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呲!”火蛇一口咬在了韓羅的肩頭。

蘇陽興奮的快要蹦起來:“太爽了,咬,咬死這混蛋玩意。 豪門搶奪二婚少奶奶 鄭飛,那條火蛇能不能把韓羅也給吞了?”

蘇陽並沒有注意到,一旁的鄭飛看到這一幕的時候,臉色變的有些難看,忍不住的嘀咕道:“糟了,火舞要失敗了!”

緊接着鄭飛像上次對付我一樣,準備咬破舌尖,用鮮血激發火蛇的狂暴力量。但最終他還是停了下來,嘆息道:“已經晚了!”

火蛇自從咬住了韓羅的肩膀之後,身體就在不斷的膨脹,最後竟然鼓成了一個球,爆裂開來。反觀韓羅,一臉淡然,好像對火蛇完全不在意。

我有些明白了,火蛇本來是想吞噬韓羅的力量壯大自己,但沒想到韓羅身體內的力量實在太龐大,竟然把火蛇撐爆。

不過這也算是好事,至少削減了韓羅的力量。我伸手把鄭飛拉到一旁,笑道:“該我出手了!”

韓羅也深吸了一口氣:“玩夠了吧?羅漢,你該乖乖靈魂歸位了!”

“不好意思,該歸位的是你!”

先是一記乾坤印,韓羅輕鬆躲開,他也打出一隻鬼影,以極快的速度掠到我身邊。

“坤!”我急忙調動大地之力,阻擋下那鬼影。

但我還是小看了韓羅,那隻鬼影在飛到我身前時,竟然瞬間分裂成六個,把我圍在中間,看樣子是想佈置什麼陣法。我仗着自己速度快,也沒太在意,準備跑出他們的包圍圈。

“嗡!”

我一頭撞在了一堵無形的的牆上,而且腦子一陣刺痛感。

“羅漢,不要掙扎了!”

“轟!”沒等我緩過勁來,一個六角星形狀的印記從頭頂砸了下來。

我瞬間被砸進了地面下,而且越來越深。我依稀能聽到外面蘇陽和鄭飛的嘶吼聲,可是他們兩個聽起來像是佔據下風。

在地底最痛苦的就是呼吸,如果不是還有“坤”字決能幫我調動大地之力,我很可能會被憋死在這裏。

漸漸的,我的身體越來越僵硬,大地之力似乎也不怎麼管用,悶在這地底,真的很難受。

“啊!”

婚庸無道:負心老公給我滾 我身體周圍的土壤似乎全部消失了,換成了一塊塊堅硬的大石頭。在那些石頭的擠壓下,我覺得自己都快被擠成了肉片。

心裏又有了死亡的恐懼感,我用了自己能動用了一切力量,都無法脫身。在地下最有用的就要數“坤”字決,可是隨着身邊的土壤漸漸消失,“坤”字決的效果微乎其微,我又無計可施。

“唰!”危急時刻,我腦海中的那本書再次出現。

這次沒等書頁翻開,我就眼前一亮,猜到自己這次要掌握的是哪個字。艮爲山,在這滿是石頭的大涼山,也只有“艮”字決能幫到我。

果然,一切如我所料。我如飢似渴的把那個大大的“艮”字下面的介紹全部銘記在腦海中。“艮”字決如果能夠掌握到極致,有拔山填海的恐怖效果。

“艮!給我破!”我默默嘶吼。

隨後,緊緊擠壓我的那堆石頭全部都四散開來,反而爲我創造了一跳通道。我順着那通道,輕鬆的闖了出來。

從地底走出來的一瞬間,渾身輕鬆,簡直爽的快要飛起來。定睛一看,韓羅那廝竟然在壓着蘇陽和鄭飛打,他們倆聯手都擋不住韓羅的攻擊。

“坤!艮!”

大地之力聯合山之力,猛然間出現一度石牆,擋在了韓羅的面前。蘇陽和鄭飛這纔有了喘息的機會,向我的身邊靠攏。

“哈哈哈,我就知道漢子沒那麼容易垮。”蘇陽大笑道。

宅在諸天世界 鄭飛撇了撇嘴:“那不知道剛纔是誰那麼拼命,還以爲羅漢已經不行了。”

我苦笑着搖了搖頭,這兩個傢伙還真是沒有緊迫感。韓羅的臉色變的有些難看,沉聲道:“沒想到你總是能出乎我的意料,不過到此爲止了。”

韓羅怒吼了一聲,渾身上下黑霧瀰漫,連四周的空氣都變的讓人覺得無比陰冷。而且他身體周遭的黑霧很詭異,似乎又腐蝕靈魂的能力。

“呦呵,終於要出全力了麼?那我也不能拖後腿!”蘇陽背部的大龜殼又出現了。

王家一些高人親自出手,把這玄武之盾跟蘇陽的身體融合在一起,成爲他的本命法寶。符師本來戰鬥力就不強,有了玄武之盾,再加上數量恐怖的符籙,簡直就是個人型坦克。

鄭飛也冷笑了一聲:“那我也不能藏拙了,我倒要看看,道門這一代最強的弟子,到底有多強!”

他的身體突然膨脹,像是要裂開一般,散發着恐怖的氣勢。當初跟我打的時候,他就差點使出這招,我還是很好奇他會變成什麼樣的。

讓我有些失望的是,他只是塊頭變大了些,把衣服撐破,露出了渾身的肌肉疙瘩。看起來也沒什麼特殊的,難道他就是要耍耍帥而已?

蘇陽第一個衝了出去,密密麻麻的符籙被扔出去。不過那些符籙竟然有很大一部分都沒發揮效用,碰到韓羅身體周圍的黑霧之後就變成了廢紙,掉落在地上。

鄭飛也沒閒着,不知道從哪拿出來一把衝鋒槍,那架勢像是要把韓羅給打成篩子。他手裏的槍也確實比較恐怖,打出來的不是子彈,而是紅色的光線,讓我都覺得很危險。

“轟!”

紅色的光線差點就轟到了韓羅的身上,韓羅身後的一塊大石頭竟然全部變成了粉末,被風一吹,揚的滿天都是。 第4050章

墨九狸看了眼桌上剛才對方送上來的東西,倒是很齊全,靈果,靈茶,還有點心和靈酒等等……

每一樣都十分精緻,分量不多,但是看著十分誘人!

「看起來這裡的服務還真的是不錯!」黃武拿起一顆靈果咬了一口道。

「那是因為主子拍賣的東西多,你看其餘的包間,根本沒有人送吃的!」黃文看著下面說道。

黃武往下面一看還真的是,然後黃文和黃武發現,四樓的包間,都會給送果盤的,三樓就沒有了,這樣一對比,也就明白他們所在的包廂是諸神拍賣行內最好的了……

不過,就在墨九狸三人坐在包廂內,等著拍賣會開始的時候,忽然間包廂的門被人推開,從外面進來一群人,差不多有十幾個人左右!

中間是一個白髮鬚眉,一臉傲慢的老者,周圍跟著一群服飾各異,看起來都不太好惹的人!

墨九狸微微挑眉看了眼對方,就收回了視線,而對方為首的是一個身穿青色長衫的中年男子,視線不屑的在墨九狸三人掃過,最後皺眉看了眼黃武問道:「你們誰說的算?」

黃武直接伸手指向坐在哪裡低著頭,似乎在想什麼的墨九狸!

聞言,對方微微皺眉,沒想到竟然是這個被自己忽視的小和尚,是這兩個人的主子!

「閣下怎麼稱呼?」對方語氣傲慢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戀上”黑老大” 墨九狸理也沒理對方,更加不可能回話了!

「恩?難道你們主子是聾子不成?」對方有些不悅的看著黃武問道。

「黃武,按鈴!」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是,主子!」黃武聞言,直接微微起身,按了一下桌子一角的按鈕。

門口的一行人見狀,臉色都冷了下來!

不等中年男子說話,之前來給墨九狸送果盤的男子,就出現在門口了,看到包廂裡面多了很多人,對方也是一愣,不過還是擠到了前面,看著坐在哪裡的墨九狸問道:「三位,可是有什麼事情?」

「你們這個包廂的門似乎不太好,什麼人都能夠隨便進來嗎?」墨九狸抬起頭看著對方問道。

「他們是?」拍賣行的工作人員不確定的問道。

「我們不認識,自己闖進來的,我喜歡安靜麻煩你清理下!」墨九狸直接說道。

「抱歉,是我們大意了,我馬上把人趕出去!」聞言,對方終於明白怎麼回事了,立即賠禮說道。

說完,轉身看向青衫男子一看,竟然還認識,對方到嘴邊想要呵斥的話,微微一頓,看著青衫男子問道:「許長老,你們是不是來錯包廂了?」

「呵呵,看起來你認識我,那就好辦了,我們今天來的有點晚,三樓的包廂都坐滿了,所以我們打算坐在這裡,他們三個人花了多少錢坐在這裡的,我們付雙倍,你去跟他們說一下,然後讓他們離開,把包廂讓給我們……」許長老看著工作人員冷聲說道。

原本他們許家的包廂是在三樓的, 衝鋒槍的後坐力明顯要大的多,鄭飛都變成這副壯漢模樣,還是不可避免的往後退了幾步。原來他變這麼壯,就是爲了能使用那把衝鋒槍。

“能不能行啊你,看起來挺像回事,打不中有屁用。”蘇陽忍不住抱怨道。

鄭飛冷哼了一聲:“你行你來?這槍不是那麼好掌握的,整個暗警中,也就我能搞的定。”

兩人鬥嘴的空當,韓羅已經以雷霆萬鈞之勢衝了過來,他首先要解決的還是鄭飛。鄭飛手裏那把衝鋒槍的威脅實在太大,而且就我們三個而言,鄭飛的防守最弱,無疑是最軟的那顆柿子。

ωωω ◆ttκā n ◆C〇

鄭飛有些傻眼,罵道:“我靠,爲什麼衝着我來?”

韓羅身體周圍環繞的黑色霧氣變成了一條鎖鏈,不過在鎖鏈的尾部是異常鋒利的鉤子,如同蠍子的尾鉤一般。

那鉤子尖端泛起寒光,而且呈墨綠色,很可能含有劇毒。如果被這鉤子甩到身上,用腳趾頭想都覺得疼。

“乾坤印!”我扔出一記乾坤印。

但乾坤印被那黑色的鎖鏈抽中之後,瞬間就分崩離析,化成了普通的靈氣。我不死心,又用“坤”字決凝成一堵牆,擋在鄭飛的面前。

此時的鄭飛也沒有要逃走的意思,端起衝鋒槍,準備再打幾槍。這次他嫺熟了許多,至少沒像剛纔似的,等了好久才轟出一槍。

“轟轟……”

一連轟出了六槍,那六條紅色的光線直奔韓羅,他也不得閃身躲避。這給了鄭飛喘息的機會,趁機往後退了幾步。

紅色光線蘊含着毀滅性的力量,目標直指韓羅,任憑韓羅如何躲避,紅色光線都繞着彎的追擊,應該是已經把打擊目標鎖定。

“靠,早這樣不就行了,轟死他丫的!”蘇陽興奮的吼道。

蘇陽也在不遺餘力的給韓羅製造麻煩,不時的扔出符籙。大部分符籙都失效,不過還是有一部分發揮了效果,在這種時候也能讓韓羅很鬱悶。

“嗨,不是我不想早點這麼轟炸他,關鍵是我也第一次用這把槍,還不熟悉。”鄭飛訕訕的笑道。

蘇陽又是一陣擠兌,兩人心情都很輕鬆,對眼前的形勢很樂觀。但我高興不起來,如果那六道光線全部轟炸在我身上,可能會讓我身受重傷,甚至有死亡的可能。可對方是韓羅,我不信他沒辦法擋下。

他的實力可比我要強悍很多,我都有把握躲避其中兩三條光線,拼着受傷脫離困境。韓羅此時也確實沒有慌亂,紅色光線只能在他屁股後面追着。

泡大神纔是正經事 “鄭飛,那六道光線能持續多久?”我緊張的問道。

鄭飛想了一下,說道:“估計能持續個三五分鐘吧,我覺得韓羅沒能力躲那麼久。”

三五分鐘都足以結束一場戰鬥,我努力的盯着韓羅,想趁他慌亂的時候給予致命一擊。可是韓羅好像早已經胸有成竹,每一步都退的恰到好處,都將近一分鐘過去,紅色光線也沒能接觸他的身體。

雖然那紅色光線要等到三五分鐘才能失效,但用不了三五分鐘,它就會變成強弩之末,攻擊力大減。

“別傻看着了,一起攻擊!”我大吼了一聲,毫不猶豫的拋出一擊乾坤印。

韓羅的反應速度超出我的想象,我本來是想讓乾坤印擋住他的去路,配合紅色光線攻擊他。沒想到他非但避開了乾坤印,反而讓其中一道紅色光線擊潰了乾坤印,隨後那道紅色光線也變的黯淡無光,很快消失。

“羅漢,你搞什麼啊?你是想出手救他?”鄭飛皺着眉頭嘀咕道。

蘇陽有些迷茫,隨後訕笑着爲我解釋:“漢子肯定是失手了,他是想擋住韓羅的退路。”

“不用管他,我們就等着看好戲吧。他逃不掉的,這是最新研製的激光槍,發射出的激光能夠智能導航,追擊目標。”鄭飛解釋道。

我並不是不相信高科技,我只是覺得這個什麼狗屁激光槍還無法擊敗韓羅。要是能有個激光炮什麼的,說不定會有效。

我黑着臉,深吸了一口氣:“待會如果那激光失去了效果,你能不能再補幾槍?單單這幾槍,我估計奈何不了韓羅。”

“額,不行,這激光槍一個小時內最多也就發射七次。剛纔我已經打了七槍,想再補幾槍,可能要再等一個小時。”鄭飛的有些尷尬的解釋道。

我靠,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後黃花菜都涼了。這玩意拿來對付一般的煉氣化神境界修道者,就是完虐的節奏,可是想要轟炸韓羅,還差了點火候,幹不倒他。

“那就別墨跡了,收起你的激光槍,現在一塊出手。”我冷聲道。

鄭飛還是有些猶豫:“不能夠吧,這激光理論上來說,就算不把韓羅轟死,也能把他轟成廢人。咱們要是出手,跟你剛纔似的,還不如在這看着。”

鄭飛這廝平時也是心高氣傲的主,誰也不服,我又不是渾身王霸之氣,一時半會也沒法讓他都聽我的。還好蘇陽知道我脾氣,我都這麼說了,肯定有道理,毫不猶豫的跟着我出手。

“三個臭皮匠,永遠頂不了諸葛亮。”韓羅這個時候突然冷笑出聲。

“快,用符籙砸,死命砸!”我吼道。

蘇陽沉默不語,大把大把的符籙被他扔出來,我努力的用“震”字決凝聚雷霆之力,一時間天地變色,烏雲蔽月,山雨欲來風滿樓。

“鄭飛,不愧是暗警首領的孫子,連最新研製出來的激光槍都能拿來防身。如果殺了你,想必那老不死的,會瘋狂吧。”韓羅目光陰森的盯着鄭飛。

這個時候鄭飛也看出了不對勁,韓羅雖然還一直在躲避那紅色光線,但速度慢了很多。因爲紅色光線看起來已經暗淡了些,速度也不如之前。

他趕緊拿出手槍對着韓羅轟,可是已經晚了,韓羅張開嘴,吐出一顆長着兩隻鬼角的骷髏頭來。

那長着鬼角的骷顱頭也張開大嘴,我頓時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彷彿要把我也吸入口中。剩餘的五道紅色光線並不去追擊韓羅,反而都進入了骷顱頭的口中。

我心中一沉,沒想到韓羅還能用這種手段吞噬了激光。就連後來鄭飛用手槍轟出的幾道火光,也都被骷顱頭吞下去。

“這……這怎麼可能?”鄭飛一臉難以置信。

“震!給我轟!”

一道雷光向那骷顱頭劈去,韓羅一揮手,黑色的鎖鏈擋下了雷霆,整條鎖鏈都被電的閃閃發光,韓羅卻絲毫不在意。隨後他再次舞動鎖鏈,朝我揮來,我不得不用雷霆巨爪很吃力的擋下他的攻擊。

骷顱頭並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飛快的衝向鄭飛。我隱隱感受到了恐懼,那骷顱頭中蘊含了太狂暴的力量,它要爆炸了!

“鄭飛,快跑!”我大吼。

只可惜我被韓羅纏着,無法脫身,只能靠鄭飛自己了。果然,那骷髏飛到距離鄭飛不遠的地方,突然膨脹,一股恐怖的力量猛然爆發。

“轟!”

火光摻着黑色的霧氣四處飄散,鄭飛努力逃走,卻沒逃掉。而且蘇陽爲了救他,擋在了鄭飛面前,兩人幾乎已經是在爆炸中心,血肉模糊的癱在地上,氣息無比微弱。

“韓羅,你特麼死定了!”我憤怒的渾身顫抖,睚眥欲裂。

雷聲滾滾,風雨大作,這無疑對我很有利,我佔據了天時地利,我學到的靈決都能得以發揮。

“乾!坤!震!巽!坎!艮!”

六道靈決同時使用,韓羅幾乎被我的攻擊困在其中,無論往哪個方向逃,都會被擊中。他手中的黑色鎖鏈也都被阻隔,無法攻擊到我。

“如果乾坤八卦訣你能全部使用,部下八卦生死陣,我現在就認輸。可惜,你沒機會了!”韓羅仰天大嘯,身體內的黑色霧氣越來越狂暴,似乎對我有着致命的威脅。

我深吸了一口氣,最終的對決終於要來了。六種靈決凝聚的攻擊雖然能纏着韓羅,但無法對其造成致命打擊,我只能儘量將這六種力量融合,盡全力擋住韓羅,但我估計贏希望很小。

“韓羅,住手!現在不是最終對決的時刻,沒必要暴露實力。”突然,天空中傳來一道吼聲。

這吼聲讓我有種震耳欲聾的的感覺,有種強大的壓迫感襲來,我忍不住渾身一顫,腳步都有些踉蹌,差點跌坐在地。

“葉不凡,你好歹也是幾百歲的人了,竟然還用這麼卑鄙的手段?哼!”這是孟老的聲音。

孟老最後那一聲“哼”,讓我輕鬆了許多,剛剛那股壓力頓時消散。反觀韓羅,臉色變的很難看,死死的咬着牙,嘴角流出一絲黑色的血液。

孟老和葉不凡都到了,剛剛那劍拔弩張的氣氛一掃而空。有他們兩個在,還輪不到我和韓羅出手。

“道門真是好大的威風,我不使出全力,還不肯鬆口。羅漢,你歇一會吧,天亮之後下地府!”孟老憑空出現在我的面前,冷哼道。

我頓時眼前一亮,這麼說來,孟老跟道門的交涉已經成功了? 第4051章

但是也是需要提前跟拍賣行預定的,但是許家負責跟拍賣行預定的弟子,是他的侄子,對方因為一時忘記,沒有及時跟拍賣行預定,所以三樓原本屬於許家的包間被別人預定了去!

等到他們來了之後,才發現沒有預定包廂,如果這次只是許家人來就算了,偏偏今晚來的還有一位許家的貴客,就是他身後的哪位白衣老者!

對方在許家住了幾天,原本想離開的,但是剛好聽聞諸神拍賣行一年一度的拍賣會在今晚,就多留了幾天,許家家主為了跟對方交好,可是費了不少精力!

今晚特意叮囑自己,一定要好好照顧對方的,結果來到之後包廂都沒有了,如果哪個弟子不是自己的請侄子的話,他早就一巴掌把人給拍死了……

就在他鬱悶的時候,忽然間聽到大廳內有人議論說,四樓九號包廂的客人,似乎不是諸神城的人,看著十分陌生,卻不知道為什麼對方三個人竟然坐在四樓的九號包廂內!

因此,許長老心中一動,直接來到墨九狸的包廂內,看到墨九狸三人的時候,許長老就證實了下面的人說的是真的,墨九狸三人一看就不是諸神城的人,而且一看就沒什麼背景,因此許長老才會如此囂張!

工作人員聽到許長老的話,簡直都被氣樂了!

看起來這許家之前的傳聞是真的了,他掃了眼許長老身後被許家人眾星捧月保護在中間的白衣老者,心裡大概明白了!

但是,許家怕是忘記他們諸神拍賣行背後是神殿了!

工作人員客氣的看著許長老說道:「許長老,不好意思,四樓的至尊包廂,只有手持諸神拍賣行金卡的人,才有資格坐在這裡,許長老想留在這裡請出示您的金卡!」

「我沒有金卡,難道他們就有……」許長老聞言怒道,結果說到一半,就看到黃文的手裡把玩著一張刺眼的金卡!

頓時,許長老的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

沒想到對方真的有諸神拍賣行的金卡,可是對方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會有諸神拍賣行的金卡?

許長老明白這裡不是他們許家能放肆的地方,神殿不是許家能夠招惹和得罪的!

可是,現在拍賣會的人來了很多,這會兒下去怕是一個包間都沒有了,別說上樓了,怕是二樓的雅間都沒有了,難道他要帶著尊者去大廳坐著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