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納蘭王也贊同的點了點頭。

“絕兒,你留下等豐恆過來一起出去,父王先帶前輩去休息。”

“是,父王。”

蘇清絕柔和的目光閃了閃,對這那是樂恭恭敬敬的行禮。

“前輩,這邊請!”

“這次老夫就住離你比較近的宮殿,今天她們派了一個屍蠱進來,要是多派幾個,只怕你們會很難對付。”

納蘭王犀利的眼眸裏殺意涌動,寒光微殺,憤怒的說:“這些人爲達目的不擇手段,把活生生的人弄成了活死人,簡直是太無人道了。”

納蘭王滿身怒氣,從來沒有見過這殘忍的手段。

“只怕接下來,他們會有更殘忍的手段使出來,屍蠱不死不休,八百個屍蠱可不容易對付,現在只希望那丫頭早點修煉到玄魂階巔峯迴來。”

納蘭王聽完以後倒吸一口涼氣,不死不休,果然很難對付。

納蘭王目光閃爍寒芒,蘊含了無限的冰冷。

讓他更震驚的是南司前輩說的陌兒能修煉到玄魂階巔峯,這個更讓他驚訝……!

星月國皇宮。

朱巖快速的拿着一封信往御花園走去。

慕容邵峯陪着馨兒在御花園玩,每天一辦完公事以後,慕容都會陪着馨兒玩一會,而對於馨兒千奇百怪的問題,慕容邵峯也總是很有耐心的回答她。

“慕容叔叔,別人的皇宮裏都有很多漂亮的女人,可是慕容叔叔的宮裏爲什麼只有宮女和兩個小公主,一個小皇子呢?”

來了一段時間,馨兒終於發現了這個問題。

慕容邵峯溫柔一笑,清朗的聲音響起。

“馨兒覺得有很多女人很好嗎?”

“不好!”馨兒快速的搖了搖頭。

“我孃親說,男人娶很多女人就是花心大蘿蔔,女人要嫁,就要嫁給一生一世只娶自己一人的男人。”

馨兒很認真的說,粉撲撲的小臉上有些微紅,非常的惹人愛。

“哈哈……。”

慕容邵峯開懷大笑,沒想到馨兒這麼小,陌陌就教她這些了。

朱巖老遠就聽到自己主子的笑聲,他眼眸微驚,怎麼回事?他好久沒有聽到阻止笑得這麼開心了。

“馨兒,那你打算長大以後想嫁給什麼樣的男人呢?”

慕容邵峯好笑的問道。

目光柔和的看着馨兒。

馨兒一聽,很認真的思考了一下。

過了好一會才雙眸發亮的說道:“慕容叔叔,馨兒想嫁給像慕容叔叔這樣溫柔又俊的男子。”

“哦!”慕容邵峯一愣,隨即又笑了。

他把馨兒抱到他的膝蓋上。

很認真的問:“馨兒這是覺得慕容叔叔很溫柔很俊嗎?”

“慕容叔叔,孃親說,慕容叔叔是她見過的最溫柔的男子,慕容叔叔你是不知道,孃親剛救了你的時候,每天對這昏睡的慕容叔叔發呆呢?而已還說,像慕容叔叔這麼俊的男人,應該關在家裏不給別的女人看纔是,還說什麼時光要是能倒回,她一定要把你娶回家去,反正孃親每天都噼裏啪啦的數一大堆,馨兒沒有記住多少。”

聞言,慕容邵峯心裏不斷的抽痛,如果時光能倒回,他不會顧及其它,會義無反顧的去追求自己喜歡的人,可是沒有如果,人生總是要不斷的錯過,不能事事都想達到完美,達到心裏所想。

很多不快樂都是對某些事太過於糾結,無法釋懷自己的心情,把原本平靜的心逼向了轉角,讓自己的心停駐在那裏,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皇上。”

朱巖本不想打斷他們,可是事情有些緊急,他不得不出聲。

“什麼事?”

“皇上,這是黎夏國派送過來的八百里加急,君臨天登基,已經在計劃吞併四國,下一個目標就是紫桑國,而且君臨天和巫族的族長同時達到了玄魂階巔峯,黎夏國想和星月國合作,一起對付君臨天。”

慕容邵峯臉色瞬間嚴肅起來。

“朱巖,你立刻傳消息給清絕,就說我們星月國同意他們的提議,兩國聯手,一起對付君臨天。” (),最快更新冥婚,棄婦孃親之家有三寶最新章節!

“是,皇上。”

朱巖對這馨兒笑了笑,又說道:“皇上,城內出現了幾百個穿着黑衣,頭戴斗篷的人出現,可根據黎夏國傳過來的消息,是巫族的屍蠱,刀槍不入,不死不休,不殺目標絕不回頭,而且特別提醒,不能被那些屍蠱抓傷。”

朱巖的話,令慕容邵峯陷入長久的沉默中。

按他的預料,君臨天與君少辰二人該爲皇權鬥得你死我活,兩敗俱傷纔對;一直以來,他的預料從未出過錯,只是這次……,他沒有預料到巫族的人會跳出來幫助君臨天。

而君少辰卻失去了蹤跡,皓月皇重病,這一切發生的太突了。

慕容邵峯脣漸漸凝起一絲諷刺的笑意,屍蠱嗎?他聽師傅說過,一百年前也有屍蠱出現過。

“朱巖,派人密切觀察那些屍蠱的動向,回來以後,立刻到御書房來見朕。”

“是,皇上。”

朱巖快速的轉身離開。

慕容邵峯柔光看向馨兒。

“馨兒,先去你師傅哪裏泡藥浴,叔叔晚一點在過來陪你玩。”

“好啊!慕容叔叔,慕容叔叔不用送馨兒過去,慕容叔叔有事就先去忙吧!馨兒自己能過去的。”

馨兒眨了眨好看的大眼,慕容邵峯眼眸越來越溫柔,這小丫頭和她孃親一樣的善解人意。

“馨兒,叔叔送你回去,叔叔也不差這一會。”

慕容邵峯怎麼會忍心讓馨兒一個人走回去,雖然說她現在身體比以前好了很多,可他還是不放心。

皓月國皇宮裏,這幾日君臨天一直過得春風得意的。

享受着高高在上的感覺,讓他恍若做夢一樣,可是一切都讓他覺得那麼真實。

君臨天躺在軟榻上,閉目養神,雅芙在一邊盡心的伺候着。

“吾皇,來吃一顆葡萄吧!”

雅芙把葡萄皮剝了,遞到君臨天的脣邊。

而此時君臨天卻張開了眼睛,他猛然的張口,只見他猛然的一吸,葡萄連同雅芙的手指被他含進了口中。

“啊!”雅芙突然驚叫,酥麻的感覺傳遍了全身。

君臨天邪魅的笑看着雅芙,眼中慢慢升起了晴欲。

把雅芙拉得更近一些。

想到在三王府中兩人的纏綿,雅芙這纔想起來,他已經有很久沒有碰自己了,這幾晚,他一直在皇后的寢宮裏休息,那皇后見到她,鼻子都快翹上天了。

“吾皇,你好壞!”

雅芙嬌聲笑看着君臨天。

剛剛走進來的蘇齊止不住的抖了抖身子。

這女人的聲音比蚊子的叫聲還要難聽。

“蘇齊參見皓月皇。”

蘇齊可不管上邊的兩個人是如何親密。

他現在只想出宮,這宮裏,讓他住得非常的心煩,最主要的是一點都不自由。

君臨天看到蘇齊進來,突然想起了自己和天女的約定,也想起了自己對蘇齊的承諾,他蹙眉,從軟榻上起來,不想這種被人左右的感覺。

而被蘇齊打擾了好事的雅芙卻滿臉怒意的看着蘇齊,剛剛她差一點就成功了,在後宮裏,要想保住自己的地位,孩子是必須的,她和王爺有過很多次肌膚之親,可是肚皮卻一直沒有動靜。

“蘇齊,打擾了朕的好事,你可知罪。”

君臨天冷冷的看着蘇齊。

蘇齊大眼閃了閃,好事,好事個屁啊!小爺可沒有見你們做了什麼好事?

“吾皇,好事,什麼好事,齊兒怎麼沒有看見呢?”

蘇齊裝模作樣的四處看了看。

大眼裏的狡黠一閃而過。

他們所謂的好事不就是雲翻覆雨嗎?就他們兩,他還怕髒了自己的眼睛呢?

“皇上,你是不是該遵守約定,放我出宮了?”

“約定,什麼約定?”

看着蘇齊裝模作樣的,君臨天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瑤兒說,他的孃親蘇紫陌是唯一能殺了他的人。

蘇紫陌這個名字如雷貫耳,可是他卻記不得她的長相了,君臨天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了很多事。

蘇齊大眼一閃,跟他裝傻是不是。

“你孃親在什麼地方?”

君臨天突然開口問道。

庚桑瑤和天女這個時候也走道殿店門口。

聽到君臨天的話,她美眸微怔。

天女快速的拉回她快要跨進去的身影。

“你不覺得君臨天很奇怪嗎?好像超出了我們所能掌控的範圍了。”

“你指的是什麼?”

庚桑瑤也覺得奇怪,蘇紫陌是君臨天心底最愛的那個女人,血契之後,他對蘇紫陌應該只有恨纔是。

“你這幾天晚上不會因爲坐上了皇后而開心得什麼都沒有做吧?”

天女有些氣憤的看着庚桑瑤。

“怎麼可能,爲了能讓他儘快忘記蘇紫陌那個踐人,本宮每天晚上都會往乾坤魔天戒裏滴入我的血液,照理來說,他應該早就忘記了蘇紫陌的容貌纔對。”

“總之你細心一點總是好的,蘇齊今天我就會帶走,你想辦法說服君臨天把蘇齊放出宮去,派人去明月山莊通報消息,出了皇宮以後,這事就和你們沒有關係了,雲城聖主那邊想找你們討要說法,也沒有什麼證據,必須先找到蘇紫陌才行。”

“好!”

庚桑瑤點了點頭,其實和天女合作還是有好處的。

畢竟得利的是她自己,庚桑瑤轉身,剛剛要進去,又被天女叫住。

“等等。”

“還有什麼事情?”

庚桑瑤疑惑的看着天女。

重生娛樂圈全能影后 “老族長讓你專心辦好皓月國的事情,她不會丟棄你的,在怎麼說你也是她唯一的後代,她就算是心裏在很毒,也不會利用完你以後就拋棄吧。”

庚桑瑤聽完,猛地一怔,原來老族長髮現她的心思了。

“進去吧!”

天女聲音溫和的說道,她和庚桑瑤也算是從小一起長大,兩人的命運彼此彼此而已。

“你居然說你不知道自己的孃親在什麼地方,蘇齊,你當朕是三歲小孩子嗎?”

兩人剛進去,就聽到君臨天的怒吼聲。 (),最快更新冥婚,棄婦孃親之家有三寶最新章節!

“吾皇,這話要是能騙三歲小孩,齊兒就不會說出來了。”

傻蛋,他要是知道自己老孃在什麼地方,他早就跑去找了。

“吾皇,這是爲了什麼事情發這麼大的火呢?”

庚桑瑤一臉柔情的笑着問道。

看到庚桑瑤,雅芙的心情更加的不好,起身退往一邊。

庚桑瑤狠狠的割了雅芙一眼,才笑意絕絕的坐到君臨天的身邊。

“雲兒,你不是說蘇紫陌是唯一能殺了本王的人嗎?那朕爲何還要放蘇齊走呢,留下蘇齊不是更好對付蘇紫陌嘛?”

君臨天看着天女,似是故意說給天女聽的。

蘇齊也是一愣,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搶手了?

蘇齊看了庚桑瑤一眼,這個女人做了皇后以後更加的猖狂了,不過他這兩天可是精心準備了一番,這個女人只怕皇后的位置都捂不熱吧。

庚桑瑤一聽,眉頭一皺,她答應過天女把蘇齊讓天女帶走的,君臨天不會是反悔了吧!

“吾皇,每個人都在找蘇紫陌的下落,蘇齊要是知道,早就去找他孃親了,在說蘇紫陌也不會拋下自己的三個兒女,總有一天會回來的。”

庚桑瑤說完,附在君臨天的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

君臨天一聽,雙眸發亮,不斷的點了點頭。

“蘇齊,朕答應你,你回明月山莊去吧。”

蘇齊眼眸咕嚕的轉了一圈,那個女人又出了什麼餿主意嗎?

寶寶太囂張:腹黑總裁狠狠愛 不過現在還是先離開皇宮要緊。

“多謝吾皇!”

蘇齊笑嘻嘻的轉身,看到身後的天女,蘇齊詭異的笑了笑,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明月山莊,劉公公飛奔到明月山莊報信,說皓月皇已經好些了,讓蘇齊回明月山莊,還賞賜了很多的東西。

蘇櫟和大家一聽,心裏都明白君臨天的意思。

不過他們更清楚一點,那就是蘇齊不會回明月山莊。

蘇櫟也不爲難劉公公,讓他走。

“櫟兒,要不我們出去看看。”

夜輕寒有些擔心,畢竟天女也是一個不好對付的女人。

“不用,你們就相信齊兒吧!”

蘇櫟一臉的無所謂,齊兒滿腦子的鬼主意,也許天女不一定能把他帶回巫族去。

“哎喲!齊兒這麼小,就要讓他去經歷這些嗎?”

君子兮一臉的心疼,有些不贊同。

“奶奶,齊兒如果不跟着天女走,那麼齊兒會更危險。”

蘇櫟一句話,讓君子兮其它的一點想法都沒有了,只希望自給孫子平平安安的。

“子兮,你就不要擔心了,齊兒可聰明瞭,一般吃不了虧的,不是說會經常給我們傳遞消息得嗎?”

默娘也幽幽的說道,嘴上這麼說,心裏還是挺擔心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