒火,怎麼都消散不了,唐南楓恨不得把左小小拉出來鞭屍。偏偏胸口的疼痛止不住,又煩又疼之下,她隨手拿起了放在床頭的茶杯,丟到了地上:「來人呀?這房間里沒有其他人了嗎?都死哪裡去了?」

話音落——

病房的門口咔嗒一聲,被人從外面打開,她還以為護士回來了,嘴裡抱怨:「去叫個醫生動作這麼慢?是不是非得等我疼死了,你才肯把人帶過來?」

視野里清晰的映入來人的面孔,唐南楓的臉上閃過錯愕,連話都說不利索了,結結巴巴的叫:「四、四哥……你怎麼過來了……」

「我過來問你一些事情。」

唐南適走到病床跟前,拉開椅子坐下。

目光犀利的如同刀刃,剖開人的軀體,直接看到人的靈魂深處。

唐南楓心虛的低下了眼帘,不敢和他對視:「四哥,你別相信左小小的話,她被慕家的人收買了,跑到醫院裡胡說八道。」

「都到現在了,你還要跟我撒謊?」

唐南適聲音里透著冷意。

唐南楓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不是的,四哥,我是你親妹妹呀,你怎麼可以不相信我,反倒去相信一個外人?」

唐南適嘭的一聲拍在了床上,厲喝:「唐南楓,你是不是非要我帶你到警察局,你才肯同我講實話!」

唐南楓嚇得渾身打了一個冷顫,臉色煞白的望著他。

「四哥……」

「別叫我四哥!」唐南適神情冷漠,「從你開始害別人的那一刻,我就再也沒有你這個妹妹了。我現在過來問你,你老老實實的回答我,不然別怪我不顧兄妹之情,把你扭送到警察局!」

唐南楓知道他說著話,絕對沒有開玩笑的意思,眼圈漸漸的漲紅,咬著泛著白色的唇瓣,沉默了片刻,才開口說:「除了送溫如意出走那件事,其他的都是三哥指使我做的,我不想做那麼多害人的事情的,四哥,咱們兩個從小一起長大,工作又在一起,你應該比任何人都了解我的,我從來沒有害人的心思。」

「溫如意……如意姐那件事,也只是意外,我不想讓她耽誤到你,才會送到藏區。我原本給她安排的有好住處,可沒想到中途發生了意外,還害了你……四哥,對不起,我真的不想這樣的……知道你出事之後,我夜夜都做惡夢,夢到你渾身是血來找我,我很不好過……所以,在三哥救你回來之後,我才會答應他,幫你把如意姐留在唐家……我那麼做,真的只是想讓四哥開心。」

唐南楓痛哭流涕,胸口的傷口暈染開來。

唐南適眼裡閃過一絲的不忍,但終究沒有像以前一樣哄她,而是冷著臉說:「既然三哥所做的事情,你都有參與,那應該知道怎麼找到他做哪些事留下的證據。南楓,你把證據交給我,我爭取幫你減輕罪行——」

「四哥,你真的想把我跟三哥都送進監獄嗎?」唐南楓打斷了他話,雙眸里閃爍著淚光。

唐南適皺著眉頭道:「做錯了事情就該受到懲罰,更何況你們做的事情那麼惡劣,現在甚至害了一條無辜的性命,我不可能因為你們是我的親人就包庇你們。」

「不行!三哥,我這麼年輕不能進監獄,你能這樣對我!」 第1472章如意卷:執迷不悟

「不行,四哥,我這麼年輕不能進監獄,你不能這麼對我!」唐南楓撲過去抓住他的手,苦苦哀求,「四哥,你饒了我吧,我真的已經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唐南適將她按回床上:「你冷靜一些,再扯裂了傷口,受罪的還是你自己。」

「四哥,你還是關心我的對不對?既然你關心我,那就放過我吧。」

唐南楓稍微坐直了身體,繼續哀求。

唐南適靜默了片刻說:「不是我不肯放過你,而是法律不許。南楓,你還是老老實實的把證據交給我吧。」

唐南楓聞言,心情墜到了谷底:「說什麼法律不允許!明明是你為了溫如意,連自家人都不放過!唐南適,你就是一個冷血無情的怪物!我沒你這樣的哥哥!」

絕望到了極點,反而生出了狠意。

原本,她還指望著自己好好的認罪,四哥就會原諒她,可現在他既然不肯放過她,為什麼要認罪?不認罪還有一線生機,認罪了,那可是要坐牢的!

她丟不起這個人!

「我什麼都不會說,你真的要把我和三哥送進監獄,那就自己去調查吧!」唐南楓擦乾淨了臉上的淚水,按了呼救鈴,之後躺在床上,恨聲道:「你走,我不想再見到你!」

話說完,病房的門口出現了醫生和護士,唐南楓看到她們立刻喊,「你們來的正好,把他給我轟出去!」

醫生和護士走上前,見到是唐南適面露難色。唐南適沒為難她們,起身淡淡地說:「南楓,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你不珍惜,那以後不管有什麼結果,都別在心裡怨恨我。」

唐南楓面露譏誚,冷笑了聲說:「我怎麼敢怨恨鐵面無私的唐南適先生?你儘管踩著自己親哥哥親妹妹往上爬吧!」

唐南適見她冥頑不靈,不再開口勸,「你好自為之。」

他走出了房間,護士關上了門,醫生走上前說:「唐小姐,我幫你檢查下傷口吧。」

唐南楓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說:「要檢查就檢查,磨磨蹭蹭的問那麼多做什麼?」

醫生見她心情不好,也沒再多說廢話,動作小心的揭開了紗布,看到傷口處縫合線已經被扯裂,說:「傷口撕裂了,要重新縫合,唐小姐,可能有些疼,你忍一下。」

唐南楓翻了個白眼。

醫生和護士配合著工作,好不容易將傷口重新縫合好了。

收拾東西時,護士不小心將鑷子掉在了床上,好巧不巧的落在了唐南楓手上。撿起來鑷子,護士還沒來得及開口道歉,唐南楓揚手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你怎麼做事的?想扎死我嗎?」

護士捂著臉,不停地說對不起。

唐南楓依舊不依不饒。

醫生連忙將護士拉到一旁,說:「唐小姐,你別生氣,我們醫院會處理她的。」

「把她給我開除了!我不想再在這家醫院看到她!」

醫生還想替護士說情,「唐小姐……」

可話還未說出,唐南楓柳眉一豎,語氣狠厲道:「你敢替她說清,就和她一起滾出醫院!」

醫生再好的脾氣,聽到這話也怒了,那鑷子很小,根本沒傷到唐南楓,只是扎了個小紅點,唐南楓至於不依不饒的打了人一巴掌,還要把人趕走嗎?

可心裡縱有滔天的怒火,顧及唐家的權勢,還是忍耐了下來。

護士也明白,再鬧下去沒什麼好結果,委曲求全的拉了把醫生說:「梁醫生,你別幫我說話了,走吧。」

醫生點了點頭,跟護士走了出去。

……

唐南楓藉機發了次火,胸腔里的怒氣依然沒有消除,沒人比她更了解唐南適,他說要調查清楚事情,一定會徹底的調查清楚。

難道真的要乖乖的等著坐牢嗎?

不行……

自己絕對不能坐牢。

一旦有過案底,那這輩子都玩了!

她越想心裡越是惶恐不安,拿出手機再次給唐南澤撥打電話。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靈犀,這次通話竟然接通了。

唐南楓激動的差點掉眼淚,「三哥,你去哪兒了,我打了你那麼多次電話你都不接,你知不知道我差點死了,剛才四哥來了,他都沒問我身體怎麼樣,直接跟我要你犯罪的證據,說是只要我揭發了你,就可以幫我擺脫罪名,我已經拒絕了,也把他罵走了。可我還是不敢相信,他真的可以做到連親情都可以不顧,要把我們送進監獄。」

啼啼哭哭的告了狀,沒聽到電話那邊有任何聲音。

唐南楓還以為自己無意間掛斷了電話,剛拿開手機,想看一下,卻聽到電話里唐南澤發出了聲音,「南楓,你現在按照我說的去做……」

將他說的一一的記下,唐南楓抹乾凈了眼淚說:「好,三哥,我都知道了。」

「他們想把我們逼上絕路,那我也不會讓他們好過,我要將他們一個個的全都送到地獄!」唐南澤像是從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鬼,聲音里充斥著血腥和怨毒的味道。

饒是唐南楓熟悉他,也被他此刻說話的語氣嚇了一跳,膽戰心驚的說了句:「三哥,你別太傷心了……」

想說左小小的死不關他們的事,可話到嘴邊,想起了過往的種種,還是沒繼續說下去。

唐南澤不知道有沒有聽到她這句話,陰聲道:「嗯,我先掛了。」

唐南楓握著電話,愣神了片刻,緩緩地躺回了床上。

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婚路太深,顧先生放開我 再想那麼多,又有什麼意義呢。

還不如一條路走到黑。

……

寬敞的客廳內窗戶明凈,園中有花匠正在忙碌,除草機的聲音算不的大,頂多算是正常的分貝。

又是一個寧靜的早上,安家的大廚特地準備了西式早餐,葉簡汐吃不習慣,便只要了碗清粥。

三個小傢伙倒是吃的津津有味。看到天寶嘴巴上沾了奶漬,葉簡汐伸手拿了紙巾,幫他擦乾淨了一些,側首問慕洛琛說:「咱們要不要問問唐南適,能不能早點把容阿姨救出來?」

左小小死了,唐南澤瘋成了那樣,容母又在他手上,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

葉簡汐有些擔心。

慕洛琛嫻熟的將淡黃色的千島醬塗抹在土司上,「子澈已經跟他聯繫過了,唐南適說,會儘快派人找到容母的藏身的地方,把她解救出來。」

葉簡汐點了點頭。

裴娜晨跑結束,來到餐廳,坐下拿起一個三明治,便狼吞虎咽的吃。

「你慢一些,沒人跟你搶。」葉簡汐提醒。

裴娜端起牛奶,喝了一大口,說:「快餓死我了,都是那個鬼醫生,說什麼非要我每天多運動。現好了,大清早就要被楊樂Call起來跑步,我剛才跑得差點暈倒。」

葉簡汐無奈的搖頭,「這都是為了你好,你還抱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