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那少年以爲要撞上了,嚇得大聲尖叫。

九翼用盡力氣讓自己太高了幾米,堪堪的多了過去。

少年聲音不斷的高呼,他自己也感覺到了天旋地轉的感覺。

“麒麟,快停下,快停下,我要死了,快停下!”

少年大聲的吼着。

而他們的衝刺,漸漸的形成一個方圓兩米的勁風風暴。

“吼!”那麒麟大吼了一聲,快速的停了下來,短短的幾息之間,周圍變得詭異,一種危險的氣息籠罩在麒麟神獸的心頭。

麒麟神獸回頭看去,看到是超神獸期的龍,心裏不由得緊張了幾分。

“啊!”那少年如虛脫般趴在麒麟神獸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哎呀!嚇死我了,麒麟,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叫你不要這麼快,你偏偏不聽,差點摔死我。”

少年猛的直起身,突然想到剛纔的事,可眼前什麼都沒有,他剛剛明明看到兩個人騎着神龍的,怎麼不見了?

“你是在找我們嗎?”蘇紫陌清靈動聽的聲音讓少年心頭一顫,快速的回頭看去。

“看來你是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了。”蘇紫陌好笑的看着少年懵懂無知的樣子。

這少年,今日九翼若是在慢一點點,他的人生就該悲催了。

少年卻呆呆的凝視着蘇紫陌。

哇!好漂亮的女人。

少年看着絕美無雙的蘇紫陌,瞬間犯起了花癡來,他心中最深處的黑暗似乎都被照亮了,彷彿所有的祕密都攤開在她的面前一樣。

“你長的可真漂亮!”少年的話脫口而出,一雙眼睛裏只看得見蘇紫陌。

沐雲軒一看少年的表情,看向少年的眼眸犀利如冰刃。

少年很快就感覺自己如置身冰窖,一股寒氣從腳底迅速往上躥,蔓延到四肢百駭,讓他全身如僵硬動不了。

少年心底發虛的問道:“你們是什麼人?爲何會在這千凝城境內?”

少年知道他們不是千凝城的人,千凝城的人他很熟悉,而且她們二人生得如此驚豔絕絕,他更不可能不知道。

“難道你是千凝城的人?”蘇紫陌知道自己猜得十有八九沒錯。

只有千凝城的人才有能力契約到神獸。

像這種實力堪比聖獸期的麒麟神獸,更不一般人能契約到的,而且少年身上散發出來的是玄氣,他已經修煉到了金玄期二階了。

“對呀!我是千凝城的人。”少年到也如實回答,介於沐雲軒冰冷的目光,他也不敢在放肆的看着蘇紫陌。

“這樣看來,我們離千凝城已經不遠了。”

蘇紫陌微微蹙眉,她們纔剛剛走了一天多。

“還遠着呢?還需要天半的時間才能到,再往前走就是大海了。”

少年一向不會對陌生人說這些話的,可面對蘇紫陌的時候,他總覺得她是一個好人。 “陌兒,去千凝城本就需要三天的時間。”

沐雲軒在她耳邊低聲說道。

那性感的薄脣,有意無意的在蘇紫陌的耳邊摩挲着。

蘇紫陌點了點頭,這麼遠,這片大陸城鎮之間也離得比較遠。

看着沐雲軒的動作,少年眼中閃過一絲晦暗,“走,麒麟,我們過去。”

麒麟帶着少年來到蘇紫陌他們身邊。

他清亮的大眼忽閃忽閃的,非常的喜歡看着蘇紫陌的眼睛說話。

“姑娘,你們是要去千凝城嗎?”

若是他們去千凝城,他願意帶着他們一起回去。

反正他也是閒着無聊跑出來的。

這一次不一樣,居然給他遇到一個絕色大美女了。

沐雲軒突然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少年。

“看來你的眼中只有我的娘子了?”

沐雲軒的聲音冰冷有些咬牙切齒的。

“呵呵……”少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那是因爲你的娘子長得太美了。”

少年心裏抓狂,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對眼的,怎麼就成了別人的娘子了呢?

看看她那夫君,看他就像看仇人一樣。

“你就不怕本座把你的眼睛給挖了。”

死過來,面癱首席! “啊!”少年快速的矇住自己的雙眼。

他居然想要挖他的眼睛。

他的眼神有那麼路人皆知嗎?

他要是敢挖他的眼睛,他就殺了他。

少年咬牙切齒地說:“那天底下的人都會看她,你不會都把他們的眼睛給挖了吧?”

沐雲軒突然恐嚇道:“是有那麼幾個,反正你不是第一個。”

“啊!姑娘,他真有這麼殘忍啊?”少年手抖得如篩糠指着沐雲軒。

蘇紫陌和煦一笑,輕輕的點了點頭。

“啊,這樣的人你還敢和他在一起呀!姑娘要不要考慮一下和離。”

“啪!”沐雲軒隔空在少年少年額頭上打了一下。

“啊!好痛!”少年摸着被打額頭。

還好,還好,打的是額頭,不是眼睛。

不過他的速度好快!讓他都來不及躲避,硬生生的捱了他一記。

最強終極兵王 “知道痛就好!”沐雲軒依然似笑非笑的他。

“好了,雲軒,你就別鬧騰他了。”

“小公子,我們要去千凝城,先告辭了。”

“等等,姑娘,你們去千凝城,我可以帶路呀!”少年笑嘻嘻的急着表現。

蘇紫陌抿脣一笑,這就活脫脫的一個小直男,“你看起來只有十六七歲,叫我姐姐更合適一點。”

“我今年已經十八歲了,已經到了可以娶親的年紀了。”那少年快速的辯解道。

十八?

蘇紫陌微微搖頭,看起來真不像。

“所以說,姑娘看起來剛剛過二十吧,就叫名字也是可以的。”少年有幾分得寸進尺的說。

沐雲軒臉色早已經陰沉得可怕了。

長臂抱緊蘇紫陌的細腰,“九翼,我們走。”

九翼得令,快速的飛走。

“唉!等等我呀!”少年一看蘇紫陌她們走了,急了。

“麒麟,快、快,追上去。”

麒麟得令,撒開四條腿瘋狂的狂奔而去。

“陌兒,我想把你藏起來,你看看你,都老少通吃了。”

蘇紫陌一頭看了他一眼,蹙眉說道:“你別隻顧着說我,你不也是老少通吃嗎?” “好吧,我們彼此彼此。”沐雲軒突然笑了笑。

突然出現的這些偶然,也是生活中的一種調味品。

“是呀!彼此彼此,人們都希望自己的長相出色,能迷倒衆生,我很滿意自己的容貌。”蘇紫陌燦爛一笑,是女人都希望自己是漂亮的。

權少的專屬紅娘 “是呀!漂亮得讓每一個見到你的男人都惦記着你,爲夫這一顆心都只剩下嫉妒了。”沐雲軒輕輕挑起她的下巴,一臉委屈的在她嬌豔欲滴的紅脣上親了一口。

蘇紫陌輕輕錯開了一些,“只有愛才會產生嫉妒,你越是嫉妒,那就證明你的心裏越愛我,我看着心裏就特別開心,非常的開心。”蘇紫陌笑得一臉幸福,做鬼之後,她發現自己更加幸福了。

沐雲軒目光裏充滿了柔光,“你這不是讓你的夫君愛的虐心嗎?”沐雲軒寵溺的點了點頭她的瓊鼻。

兩人之間,愛意四溢。

“喂!你們等等我呀。”

沐雲軒一聽,微微蹙眉。

這個臭小子,怎麼還沒有死心呀!

“九翼,你要在快一點。”

“是,主人。”九翼又加快了速度。

少年見到他們加快了速度,瞬間急紅了眼。

讓他更加鬱悶的是,自己的神獸沒有他們的速度快。

眼看着她們在自己的眼睛裏變成了一個小黑點,少年更是着急了。

“麒麟,你在快一點呀!”少年催促道。

麒麟無奈的搖了搖頭,它也想在快一點,可對方的實力比它強,它已經拼盡全力了。

可這會,眼前哪有蘇紫陌他們的影子。

少年無奈的搖了搖頭,這麼多年來,還沒有人能追得上他,今兒他這是碰到實力比他強悍的人了。

“好了,這下他追不上我們了。”沐雲軒舒了一口氣。

“你跟一個小孩子叫什麼勁?”蘇紫陌一臉取笑的回頭看着他。

“在你的眼裏,他是孩子嗎?他都已經十八歲了,陌兒你今年剛好二十三歲,你們兩個可只相差五歲。”

說着到這問題,沐雲軒有些不開心了。

“我已經快二十四歲了,所以我不是讓他叫我姐姐嗎?我在這裏,十六歲就生孩子,我上一世,二十四歲連男朋友都沒有,現在想來呀!我呀,就是爲了遇見你。”

沐雲軒突然勾脣妖嬈一笑,眉眼之間舒展了很多,:“陌兒,你這句話我最愛聽,我受詛咒而死,也是爲了遇見你。”

“所以呀!這就叫做孽緣,在那棺材裏,你那褲腰帶就鬆了,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不是孽緣是什麼?”

蘇紫陌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沐雲軒沒有說話,而是狠狠的親了她的一口。

那雙好看的劍眉微微蹙起:“你呀!什麼孽緣,多好的一份緣分從你的嘴裏說出來,怎麼就成了孽緣了呢?”

他看着她的目光深邃,高深莫測。

你又不是我的誰 他們夫妻二人,這一路上,偶然回憶一下以前的事情,也是很甜蜜的。

那夜,正是因爲她太美好,他纔會記得她整整六年的時間。

“在我看來,就是孽緣。”蘇紫陌跟他較勁。 沐雲軒黑眸危險的半眯起來。

這個小丫頭,這是逼着他把她就地正法嗎?

看着他那突然陰沉着的臉,蘇紫陌突然覺得有些解氣的感覺。

她仰頭,得意洋洋的看着他,他深邃的眼眸裏明明白白的寫着,他想把她就地正法。

他就是這德行,在拗不過她的時候,就會有這樣的想法。

男人就是這樣,在荷爾蒙的驅使之下,也就是犯罪的開始,那褲腰帶想勒緊都難。

“陌兒,你信不信……”

“我信。”蘇紫陌快速的打斷他的話。

可她不相信,他會在這裏。

雲軒對於那種事非常的在意,要在他喜歡的環境裏,他才能盡情的去享受那份屬於他獨一無二的幸福。

“你呀!”沐雲軒快速的擁住她,這一刻,他的確有那樣的心思。

只是天時地利不合適而已。

到了第二天傍晚,蘇紫陌和沐雲軒終於感到了千凝城。

千凝城前邊就是大海,從高空俯視整個千凝城,很大,很漂亮,就像一個世外桃園。

一跳銀河穿城而過,形成一個龐大的瀑布匯入大海。

“沒想到師公挺會顯位置的,這裏,巫師想攻擊過來,真的是很難。”

巫師基本都是女子,這樣一片大海,對於她們來說,是畏懼的。

“陌兒,這就意味着,我們想要攻擊磨盤山,也會變得很難,這裏易守難攻,若是要攻打磨盤山,我們必須出了這片海域,巫師是不會主動攻擊這裏的。”沐雲軒看着千凝城的位置,一雙好看的劍眉微微蹙起。

這對於沐雲軒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

再來之前,他本想着說服千凝城的人和他一起攻打磨盤山,這樣一來,他的人在磨盤山也會有一個落腳之處,他完全可以挑釁磨盤山的人攻擊他們,他可以設陷阱等等……可是看到這樣的地勢,他似乎是想錯了。

“不錯,這片海域,便是巫師們最畏懼的地方。”

蘇紫陌也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千凝城並不能成爲她們的優勢。

看來,她們得另外想辦法了。

“陌兒,我們先進千凝城裏看看去。”

“好。”

蘇紫陌往下看去,這千凝城也挺繁華的。

兩人找了一個隱蔽處出現在城裏。

“陌兒,我們對千凝城不瞭解,先看看這裏有沒有巫師,千凝城的是不是真的和我們瞭解的一樣。”

“嗯,今夜爲了去城主府,探聽虛實以後,我們在去像城主說明來意。”

聞言,沐雲軒妖嬈一笑,“陌兒,我也是這樣想的,走吧!”

沐雲軒牽着蘇紫陌走向大街上。

巫神現在已經對他們非常警備了,四處派人搜索他們的下落。

在巫神最警戒的時候,他們卻突然消失匿跡了,等他們再回去的時候,找不到他們的巫神,在一個半月以後,巫神便會放鬆警惕。

到時候,他們就可以趁巫神鬆懈的時候,在趁機奪取皓月之顛的其他城池。

只要拿下皓月之顛,對付磨盤山,就會更加容易一些,一路上,沐雲軒已經想好了對策。 一路在大街上走,蘇紫陌看到路兩邊的花壇裏,樹上的花盆裏,都種滿了鳳尾花,蘇紫陌目光疑惑的看着四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