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若身邊被圍的水泄不通,連天涯團隊的小弟過來做護花使者都擠不開。

“水球真的可以踩着往城牆上走嗎?”

“對啊,上次的異能者原來就是你。”

“能不能告訴一下我們,要怎麼樣控制水系才能讓自己踩上去。”

大家熱情高漲,七嘴八舌,跟菜市場賣菜一樣。

唐若倒是沒有什麼保留的,把自己的經驗全說了。

之前楊黎給她講元款款的事情,錢金鑫給她講照片的事情,再加上自己打定要“成長”,所以在這個海報被這麼一放的時候,她已經知道自己可能會面臨這樣的情況。

昨天對於水系,她研究了一番,加上白七的三年末世摸索出來的對異能的經驗,對於講解這個踩水球自然沒有什麼問題。

關鍵在於把水球的水量子控制住,讓它的密度能承受自己的重量。

水這種東西有人跳進去就沉下來,有人跳進去浮上來,也是熟能生巧的結果。

控制異能,哪裏不是另一個熟能生巧。

唐若臉雖嫩,講起異能倒是絲毫沒有怯場,被衆人圍在中間,也是淡然如風,而且她口齒清楚,仔細講解,毫不私藏什麼。

這麼一番下來,讓大家全都聽懂了。

衆人把她說的‘把水球的密度壓縮’這個技巧直接在手中練了練。

自從覺醒異能後,很多人無時無刻不在心中揣摩,琢磨異能的玄妙之處,同時很多人也會熟悉自己異能所釋放出來的各種節奏與力道。

良辰詎可待 對於她的話,只要一聽就知道她有沒有在騙自己。

一級的異能者很難做到這樣的,一級異能能把水球大小控制住或者把異能的能量控制住都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了,更何況要把這個水球的密度和體積壓縮。

唐若的精神力能幻化實體,當她在二級時候就已經可以把水球的體積“摺疊”。如今三級,對於這種事情更加精進。

她這麼直接的把其中祕密說出來,大家看她的眼神又不一樣了。

末世了,誰不是對異能有個心得就跟祕籍似的藏着掖着,恨不得只傳自家弟子自成一個門派什麼的名揚天下。但是人家卻毫無保留的就給說了!壓根沒有吃獨食的意思,也沒有要收取版權稅的意願。

說真心的,同爲異能者,看她小小年紀,長的漂亮就不說了,異能也這麼強大……

嫉妒是人的本性,看見這麼一副巨大海報,同爲水系同爲一個崗位的異能者小心眼的嫉妒一下真的不是沒有。

但是人家姑娘卻大方成如此模樣,一言一行也都沒有露出什麼跋扈囂張的神色,於是態度各個由嫉妒羨慕轉變成目光灼灼虔誠的學習。

別人真的心懷好意,善意至此,我卻尖酸刻薄,歹毒無比……

丟的何嘗不是自己的臉面與素質!

講解的時間過得飛快,哨聲吹起來時,衆人各就各位接下前面人員的崗位。

等待換崗期間倒是沒有發現三級喪屍,只是大家往城牆下一看,才發現喪屍與城牆的距離已經又隔近了一米。

如果不是早上異能者們的耗盡異能的防守,這兩米的距離都保持不住。

這一個小時打的很吃力,衆人就算使出了自己最大的異能,還是覺得不夠對抗擠在一起的喪屍。

槍聲砰砰砰的響着,每人都是重複着手上釋放異能的動作,同時睜大眼睛,害怕在喪屍羣中飛出一個三級來。

“小心!”不知道遠處誰喊了一句,大家就看見在黑壓壓的喪屍堆中快速跑出了幾隻更猙獰的喪屍。

它們的表皮硬化,身體變得更加雄壯、力氣變大……

子彈砰砰的朝它射過去,但是沒有對它造成任何傷害。

三級喪屍速度很快,扛着火箭筒的士兵們速度也非常快。

只是火箭筒到底沒有追上所有的三級喪屍,漏網之魚的三級非常快的爬上了西門這個只有十幾米高度的城牆。

待喪屍爬到城牆上,就不能再對它使用火箭筒,不然一個不慎,自己的基地城牆也要千瘡百孔之下後直接倒塌。

一級火球的攻擊只在它的胸口燒出一層黑色,冰系在它身上只留下白色痕跡。

二級的火球可以讓它燒破一層表皮,冰系可以刺入一點的皮膚。

面對千冰萬火,喪屍怎麼可能知道害怕?它速度發揮到極致的逼近衆人。

喪屍躍上城牆造成混亂。

連水系這裏也躍過來一隻。

白七那邊更不用說,冰系攻擊的太狠,導致仇恨疊加,三隻都往他們那邊去了。

水系多爲姑娘,水沖刷到喪屍身上,連給它洗澡都嫌棄不夠暢快,除了阻擋一下它的速度之外,完全沒有殺傷力。

火石電光之下,三級喪屍速度很快的躍到異能者前面,猛然就抓住了前面的兩個水系異能者,咬了上去!

三級雖智力進化不少,到底沒有人類那種智商。

到嘴的食物還是要享受了先,它抓着一個咬着另一個,手指頭嵌在姑娘的肩膀裏頭,那姑娘渾身都是鮮血,滿臉的疲憊。

她吐了兩口血,應該是肩膀骨都被掐斷了,疼痛直接讓她昏迷了過去。

所有的人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弄愣住了。

有些姑娘甚至放棄抵抗,就傻傻站在那裏痛苦想着是不是一下一個目標就是我。

唐若趁着喪屍擡起雙手的時候,水球包涵這精神力往喪屍眼中一刺,喪屍瞬間的眼睛被戳破。緊接着又是一刺!喪屍的另一隻眼睛也被戳破了!

但是這些對喪屍沒有造成實質傷害,即便沒有雙眼的喪屍也能有效地跟蹤獵物。

這樣不行,唐若暗暗皺眉,殺死它要更大的精神力。

而更大的精神力需要更多的水系來掩護她的精神力!

異能者對它不停釋放水系的舉動讓它放下了口中的食物,撲上更集中的人羣。

這邊指揮軍官也有些混亂,他要兼顧下面大批量的喪屍,還得給這邊指揮救助。

手忙腳亂。 下面的防線要守住!

但是上面的喪屍不解決掉,下面的防線如何能守住,只一隻三級喪屍就讓人的信心都喪失掉了。

唐若轉首一看旁邊,眉心一攏,沒有多想,直接在喪屍躍過來時候拉開一道水簾,擋在衆人面前:“不要發愣!一隻三級而已,爲什麼要害怕!”

水簾高兩米,如倒立而起的游泳池一樣阻隔喪屍的腳步幾秒。

這一道水簾似乎遮擋了喪屍那恐怖的畫面,也似乎對衆人的心裏豎起來了一道保障。

“我數一二三,我們統一往喪屍頭上釋放水龍柱,!”唐若大聲說道,十指不停的釋放水球,由於視線阻礙她直接放出水球,踩上它往上空而去。

“一!”

“二!”

“三!”

三步距離,三秒時間,唐若帶着浩浩朗朗之氣已經立在水系隊伍的最前方,站在離地面兩米的高度。

“放。”

混亂中的統一指令十分重要,這一個水簾,這一聲指揮就是主心骨。

寵婚撩人:霍少我們領證吧 目前的水系異能,誰能釋放出這麼大量的水能量,把水系組成一道牆一樣的簾幕!

隨着唐若的一聲令下,水龍柱傾瀉而出,像一股巨大的水龍,咆哮呼嘯而去。

沒人看見水龍柱中帶着唐若的如長劍一樣的實體精神力!

精神力這股無形的力量匯聚而攏,形成的長劍也是同冰劍一樣透明不可見,但它卻比冰劍硬上百倍!

水龍柱衝上喪屍的時候,讓它連退數十步,然後在水聲中只聽得“噗”一聲,喪屍頭部居然破開,隨着清水變紅水便倒了下來。

“防守線,堅持住!”水球落地,唐若再次回到城牆道上。

三級喪屍的死亡讓大家來不及高興一下,又開始下面對喪屍潮的防守。

慘烈搏殺,再次拉開序幕!

來自千萬年後的強者 速度異能者以最快的速度把那兩個受傷的姑娘給擡下去救治。

救治的了最好,救治不了的當然是要第一時間解決掉防止她們變異。

冰系那邊也打的如火如荼,白七戰鬥意識比衆人高出許多,喪屍躍上來一刻,就揮舞着長劍,掃落兩隻,不然這邊面對的可不止三隻三級。

不過三隻三級也是讓人夠嗆!

冰系異能不愧是一個團隊中的核心成員,都是實實在在有幾把刷子的。

這些人對抗喪屍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案,就算不能解決掉喪屍,讓自己保證安全還是全完可以做到。

白七手持一把長劍,與一個三級戰鬥在一起,長劍在半空中劃出長長的劍痕,迸發出鳴叫着的銳利劍氣!

他的速度動作越來越快,強大異能讓旁邊的冰系異能者也信心大增,大受鼓舞般的對抗起其他兩隻三級喪屍。

兩隊人馬不多時也解決掉這三隻喪屍開始抵禦下面的喪屍潮。

這一個小時比之前的所有守門時間都漫長。

有許多異能者堅持不住一個小時就頹廢坐在地上:“不行了,我打不動了,沒異能了。”

好在後面的換崗異能者已經站那裏等待,立刻能交接上。

待到一個小時結束,所有這班人員都已經汗流浹背。

那時候白七打着三級喪屍沒辦法衝到唐若身邊,如今結束,肯定要打量清楚她有沒有受傷之類。

剛纔那實體精神力一劍消耗不少唐若的精神力,她雖然面上沒有了輕鬆之色,此刻臉色還是如常。

白七拉着她,眼中有一絲擔憂一色:“我剛纔看見你的水簾了。”

如此大的水簾釋放出來,消耗的精神力可想可知。

“嗯。”唐若說,“我沒有事情的,你放心。”一笑,唐若再接道,“我可沒有那麼大方的。”

那麼大方的死掉,那麼大方的把你獨自留在這個世上給別的女人。

她的聲音帶着淡淡的灑脫

白七看她面上坦然堅定,只得嘆了一聲拉着她往城牆下而去。

回到休息室時,基地果然有新的通告下來,所有的三個小時輪班制變成兩個小時的輪班制,而且還得提前半小時過去待命以備不時之需。

變成兩個一小時的輪班制讓休息時間都變得尤爲短暫。

就算基地女神在自己面前走過,除了看兩眼,衆人也做不得什麼。

真的是連多說一句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戰氣凌霄 在休息室裏,隨便團隊衆人也沒有了往日的風采與幽默勁頭。

劉兵的小胳膊覺得自己已經斷了:“黎姐,你給我看看吧,我真的胳膊胳膊斷了。”

楊黎從治癒室回來也是滿頭大汗,她轉了幾圈劉兵的胳膊說:“真的沒有斷,還是好好休息一下吧。”

說着自己也往胡浩天的肩膀上靠去。

潘大偉的藤蔓都沒有繞,大家拿出揹包裏的毯子一放就躺下休息了。

現在每一個人需要的是——休息!好好的休息!

唐若被白七按到自己的懷中休息。

在場的男女很多都這樣靜靜靠在一起,似乎都很擔心下一個上城牆面臨的就是死亡,於是要把自己的餘生壓縮在這短暫的時光模樣。

一直到下午六點,隨便團隊已經輪着上場了五次,差點就要口吐白沫統統送醫院搶救了。

他們都成這副喪家犬的模樣,其他人就更不用說,沒有手腳抽筋都是暗中偷懶了的結果。

從第一天開始擠滿了人的休息室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人,至少減掉了大半。

被三級喪屍殺掉只是一個小方面,大部分人都是因爲累的不行,就直接在城牆上面休息了!

“我靠,這樣下去我們也不用下城牆了,大家統一都在上面睡完起來再打就算了。”胡浩天已經受不了了,覺得自己連手不擡不起來。

潘大偉趴在自己的揹包上,完全沒有形象:“不行,我等下還是要下城牆的,等下就可以回家了,我還是在牀上好好睡。”

異能消耗的快,晶核補充的快,讓大家的晉級也加快了。

這一天下來,許多人明顯感覺到自己的異能強大不少。

但是,臉上的欣喜之情卻都沒有顯露出來。

也許今天晉級了二級,明天就已經去喝孟婆湯了,這樣,晉級與不晉級又有什麼用處?

待到八點,休息室中的人今天第六次上城牆。 密密麻麻的喪屍讓人視覺都出現了麻木。

衛嵐估計也累的夠嗆,就算他給自己灌了幾罐紅牛?重新站在四方堡壘的頂端拿着喇叭指揮,大家還是覺得他有心無力,聲音都軟綿綿的。

基地的彈藥供給加了一倍,漆黑的夜晚,炸彈炸響、鮮血迸發,視覺麻木的同時、大家覺得自己的耳朵也已經麻木。

“按照預定計劃,開始防守與攻擊!”

衛嵐的聲音傳來,在爆炸聲中有些支離破碎。

天空漆黑,地面漆黑,看不清下面的狀況到底是怎麼樣。

只有一些聚光燈來回閃過才能偶爾看見下面的情況。

每人釋放異能,按照心中的位置往喪屍堆裏丟。

自從早上的十幾只三級喪屍圍攻之後,這一天居然都沒有再迎來三級喪屍攻擊。

是已經打完了所有的三級喪屍?

還是三級喪屍醞釀一次不凡的暴風雨?

所有人心頭都惴惴不安着……

白七釋放的冰蓮一閃一閃之下,他看見喪屍潮中形成漩渦一樣的東西。

定眼一看,整個城牆下面漩渦還不少的模樣。

白七腦中閃過前世的一些畫面。

一個高階喪屍在喪屍羣中也有震懾的功能,所以當一個高階喪屍出現時,旁邊的低階喪屍就會給它讓道。

所以這個漩渦應該是……

白七直接高喊了一句:“小心!”

這麼多人,這麼長的城牆,這麼響的炮轟聲,這麼多喪屍的興奮低吼聲,這句小心如同塵埃一樣,馬上被淹沒深處。

白七沒有停留,退出冰系的崗位想往唐若那邊跑過去。

這一次漩渦以他的肉眼可見就有上百!

現在自然是危險無比的時刻,他所有人都能不管不顧,但是一定要在唐若身邊!

城牆上的道面現在分爲兩部分,前面是異能者在釋放異能,後面全是那些直接癱倒在地上的異能者。

總體來說:路阻很嚴重!

還沒等他跑出兩步,上百隻三級喪屍跟統一商量好一樣,奔走如飛,一躍而起!

它們彈跳力爆發而出,直接躍到三米處遠,爬上了城牆。

黑夜中,喪屍們似乎更加適應,速度快如閃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