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魂來不及做任何感嘆,把每個菜都嚐了一口,不同的味道似乎也在體會着不同的人生,突然,他發現自己第一次這麼喜歡人類的生活。

火鳳和金蝶埋頭大吃。

蘇紫陌看着他們笑了笑,這樣也好!她心裏不像之前那樣寂寞了。

看着漸漸黑下來的天,也不知道雲軒有沒有好好吃飯。

一想到沐雲軒,蘇紫陌絕美的小臉上散發着柔光。

是夜,三王爺府中,淑芳殿裏。

庚桑瑤剛剛沐浴出來。

看到君臨天穿着一身褻衣坐在軟榻上看書。

似乎在等庚桑瑤沐浴出來。

庚桑瑤看到君臨天,身影微微頓了一下。

感應到庚桑瑤的氣息,君臨天從手中擡起頭來。

“雲兒,過來。”

他的聲音裏似乎透着一股魔力。

庚桑瑤不由自主的走向他。

“這麼晚了,王爺還沒有休息嗎?”

庚桑瑤故意說道,其實,她知道今晚君臨天會來這裏,所以她在沐浴的時候,速度放慢了很多,就是要讓君臨天多等她一下,今晚一定要讓君臨天把她身體裏的毒給解了,這幾天,她的玄氣根本就無法凝聚,該死的蘇齊,她一定不會讓他好過的。

“雲兒這是在拒絕本王嗎?”

君臨天表情微沉,把書往一邊丟去。

看着君臨天陰沉的眼眸,庚桑瑤心裏突然有些發毛,這個男人沉下臉來,那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冷氣一樣的叫人害怕。

庚桑瑤急步走過去。

順勢坐到君臨天的懷裏。

“王爺說笑了,王爺過來給雲兒解毒,雲兒又怎麼會拒絕王爺呢?”

庚桑瑤呼氣如蘭,一股若有若無的香味鑽入君臨天的鼻孔,心似乎跳亂了節奏,他喉嚨不由自主的滾動了一下。

“好!本王今晚就爲雲兒解毒。”

君臨天的聲音暗啞迷人,大手開始在庚桑瑤隔着衣服的背上油走,氣息也越來越亂。

君臨天體內火焰就像突然爆發的火山,讓他一刻都忍耐不住。

他猛的抱起庚桑瑤,快步往牀榻走去。

那極不可耐的樣子,讓庚桑瑤輕輕笑出聲。

“笑什麼?雲兒。”

君臨天暗啞的聲音煽動着庚桑瑤的心,同時也激起了庚桑瑤心底的渴望,看着君臨天魁梧的身材,她眼眸裏隱隱約約跳動別樣的光芒。

兩人倒在牀榻上,彼此之間,不露一絲縫隙。

君臨天低頭就要親庚桑瑤。

卻被庚桑瑤快速的擋住他的嘴脣。

君臨天猩紅的眼眸更加陰沉,不解的看着庚桑瑤,他都已經浴火焚身了,這個女人還想玩什麼把戲。

“王爺,先把雲兒身上的毒解了要不然雲兒承受不起王爺的。”

君臨天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他們兩人結合,就等於乾坤和天地結合,這其中散發出來的力量,如果她不能凝聚玄氣,傷害最大的還君臨天,有靈瑕在一邊指導君臨天,相信君臨天是明白這一點的。 君臨天似乎想到了什麼?黑眸裏快速的閃過一絲凜冽。

快速的從乾坤魔天戒裏拿出靈瑕,小小的晶瑩剔透的珠子被放入了庚桑瑤的口中。

君臨天的黑眸裏,閃着一股凜然的英銳之氣,如鷹般的眼神緊緊的盯着庚桑瑤把靈瑕慢慢的吞下去。

“雲兒,你會享受到一個美妙的夜晚的。”

君臨天聲音撩人得緊,好看的脣線輕輕抿起了一道好看的弧度。

庚桑瑤此刻根本來不及消化君臨天的話,她只感覺體內冰火兩重天,不斷的撕扯着她的身體。

君臨天不顧庚桑瑤要痛苦的表情,很快,庚桑瑤的身上未着寸縷。

君臨天來不及做任何前戲,霸道的侵入。

在他們結合的那一刻,一道紅光瘋狂的卷席着他們兩人。

www ●Tтkā n ●CO

“啊!”庚桑瑤承受不住這突如其來的痛苦,忍不住大叫起來。

幾乎傳遍了真的王府。

雅芙站在不遠處,一雙眼眸裏如噬滿了毒針般看着淑芳殿的放向。

君臨天卻是一臉享受的開始馳騁着……。

明月山莊裏,住在漣漪軒的夜輕寒看着桌子上的一個水亮的水晶球裏,看到水晶球裏突然出現的紅色光芒,他的目光沉了沉。

不好!乾坤和天地融合了。

庚樂羽,你這樣做,就不怕害了你自己嗎?乾坤和天地的力量,可不是你能承受的起的。

夜輕寒嘆了一口氣,該發生的終究要發生。

要想滅魔,那就必須先讓君臨天入魔,有使纔有終。

但所有的力量度化以後,庚桑瑤開始享受着君臨天帶給她的快了,此刻兩人全身上下佈滿了汗水。

庚桑瑤大膽的看着狂野不拘的君臨天,這樣看他,更加的俊逸絕倫,長而微卷的睫毛向下斂着,英挺的鼻樑,有些血紅的嘴脣,讓他看起來更加的邪魅性感。

似乎感應到了庚桑瑤的不專心,君臨天加大了力度,庚桑瑤身體承受不住的往上弓,也瞬間把庚桑瑤帶回了主題………。

這一夜似乎特別的漫長,沐雲軒躺在牀榻上,怎麼也睡不着。

突然聽到外邊有聲音傳來,沐雲軒乾脆起身。

夜輕寒提着一壺酒進來,看到沐雲軒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聲音。

“就知道你睡不着。”

“這是哪裏?你也敢隨意的闖進來?”

沐雲軒面無表情,其實這會他挺希望有一個人陪自己說說話的。

“陌陌又不在,你一個大男人還怕我看不成。”

夜輕寒拿起兩個茶杯當酒杯。

沐雲軒一看,深深的蹙眉。

“那是陌陌最喜歡的茶杯,你居然用它來裝酒。”

沐雲軒不悅的走了過去,怒視着夜輕寒。

“坐吧!陌陌可沒有你這麼小氣。”

夜輕寒一臉的不以爲意,倒滿了兩杯酒。

沐雲軒坐下,端起一杯如數倒入口中,辛辣的味道,更加催動了他心裏的思念。

陌陌這個時候在幹什麼呢?會不會也會思念他思念到睡不着呢?如果是那樣的話,沐雲軒寧願陌兒不要想起他,他不想她休息不好!

“有事。”

沐雲軒對別人一向惜字如金,就是坐着,也能散發出一股讓人敬畏的感覺。

“乾坤和天地融合了,就是說,此刻君臨天和庚桑瑤正在滾牀單。”

“噗……!”

шшш●т tκa n●C○

沐雲軒口中的酒全部吐在地上。

夜輕寒就像沒有看見一樣。

“這麼噁心的事情,你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沐雲軒不悅的瞪了一眼夜輕寒,這種事情他幹嘛說出來。

“你知道嗎?只要他們一結合,你和陌陌就多出了一個勁敵,而且能更快的讓魔靈甦醒過來。”

“結果還不是一樣?”

沐雲軒又喝了一口酒,看着窗外的夜色,最動人的是情,做折磨人的也是情,他現在還沒有從陌兒離開的現實中走出來,什麼事情都不想去想。

“雲軒,你該回雲城神池修煉了,如果我猜的沒有錯的話,以陌陌淬鍊靈體的體質,衝破玄脈,又找到她的精元的話,她的修爲應該已經晉升到了玄天階一階到三階了。”

沐雲軒猛地看着夜輕寒,“陌兒的精元,會是什麼呢?”

沐雲軒有些震驚,陌兒也會和穆欣妍一樣,擁有精元嗎?

“是不是有了精元,陌兒就是不死之身了。”

沐雲軒突然有些激動,要是這樣的話,陌兒且不是更加安全了。

“你不要想太多了,世界上哪會有不生不死不滅的東西,人怕傷心,樹怕傷根,陌陌的精元就是她的死穴,你要是不抓緊時間修煉,你會給陌陌拖後腿的。”

夜輕寒有些取笑的看着沐雲軒。

隨正了正身子,輕輕的抿了一口酒。

“其實,你身上有夢魘的氣息,你雖然前世和陌陌沒有任何的牽掛,可是夢魘卻選擇了你們沐家,纔會讓你和陌陌有了這段緣分的,這就是你眼眸會變成藍色的原因,夢魘的半靈已經完全和你融入了一體,換句話說,你們就等於是一個人了。”

沐雲軒淡淡的看了夜輕寒一眼。

“你好像無所不知,比南司前輩知道的還要多。”

沐雲軒心裏再次起了懷疑……。

“沐雲軒,我說過了,不許懷疑我,我是來幫助陌陌的,你是陌陌的夫君,我纔會泄露天機的。”

一看沐雲軒懷疑的眼神,夜輕寒就想生氣,他長得就那麼讓人懷疑嗎?

“你這也算天機。”

沐雲軒淡漠的看着他,“不過你說我是陌陌的這句話我很愛聽。”

沐雲軒淡淡一笑,“明天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明天晚上會回雲城神池裏修煉的。”

“你這樣想就對了,你和陌陌分開不會太久,別整天搞得跟生死離別一樣陰沉着臉,時間可以改變很多東西,依我對陌陌的理解,你若不離,陌陌便不會棄你。”

“這一點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回去吧!我想休息了。”

沐雲軒起身往牀榻走去,他絕對的相信陌兒對他的愛。 ♂!

夜輕寒看着他的背影突然笑了,沐雲軒因爲孤獨,用冷酷來掩飾自己的真實內心,要是他生命中一直沒有出現那個讓他在乎的人,他也許會孤獨的過一輩子的。&

深夜,蘇紫陌不想睡覺,一閉上眼眸,她腦海裏便是無盡的思念。

吃過晚膳以後,她藉着月光,在次坐到樹樁上修煉。

啼魂和火焱也不想休息,在周圍保護她。

閉上眼眸很久,蘇紫陌始終不能心神合一,試過幾次以後,她乾脆放棄。

“哎!”

蘇紫陌心裏不斷的嘆氣,躺在樹樁上,看到頭頂有一棵她叫不出名字的花開得正嬌豔,在月光下,有些花朵卻散發着星星點點的銀光。

蘇紫陌看着它們,突然笑了笑,人生的腳步,常常走得太匆忙,偶爾要學會停下來笑看風雲,靜賞花開。

蘇紫陌不知不覺看着頭頂上的花入神,這一刻,她的心彷彿平靜如海,心境平靜無瀾,蘇紫陌猛的起身。

喃喃自語,“心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卻能左右人生的全部,你若不傷,歲月便無恙,我懂了。”

蘇紫陌快速的起身,快速的盤腿運氣。

修爲不是人生的全部,卻能左右人生的全部,相反的,若能睡着了也能修煉,這纔是修煉的最高境界。

蘇紫陌深吸一口氣,突然睜開雙眼,星眸之中,所有的雜念,完全消失不見。

一道道玄妙的粉紅色的光芒自指尖升起,從她的指尖逐漸溢滿她的全身。

蘇紫陌凝聚玄氣油走周身,一絲絲微弱的天地玄氣,散發着微弱的粉光,從地面緩緩進入蘇紫陌的身體,玄氣的波動,驚動了在周圍的啼魂和火焱。

兩人看到這奇異的景象,快速的飛身到蘇紫陌的身邊。

啼魂驚訝的看着蘇紫陌。

“太不可思議了,她居然可以催動自己的精元,引出天地之間的恆古玄氣來,這天地之間的恆古玄氣我也只是聽說過,從來沒有見誰修煉過。”

“這就是天地間的恆古玄氣。”

火焱也驚訝的看着蘇紫陌,被粉光籠罩着的蘇紫陌,長又捲翹的睫毛看起來更漂亮,眉宇之間的迷迭之翼彷彿在盛開着一樣,漂亮的讓人移不開眼。

慢慢的,從地上快速的生長出一株迷迭之翼,把蘇紫陌整個人都圍繞了起來。

啼魂越看越驚喜,原來自己早就和她註定了相遇,當年,自己被打回原形以後,就無端的落到了那個山洞裏,本來迷迭之翼只是一株快枯死了小樹藤,卻在六年前突然瘋狂的開始長大,是因爲感應到她的原因嗎?

周圍很快聞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味。

“看來陌陌又進入了辟穀修煉了,只是這一次,不知道是多久。”

“不管多久,我們都要好好的守護好她。”

火焱說完,飛身到蘇紫陌的身邊,也開始了修煉。

啼魂笑了笑,天下唯有她值得他一輩子去守護。

猛地飛身,坐到了蘇紫陌的另一邊,也開始進入了修煉狀態。

第二天一大早,就如沐雲軒猜想的那樣,皓月皇一大早就派人請他入宮。

沐雲軒也不拒絕,漱洗好了以後就進宮去見皓月皇。

皓月皇多日來,一直去打擾默娘,最後默娘實在沒有辦法,外出採購藥材,他纔沒有天天往明月山莊和明月丹行跑。

“舅舅。”

沐雲軒直接進御書房見皓月皇。

太子君少辰也在。

看到君少辰一臉憔悴,沐雲軒心裏知道他是爲了什麼,他也沒有太多的表示,當初是他選擇的,怪不了任何人。

皓月皇看到沐雲軒,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軒兒,這次你出去得夠久的?”

沐雲軒一臉淡漠,淡淡的說道:“遇到了一些事情,便多待了一些時日。”

皓月皇微微點了點。

“軒兒,朕讓你進宮,是想問軒兒一下,天兒最近很神祕,你可知道他在修煉什麼?他的修爲晉升得讓人感覺到恐怖。”

沐雲軒微微看了皓月皇一眼,舅舅到現在還沒有查出來嗎?不過轉念一想,舅舅又怎麼會知道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