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羽和那個無面一人駕着一艘救生艇正在一一把泡在海里的衆人撈上船。

喬羽的船剛好經過黎曉曉身邊,喬羽微笑着衝黎曉曉伸出了手,“上來吧!”

黎曉曉瞅了瞅坐在喬羽身邊擰着裙子的江雪兒,很不給面子的拒絕了喬盟主,“不了,我還是去那艘船吧!”

說完黎曉曉用自己的狗刨式遊了一段兒爬上了另一艘救生艇。

十個人坐滿了兩艘救生艇,一艘上面是喬羽、韓林、江雪兒、師無一、喬納森,另一艘是無面、雯雯、柳澄、黎曉曉、楚天歌。

黎曉曉就坐在雯雯旁邊,對她嘿嘿一笑,笑的雯雯心裏直發毛,“你、你、你想幹什麼?”

“我只是在對你友好的微笑啊!”黎曉曉又嘿嘿一笑,“你那麼緊張,難道是做賊心虛?”

雯雯一聽氣結,瞥了旁邊的無面一眼,想起來自己現在可是有靠山的,立刻硬氣起來,瞪着黎曉曉道,“我又沒做壞事,有什麼好心虛的?!”

“嘿嘿……”黎曉曉又露出了賤笑,“我跟你說,郝帥其實是個渣男,我跟他從小一起玩到大,從幼兒園開始,他的女朋友就沒有交往超過半個月的,而且,說句不好聽的,你的顏值也達不到他找女朋友的標準,頂多是個泡友,還是一次性的那種。”

“要你管!我樂意!”雯雯愈發的生氣了。

“我不能不管啊……”黎曉曉嘆了一口氣,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表情,“雖然那傢伙是個渣男,卻是我的好哥們,你要是個普通人我也就不理會了,但你現在……”

黎曉曉故意頓了一下,惹得雯雯又是一陣發毛。

欣賞了一下她那驚恐的小眼神,黎曉曉才笑着說,“你現在也是玩家了,萬一你被郝帥甩了之後惱羞成怒把他給殺了怎麼辦?作爲好朋友我必須將這種可能性扼殺在萌芽中,所以……”

這次黎曉曉毫不掩飾自己的惡意,“如果你執意要接近郝帥的話,我只好先下手爲強了!”

這次離得近,黎曉曉很是認真的觀察了一下雯雯,有體溫、有心跳、嘴脣紅潤、膚色正常,剛纔還打了兩個噴嚏,除了身上那‘食物’的香味外,似乎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

話又說回來,對黎曉曉來說,師無一身上也有‘食物’的味道,所以這個也沒辦法作爲評判雯雯現在到底是活人還是死人的標準。

或許有什麼辦法能讓鬼魂重新擁有軀體?

聽起來挺不可思議的,不過在這個遊戲裏無論發生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黎曉曉也會覺得正常。

你世界觀都不正常了,所以這個世界觀下發生些不正常的事情不是再正常不過的嗎?!

但不管雯雯到底是死是活還是變成了別的什麼奇怪的生物,黎曉曉都決不允許她這個‘非正常人’接近郝帥。

“你!!”

雯雯又驚又怒,不自禁的扭頭看向自己的靠山——無面。

雖然她對這個把她帶進遊戲的神祕人也充滿了恐懼和驚疑,但不管這個無面把她帶進遊戲有什麼目的,暫時他都會當她的靠山吧……應該。

黎曉曉和雯雯說話的時候,無面一直沒有吭聲,坐在那兒一副看戲的姿態。

雯雯看向他的時候,黎曉曉也好奇的看過去。

很明顯雯雯是這個傢伙帶進遊戲的,說不定雯雯變成現在的奇怪狀態也是他的手筆,就是不知道他這麼做的目的何在?

無面卻沒搭理他們,而是扭頭看着一處,用他那獨特的怪異腔調說道,“艾奧洛斯號來了。” 單親媽媽女主角傑西、愛慕傑西的船長格雷、格雷的好友唐尼、薩麗夫婦、以及年輕強壯的船員維多五個人站在翻覆後漂浮在海面的三角洲號上面,人人都很沮喪。

海瑟在暴風雨中失蹤,凶多吉少,船翻了,他們被困在一望無際的大海上,沒有淡水也沒有食物,如果沒有遇到救援的船隻,就只能等死了。

“快看!”維多興奮的招呼大家,“救生艇!”

五個人扭頭,看到了兩艘救生艇就在他們附近,不過讓他們失望的是,救生艇上滿載着人,顯然沒有他們的位置。

“我記得暴風雨來臨之前有一艘豪華遊艇跟在我們後面,他們應該就是那艘遊艇上的人吧!看來他們的遊艇也遇難了。”

格雷的語氣難掩失落,如果後面那艘遊艇能夠堅挺的在暴風雨中存活,他們也不會陷入這麼絕望的境地。

不過有一點讓格雷很奇怪,那救生艇上的人雖然全都跟落湯雞一樣狼狽,但人人臉上都很輕鬆,並沒有沮喪和絕望,就好像,他們並不是遇到了海難,而是在遊玩一樣。

靠近三角洲號的是喬羽所在的救生艇,看到格雷好奇的望着他們,喬羽很友善的揮揮手打了個招呼,“嘿,你們好!”

“你們好!”

甜心陷阱之首席強勢攻婚 五個人裏最激動的莫過於薩麗了,她的好友海瑟在暴風雨中失蹤,她絕對是五個人裏面心情最糟糕的一個,現在看到有船靠近,激動一些也難免。

她激動的大聲喊着,“你們有沒有救到一個落水的女孩?她叫海瑟!”

薩麗雖然沒在這艘船上看到海瑟,但是遠處還有一艘船呢!說不定海瑟就在那艘船上!

可是喬羽的話卻讓她再度絕望。

“抱歉,我們沒看到她。”

唐尼摟着哭泣的薩麗安慰着她,格雷大聲問道,“嘿,哥們,你們能駕船回碼頭求救嗎?”

喬羽又搖了搖頭,“你看到了,我們的船槳在風暴中丟失了,事實上救生艇的馬達也是壞的。”

這可是‘系統主神’安排的劇情,能在遊艇沉船之後給他們留兩個救生艇避免泡在海里游泳就不錯了,還指望救生艇有馬達?有船槳?

不可能的。

格雷嘆息一聲,安慰着旁邊已經不記得喬羽的傑西,“沒事的,一定有辦法的。”

喬羽笑了一下,“你們不用擔心,這片海域經常有船來往,我們今天一定可以回家吃晚飯。”

我可沒有撒謊哦,艾奧洛斯號很快就要來了!

暴風雨後的天空非常晴朗,稀薄的雲好像輕紗一樣掠過藍天,陽光毫無阻礙的灑遍海洋,平靜的海面反射着陽光,如同灑滿了寶石一樣閃閃發亮。

太陽的方向,平靜的海面,一艘如夢似幻的古老遊輪,逆光而來。

“就這麼冷不丁的出現了啊,總覺得哪裏有點怪怪的……”

黎曉曉支着下巴思索着。

電影裏那艘航行在大海中生於1932年的‘艾奧洛斯號’其實應該是一艘‘幽靈船’,或者說,它是死神爲傑西佈置的一個‘虛幻的舞臺’。

艾奧洛斯號不存在於現實中,它所在的海域亦不存在於現實中,這是一片獨立於其他海域的獨特空間,或者說是‘艾奧洛斯號空間’,而那場風暴,就是進入這個特殊空間的‘門’。

恐怖遊輪這部電影很多東西都是非常隱晦的表達的,而估計一百個人看這部電影都會有一百種不同的理解。

總裁蜜愛心尖妻 黎曉曉看了兩遍,覺得自己理解的已經夠深刻了,但現在,經歷過大楓山的漂流事件後,對於這個艾奧洛斯空間他又有了一個新的疑問:進入這個特殊空間的人,到底是活人還是鬼魂?

傑西就不說了,她出海之前肯定已經死了,不然也不會坐上死神的出租車。

另外四個人呢?

之前黎曉曉並沒想過這件事,現在他卻覺得,其實那四個人其實已經都在風暴中死亡了,只是認爲自己還活着而已,就跟雯雯他們一樣。

至於失蹤的海瑟,黎曉曉覺得她纔是最有可能生還的一個,因爲她並沒有進入這個‘艾奧洛斯空間’。

於是又回到了他問柳澄的那個問題。

他們進入副本究竟是身穿還是魂穿?

那三種流派似乎都有道理,但黎曉曉卻覺得都不對,或許可以綜合一下,就是:有的副本是身穿,有的是魂穿。

這樣一來所有的事情就合理了。

就比如這個副本,恐怖遊輪,系統把玩家出現的地點安排在碼頭,強制他們出海進入艾奧洛斯空間,那是否意味着他們其實是魂穿?

現在漂在海上這些能看到艾奧洛斯號的人,其實都是鬼魂?

那麼,如果這個推測是正確的,就會有一個讓黎曉曉毛骨悚然的推測:他們也會受到艾奧洛斯空間的規則影響?

艾奧洛斯號上永遠同時存在三個傑西,每當一個傑西死亡或者被推下大海,都會有一個新的傑西上船。

玩家是否也會這樣?在這個空間看到不同的自己?

更糟的可能是——其實這不是他們進入副本第一次出海了,其實他們已經出了好幾次海,跟着傑西又回到了碼頭,只是被系統抹去了記憶,直到他們完成主線任務才能解脫。

這樣就……

太可怕了!

黎曉曉忽然有點發冷,他被自己的腦洞嚇到了!

不行!他必須確認這一點!

這個艾奧洛斯空間就好像是一張GIF動圖,艾奧洛斯號從A點航行到B點,在其中一個傑西死亡或者掉下大海的瞬間又重新回到A點繼續朝B點航行,他們這些人所在的位置,就是A點——艾奧洛斯號忽然出現的地方。

黎曉曉想試試不上船,就在這裏看着,會不會看到一些……東西。

他將這個想法告訴了救生艇上的人。

“你想一個人留在救生艇上?”柳澄不滿的看着黎曉曉,“你想幹嘛?划水嗎?”

幽冥巫師 呃……在大海里划水……好像沒毛病啊……

黎曉曉搖了搖頭,“沒有沒有,我就是有點想法……”

無面沒說話,柳澄看了他一眼,“太危險了,萬一遭遇什麼奇怪的事情死了的話,你欠我的……”

說到這裏柳澄停了一下,似乎想起來自己之前說過黎曉曉的債務免了,又嗯了一聲,“原來你已經不欠我錢了,那你想咋樣就咋樣吧!”

黎曉曉:……

喂!你要不要這麼直白啊?! 郝帥今天沒去貓吧上班,沒有約美女,沒看直播也沒有打遊戲,就宅在家裏四仰八叉的躺在大牀上,一直瞪着屋頂的水晶燈發呆。

他總覺得自己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但無論怎麼用力想,那段記憶都是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起來,就好像是硬盤上一段數據被刪除了一樣。

但即使被刪除的數據也能通過數據找回恢復回來,他失去的記憶有沒有辦法可以找回呢?

郝帥很認真的思索着這個嚴肅的問題。

然後,放在牀頭櫃上的手機響了一聲,是扣扣的提示音。

這年頭成年人一般都用威信,郝帥的朋友圈也基本都是在威信,扣扣用的很少,會在扣扣上給他發信息的基本也只有黎曉曉了。

郝帥懶洋洋的抓過手機瞅了一眼,果然是黎曉曉發來的信息,不過是一條遊戲鏈接:

“您的好友曉夢驚坐起邀請您進入‘恐怖電影大冒險’的世界。”

“曉曉這給我推薦的什麼啊?!一看名字就知道是山寨的撲街遊戲!”郝帥嘴裏吐槽着,手指卻很誠實的飛快打開了鏈接開始下載遊戲。

如果黎曉曉知道這一幕,一定會一口老血噴出來,指着系統鼻子大罵:你丫的還要不要點碧蓮?!用郝帥的號把我騙進遊戲、又用我的號騙郝帥進遊戲?!你那麼無恥你老媽知道不?!

郝帥進了遊戲房間之後,先是把房間裏能翻的東西都看了一遍,然後又研究了一會兒玩家手冊,思索了一會兒,他用系統贈送的一千靈幣購買了一個很奇葩的道具:

【雄性荷爾蒙增強戒指】增加佩戴者對雌性生物的吸引力,要求佩戴者爲雄性、且顏值大於等於100分,否則道具無效。

然後郝帥直接進入了電影世界。

隨機電影世界名稱:加勒比海盜—黑珍珠號的詛咒

難度:簡單

主線任務:無(僅限第一次進入電影世界的玩家)

通關條件:生存至電影世界結束

基礎獎勵:300靈幣。

……

……

任天和驢哥、張斐然組了個三人小組開始了今天的副本。

黎曉曉不在,資歷最老的任天自然而然的成了三人小組的組長,確認其他倆人都已經準備好了,任天意氣風發的點了傳送門。

短暫的匹配之後,一則副本信息跳了出來:

隨機電影世界名稱:加勒比海盜—黑珍珠號的詛咒

……

任天沒有立刻進入電影世界,而是先和張斐然和驢哥交流了一下:“哈哈這個電影我看過,沒想到也是個恐怖片啊!”

嗯……加勒比海盜劃分到恐怖片……貌似也沒毛病?

“那任哥你劇情記得清楚嗎?”張斐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也看過,可是劇情很快就忘光了,現在回想起來,只記得傑克船長好帥好騷,其它啥也記不得了……”

“呃……”任天努力回想了一下,然後立刻驚出一身冷汗,“臥槽我也不記得了!一回想腦子裏就被傑克船長那張臉完全佔滿,其它啥也沒有……”

“……”

驢哥無語了一下,“沒事,我半個月前無聊的時候剛好又刷了一遍這部電影,劇情還是記得比較清楚的。”

“那這次全靠老哥你了!”

“好……”驢哥無奈,“這個故事發生在17世紀的英國,我們先換點那個年代英國的金幣吧!”

“好嘞!”

三個人花了幾分鐘換了些金幣就進入了電影世界,等他們站在羅亞爾港繁忙的街道上時,發現已經有一個玩家先到了。

鬼醫墨凰:魔尊大人,別撩我! 那是一個很帥很帥的帥哥,系統給的白襯衣牛仔褲的新手裝備穿在他身上感覺跟國際名牌似的,真應了那句話,人好看了,披個麻袋都是時尚。

即使這媲美國際名模的帥哥站在那兒一臉呆滯跟被雷劈了一樣,但還是帥。

孤城藏雪 “哇!好帥!”

張斐然一眼就被那帥哥給吸引了,情不自禁的就挪動腳步往那邊走,結果被任天一把拉住。

“斐然,這遊戲裏壞人太多了,別輕易靠近陌生人!”任天說着,眼睛裏透着嫉妒的光。

都是娘生爹養的,爲啥人家就能辣麼帥?啥也不幹往那一杵就能吸引美女的關注?!這不公平!!

張斐然不好意思的笑笑,檢討了一下自己的不矜持,“不好意思啦任哥,一時忘了是在副本里面。”

不過……還是很想過去啊,那人真的好有魅力啊!

張斐然的小眼神還是不由自主的往帥哥那裏飄,眼神裏充滿了小心心,把任天給氣得不行。

驢哥看到那帥哥之後,怔了一會兒,才大步走過去,喊了一聲,“郝帥?”

站在大街上發呆的正是郝帥,他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忽然聽到有人喊他,茫然的看過去,頓時眼睛一亮。

“驢哥!”

郝帥大步迎上前,一把抓住驢哥的手臂,激動的說,“驢哥!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忽然出現在這個……”

郝帥用手臂劃拉了一下週圍的景象,“怎麼會忽然出現在這個奇怪的地方?!”

驢哥嘆了一口氣,“你是不是在玩一個叫‘恐怖電影大冒險’的遊戲?”

“是啊,可是這也……”

郝帥說着說着沒聲了,其實他一進來就應該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只是這事兒太玄幻,他根本不想相信,寧願相信自己其實是睡着了、收到黎曉曉發來的遊戲鏈接進入這個加勒比海盜的電影世界都其實是一場夢境而已。

但他又很清楚這就是真實,他並沒有睡着,更沒有做夢。

這些,都是真的!

驢哥拍拍郝帥的肩膀,“別難過了,既來之則安之,來我給你介紹兩個朋友,你放心,有我們幫你,你一定能安全通過這個副本的……”

這時候任天和張斐然也走了過來,驢哥正準備介紹雙方認識,忽然感覺旁邊一陣波動,忍不住扭頭看過去。

大街上,憑空出現一個女人。

這女人穿着一身貓女同款緊身衣,腰間挎着一條黑色皮鞭,一股子強大的氣息撲面而來。

她栗色的染髮高高紮起、臉上戴着貓女面罩,看不清容顏,只露出一截好看的下巴和烈焰紅脣,面罩後的眼睛明亮又凌厲。

一出現,她立刻掃視了一圈任天四人,最後將目光定格在郝帥身上,然後大步走過來。

任天默默的後退了一步——他感覺這個女人非常厲害,應該和柳澄差不多,而且看她的裝扮也不像是好說話的樣子。

惹不起惹不起。

女人走到郝帥面前,伸出一隻手勾起郝帥的下巴,審視了三秒後,用低沉性感的聲音說道,“你進我組,我幫你過副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