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瓏五舔舔嘴角,今天的牛奶格外甜呢。

吃飽喝足瓏五狀態不錯,正好出去逛逛。

結果一回頭,景尊就像是受了什麼委屈似的坐在那,滿身都透著可憐兮兮的氣息。

瓏五:……

你是個大佬!大佬懂嗎!你這麼個被人蹂躪了的樣子是怎麼肥事!我讓你吃個早飯別整得跟勞資強了你似的行嗎!

「明天你跟我一起吃早飯。」瓏五捏著景尊的臉。

然而他滿身都寫著抗拒。

瓏五:……

深呼吸,不跟他置氣。

「說吧,你為什麼不吃早飯!」瓏五凶神惡煞的審問景·不聽話的小孩·尊。

正常人不至於抗拒吃早飯到這種地步。

被問到這個,景尊目光微暗,瓏五心裡嘆氣,可憐的大佬,又不知道是什麼凄慘的故事呢。

其實也不是什麼凄慘的故事。

就是景尊基因融合的那幾年,融合時的檢查可不是瓏五平時接受的檢查那麼簡單,為了保證狀態,一律是不給實驗體提供早飯的。

曾經有一個孩子偷吃了一點食物,檢查結果數據改變,當時實驗室的教授發了火,一個耳光直接把那孩子抽倒在地,嘴角流血,臉頰紅腫。

那個場景對於年紀還小的景尊留下了一定的衝擊。

景尊從小生活在一個勾心鬥角的險惡家族裡,他最懂得如何保護自己,所以他就養成了這個習慣。

回憶結束,景尊看著自己眼前小姑娘放大的臉驚了一瞬,瓏五吧唧在他唇上親了一口:「明天我喂你,好好吃早飯。」

景尊愣了愣,微不可察的點點頭。

其實他不餓嗎?他也是人,當然會餓的,可是每當吃早飯的時候,心裡那種抗拒的感覺就會浮出來。

只有乖乖聽話,才能不被懲罰,這是他自我保護的辦法。

在他強大之後,不是沒有人知道他的習慣,卻每天人勸他,或者說沒人敢勸他。

他們都懼怕他的權威。

景尊忽然抱住瓏五,頭埋在她的肩頸處,吸著她身上的香味。

「幹嘛?」瓏五條件反射差點給他一下子。

「有你在真好,嫁給我吧。」景尊現在,立刻,馬上就想擁有她。

瓏五:???

「我還沒到法定年齡,不能結婚。」

「那我做你的監護人。」景尊看樣子是說什麼也要讓瓏五立馬歸他了。

「那我們以後結婚就是亂倫。」瓏五語不驚人死不休。

[小姐姐!你是瘋球了吧!]系統被她刺激的髒話都出來了。

[你說誰瘋,還球了?]瓏五語氣危險。

系統:嗚嗚嗚,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嘴巴子,讓你嘴欠。

[我我我,我瘋了。]該慫還得慫啊。

統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被她這麼一攪和,他心裡的不適也消失了,真不知道她是真的氣人,還是故意的。

瓏五要出去逛逛,景尊派來兩個人貼身保護,作為給自己拎包付錢的跟班,瓏五就接受了他們。

這裡和一個正常的城市沒什麼區別有一樣的街道,一樣的行人,但同時,這裡有與普通的城市有著巨大的差別。

整座城市的管理,運輸,基礎設施等各個方面全部由中央的蜂巢控制。

瓏五和兩個保鏢從蜂巢出來,一路向東,這裡整座城市是最大的市場。

不得不說街上還挺熱鬧的。

無論是你想要的奢侈品,生活物品,還是你所需要的高端科技設備,零件,還是文人好者所需要的,筆墨,古董。這裡全部都有售賣。

瓏五的第一目標,是一家科技零件專賣店,這裡出售聯邦最全面最豐富的零件設備。

上一次光腦爆炸之後,景尊弄來了一批已經破解了安全程序的光腦,她已經全部拆開分析過了。

現在她需要的是自己重新組裝一遍。當然,不是普通的組裝,所以她需要購買一些只有自己才需要的零件。

「你好,請問需要點什麼?」一進門,一個帥氣的青年,就應上來熱情的問到。

瓏五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圖紙,有的時候古老的技術也是有一點用處,圖紙可以不在廣告上留下任何痕迹。

青年拿著圖紙仔細觀察起來,眉毛微促,他蹲下身子和瓏五平視,並沒有因為她年紀小而有任何的輕待:「這位小姐,你這些東西是用來組裝光腦的吧。」

瓏五有點意外,看來這位店主人也不是一般人。

「我只是來買些零件而已。」瓏五笑著道。

青年也笑了:「小姐,請稍等,馬上就好。」

他手腳麻利地裝好了,滿滿一袋子的零件,遞給了瓏五身後的保鏢。

「一共是125000元聯邦幣。」今天笑著說的。

保鏢馬上上前支付。

在他們要走的時候,青年忽然又叫住他們:「請等一下。」

他拿著一個小小的玻璃一樣的卡片放到瓏五的手心裡:「我也是一個科技愛好者,如果這位美麗的小姐能有什麼與眾不同的結果,希望您可以介紹給我,順帶一提。」

他看見瓏五小聲道:「我會為您提供所需的零件,也包括一些特殊零件。」

瓏五看了看手裡的小卡片:「成交。」

青年笑著送走了他們,回到店裡,一臉趣味的看著自己悄悄複製的瓏五買東西的單子。

這麼小的孩子就能夠有光腦的結構圖,還如此的詳細,如果不是她背後有什麼高人,就是她天賦異稟了。

不管是哪一種,結交了都沒有壞處。

瓏五當然不會再一家店裡買齊她需要的東西,隨後她又接連光顧了五家零件店,每家都是滿滿的一大包。

兩個保鏢不得不叫人來替換才把瓏五買的東西送回去。

至於其他的,瓏五暫時沒什麼興趣,中午的時候她到了一家冷飲店躲太陽。

店員一看一個打扮的如此精緻,如同洋娃娃一樣的小女孩進來,瞬間萌化。

不過同時跟進來的兩個黑衣人讓她停止了上前的步伐。

「這這這,這是幹什麼?」這裡的治安是很好的,但兩個黑衣人身上的氣勢實在嚇人,店員哆嗦問。

瓏五找了個位置坐下,向店員道,「你好,點單。」

「啊?」店員還沒回過神來。

瓏五已經拿著菜單報起了名字,「我要一個芭菲,一個酸奶乳酪蛋糕,一塊抹茶千層外加四個蛋撻,一盒閃電泡芙和一杯雙倍奶蓋咖啡,謝謝。」

兩個黑衣人就往瓏五身後一站,店員根本沒記住瓏五說過什麼。

「你好,聽到了嗎?」瓏五揮了揮菜單。

「啊,是,請請等一下,馬上就好。」說完就逃也似的跑到後面。

瓏五回過頭,看了看身上滿是生人勿近氣息的兩個男人,「你們嚇到人家小姑娘了。」

保鏢:……

他們也不是故意的呀!

他們跟著景尊這麼長時間,什麼活都干過,唯獨沒幹過看孩子這種工作,尤其這個「孩子」還是景尊的心頭寶。

他們根本不會和小女孩相處啊!

所以從一開始跟著瓏五開始,他們就精神高度緊張,生怕出現什麼問題。

幸好,瓏五雖然好奇心強,但行為舉止都很成熟,沒有做出他們預想中哭著要買一大堆棒棒糖的事情。

「你們找個地方坐下,不要影響到別人。」也別影響我,瓏五心裡補充了一句。

還好這家店的效率不錯,很快就上齊了東西,當然也許兩個保鏢不無關係。

店員送上甜點,經過那兩個保鏢的時候斂息屏氣,生怕他們忽然跳起來砸了店似的。

但其實是她腦補過度了,兩個保鏢除了安靜的等著瓏五享用點心,什麼也沒做過,甚至還打包了兩份。

瓏五本打算再逛逛的,但景尊的奪命連環call已經響個不停了,瓏五隻能暫時結束今天的行程。

回到蜂巢,景尊並不在。

剛才還在拚命的催自己,現在她回來他卻不見了。

瓏五買的零件全都送回了這裡,她豪邁的盤腿大坐,開始搗鼓她的光腦。

一地的零件加上工具幾乎鋪滿了半個房間。

固定好最後一個零件,瓏五吹了口氣,基本完工,現在就看使用了。

她跑到景尊的展示台上找到一個網路核心,固定在她改造過的光腦上。

光腦閃爍了一下,亮了起來,看來是成功了。

沒有正式編號,不歸屬聯邦的光腦誕生了,不過她還得調整一下,保證不要被聯邦的工作系統發覺。

景尊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小姑娘窩在柔軟的沙發里,噼里啪啦的點著手裡那個白色的東西。

而他原本整潔的辦公室,現在如同被打劫了一樣,亂出了天際。

桌子上擺著蛋糕盒子咖啡杯,地上更是一大片的零件。

這是幹什麼?

景尊到瓏五身邊,瓏五沒有搭理他,還在自顧自的倒騰著。

接著一雙大手就把她抱起來,放到了自己腿上。

「紅家來人了,我應付了一下。」景尊解釋道,至於為什麼解釋,大概是怕她生氣。

瓏五嗯了一聲,繼續搗鼓。

景尊眨眨眼,不知道該幹什麼:「你生氣了?」

「沒有。」

「那就好。」

系統:!!!

這就信了?這是哪來的大佬?就這樣還沒被人篡位呢?

景尊當然信了,和瓏五相處了一段時間,他對於她不說了如指掌,但也很了解了。

「紅家的人來幹嘛?」瓏五終於放下光腦,伸了個懶腰,剛到倒在景尊懷裡。 紅家當然不是來興師問罪的,他們也不敢。

紅家表面上是來解決這件事的,其實是藉此來談了筆生意。

「不說別人,今天是聯邦成立紀念日,明天就是情人節,晚上我帶你去看星舞。」景尊對瓏五道。

「很熱鬧嗎?有沒有好吃的?」瓏五一聽有節日慶典,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美食。

「當然有。」景尊心中柔軟下來。

「那就去吧。」瓏五也想見識一下這個時代的慶典。

景尊抱著瓏五站起來:「我帶你去換一件衣服。」

「換衣服?不換不能參加。」參加這個時代的活動還有指定服飾的?

景尊露出一絲笑意,在使他平時冷若冰霜的臉柔和起來,更顯俊美。

「換不換都可以,不過換了會有一點驚喜。」景尊解釋的不清不楚。

他帶著瓏五來到更衣室,顯然早有準備。

屋子中間的模特上掛著一件白色長裙,廣袖設計,可以很好的保護她的每一寸皮膚不露出那些醜陋隊伍傷疤。

寬大的裙擺,層層疊疊的褶皺,腰后系著長長的蝴蝶結。

景尊幫她攏起長發,解開衣服扣子。

「我自己可以。」瓏五覺得換衣服這種事暫時還沒必要他來幫忙。

景尊卻並不准備離開,只是笑而不語。

「好吧。」他願意換就換好了。

裙子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格外輕盈,景尊幫她穿好,把她拉到旁邊的沙發上,拖著她的小腳給她穿上襪子和鞋子。

至於頭髮,他暫時還沒有技術整理,只能依靠專業人士。

最後就是戴上她的大帽子,即使是夜晚,她也會帶著大大的禮帽,來遮蓋她頭頂上漸漸成型的兩個貓耳朵。

至於裙子,寬大的裙擺也是有意為了遮蓋她的尾巴。

按照御友奈所說,她的尾巴生長速度並不是很快,完全成型至少需要一年多,但耳朵就會寬很多,半年直接應該就會完全成型。

其他的暫時沒有發現有骨骼方面的變異,還不需要擔心。

她的長發被編成一根兩根長長的鞭子,上面裝飾這這種白色小花。

景尊很快就回來了,他同樣換上了一身白色禮服,這樣的景尊比原來更加吸引人的眼球,簡直就想發光體一樣。

而景尊此時眼裡只有一個小小的瓏五。

裙子非常合身,襯托著她更加白皙可人,忽然有點不想把她帶出去了,只想鎖在房間里,給他一個人看。

不過現在想要讓瓏五不出去是不可能了。

景尊抱起小姑娘,那就要做另一件事了,宣示主權。

活動場地在蜂巢對面的一個巨型舞台,每年有一半的名人在這裡舉辦演唱會,以及各種慶典,儀式。

這裡可以說是很多人都追逐的一個目標。

不過只有在今,明兩天,舞台會向所有的參與者開放。

圍繞著舞台有一圈觀眾席,有全息科技的今天,任何一個位置都可以享受最高級的待遇。

景尊和瓏五的位置在看台的正前方,這裡有單獨的區域留給他。

在會場外面,各樣的商業活動也隨著慶典展開了,非常熱鬧。

「我們先去看看小吃吧。」瓏五饞的都要流口水了。

「好。」景大佬寵溺。

結果一群保鏢堵著一個小攤,嚇小店主差點要哭了。

「我要兩份章魚小丸子和一份蔬菜煎餅。」瓏五坐在景尊的臂彎上點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