嘗試着走到小樹下面,林沐楓立刻感覺先前還昏沉沉的大腦立刻清醒了許多。

嘿,神了!貌似也不是那麼太差啊,小樹 小樹,沒有讓哥失望,不愧是哥抽出來的。林沐楓心裏極爲無恥的想到,然後開始想着下次會抽到什麼,然後去宰了那個囂張的年輕人。

一想到那年輕人,林沐楓大腦突然一陣疼痛,一堆混亂的記憶從腦海裏冒出,林沐楓敢肯定,這記憶絕對不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是這身體原先主人的,他雖然死了,可自己魂穿了,而他腦海裏的一些記憶同樣也保存了下來,這也是自己爲什麼感覺這個世界明明很陌生,可是偏偏總是又有種熟悉的感覺原因。

“痛死我了,你人都死了,還留這麼多記憶幹嘛!”


林沐楓痛苦的半跪在草地上,雙手捏拳,拼命的在地上敲打着,只希望能夠緩解一下痛苦。

血……好多的血………滿地的血………

幾個漢子猙獰的笑着,他們拿着刀子捅進一個個熟悉面孔人的身上,甚至連小孩都不放過……

痛苦,好疼苦,就爲了一本書?一本破書?

如水般的記憶瘋狂的呈現在林沐楓腦海裏,此時,林沐楓就像一個看客,冷漠而又無力的看着這些畫面,畫面中的面孔每次一倒下,自己的心就會莫名的一痛,還有一絲不甘。

不甘……不甘……天道不公!

“啊!!!你們都去死吧!!!”

林沐楓突然瘋狂的站起身,雙目血紅,雙拳拼命在草地上留下一個個拳印,草屑滿天飛舞。

“呼呼、、、終於結束了嗎?”

一陣發泄後,林沐楓整個身子的力氣都好像被抽光了一下,狼狽的躺在地上,而腦海中的記憶也恢復了八成,只是這些記憶除了剛開始影響到他的情緒外,現在反倒沒什麼了。

通過腦海裏的記憶,林沐楓終於知道這裏是那裏了,恆古大陸,弱肉強食!

這個大陸人口據統計至少又三千億以上的人口,大陸武風昌盛,基本上小孩一出世就會被家裏人要求習武,除了強身健體外還可以保家衛國,最關鍵的是會受到別人的尊敬。

因爲習武過多,導致大陸的武技成了天價,就連最差的九品武技也可以讓人爲之瘋狂,因爲武技對武者太重要了。

打個比方,一個不會武技的九品武者大概可以對付十幾個普通士兵,而一個會九品武技的九品武者卻可以對付一百多個普通士兵,兩者的差距只是一本最差的九品武技!

而林家之所以被人滅了滿門完全是因爲林沐楓的父親無意中得到一本八品武技,這纔有了滅門之災。

PS:【新書期間鮮花和收藏很重要,希望各位兄弟姐妹們能夠點擊一下收藏,在送幾朵小紅花,在下就感激不盡了。另外,新書期間,每天三更,九千字左右。每五百朵鮮花就爆一更,每天最多爆兩更,所以請大家不要客氣,把鮮花瘋狂的砸向俺吧。】 PS:【新書期間鮮花和收藏很重要,希望各位兄弟姐妹們能夠點擊一下收藏,在送幾朵小紅花,在下就感激不盡了。另外,新書期間,每天三更,九千字左右。每五百朵鮮花就爆一更,每天最多爆兩更,所以請大家不要客氣,把鮮花瘋狂的砸向俺吧。】

正 文


八品武技,足以讓一個心神不堅定的人做出一些殺人放火的勾當,更何況是藍月鎮上作惡多端的張家。

張家是藍月鎮最大的家族,鎮上唯一的九品家族,對,就是九品家族,至於林沐楓的林家,只能算個不入流的家族。

因爲武技的稀有,所以大陸家族實力的劃分也很嚴格,家族內至少有一名八品武者, 六位九品武者纔算的上九品家族,而張家的族長張士誠正是一位八品後期的武者。

張士誠奮鬥了一生也不過纔得到一本九品武技,所以在知道林家得到一本八品武技後立刻動了邪心,殺光了林家上下。

透過腦海裏的記憶,林沐楓一陣苦笑,他不知道自己是該謝謝張家還是恨張家,要是沒有他們,自己或許還在過着乞討的生活,怎麼會得到這逆天的系統,可是他又很恨張家,因爲前世那個世界雖然讓他沒有一點的留戀,可是唯獨一個女孩讓他永遠都忘不了。

蘇蘇,和他一樣,孤兒院一起長大的,長大後的蘇蘇因爲漂亮可愛被人給領養了,而自己還是繼續留着了孤兒院,不過蘇蘇這個善良的丫頭每天都會來看自己,不管是颳風還是下雨,可惜自己可能永遠在見不到她了。

“蘇蘇,我想你了、、”

林沐楓疲憊的躺在草叢上,一臉的倦意,不管是身體上還是精神上,他都感覺這個身子似乎不是自己的一樣,哦,不,應該本來就不是。

沙沙————

躺在草地上的林沐楓正準備閉眼休息的時候,一陣微弱的聲音響起,立刻引起了他的警覺。

因爲這個身子原先的主人本身就有九品武者的實力,加上自己已經和他融合的差不多了,耳力和眼裏自然有了很大的進步。

隨意拍打了一下身上的草屑,林沐楓靈活的躲到蘭若樹後面,低着頭,半蹲在地上,屏住呼吸,一動不動。

一陣微風吹過,帶起幾片落葉,還有蘭若樹的獨特清香。


“咦?剛纔明明聽到那小子的聲音,怎麼認突然沒了?難道發現我了?不可能啊,那個廢物怎麼可能會發現我?”

一個穿着布衣的漢子從草叢中走出,自言自語的說道,雖然聲音不大,可是以林沐楓的耳力還是清楚的聽到了。

聽到這話,林沐楓差點沒有跳出來罵他,你妹啊,你才廢物,你一家都是廢物!

剛剛有了這個想法後林沐楓自己心裏也是一驚,自己怎麼懂這些奇怪的語言了?不過他很快就明白了,這應該是腦海裏記憶的原因。

偷偷摸摸的打量了眼正環繞四周的漢子,腦海裏的記憶告訴他這個人是張家的護衛,實力應該有九品左右,和他不相上下,可是自己偏偏此時使不出多少力氣來,如果被他發現了就不好了。

“這棵樹還真是挺特別的啊。”

猶豫沒有找到林沐楓,漢子就四處看了一下,剛好看見了一顆藍色的小樹,隨着微風的擺動,樹上傳出一陣陣清香,讓漢子整個精神都爲之一振。

系統:“宿主是否讓蘭若樹只對自己人有效?”

系統突然響起的聲音嚇得林沐楓差點沒有蹦出來。

林沐楓對着腦海裏的系統大吼道:“大哥!你沒看到我正忙着嗎?這一不小心就會沒命的,被你這麼一嚇,到時候不是被打死了,而是被你嚇死了!”

面對林沐楓的牢騷,系統一陣沉默,讓林沐楓有種拳頭打在棉花糖上的感覺。

“算了,只對自己人有效是什麼意思?”

再戰神探 ,直奔主題。

系統:“就是宿主在本系統抽到的一切物品只會對宿主的朋友和家族子弟有效果,對外人沒有用處,比如蘭若樹,因爲宿主先前沒有設置權限,所以這個大漢感覺到神清氣爽,要是他在樹下修煉的話也會獲得系統加成,但是如果宿主設置了權限,那麼這大漢在蘭若樹下面只會感覺到樹的清香和一點點提神作用,不會有修煉加成效果。”

系統解釋了一大推,林沐楓終於明白了,立刻說道:“這還用問我嗎?當然設置權限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以後遇見這事不用問我了,真麻煩。”

“要是把這奇怪的樹搬回去,說不定老爺會重重有賞。”

這時,大漢突然一個人嘿嘿笑着說道,只隔着一座樹樁距離的林沐楓當然聽的清清楚楚,心裏也是一陣氣結,媽的,殺我全家不說,哦,不對,應該是殺了這個倒黴鬼的全家,現在又來搶我的樹,真當老子好惹啊。

林沐楓心裏發着狠,可是漢子已經動了,漢子上前一步,露出一雙粗大的雙臂,將蘭若樹緊緊抱在一起,然後一聲粗喝,‘起’!

漢子聲音是喊出來了,可是臉憋紅了才發現那顆藍色小樹一點反映都沒有,就這麼呆立在原地,貌似自己引以爲傲的力量在它面前一點用處有沒有。

隨着一陣清風,蘭若樹藍色的小樹葉一陣晃動,可這看在漢子眼裏就好像這顆小樹在嘲笑他一樣,漢子頓時怒了,再次發力,想拔出蘭若樹,可是依舊還是沒有反映。

來來回回發了十次力,漢子終於筋疲力竭的坐在草地上,大口喘着息,他脫力了,更可笑的是他和一棵樹較上勁了,這要是讓別人知道了還不笑死。

“老子既然拔不動你,那就一把火燒了你!”

漢子坐在地上,看着蘭若樹低聲吼道,就好像這棵樹是他的仇人一樣。

這時,一直躲在樹後的林沐楓坐不住了,你丫的拔我的樹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想燒掉它,實在罪無可赦,等下爆他一百次菊花以示懲戒。

“吱吱,大個子,你長這麼壯有什麼用?到頭來連一棵樹都拔不出來,醜不醜啊?我要是你乾脆一頭撞死算了。”

“你是什麼人?”

聽到這個調侃的聲音,大漢立刻一臉的警覺,臉上先前還在倦意也隱藏了起來,在對方來歷不明的時候,自己可不能露出一絲倦意,不然豈不是讓人有機可乘,可是他卻不知道林沐楓已經在旁邊看了很久了。

看着一臉嚴肅的漢子,還有臉上怎麼也找不到的倦意,林沐楓心裏一陣佩服,就差說大爺你乾脆也去魂穿吧,保證你得個奧斯卡影帝。

“嘿嘿,別這麼認真啊,我剛纔可是在旁邊待了好久,我看你也累了,不如先休息一下,這綁着臉多難受啊。”

林沐楓嘴裏嘿笑着,然後慢慢的走向大漢,臉上看似有持無恐,其實他心裏也很害怕,他怕大漢力氣並沒有用盡,突然暴起,那自己就玩完了。

“你就是林家餘孽林沐楓?哼,看上去也不傻啊,居然一直躲在旁邊。”

漢子確實沒有了一點力氣,說話的時候已經坐在地上,一動不動,只想快點恢復力氣然後將林沐楓擊殺。

得,你和一棵樹較勁了半天,現在還說我不傻?大哥,到底那個纔是傻子?看着大漢一臉高人的樣子,林沐楓頓時無語了,真是被傻子說自己不傻啊。

額,這句話聽起來好怪,被傻子說不傻,豈不是證明自己是傻子了……

林沐楓心裏一陣糾結,索性也不多想,學着以前看過的古裝片說道:“告訴我張家的整體實力,我可以饒你一命。”

林沐楓之所以和漢子廢話半天沒有去殺他就是想知道張家到底有多強,畢竟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個道理他還是知道的。

聽到可以活命,漢子眼裏閃過一絲渴望,可是想到自己就算活了下去,家主也不會放過自己的,於是一咬牙:“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漢子說話的時候眼神閃若,左右四望,林沐楓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東西,也是個怕死鬼,於是笑道:“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是吧?好,那我今天就剮剮你,知道什麼叫爆菊花嗎?”

爆菊花?漢子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稱呼,不過想到既然和花沾邊那就應該沒有什麼,於是不屑的說道:“一個娘娘腔,張嘴閉嘴就是花的,你就不能拿點厲害點的東西出來?”

林沐楓笑而不語,從旁邊的地上撿起一根樹枝,然後把漢子用力翻過身,在後者驚異的目光下拔下他的褲子。

“你、、、你要幹什麼?”

看到林沐楓一臉**的拖掉自己的褲子,漢子頓時慌了,難道他有那種癖好?

看着一臉驚恐的漢子,還有後者臉上的表情,林沐楓就一陣噁心,立刻說道:“我性取向正常,你放心,你就是請我上我也不會上的。”

聽到林沐楓並不是向自己想的那樣,漢子鬆了口氣,只是表情剛剛緩和了一下,臉上立刻掛滿了痛苦的表情。

“啊!!!”

一聲吼叫響破整個小山,住在山下的不少村民也都聽到了這悽慘的叫聲,個個害怕的躲在家中,生怕是什麼野獸出來害人。

“你、、你、、、”

漢子整個身子彎在一起,疼苦的捂着自己的臀部,指着林沐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不過他現在算是明白爆菊花是什麼意思了。

看着漢子痛苦的表情,林沐楓也心有餘悸的看了看手中的棍子,上面還沾着血跡,以前雖然知道這玩意,可是卻沒有試過,沒想到今天到是有機會了,還好是對付別人,要是對付自己那還得了,這必殺技絕對不能讓別人學去。 “太噁心了,下次不會在做這種事了。”

林沐楓厭惡的丟掉手中的棍子,一個人自言自語的說着,雖然聲音不大,可是趴在地上的漢子還是聽的清清楚楚,差點沒有跳起來,你還想有下次?

“看什麼看,是不是還想在來一次啊?”

見漢子惡狠狠的望着自己,林沐楓示威的擺了擺手,嚇得後者立刻低下了頭,不敢直視,同時還條件反射的捂住自己的臀部,生怕林沐楓真的在來一次。

看到這麼一個漢子做出這女兒姿態,林沐楓笑了,滿臉邪惡的說道:“別害怕,回答哥哥剛纔的問題,哥哥就不爆你菊花。”

看着林沐楓大灰狼般的笑容,漢子心裏一動,眼裏閃過一絲殺機,然後裝作驚慌的說道:“好,我告訴你,你過來。”


林沐楓微微一笑,走到漢子身邊,半蹲下身:“說吧。”

“我告訴你……你去死吧!”

漢子貼着林沐楓的耳朵說這話,在說道最後兩字的時候,身子猛然暴起,青筋暴起的手臂捏着拳頭狠狠的砸向林沐楓那讓他厭恨的臉頰。

小子,讓你囂張,這下你玩完了吧。

看着林沐楓還沒有反映過來,漢子心中一陣得意,他已經想好了,林沐楓剛纔怎麼折磨自己的,那自己也就怎麼折磨回去,另外還有多爆他幾次菊花。

可惜,漢子完全忘記了自己才勉強恢復了一點力氣,雖然距離很近,可是身體發揮的實力還不到以往的兩成,拳頭的速度和勁道自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厲害。

看着漢子的動作,還有那傻笑的樣子,林沐楓冷哼一聲,一把捏住後者的拳頭,然後用力一扭,漢子立刻發出疼苦的嘶叫聲,叫的林沐楓頭皮一陣發麻。

“小子!我艹你老***的!有種殺了我!”

強烈的疼苦讓漢子忘記了一切,嘴裏大聲喊着狠話。

被人問候了自己的親人,林沐楓心裏自然不好受,雖然自己是孤兒,從小到大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誰,可是也不能讓別人這樣隨意侮辱,頓時,林沐楓心裏起了殺機,如果這是在前世,或許他最多隻是心裏恨恨而已,可是現在這個地方殺人是不犯法的。

“你想死是吧?好,我成全你。”

林沐楓平淡的看着漢子,慢悠悠的舉起自己的拳頭,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心在顫抖,這可是殺人,第一次殺人,這在以前是犯法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