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雲飛對著唐浩說了一聲,唐浩點點頭,便是上前推開斑駁著銹跡的青銅大門。

「呀……呀……」

青銅大門發出低沉的聲響,在如此環境下,聽起來有些恐怖。

可是,這不影響唐浩開門的速度,因為他已經迫不及待要得到破障丹了!

只要有了破障丹,他就能夠虐殺秦穆然,就能夠搶回薛如夢!

一切,都是值得的!

薛如夢是他的,誰都不能搶走!

「轟!」

就在唐浩踏入青銅大門后,突然,房間里的燈便是亮了!著實有些嚇人!

唐雲飛拄著拐杖走了進來。

這個房間不算大,但是最為搶眼的莫過於兩側的書架,還有書架上滿滿的文件檔案,當然,在房間的正中央,放置著一個盒子,如果猜測的沒有錯的話,唐雲飛所說的破障丹,就在其中!

「小浩,將那個盒子打開吧!」

唐雲飛看著唐浩,說道。

「是!」

唐浩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去,一隻手便是打開了盒子!

盒子打開,裡面精緻地放著一個小盒子,唐浩將小盒子取出,便是回到了唐雲飛的身旁。

「爺爺,給!」

唐浩將精緻的小盒子遞給了唐雲飛,唐雲飛將手中的拐杖讓唐浩拿著,隨後便是打開了盒子。

只見,盒子中靜靜存放著一粒丹藥,盒子剛一打開,濃烈的中藥味兒便是瀰漫開來,瞬間充斥整個房間。

「啪嗒!」

唐雲飛立刻合上盒子,因為他清楚,若是再這麼開著的話,破障丹的藥效會損耗。

「小浩,這就是破障丹,你……」

唐雲飛轉過身來,對著唐浩剛要說話,可是便是對上了唐浩那滿是凶戾的目光。

「你……」

唐雲飛心中一驚,似乎想到了什麼,可是已經晚了。

「呼!」

唐浩手持拐杖,便是砸向了唐雲飛的腦袋!

這一擊,力道著實不輕,直接便是將唐雲飛給砸暈在了地上,額頭上的傷口流著鮮血,房間里頓時瀰漫起難聞的血腥味兒。

「老傢伙!有這種好東西不早點拿出來,擅自做主,便是讓本少跟人進行生死決鬥,還要為了我那個廢物大哥決鬥!憑什麼!他都已經是一個廢人了,報不報仇重要嗎?」

唐浩面目猙獰地看著腳下已經不知生死的唐雲飛,惡狠狠地說道。

「你以為你做的那些事情我都不知道嗎?」

唐浩忍了這麼多年,就是為了今天。

原本對於唐雲飛的戾氣還不是那麼重,只可惜,今天秦穆然和薛如夢給他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直接便是調動起了他心中的陰暗一面,所以,他壓制不住,不得不動手了!

原本,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唐雲飛的孫子,直到有一天,他發現了事實,那一刻,他根本就不敢相信!

可是,事實讓他不得不相信!

於是,他便是設計,讓唐川做出了那件事,當然,這也不是唐浩的原因,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唐川本身就不是什麼好鳥,只不過他讓唐浩的目的更快的實現了!

說到這裡,唐浩還是有點謝謝秦穆然呢!是他幫助自己剷除了唐川這個障礙,讓他成為了一個廢物,而自己則是名正言順的成為了唐家的繼承人!

「老東西,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不要怪我!以後,唐家就是我的了!哈哈!」

唐浩有些癲狂地看著手中的破障丹,目光之中滿是凶厲。

「你就給我好好地待在這裡吧,是生是死,看你造化,唐家有我,你就放心吧!」

說完,唐浩似乎覺得還不夠解氣,一腳便是踩向了唐雲飛的雙腿上面。

「咔嚓!」

清脆的骨骼斷裂的聲音傳來,唐雲飛的雙腿赫然被他給踩碎了,徹底喪失了行動能力。

確保沒有問題后,唐浩便是走出了青銅大門,隨後將青銅大門給關了起來,離開了秘密通道,返回到了唐雲飛的房間里。 ,最快更新鬼眼道士最新章節!

李肅始終一直在思考着生路,之前它說了,任務參與者在這段時間裏不能碰及輪船,那麼,這個限制,它是隻對任務參與者而言的,還是,它是對所有的生物而言,這一切,只有等到危險出現之後,才能知道。

鄭志平雖然說他沒有使用救生圈,但他還是儘量的讓自己不在水裏亂動,也許他是聽了李肅的話,也許,他自己也知道,最好不要在水裏亂動,免得到時候萬一水裏有什麼東西,然後把它們驚醒了就不好了。

影帝被我承包了 到目前爲止,所有的任務參與者,他們應該還是不知道水裏有大水蟒的,或許有時候不知道真相,也不失爲一件好事,要是說,現在大家就已經知道水裏有大水蟒的話,估計人人的心裏都會感覺到非常的害怕。

而此時在水裏的鄭志平,就更加是不用說了,甚至如果有必要的話,可以出一道數學題,已知:海里是有n條大水蟒,而任務參與者鄭志平需要在海里待上十分鐘,求:任務參與者鄭志平的心理陰影面積是多大。

在豪華輪船上的任務參與者,此時他們大家也只是一直在觀察着海里,觀察着鄭志平所在的地方,除了李肅是在想生路之外,其他的人,彷彿都是擺着一副看戲的表情,顧不知鄭志平此時的心裏又是怎麼想的。

此時鄭志平他的心裏是在想,人情已經是變得這麼冷暖了,以前的時候,還以爲在任務世界裏能夠看到一些不一樣的人情世故,但經歷了這麼多,也已經深深的感覺到,不管是在哪裏,其實都是一樣的。

不過這個李肅,他好像和其他的人有點不一樣,不過也僅僅是有點不一樣而已,誰知道到最後,他是不是會變得和他們一樣,自古人心難測,看人也不能只是看表面,一個人的內心,它往往纔是最重要的。

但鄭志平他之所以會這麼想,原因還是因爲李肅表現出的不夠,李肅這個人,有時候很多話,他都只是在心裏,並不會一股腦的就對別人說出來,再加上李肅他本來就是一個內向的人,所以鄭志平他不理解李肅也是很正常的。

不管其他人是不是在看戲,又或者說其他人也只是很期待,期待海里到底會有什麼樣的危險,但有一個東西,它是永遠公正公平的,從始至終,不會欺騙人們的,它就是時間,它不會快也不會慢。

它只是會永遠的向前“走”,儘管李肅到現在爲止都還沒有找到生路,但鄭志平在海里待的時間,只剩最後的一分鐘了,其實時間過得也是蠻快的,這一下子就過去了九分鐘,然而危險也始終都沒有出現。

這讓李肅感覺到了有點奇怪,爲什麼鄭志平他下去這麼久了,海里還是那麼的“風平浪靜”,到底問題出在了哪裏,是自己還有哪個地方沒有想到嗎,難道說,危險不是在海里,不可能的,危險應該就是在海里纔對。

直到最後時間到了,鄭志平從海里上來了,李肅都還是始終相信危險一定是在海里,鄭志平上來之後,那些女生倒也沒有說什麼,男的這邊,趙藝多說了兩句,其他人也沒怎麼說話,當然,李肅也是一樣,沒有說什麼。

李肅是因爲一直還在想,到底是怎麼回事,海里難道真的是沒有危險嗎,奇怪,真的是奇怪,這也不能說,李肅他是想海里有危險,而是,一般這種情況,海里它是應該有危險纔對啊,如果是沒有危險的話。

那反而纔是不正常啊,沒錯,其實李肅他想的一點都沒錯,不過,現在只是危險還沒有這麼快來而已,並且衆人也都沒有看到最後鄭志平上來之後海里的那一幕而已,不過也是由於隔得比較遠的原因吧。

就連李肅他也沒有注意到,在比較遠的一處,一條很大很長的大水蟒正在向豪華輪船這邊游過來,甚至是,它的一半身體都已經露出水面了,但還是因爲隔得太遠的緣故,所有的任務參與者竟然沒有一個人看見。

衆人看到鄭志平平安的上來了,於是心裏面也沒有之前的那麼害怕和緊張了,也許這海里根本就沒有什麼嘛,會不會是李肅他估計錯了,也許,真的會有人在心裏這麼想的吧,但李小藍和薛美美二人。

她們二人是絕對相信李肅的,危險絕對還是在海里,只是有可能鄭志平他的運氣好,沒有遇到危險罷了,但這並不能代表就沒有危險,大家的心裏其實還在想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接下來會是哪一組。

“任務參與者做好準備,接下來進行第二次隨機抽選,本次選中的是第五組任務參與者,任務參與者立刻開始遊戲”,這次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來得還算是比較快的了,不過大家卻是不怎麼想要它來了。

因爲這次的任務,它總共的時間是四十八小時,所以,只要平安的過完這四十八小時就可以了,最好是不要再來任何的提示了,但可能嗎,它可能會這麼輕易的就讓完成八次任務的鄭志平又完成一次任務嗎。

第五組好像是肖和與穆曉雲二人,肖和是一個新人,這一點在之前就已經知道了,而穆曉雲她也沒有完成幾次任務,所以說,它這次選的是一組沒有什麼經驗的任務參與者,但不過還好,這次的任務它也不需要有什麼經驗。

可以說,這次的任務它完全就是憑運氣,誰的運氣好,可能誰就能夠多活一下,但意義卻是都不大,而要想真正的能夠活下來的話,那麼也只能是在死之前找到生路,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由於之前鄭志平和方穎二人並沒有將牌全部抽完,所以,這次也就不用再去洗牌了,那麼接下來,第五組任務參與者正式開始遊戲,至於是誰先去抽,這倒成了一個問題,原因還是因爲之前鄭志平他。

鄭志平他說了女士優先,結果卻也還是他自己先抽中了,那麼,接下來是不是還是該女士優先呢。看深夜福利電影,請關注微信公衆號:ok電影天堂

【 ..】 唐浩從秘密通道里走了出來以後,便是將其還原成了原來的樣子。

距離尚武大比剩下不到幾天的日子了,唐浩看了看手中的破障丹,心一狠,便是打開了那精緻的木盒,然後從中取出那散發著濃烈中藥味道的藥丸。

雖然說他也是第一次看到丹藥,但是沒吃過豬肉還沒有見過豬跑嗎?

電視里,武俠片不都是這麼演的嗎?

想了想,唐浩心一狠,便是將手中的破障丹直接給吞服到了口中,硬生生地給咽了下去。

不得不說,唐浩還就真的這麼瞎貓碰到死耗子給碰上了,那個古武界的人給唐雲飛的這粒破障丹還就真的是這麼服用的。

唐浩服用下破障丹之後,瞬間,便是感覺到自己的體內充斥著一股磅礴的能量。

這種能量很是特殊,初次感覺很是溫暖,緊接著,唐浩的全身便是開始發熱起來。

「這就開始了!」

唐浩意識到破障丹里蘊藏的能量便是幫助自己突破的,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當即便是雙腿盤下,席地而坐。

反正這裡是唐雲飛的房間,任何人沒有經過允許是不能夠進來的,所以說算是足夠的安全,所以他也沒有什麼顧忌,便是開始感受體內的那股力量,幫助自己突破!

一夜就這樣過去了…………第二天,秦穆然的酒店套房裡面。

滿地都是雜亂的衣物,顯然昨晚兩個人經歷了一場很是激烈的大戰。

大床之上,秦穆然看著依偎在懷裡還在熟睡的薛如夢,想到昨晚的瘋狂,哪怕是他都感覺身體有些被掏空。

這個女人,總是很堅強,什麼事情都埋藏在心裡,可是秦穆然知道,昨天晚上,她將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怒火都在那啥的時候發泄了出來,要不然,秦穆然這個一夜七次郎能夠這樣?

悄悄地將薛如夢放下,秦穆然便是起身走向了衛生間。

簡單地洗漱一番后,秦穆然便是想要去找一下龍天正。

雖然說他一來京城,龍天正便是知道了,可是秦穆然終究還是沒有親自聯繫他。

昨天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他知道,韋武能夠調用,很大程度上都是龍天正在背後支持著自己,所以,於情於理,他都要支會龍天正一聲。

在一堆衣物之中,找到了手機,秦穆然便是來到了另外一個房間,撥打了龍天正的電話。

電話嘟了幾聲以後,很快便是接通了。

「小子,你還知道打電話給我?你可以啊!要麼不來,一來就給我捅了這麼大的簍子!」

電話那邊傳來了龍天正跟怨婦一樣的聲音。

這叫一個火氣大啊,幸虧秦穆然拿手機離耳朵遠,要不然非得被震聾了不可。

「我說老龍,我這不是打電話給你了嘛!再說了,你都多大年紀了,還這麼大火氣,怒火傷肝啊!淡定,淡定!」

秦穆然很是無語地說道。

這個老傢伙,真的,若不是他現在還不退位,若是退位了,估計也沒什麼事,至少他還可以做一個演員,就這個演技,尼瑪,奧斯卡不給你頒一個小金人,我都不同意!

「淡定!我淡定的了嗎?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給力! 好傢夥!十幾架飛鷹大隊的武裝直升飛機,直接愣是飛進了二環!不錯啊!都離開炎黃這麼久了,還能夠調用炎黃的人去給你撐場子啊!秦穆然,我怎麼以前就沒看出你這麼能呢!」

龍天正沒好氣地說道。

「老龍,你這麼說就沒意思了!我怎麼樣你又不是不清楚!我這不是難得嘛!再說了,沒有你的首肯,我能夠隨便調的出來!咱們都認識這麼多年了,都是一起撒過尿,一起洗過澡的交情,誰不清楚誰啊!」

秦穆然面對龍天正的遷怒,就是一副笑臉相迎。

俗話說的好,伸手不打笑臉人,無論龍天正說什麼,秦穆然始終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樣子,就好比鐵拳打在棉花上面,你根本就沒有辦法。

「去你的!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一來京城,我就沒有安生日子了!上一次你是弄的京城血流成河,幾大家族的繼承人被你給殺了,廢了。這一次你來京城,這才來幾天啊,先是從周家打了出去,又是霸道地打臉唐家和薛家,破壞人家的訂婚,我是真的覺得你小子上輩子是不是個煞星啊,怎麼走哪哪裡就不太平了呢!」

龍天正開著玩笑說道。

「真能怪我嗎?我這是被動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做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對不對!再說了,我鬧騰怎麼了!我鬧騰也是為了咱們國家的秩序清明不是嗎?為了咱們國家,我不做壞人,誰做!」

秦穆然自然成為了夏國最為年輕的少將以後,整個人的思想都已經升華了,現在連說的話都是為國家考慮,這確實讓龍天正沒有辦法反駁。

細細想來,秦穆然做的事情也確實都是為了國家。

龍天正手中可是掌控著整個夏國的情報機關,對於這些大家族的所作所為不可能不知道!

很多時候,在他們以為自己做的事情沒有人知道的時候,殊不知,這些事情龍天正早就已經了解了,只是不高興動你。

可若是想要動你了,你就會覺得這是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令你無法掙扎置身事外。

這些年來,唐家附庸在李家的後面,做了多少事情,巧取豪奪,罄竹難書。

只是礙於如今李家勢大,暫時壓著沒有處理,可是現在不一樣了,秦穆然來了,率先便是將目標放在了唐家的身上,以唐家那睚眥必報的性格,若是挑了秦穆然這個炸藥桶,龍天正手中便是有了他這把利刃,破碎唐家,便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可是,這些事情,他不能告訴秦穆然,要不然,以秦穆然那個鐵公雞的性格,指不定得跟自己談什麼條件呢!

人家都是為了國家,義無反顧,這傢伙,每一次讓他做什麼事情都要好處!

「你偉大!我們的秦少將現在這個思想就是升華了,就是不一樣了!是不是我還要跟一號申請一下,給你頒發個思想先進獎?」

龍天正對著秦穆然說道。

「這倒是不用,這點小事麻煩一號幹嘛,他每天憂國憂民,事情可多了,我就不給他添堵了!」

秦穆然笑了兩聲,表示認慫地說道。

「你小子,難得還有你怕的事情,不過這一次,我幫你搶回了老婆,你小子是不是該幫我一件事呢?」

突然,龍天正話風一轉,嘴角微微上揚地說道。

「嗯?什麼事?」

秦穆然的心中驀然產生一股不好的想法。

「我頂著壓力,幫你抗下了這件事,你是不是也該幫我們好好收拾一下唐家?」

龍天正也不繞圈子,直接點名重點地說道。

「收拾唐家?」

秦穆然原本以為上面要收拾的僅僅是李家,沒有想到,他們的苗頭竟然已經對準了唐家了。

「沒錯!唐家依附李家,可以說是李家的左膀右臂,這是一盤大局啊,要對付李家,我們必須要先斬斷他的一臂,若是我們出手,難免會打草驚蛇,但是你出手就不一樣了!奪妻之恨,跟唐浩有牽扯,有理由,所以也不會引起李浩然的猜忌!」

龍天正分析的頭頭是道,一瞬間,秦穆然感覺,這個老狐狸還是一如既往的會打算啊!

這一招,直接便是將自己當槍頭給使了啊,無形之中,自己又幹了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關鍵自己拉了仇恨,還不能說什麼,真的是,不得不說,龍天正太精明了!

跟這種人說話,那是真的累啊! 還是應該自己先來抽,肖和在心裏這麼想到,所以遲遲沒有動手,而肖和沒有動手,穆曉雲則也是一樣,這種情況,其實誰先來抽,誰後去抽,意義都不是很大,反正總會有一個人先抽到,而魔王它。

而魔王它並不在乎誰先抽中,它只是想看到任務參與者們一個接着一個的死掉而已,當然,在死之前,它還可以看到任務參與者垂死的掙扎,但卻也無濟於事,只要看到了這一些,那麼它覺得就差不多了。

所以爲什麼說,它是一個變態,喜歡看別人是如何死的,並且享受其中的樂趣,這不是變態,是什麼,這還不是變態,那又應該是什麼呢,一般像這種大團體任務,死亡率也是很高的,也許會有那麼一、兩個人不會死。

但其他的人呢,其他的人死掉的可能性非常大,之前鄭志平他之所以沒有死掉,原因還是因爲他的運氣好,“危險”還沒有到,他就已經上船了,但接下來,如果誰先抽中的話,結果基本上跟判了死刑差不多。

並且還是那種酷刑,這個時候,肖和與穆曉雲二人真的需要考慮清楚了,到底是誰先去抽,之前的一次,也就是鄭志平和方穎他們二人的那一次,其實那一次是作爲第一次,所以,它設定的也只是有驚無險罷了。

但現在的這一次,它就不是開玩笑的了,因爲危險已經即將來臨,“還是女士優先吧”,肖和想了良久,最後還是決定和鄭志平的選法一樣,女士優先最起碼能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說起來好聽一點。

女士優先就女士優先,聽到肖和他說女士優先,穆曉雲倒也沒有什麼意見,畢竟之前的一組,也是女士優先,結果卻還是男的抽中了,所以,這一次也應該是一樣纔對,抱着這種想法,於是穆曉雲伸出手去。

從牌堆裏拿起一張牌,她也不想耽誤什麼時間,反正就是自己手上的這張牌了,那麼不管它是不是,都得先看看再說,接着穆曉雲將手上的那張撲克牌擺在了桌子上,這時衆人立刻就看到了,到底。

到底穆曉雲第一次抽到的這張牌,它是什麼,隨後,衆人在看清楚了穆曉雲抽到的這張牌之後,紛紛的都露出了驚恐的表情,原來,是穆曉雲她的手氣實在是“太好了”,竟然第一張牌就抽中了“方塊q”,那麼這下。

那麼這下也就是說,接下來要到海里去的那個人,她就是穆曉雲了,看到穆曉雲第一張牌就抽中了,李肅的心裏是又着急又驚訝,或者也可以說是又驚恐,這未免也太快了吧,第一張,才第一張而已。

就抽中了,由於這一組任務參與者抽中的太快了,所以,李肅一時甚至是有點沒反應過來,生路就更加不用說了,那肯定是還沒有找到,李肅還沒有找到生路,但穆曉雲卻沒有時間去等這麼久了。

因爲在穆曉雲抽中後沒過幾秒,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來了,還是一樣的,和之前懲罰鄭志平的是一樣的,也是在海里待上十分鐘,這個懲罰它一旦宣佈了,那麼之後的懲罰也就都是這一個了。

直到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出現在了穆曉雲的腦海裏之後,穆曉雲才反應過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自己第一張牌就抽中了,恐懼來得太突然了,穆曉雲她根本都還沒有做好準備,但沒辦法。

立刻下到海里這幾個字可不是鬧着玩的,要是任務參與者在這上面耽擱了太長時間的話,也是有可能會被抹殺的。

想到這裏,穆曉雲她也只好快點下水,只是希望能夠像鄭志平他那樣就好了,在海里平安的待十分鐘,但這次,穆曉雲她到底還會有這麼好的運氣嗎,像鄭志平一樣那麼好的運氣嗎,這個,怎麼說呢,接着往下看。

穆曉雲拿着趙藝給她的救生圈,就馬上下水了,她不像鄭志平那樣,穆曉雲她不怎麼會游泳,所以,還是帶着救生圈會好一點,雖然說,只有十分鐘,但有時候出意外,就連十秒鐘都不用,都不要。

出意外有時候真的就只需要一下,那一下搞不好就喪命了,儘管之前大家都看到鄭志平在海里待了十分鐘,沒有一點點事,但畢竟待在海里還是很危險的,所以,還是必須得儘可能的小心一點。

只有小心行“事”,才能使得萬年船,有一句話說得好,小心能使萬年船,不要以爲之前鄭志平在海里沒事,現在再下去也會沒事,但其實,現在是和之前不一樣了,只是衆人現在還不知道罷了。

因爲穆曉雲她始終都是女生,所以,在下水之前,大家基本上都對她說了關心的話語,要她自己儘量小心一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