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您好,我是夏語嫣。”

“您好!請問有什麼事嗎?”東方小飛親切的問道。

“真是不好意思,我還不知道您的名字呢。”夏語嫣有些難爲情的說道。這個年青人一直幫助自己,可是自己居然忘記問人家名字了。

“哦,我叫陳飛。”東方小飛隨便編了一個名字。他可不敢說自己是東方小飛,當初自己上錯牀把人家處子自身給破了,而且居然還拿錢把人家當成陪睡的**,這實在是巨大的污染啊。”

“陳飛,你好,我兒子發燒好厲害,前兩天我下樓的時候,腳還崴了一下,你能過來幫我把孩子送到醫院嗎?”說着夏語嫣傷心的抽泣起來,一個女人帶着孩子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好的,好的,我馬上就去,千萬別自己抱孩子下樓,我馬上就到。”東方小飛自己都不清楚,爲什麼人家的孩子,自己會如此在乎和擔心。

不過東方小飛沒敢就這樣去見夏語嫣,而是化妝了一下,帶上了一副金絲邊眼鏡,然後在嘴角點上了一個小痦子。

出了學校,東方小飛打了一輛出租車就趕往夏語嫣的家裏。對於夏語嫣家,東方小飛在簡歷上是早就知道的,只是始終沒敢去夏語嫣家裏拜訪。

摁了幾下門鈴,夏語嫣一瘸一拐的把門打開了。眼鏡通紅,臉龐也消瘦了幾分,美人的臉龐多了幾分憂鬱的悽美。

見到東方小飛,夏語嫣先是一愣,仔細看了看東方小飛的臉,才拍了拍胸脯說道:“陳先生,您好,這麼冷的天還麻煩您過來,真是不好意思了。”

看着夏語嫣消瘦的臉龐,東方小飛心如刀割,“草他媽的,如果讓我知道是哪個王八犢子拋棄了她,我一定弄死他,不,先弄掉他的小JJ然後扔到河裏喂王八。”東方小飛心中恨恨的想道。

“沒事,夏小姐,您太客氣了,我們也算是朋友嘛,所有有什麼事,儘管說話。”

“我兒子發高燒了,我好擔心啊。”說完一瘸一拐的走到臥室裏。

東方小飛這才仔細看了一下夏語嫣的家裏,估計也就50多平的房子,裏面的裝修都非常簡單,甚至一件像樣的現代電器都沒有,電視機都是那種老式的,電冰箱估計是從二手市場買來的。

“我當初不是給她了100萬嗎?她把錢都花哪去了?” “不會都他媽的貼補那個王八犢子了吧?”東方小飛心中暗罵道。

走到臥室,看見了正躺在牀上的小傢伙。

當東方小飛看到小傢伙的第一眼,微微一愣,怎麼長的跟自己小時候那麼像啊,你看那長長的眼睫毛,像小女孩似的,再看高高的額頭,黑黑的頭髮,元寶似的小耳朵,東方小飛感覺就像自己小時候一模一樣。

小傢伙躺在牀上,嘴脣乾乾的,東方小飛伸手一摸額頭,燙人!

“你給他量體溫了嗎?”東方小飛着急的問道。

“量了,39度8。”什麼,怎麼那麼高了,得趕緊送醫院。”說完,東方小飛一把將小傢伙抱了起來。“有沒有厚一點的衣服?”

東方小飛擔心出去會凍到小傢伙。


“沒有了,給他拿個被子吧。”夏語嫣從旁邊拿過一張薄薄的被子。

“這怎麼行呢?”說完東方小飛把自己穿的羽絨服脫了下來,蓋在了小傢伙身上,也不管夏語嫣如何招呼,疾步走下樓去。

剛到下午4點多,太陽就已經收起它那淡淡的光,好像也怕冷似的,躲進了像棉胎一樣厚的雲層。

呼——呼——”,狂風呼嘯,大樹在狂風中搖晃,一條條樹枝就像一條條狂舞的皮鞭在空中抽打着。

冷颼颼的風呼呼地颳着。光禿禿的樹木,像一個個禿頂老頭兒,受不住西北風的襲擊,在寒風中搖曳。

也奇怪了,往常這個時候,打車應該是很容易的,可是偏偏今天等了幾分鐘都沒有車來。夏語嫣一瘸一拐的穿着一件粉紅色的羽絨服跟了上來。一邊走,一邊喊:“陳先生,趕緊穿上衣服,太冷了,我拿被子了。”……

東方小飛不想再等下去了,他還記得當初以爲李新兒懷孕那會兒,自己曾經特意上網查找過一些關於護理嬰兒的知識。其中就特別提到了嬰兒發燒問題。

嬰兒發燒過高或發燒持續的時間過久會對嬰幼兒的健康構成威脅,引起一些不良的影響。

高熱可以使嬰幼兒的大腦皮質過度興奮,從而引起煩躁不安,或者發生高熱驚厥。高熱時體內加速散熱可使心跳加快。持續發燒可降低機體的抵抗能力,從而可繼發細菌或病毒的二重感染。

東方小飛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也不顧夏語嫣在後邊的呼喊,抱着小傢伙,開始跑了起來,他去過市第一人民醫院,他知道離這裏也就10多裏的路程。

就這樣,一個年青人,緊緊抱着一個用羽絨服包裹的孩子在12月的寒冷天氣裏奔跑着,後邊是一個美麗的女人,手中拿着被子,一瘸一拐的在呼喊……

冷風嗖嗖的從身邊吹過,饒是東方小飛練過內功,被凜冽的寒風吹過也感覺身上一陣陣的疼痛。在北方生活過的人都有這樣的生活體驗,冬天的時候是最怕有風的,因爲冬天的風就像是刀片一樣鋒利,吹在人的臉上,是很疼的。

東方小飛顧不得身上的寒冷,更顧不得臉上被寒風吹來的疼痛,在他的腦海裏只有一個念頭,一定要趕緊把小傢伙送到醫院。他知道一旦小孩發燒到40度的時候,是很危險的。

就這樣足足跑了10多裏的路程,很多路人也都被他的奇怪舉動所吸引。正好有一家電視臺記者在做採訪,突然發現馬路邊上一個年青人,在北方12月的天氣裏穿着一件白色襯衫,懷裏抱着一個用羽絨服包裹的孩子。

“趕緊跟上那個年青人!”採訪車跟着東方小飛一路來到了第一人民醫院。

剛剛跑進醫院,東方小飛趕緊找到值班的大夫,二話沒說,將500塊錢放進值班大夫的手中。

“大夫,麻煩您趕快給這個孩子看一看,他在發高燒。”東方小飛氣喘噓噓、滿頭大汗的說道。

這個值班大夫也被東方小飛奇怪的舉動所驚呆了,沒想到這個年青人抱着孩子一路跑到醫院,如果因爲沒有錢打車,可是爲什麼一出手就給自己了500塊錢呢。

這個大夫是一個40多歲的中年婦女,打開包裹的羽絨服,看了一眼孩子,然後用手摸了一下孩子的額頭。

“你是怎麼當父親的,孩子都燒成這樣了才知道送來,把你的錢拿回去,趕緊給孩子治病。”中年大夫連忙進屋打電話安排孩子住院的這些事情。

不一會兒,出來了兩個護士,推了一張急救病牀,將小傢伙放到病牀上,趕緊推到了急救室。

這時候,夏語嫣也急趕慢趕的來到醫院,也是滿頭汗水。看見東方小飛,趕緊走上前。

“陳先生,謝謝你!”

“現在不是謝的時候,大夫說高燒很厲害,需要緊急搶救。”東方小飛着急的說道。


“啊,怎麼會這樣啊,小諾的命怎麼這麼苦啊。”說完夏語嫣開始抽泣起來。

這個時候一個護士走了過來,衝着東方小飛和夏語嫣說道:“你們是孩子的父母吧?”夏語嫣俏臉一紅,還沒說話。東方小飛搶先說道:“是的,請問有什麼事啊?”

“趕緊去交款,剛纔李主任說了先搶救孩子要緊,所以你們沒交款就開始急救了。”

東方小飛這才意識到,剛纔遇到的值班護士居然是主任,而且絕對是個好人。誰說現在的醫生都認錢?這個李主任就是最好的例子。救死扶傷永遠是醫生不變的天職,只不過讓有些臭魚爛蝦給玷污了。

“姓名"

“夏語嫣!”

“我問的是孩子姓名!”收款處的大夫看着夏語嫣和東方小飛輕聲說道。

“東方一諾!”夏語嫣說道。 “什麼?”東方小飛在旁邊驚訝的問了一句。

“東方一諾!”夏語嫣以爲東方小飛沒聽清楚,稍微大聲的說道。

東方小飛腦袋感覺轟的一下,不會這麼巧合吧,難道那個王八蛋也姓東方?

“交費!”收款醫生的話打斷了東方小飛的思緒。

“多少錢?”夏語嫣怯生生的問道。

“3萬!”醫生平淡的說道。

“什麼?”夏語嫣大吃一驚。

“爲什麼那麼多啊?”夏語嫣問道。

“這已經是李主任交代的,否則正常是五萬的。你孩子的病情非常危險,如果錢不夠抓緊時間去湊錢吧,李主任他們正在裏面搶救呢。”這個醫生看來還是一個不錯的醫生,看到夏語嫣爲難的表情,同情的說道。

“錢的問題你別擔心,我想辦法!”說完,東方小飛掏出手機開始準備打電話。

“不用了陳先生,我已經很感激您了,錢的問題就不用您費心了。麻煩您在這裏看着,我這就回家取錢去。”說完不顧東方小飛的阻攔,走出醫院,走進了寒風中…….

大約20多分鐘後,夏語嫣滿頭大汗的走了進來。

看着滿頭大汗一瘸一拐走過來的夏語嫣,東方小飛一陣心疼。

夏語嫣從兜裏掏出一個存摺,交到東方小飛的手中。

“陳先生,麻煩您幫我去銀行取出5萬塊錢吧,我實在是有點走不動了。”說完夏語嫣身體一軟,就要坐到地上。

東方小飛趕緊伸手一攬,把夏語嫣抱住,扶着夏語嫣來到走廊的休息座椅上。

“密碼是XXXX0820,麻煩您了。“夏語嫣輕聲說道。她實在是太累了,體力有些跟不上。

“好的好的,你先在這裏休息一下,我馬上就回來!”東方小飛接過存摺,穿着薄薄的襯衫衝到寒風中…….

“一進到寒風中,東方小飛渾身打了個寒顫,好冷啊!”天空中烏雲密佈,好像要下雪了。

東方小飛快速跑到附近的一家XX銀行,拿出存摺遞給了營業員。

“取五萬。”東方小飛急聲說道。

“請出示身份證!”銀行工作人員禮貌的說道。

“東方小飛一摸兜,纔想起來,身份證什麼的都放到了羽絨服的兜裏面。“不好意思啊,我着急用錢,身份證忘記帶了。”

“不好意思啊,先生,如果您不能出示身份證,我們是不能給您辦理取款業務的。按照我們銀行規定,凡是取款5萬元以上的,都要出示身份證的。”營業員回答的十分規矩,而且面帶笑容。

可是東方小飛笑不出來啊。

“你們他媽的有毛病吧,取錢還要什麼身份證,現在生命攸關…….”東方小飛生氣的罵了一頓。

“對不起先生,我們銀行是有規定的。如果您不能出示身份證,那麼我們不能給您辦理取款。”該說不說,這個營業員還真有素質。任憑東方小飛怎麼發火,始終都是微笑着在解釋。


東方小飛也沒有辦法了,面對着這位始終微笑的女孩,自己總不能過去打人家一頓吧,況且也解決不了問題啊。

“我取49999元。”東方小飛平靜下來,微笑着說道。

“好的,您稍等!”

東方小飛長吁一口氣,要不說衝動是魔鬼呢,剛纔自己差點闖了大禍,其實有些事情換個角度或許就能想到辦法,關鍵就看自己的心態。剛纔因爲着急,一直沒有考慮過五萬以上和五萬以下的問題。

“請輸入密碼!"櫃檯裏傳來電腦自動報音。

“XXXX0820"東方小飛按照夏語嫣告訴自己的密碼輸了進入。可是當東方小飛輸入電腦密碼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絲異樣。XXXX不正是去年嗎?0820?是不是去年的八月二十日呢?自己清楚的記得,東方雲龍是去年八月二十一日去世的。那麼也就是說,這個日子是東方雲龍去世的前一天。如果說是東方雲龍去世的前一天,那麼…….東方小飛不敢再想下去,因爲前一天正是東方小飛喝多酒走錯房間,把夏語嫣當成陪睡**給強行佔有的那天。

“難道…….”東方小飛來不及多想,拿起五萬塊錢,轉身就向外跑去。

剛跑出銀行沒多久,就聽到後邊有人大聲在喊。

東方小飛回過頭一看,正是剛纔自己罵的那位女營業員。使勁的在向自己招手。

“不會是想找我撒氣吧?剛纔自己那麼罵人家一個小姑娘,管她呢。“東方小飛幾步跑了過去。

“怎麼了小姐?是不是還生我氣啊,剛纔我太着急救人了,對不起啊。”東方小飛很紳士的道歉說道。

“我纔不稀罕你的道歉呢,給你存摺,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那麼多存款不想要了啊?”女孩生氣的把存摺遞到東方小飛的手中,轉身回去了。

東方小飛打開存摺一看,存摺里居然有四十五萬。而且銀行賬戶顯示,存的時候是100萬,加上這次只取過兩次。第一次時間是去年九月份,取款金額是五十萬元整,今天是第二次,取了五萬。

如果沒錯,這100萬就應該是自己當初給她的那一百萬。可是夏語嫣爲什麼只取過一次呢。而且從來就沒有再動過。難道她不稀罕花自己的錢?寧可自己出去找工作也不願意花這筆錢?一個個問題縈繞在東方小飛的腦海中。

不過東方小飛來不及再去多想什麼,因爲小傢伙東方一諾還在急救室裏,夏語嫣還在等着自己回去交住院費用呢。

東方小飛很是感動夏語嫣對自己的信任,如果是一個壞人,估計現在夏語嫣只有哭的份了。這就是好人的杯具,有時候真不知道該相信別人還是不該相信別人。有時候往往你把最重要的東西交給了你最信任的人,往往得到的是欺騙。可現在夏語嫣把這麼多錢交給了自己…… 東方小飛回到醫院的時候,看見夏語嫣正焦急的等待着,不是怕東方小飛取完錢逃跑,她是擔心自己的兒子東方一諾。

看見東方小飛滿頭大汗的跑回來,夏語嫣眼圈一紅,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兩個人趕緊去交費窗口把急救和住院需要的三萬塊錢交上,東方小飛把剩下的錢和存摺交給了夏語嫣,兩個人焦急的在急救室外等候着。


足足過了一個多小時,急救室的燈終於關了,李主任從急救室走了出來。

“大夫,我兒子怎麼樣?”夏語嫣一瘸一拐衝到李主任面前焦急的問道,頭髮有些散亂。

“是啊,大夫,孩子怎麼樣了?”東方小飛也衝上前趕緊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