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一隻大手從天而降,將海面全部的炸開,露出了海底中的礁石。

洪錚被一股衝擊波掃中,身軀都快要碎裂了!海妖軍團死傷無數,蟹神王一隻巨鉗斷裂,全身都是鮮血。

「分散開,全部分散開!」洪錚大吼,聚在一起目標太大了!

「你也走!」洪錚從金槍魚王的背上沖了下來,鑽入到了海水中,身軀猛然的拉伸,變成了一條有丈長的海蛇。這是擬化之術,當初他施展,化為了海天極,就連三蛇誅魔大陣都是分不清楚,以假亂真。

海妖軍團全部的分散開來,洪錚在海域中極速的穿行著。但是依舊感覺自己被盯上了,那若有若無的目光,跟隨著他遊走。

在深海中,一切外界的聲音都沒有聽到,只剩下了水流聲。

「想走?」一隻三叉戟從天而降,很是鋒銳,洞穿幾百丈的海水,向洪錚釘殺而來,就在快要刺在他背上的剎那,三叉戟又飛了回去,飛上了天空。

接著就聽到了海神的咆哮聲:「是誰阻我,嗯?大魔佛,你是在找死嗎,敢跟我搶?」

洪錚趁著這個機會,極速的穿行著,不斷封閉自己的氣息,然後又化為了一條金槍魚,不斷收縮著眉心中的神域晶體,確保氣息不泄漏。

他的速度也很快,就這麼一會兒工夫,已經穿越了好幾處島嶼,來到了第五處島嶼!

洪錚發現盯在自己背上的視線消失了,透過重重的海水,根本看不清虛空中發生了什麼。只能夠看到,一道道仙光衝天,偶爾射入到了海面中,徑直的擊穿了海底,讓海水變的一片的渾濁。整片的海床都是在開裂,像是要爆發海嘯。

第四島嶼,洪錚離第二島嶼越來越近!

但洪錚卻看到,一口長槍在天空極速放大,扎在了海面上。

頓時,方圓千里的海面一下子炸開了。難以估量的海水衝上了虛空中,一隻只的海妖亦是被打上了虛空,在虛空中翻滾著。

洪錚只感覺自己像是驚濤駭浪中的浮萍,在隨波逐流。一道道的氣息壓在了他的身上,幾乎要將他的身軀給擠的爆裂!

他的身軀亦是飛到了蒼穹上。

接著,一道蓮花花瓣向自己飛來,割裂了虛空,化為星辰一般大小,迅速向自己劈來。

大魔佛眸子冷的可怕,盯著洪錚,凶光吞吐著。

「要死了嗎?」那蓮花花瓣,太鋒銳了,只要自己被砸中,將會死無葬身之地。

「撐住!」東方十五雙眸怒睜,向衝過來,但是卻被一股奇異的天地規則給壓制了,難以靠近,空有一身的修為,卻難以發揮。

「哎呀,小哥哥,你笨死了!」就在洪錚絕望的時候,一道金燦燦的羽翼在自己的視線中極速的放大,像是山嶽般,橫在洪錚的身前。與蓮花花瓣撞擊在了一起,火花四濺,落入到了海面中,將海水都是蒸干。

蘇慕婉來了! 第五百一十四章逃脫

蘇慕婉在死靈霧海中蛻變成了真凰,此刻她化為了戰鬥形態。只見她背負一對金燦燦的羽翼,揮灑著金色光輝。全身鴻濛霧氣蒸騰,整個人如同火山一般在燃燒,精氣神滾滾,通天大境的修為全部催動,可怕無匹。

只見她身材苗條,身穿一身鳳凰戰甲,將她曼妙的身材襯托的淋漓盡致。赤著雙足,如玉一般,貝甲閃爍著分紅光澤。腳踝間,還系有一根紅繩。雙腿筆直而又渾圓,沒有一絲的贅肉,

但是她此刻的狀況非常不妙,白嫩的肩頭被打穿出三個傷口,一看就知道乃是海神下的手。正不斷流出鮮血,染紅她的黃金戰甲。

煉夢巔峰之神王封天 洪錚此刻已經幻化成本體的模樣,獃獃的看著蘇慕婉:「你不是走了嗎?」

蘇慕婉丹鳳眼中滿是笑意:「小哥哥,奴家後來不忍心留下你一個人啊。」

忽然,二人面色劇變。

三大頂尖高手正在不遠處,迅速逼近而來。

「序列圖給我,留你全屍!」大魔佛盤坐在金色的蓮花上,始終沒有起身,睜開了眸子,兩束眸光落在了洪錚的身上。讓洪錚全身都感覺要爆碎了,那目光比太陽還要炙熱,很是可怕。他的戾氣很重,有著大魔佛之稱,很容易想象。

蘇慕婉雙翅一斬,將虛空截斷,洪錚這才鬆了一口氣。

皇甫夜魔軀頂天立地,踏在無邊海域中,海水只淹沒了他的雙膝,足以知曉他的身軀多麼高大,就跟一堵神山似的,撐開了蒼穹。

另外一個方向,海神踏浪而來,蛇軀滾動,手執三叉戟,遙指蘇慕婉,喝出大道天音:「小輩,速速退去,我不殺你!」

蘇慕婉看了一眼洪錚,而後將洪錚猛然擲出,將他送往第二島嶼。

洪錚只感覺四周的景物不斷的倒退,蘇慕婉在自己的視線中不斷縮小。

「老東西,還不快快接應我的小哥哥?」蘇慕婉深深的看了一眼洪錚,嫣然一笑,「小哥哥,祝你成功復活李輕依。」

洪錚心神劇烈的顫抖著,看著嬌媚的蘇慕婉,一時間居然說不出話來。

三大高手全部完美爆發了,大魔佛從蓮花上站了起來。伴隨著他的站起,整個的蒼穹都是在坍塌。

三尊巨魔一起攻殺向了蘇慕婉!

「殺!」蘇慕婉嬌喝一聲,全身爆發出金光,手中出現了一根彩色翎羽,向三大高手沖了過去!

天地炸開了,方圓百丈的空間一下子被光芒淹沒了。無邊海域發生了大動亂,直接被打裂,有的地方,直接露出了海底的海床。

四人交手之地,化為了混沌之地,什麼都看不清了。

洪錚看著蘇慕婉消失的方向,獃獃的說不出話來!

「小哥哥,快走!哼……」混沌中,傳來蘇慕婉有些虛弱的聲音,隨後傳來了她那痛苦的悶哼聲。

洪錚迅速向第二島嶼飛了過去,一道沾血的羽毛飛了過來,貼在洪錚的臉頰上,還帶有溫熱。

那是蘇慕婉的血!

洪錚快要來到第二島嶼,向後方看了一眼,而後他呆愣住了。大魔佛已經自混沌中殺出,同時,一桿三叉戟也從混沌中刺出,上面還有一根殘缺的翅膀。

蘇慕婉的鳳凰翅!

蘇慕婉……隕落了?

洪錚只感覺心中悵然若失,迅速接近第二島嶼。東方十五將洪錚一把拽起,幾個閃滅間,就來到了皇城中。

海域中,三尊巨魔停了下來,遙望著洪錚與東方十五。

「把他交出來!」海神以三叉戟遙指洪錚,聲音無比的冰冷。不過他們卻不敢殺入到皇城中,這個老鬼實力太可怕。

「進來試試。」東方十五說道,他化為了一個年輕人,英姿勃發,神武無雙。

洪錚看著海域中,心中悵然若失,忽然覺得很對不起蘇慕婉。尤其是蘇慕婉最後的背影,讓他很是心酸。如果不是蘇慕婉最後義無反顧的迎擊三大高手,他絕對不可能安然的踏入到皇城中。

「快去救出雲古皇!」東方十五說道。

洪錚有些木然的點點頭,心中很不是滋味。犧牲一個女人,來救另外一個女人,他做不到。

「那小女娃哪有那麼容易死?」東方十五似乎看出了洪錚心中所想,似笑非笑的說道。

「她應該是死了。」洪錚語氣有些低沉。

「沒死,我親眼所見。她看到你被我接應到后,就遁逃了出去。但是受的傷很重,一隻翅膀被海神雲北玄撕裂。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出來。就是不知道有沒有被擊傷本源。」東方十五說道。

「只要沒死就好。」洪錚有些激動,「只要沒死,能讓她恢復的辦法多的是。」

「嗯,去救出雲古皇吧。」東方十五帶著洪錚,來到了皇宮中。八卦龍馬見到洪錚到來,很是激動:「好樣的洪錚,這下子出雲古皇有救了。」

洪錚取出了一張神圖,捲成了畫卷,遞給了妙妍。

妙妍接過,臉上忽然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哈哈大笑,就要散去自己的法相:「哈哈哈,終於得到序列圖了!多少年了,多少年了!」

東方十五大驚:「你不是妙妍,你是誰?」

說罷就遮籠虛空,禁錮這方虛空。但卻無法阻止假妙妍的法相消散!

她舉了舉手中的序列圖:「洪錚,還是要多多的感謝你,不然我這一輩子都無法摘取序列圖了……」

她全身釋放出黑色的氣息,魔氣滾滾,帶著序列圖,法相不斷的消散。

別把腹黑不當浪漫 嗤!東方十五擊出了一掌,轟在了她的身上,但她卻如同煙霧一般的在消散,隨後又凝聚在一起。東方十五一擊,居然對她無效。

「影子分身!」東方十五面色無比凝重,忽然想到了一個種族,心頭巨震。

「東方老爺子,你的修為很強大,我並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我既然能來到皇城中,肯定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你們居然動用了那件帝器!」東方十五發飆了,殺機迸發,整個皇城都是在顫抖著。「你們找死!」

「走了,拜拜!」妙妍搖了搖手中的序列圖,很是得意,就要退走。 第五百一十五章快醒醒

洪錚臉上出現了譏諷之色,嘲弄的看著她:「你大意了。」

妙妍一愣:「什麼意思?」

洪錚眼中出現了殺機:「早就知道你有問題,看看你手中的序列圖!」

妙妍低頭,打開了序列圖,而後愣住了。上面一片的空白,一個字都沒有!這不是序列圖,只是一張普通的畫卷!

「你……」妙妍面色一變,眼眸無比的冰冷。

洪錚道:「我辛辛苦苦,九死一生摘取序列圖,豈能為你做了嫁衣?」

「我不明白,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端倪的。」妙妍很不甘,身軀已經在消散了,黑霧蒸騰著。

「就在我踏入到皇宮的一剎那,我感覺到了你很不對勁,眼神無比的炙熱。看向李輕依的棺槨,沒有絲毫的尊敬之色。要知道,原來的妙妍,無時無刻,都是敬畏的看著李輕依的身軀。而在你的眼中,我看到的只是貪婪。我就知道,你不是真正的妙妍。」洪錚說道。

「就憑這些?」妙妍難以置信。

「你還忘記了一件事情……你隱藏的再好,冒充的再相似,你的靈魂波動,還是沒有改變。你是混沌煙族的人,好像能夠進入皇城的,也只有你們混沌煙族了。因為從本質上上說,你們的本體跟法相都差不多。我與你們族的人,打過的交到不少。」洪錚看向李輕依的棺槨,眼中出現了柔和之色。

妙妍一愣,而後身軀不斷扭曲,化為了一團黑霧,漂浮在虛空中,發出了哈哈大笑聲。

「而且,你手中應該有一隻玉虛貂吧?這玩意兒是個好東西,能夠截斷虛空的,也怪不得你們能夠偷襲妙妍。」洪錚說道。

「僅憑這些?」黑霧還是不相信。

「你們布置的很匆忙,因為一開始,我們大家誰都不知道,最後摘取序列圖的,會是誰。你們應該是從我摘取序列圖之後,開始布置的。這個時間段,東方前輩在第二島嶼,所有的目光都在摘星頂那裡,剛好給你有了可乘之機。」洪錚說道,語氣隨後悲傷下來,「你們所有人都輸得起,但是我輸不起,李輕依也輸不起,這是她最後的機會。我必須要小心。」

「哎。」黑霧發出了一聲嘆息,不斷的消散,「我沒想到,我重重布置,不惜毀壞了一件半步帝器,獻祭了一尊玉虛貂。就是為了能夠從你手中騙過序列圖,但沒有想到,居然被你一眼看穿。「

「洪錚,我很佩服你。膽大包天,心智堅毅,卻又心細如髮。我忽然有些忌憚你了……要知道,我可是第二次忌憚一個後輩。」黑霧說完,就消散在了虛空中,皇宮中恢復了平靜。

虛空不斷的扭曲,接著一道身影從虛空中滑落了下來,跌落在地上,昏迷不醒。

不是妙妍又是誰?

她此刻只是暈厥了過去,並無大礙。

混沌煙族的人原本也是想將她擊殺的,但害怕散發出的波動太大,只是將她打暈。主要是從得知洪錚摘取序列圖,到布置這一切之後,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一切都是匆匆忙忙的。

「序列圖怎麼用?」洪錚問道,他現在誰也不放心,只放心自己,將妙妍搖醒,問道。

東方十五笑容有些尷尬。

他乃是超越通天大境的高手,卻沒有想到差點被人坑騙。如果不是洪錚多留了一個心眼,後果不堪設想。

「直接將序列圖放到棺槨中就可以了。」東方十五說道。

洪錚走到了棺槨前,李輕依正躺在裡面。身穿一身鳳袍,像是睡著了一般,皮膚有些蒼白,眼睫毛很長,彎彎曲曲的,看上去有些俏皮。

洪錚有些心疼的撫摸著她的臉頰,仔細確認了一下,眼前這個就是真正的李輕依。而後取出了序列圖,放在了李輕依的身上。

頓時,那上面的赤金符文就如同潮水一般,流入到了李輕依的身軀中,瘋狂的重組著。

符文沿著李輕依的經脈,流轉到了她的全身,四肢百骸,融入到了她的骨髓中。她全身開始散發出了金光,被仙光籠罩,美輪美奐,將她襯托的更加的艷麗。

她的棺槨橫陳在一口古井上,古井此刻也是發光。

洪錚異常緊張的看著李輕依,害怕會出什麼差錯。因為所有的符文,都是按照既定的序列重組的。要是有一個出現差錯,李輕依就不再是李輕依了。

不過當初洪錚聽聞妙妍說過,李輕依如果重生了,很有可能就成為出雲古皇。畢竟序列圖乃是她留下的。但在洪錚看來,只要李輕依能夠活過來就好,管你是李輕依還是出雲古皇。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李輕依不斷的在復甦,一股勃勃生機從她的身上升起。符文如同游魚一般,流轉她的全身。她的氣息也是在不斷的增強著。

皇城中,出雲古皇的雕像不斷的發光,整個法相大界都是在顫抖著。一切的一切,都表明著,復甦的,乃是出雲古皇,而不是李輕依!

洪錚的眸子漸漸的黯淡下去。

因為在他的心底深處,他還是希望,復甦過來的,乃是李輕依!

他認識的李輕依。

那個豪邁直爽,敢愛敢恨,不拘一格的李輕依。

東方十五的眼中出現了激動之色,看著李輕依,眼中出現了淚光:「一萬年了,出雲古皇,你終於要蘇醒了!」

李輕依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大,到最後,她額頭上衝出了一道光芒筆直衝天,擊穿了皇宮之頂,來到了星空中。

外界,一道道的皇道浩然氣迸發,從出雲古國中打穿,來到了外界,天下巨震!

氣息還是在不斷的增強,如同汪洋般的劇烈。

洪錚伏在棺槨邊緣,一動也不動,看著李輕依,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那是一種柔情。

浮生劫愛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似乎是一天,又似乎是一個月。洪錚就這樣痴痴的看著她,也不開口說話。

第十三天,法相大界中,已經有不少人都退走了。

洪錚還留在皇宮中,等待著李輕依的蛻變。

李輕依長長的睫毛顫抖著,似乎隨時都要睜開。

洪錚激動了:「李輕依,快醒醒,我是洪錚。」 第五百一十六章李輕依復甦

李輕依睫毛不斷的顫動著,眼角漸漸的流下了淚水。她在掙扎著,紅唇如同烈焰,漸漸的發出呢喃著:「洪錚……我感覺……我快要消失了。」

她並沒有睜開眼睛,在無意識的呢喃著。顯然,出雲古皇的意識在漸漸的佔據主動,屬於李輕依的意識在漸漸的潰滅。

李輕依全身都是在發光,氣勢不斷的在增強,皇道浩然氣衝天,遮籠了這方虛空。

「我在,李輕依,我在。」洪錚眼眸濕潤了,握住離輕依的雙手。卻感覺李輕依在離自己迅速的遠去。

他心中刺痛無比,難道那個直爽的李輕依,真的徹底離自己遠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