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嘖,小妞,從了我們哥兩個吧,你舒服我們也舒服,這不是一舉兩得麼”那齙牙男人說道,一步一步的朝那位少女走去,那少女也被逼得無路可退,只能看着齙牙男一點一點靠她,她卻無力掙扎。

“看得我好激動啊,能加上我一個不”在那兩人圍堵那名少女的角落後方,響起了一道少年的聲音,聲音中帶着玩世不恭。

“可以啊,4P嘛,就像島國視頻……嗯?你是誰”在後面的那名壯漢首先說了出來,不過說着說着說到一半,就立馬回過神了,轉過身對着後面的那少年問道。

齙牙男子也轉身看了過來,加上那名少女,三個人的視線都放在了那少年的身上,那少年自然就是唐顏,英雄救美的事,怎麼可能少得了唐顏?

“救我”那少女看到唐顏,就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立馬對着唐顏求救道,聲音中帶着哽咽,唐顏是她現在的救命稻草。

“媽的,有多遠滾多遠,毛都沒有長齊”那齙牙男子被打斷了,瞬間就火了,對着唐顏揮了揮手驅趕唐顏,趕跑永遠比打跑好。

“我說了我也要來,你們不同意?”唐顏搖了搖頭,拒絕了他們,便又開口頂撞說道,勢要與衆人同樂一般。

“小崽子,讓你走你不走,大爺我哐死你”那壯漢在後面,離唐顏最近,一聽到唐顏拒絕了,並且還頂撞他們,腦中一怒從背後拿出一根扳手,對着唐顏走來。

Wшw ●ttκǎ n ●¢O

“小心”那少女見到對方拿出扳手打唐顏,臉色瞬間就變了,心裏卻想着唐顏跟打得過嗎,立馬對着唐顏喊到。

唐顏看着那人過來,俊逸的臉上閃過一絲絲嘲笑,那人直接來到唐顏的身旁,一扳手敲了下去,直接朝唐顏的手臂位置敲,對着頭敲對方還沒有那個膽子。

“砰”那少女看到扳手敲向唐顏的手臂,眼中帶着驚慌的神色,唐顏也沒有閃躲對方的攻擊,任憑扳手敲在他的手臂,響起了砰聲,就像兩根金屬砸在一起的聲音。

“哎喲”唐顏故意吃痛的捂住手臂,這是在裝的,只是興趣罷了,眼眸卻是朝着嘲諷的神色,就好像看待傻X一般。

“哈哈,我讓你滾你不滾,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趕快去醫院吧,若不然你的手就斷了”那壯大漢掐住腰哈哈大笑,格外的得瑟。

“傻X,用一點力氣好不”唐顏乾脆不裝了,搖了搖那被敲中的左手,就像伸了一個懶腰的姿勢,臉上明顯的掛着嘲諷之色。

“什麼,你敢耍我”那少女看到沒事,微微的鬆了一口氣,但那壯漢卻是惱怒了,原來唐顏是在耍他,把他當成了玩具般在耍。

那壯漢又掄起了扳手,又向唐顏的手臂敲了過去,這次沒有留力,用着那可以敲死二百五十斤母豬的力氣敲向唐顏。

── 本章完 唐顏看着那扳手又敲了過來,這次他卻動了,不給他敲中的機會,側身一閃抓住壯漢的手往左旋轉,壯漢抓不穩扳手掉落在地,臉上也變得扭曲。

“放,放手”壯漢的手被唐顏扭過去扣着,他的身子不敢往右旋轉,只能往左旋轉,整個身子都是斜着的,很吃痛的對着唐顏說道。

唐顏一腳對着壯漢的肚子踹,鬆開了手壯漢就被唐顏給踹飛,倒退了幾步捂住肚子單膝跪了下來,臉上猙獰着,很是痛苦。

“什麼”那齙牙男子看到他的手下就這麼被踹飛了,沒有任何的壓力,就像隨手揮揮,不可置信的說道,臉上沒有小瞧的表情了。

“現在我可以跟你們一起了吧?”唐顏那俊逸的臉上掛着笑容,朝着那齙牙男子一步一步走去,那齙牙男子見到唐顏走來,一點一點的退了回去。

“你別過來,我可是黑帶”那齙牙男子瞬間就慌了,從口袋拿出一條黑色的帶子,對着唐顏揚了揚,模樣極爲的滑稽。

“額”唐顏無語了,拿出一根黑色帶子就說自己混黑帶?這他還是第一次聽說,啥不啥黑帶的,就算他是黑帶他也沒有放在心上。

“啊哚~你別過來”那齙牙男子手掌一拍,擺出一個大鵬展翅的模樣,這是武俠劇裏面經常出現的,看來對方是看多了武俠片啊。

那齙牙男子面對唐顏,自然沒有注意到後面的那少女,那少女看到齙牙男子將視線都放在了唐顏身上,沒有注意她,立刻就反擊了起來。

手拿起那小提包,當作武器來用,朝着身前那齙牙男子猛得砸了幾下,那齙牙男子一被偷襲,姿勢瞬間就亂了,立馬的捂住頭蹲下。

那少女極爲的解氣,不斷的拿小提包砸那地上蹲着的齙牙男子,那齙牙男子一隻手捂住頭,一隻手撐住地,腳下一抹油就逃跑了。

在一旁的壯漢看到老大逃跑了,他怎麼可能不逃?不顧肚子的疼痛,一搖一擺屁顛屁顛的跑了起來,看起來很是搞笑。

“呼,終於跑了”少女憋紅着秀麗的臉,一隻手拍着那碩大起伏的胸脯,這34D換作哪個男人不被勾過去?唐顏也憋得夠嗆,直接沒有理會那少女,轉身朝着B棟走去。

“喂,你叫什麼名字啊”那少女看到唐顏往後走去,沒有再理她,對着唐顏叫了一聲,唐顏卻沒有迴應,不過幾秒唐顏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上了B棟樓,302也挺好找,剛剛上到三層看到門牌號碼,直接按了門鈴,這裏應該就是沐晴的家了。

“叮咚”“叮咚”唐顏按了門鈴,在外面都可以聽到裏面的門鈴聲,不過一會兒門就已經打開,從裏面走出一個身材高挑御姐範兒的女生,那就是沐晴。

“來啦?那麼快”沐晴對着唐顏笑道,唐顏可以說是他們家的救命恩人,如果沒有唐顏,恐怕他們家現在還是挺困難的。

“哎喲,貴人來了,老頭子快出來迎接”在大廳一位五十多歲的婦女看到門外的來了一個少年,瞬間就想到了是唐顏,立馬招呼着房間內的人出來迎接。

“額,阿姨好”唐顏對着那婦女點了點頭,那婦女將唐顏拉進了大廳,剛剛進大廳就看到了一大桌滿目琳琅的山珍海味。

從廚房裏走出了一位少年,盛着兩道菜餚,臉上掛着陽光的笑容,桌子上的那些菜都是他一個人做的,而那少年就是沐晴的弟弟沐樂。

“唐顏哥哥好”沐樂看到唐顏來到,他跟唐顏不是第一次見面,上次唐顏還救了他,剛開始他不知道什麼回事,在回去的路上沐晴也跟沐樂解釋清楚了。

“嗯,做了那麼多啊”唐顏回應沐樂,沐樂是一個乖巧懂事的少年,在這個年齡能如此的乖巧,已經不少有,就算是唐顏都自愧不如,因爲他老讓自己的家人操心。

“喲,你來啦”在房間走出了兩位大叔,其中一位身材魁梧高大,那人就是沐晴的父親,另外一位大叔體質比較瘦小,臉上還帶着一絲慘白,就像生了大病一般。


“嗯,叔叔好”唐顏看着沐晴的父親,身材魁梧一看就知道練過,相貌讓唐顏看得格外和善,沒有任何的不順眼。

“來來來,坐坐,一起吃個飯”沐晴的父親沐峯抓住唐顏的手,帶着唐顏來到餐桌上,很是大方,唐顏可以說給了他們沐家新生的機會。

“我來給你介紹,我叫做沐峯,是沐晴沐樂的父親,這位是我的夫人,也就是沐晴的媽媽,在我旁邊這位是我的弟弟,叫做沐鶴”沐峯臉上掛着笑容,紛紛指向這裏的所有人,但介紹沐鶴時,眼眸中帶着一絲的憂傷。

唐顏能感覺到,普通人的情緒無法逃過他的感知,但也沒有拆穿,只是點了點頭,將這裏的幾個人給記住。

不死劍尊 來來來,吃菜”沐峯拿起筷子,對唐顏客氣的說道,唐顏笑着迴應沐峯,大傢伙也坐在了一起,圍成一桌,唯獨旁邊還空一個位置。

“沐叔,你們怎麼處理尊氏家主的?”唐顏好奇的問道,前晚送合同過去的時候也有將那尊氏總裁一起送去,如今他卻不見人了,這讓唐顏感到奇怪。

“你說尊榮?丟進大江裏餵魚了”沐峯提到尊榮,心裏就是一個字,爽,前晚他將這幾年來的怨氣,通通都發揮了出來,那叫一個大快人心。

唐顏無奈的笑了笑,這尊榮還真夠倒黴的,如果說抓他去自首,或者這個纔算是現在這個社會最恰當的辦法,不過直接瞭解這樣子也好,省得煩心。

在融洽的環境中與沐家的人吃飯,其中沐鶴也不斷的在讚揚唐顏年少有爲,雖然說時不時的咳嗽,但那熱情還是不曾減少的。

衆人正在吃飯的時候,門外響起了鈴聲,沐晴站起了身,她知道是什麼回事,而她的舉動就是去開門。

“來來來,繼續吃,沐晴的表妹沐璃買酒回來了”沐峯直接回應唐顏,讓唐顏繼續吃,剛纔因爲家裏面沒有酒,沐晴的表妹出去買酒,那一個位置也就空着,直到現在纔回來。

“怎麼那麼久啊”沐鶴對着門外的沐璃說了一聲,這是他的女兒,他自然不客氣。

“剛剛在路上碰到了一點事”沐璃吐了吐舌頭,模樣極爲可愛,連他的父親也拿她沒有辦法,轉過了位置繼續與唐顏聊天。

沐璃與沐晴將兩廂茅臺擡了起來,搖了搖手臉上涌起放鬆之色。這一箱還是耗了她不少力氣的,她自身也不是沐晴那樣的女能人。

沐璃看着餐桌上,她也知道家裏來了一個大客人,那人將沐家以後的生活又恢復了,身爲沐家一份子的她自然很高興,當她看到那位恩人時,臉上瞬間就涌起了驚呆之色 “啊,是你”


“額”唐顏看到沐璃,因爲他的位置是背對着房門,雖然知道沐璃進來了,但卻沒有看到那模樣,直到現在他擡頭纔看見原來是她。


沐璃就是剛纔在樓下被他救的那少女,也就是那34D,剛纔唐顏見沐璃沒事了,就不再理會她,直接朝着沐家來了,沒想到又在這裏碰到了她。

“嗯?怎麼,你們認識?” 抗日之怒火兵魂 ,又轉頭看了看唐顏,沐鶴直接開口問道,其中就連沐晴也搞不清楚什麼回事。

“嗯,認識”沐璃激動的點了點頭,她本來還愁怎麼報答唐顏的,卻不曾想到唐顏現在就在他們家,而且關係還不一般,如果不是唐顏,那後果不堪設想。

── 本章完 沐璃一五一十的將剛纔發生的事情講了出來,所有片段都沒有錯過,沐家衆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當他們得知是唐顏救出沐璃的,每一個對唐顏無不是帶着感激之意。

“好好好,我一直以爲你救了沐家已經算厲害了,沒想到你還把小璃給救下,這下我們沐家欠你得更多了,無以回報,來,我敬你一杯”沐鶴挺着那看似虛弱的身體,從箱子內取出一杯茅臺。

“爸,你不能喝酒”沐璃看到沐鶴想喝酒,瞬間就急了,急忙將沐鶴手中的茅臺給搶過來,臉上還帶着抱怨的表情。

“沒事,就一點”沐鶴想搶回沐璃手中的茅臺,卻搶不到,勾了兩下還是沒有搶到,咳了兩聲,停止了手中的舉動。

“不行,醫生說了一滴都不行”沐晴抱怨的嘟起了嘴,將離沐鶴最近的茅臺整箱都擡了過來,堅決的不讓沐鶴沾一滴酒。

“好了老鶴,身體最重要,做兒女的擔心也是正常的,聽你女兒的,別喝”沐峯對着沐鶴擺了擺手,接着又繼續跟唐顏聊着許多感興趣的事。

在期間沐鶴又咳了兩下,拿出一張手紙捂住嘴咳,手紙上染着絲絲血跡,每咳一下沐鶴的臉上就會變得蒼白一陣。

這個細節唐顏怎麼可能看不到,原先唐顏以爲沐鶴的那模樣是先天形成,但現在也算明白了,或許是染上了疾病,心裏奇怪,就開口問道沐峯。

“沐峯叔,沐鶴叔叔怎麼了,會不會有什麼問題”唐顏在沐峯說完後,就開口問道,同時把視線移到了臉色蒼白的沐鶴。

這問話似乎揭開了沐家人心裏最深的傷口,餐桌上的全部人瞬間就沉默起來,唐顏雖然知道這樣不禮貌,不過唐顏卻有意識,他或許還真可以幫忙上一點。

“唉”沐峯輕嘆了一口氣,腦中很是混亂,直接盯着飯菜,不知道腦中再想着什麼,至於沐晴沐樂跟沐媽,都沉默着吃着菜,沐璃更是眼眸都有點通紅。

“沐峯叔如果不方便告訴我,那我也不問了”唐顏見到餐桌沉默了起來,就跟沐峯說了一聲,這在揭他們的傷口,唐顏也是知曉。

“我來告訴你吧”沐鶴挺着那虛弱的身子,撇了撇嘴,嘆一口氣就對唐顏說道,臉上帶着不在乎的表情,死不死的,他早就看淡了。

“前幾年我們沐家還做保鏢公司的時候,那時候尊氏纔剛剛興起,期間還是挺友好的,也沒有什麼摩擦”。

“直到有一天尊氏想吃掉我們沐家,他們的保鏢實力沒有我們好,一直被我們壓下一頭”

“咳咳,尊氏不知道從哪裏請來了一位高手,當時我們還不知道這件事,那一天我去接任務,結果被一名高手暗算,只一掌就把我拍成重傷”

“然後他們就讓這高手跟我們沐家作對,那高手將沐家的所有高級保鏢,都打成殘廢,沐家也就是因爲這樣被尊氏給打垮”

“那一年我被打成重傷,雖然活了下來,但傷口卻是沒癒合,甚至那塊皮膚還變成青色,直到這兩年我才身體漸漸虛弱,咳咳”

沐鶴一邊說一邊咳,總算一股腦說完了,中間卻咳了幾次,在說着的時候沐峯的臉上還帶着頹廢之色,整個沐家的人心中都是很沉重。

沐鶴當初是沐家的高手,比尊氏現在的金牌保鏢還厲害得多,也是因爲沐鶴的存在,尊氏一直啃不動沐家,反而被沐家貼着打。

就是因爲那個高手,那個高手的出現輕鬆的解決了沐家,也不知道那個高手是不是對沐鶴下毒了,讓沐鶴現在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差。

唐顏聽到沐鶴的回答,臉上的表情格外凝重,他不清楚沐鶴的實力有多強,但估計比沐晴高,不過高也不過高出幾倍,就算是高出兩三倍,如果真正的非修真者高手,想打贏沐鶴還是可能的。

讓唐顏感覺凝重的是,一掌拍到身體就讓整個人中毒,這個普通人就不可能達到的,像比如金庸小說的化骨綿掌的效果,即便是真的有那種實力的人,也已經不屬於普通人的範圍。

“沐鶴叔,你可以給我看看你那傷口麼”唐顏帶着請求問道沐鶴,他或許已經猜出是什麼了,只不過還需要確認。

“可以”沐鶴說着就站起了身,沐峯急忙起身扶住,卻被沐鶴的拒絕了,慢慢的解開衣服上的那幾顆釦子,將衣服脫掉,一副雖然可以看出胸肌胸膛,卻已經老化的身軀呈現在衆人眼裏。

沐鶴轉過了身,將背後面對唐顏,在背後的中間部位,有些一道掌印,青色的掌印,那塊青色的肉甚至還有一點腐爛,看起來膽顫心驚,不知情的人真的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唐顏看了看那青色的皮膚,臉上帶着呆滯的神色,站起了身繞過桌子,朝着對面的沐鶴走去,視線卻放在沐鶴的背後。

不過幾步就已經來到了沐鶴的背後,伸手輕輕的點在沐鶴背後的那青色掌印上,視線完全被勾引住了,他或許可以肯定了。

“疼嗎”唐顏觸碰到沐鶴那有點腐爛的青色皮膚,對着沐鶴說道,沐鶴搖了搖頭,不知道爲什麼,就算將沐鶴這塊肉給割下來,也都沒有感覺。

唐顏看到沐鶴搖頭,吸了一口冷氣,他知道這個是什麼了,毒巫,也就只有毒巫可以用毒攻擊人畜,不過對沐鶴使用毒的毒巫,似乎剛剛入道,若不然這毒威力也不會那麼小。

毒巫是一種詭異的種族,這個是與非洲南部的巫毒信仰不同,這類種族擅長使用的就是放毒,身上到處都含着毒,據說強大的毒修,光釋放身上的毒屬性的真元,堪比百個毒氣彈,完全可以讓一個小鎮的生物不知不覺全部死光。

毒巫族在世界上也沒有多少,與修真者的比例是千比一,這是他在唐家得來的消息,據說毒修在整個地球,也不過有幾十名。

毒巫修煉非常困難,從小就要跟毒物在一起,比如什麼蛇蠍,同時還必須擁有天生的抗毒能力,不怕毒。

能成爲強大毒修的人都是非常艱難的走過來,一成爲毒修,一般的毒藥對他來說完全沒有任何用作,他們完全可以將老鼠藥當做瓜子來啃,將硫酸當做汽水來喝,並且不會死亡,只是看他們願意不願意罷了。

毒修在整個修真界來說,這是難以接受的,毒修不僅不討喜,還容易被別的修真者殺,這種在弱小時完全有可能被殺死的異種修真者,如果讓他們成爲強大,那都是以一敵百的存在,光是一道毒屬性的真元,就可以腐蝕掉真元防禦。

“這種病沒有辦法醫,醫院也查不出問題的關鍵所在,現在只能一天天的等死了”沐鶴頹廢一笑,就像晚期肺癌,已經晚期了你還如何去治?

“爸”沐璃聽到沐鶴的話語,眼中帶着混亂之色,甚至眼淚還有點滲出眼眶,雖然她不甘心,但有什麼辦法?這也是她心中最深的傷口。

“這種病醫院肯定醫不好,不過我有辦法醫治”唐顏不忍心看到氣氛變得憂傷,立馬就回應了幾人,算是給他們一顆定心丸。

“嗯?你可以醫?”沐峯有點不敢相信,醫院都說不可以,唐顏竟然說可以醫,難道唐顏的醫術很高超?

“有一點把握,我只能說試試看”唐顏轉頭看向沐峯迴應道,心裏卻是沒有多少信心,他不知道他的辦法管不管用,就算管用,距離完全恢復,還是需要很長的時間,不是因爲要長期治療,而是唐顏自身的實力還不足以讓沐鶴瞬間康復,唐顏只能說盡他最大的能力。

“真,真的?”沐璃有點不敢相信,本來這病醫院都已經判斷無法醫治了,唐顏卻說他自己可以治,也就是說如果醫治好,他的父親就不會死了,沐璃原先那掛着眼眶中的眼淚,瞬間滑落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