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導師一路忍受著記者們的狂轟亂炸,低著頭,走進了休息區。

林天明在上次道歉之後果斷選擇了退出好聲音。

如今這個舞台上留下的就只有真正有實力的歌手了。

這些歌手每一位都有不亞於林天明的實力,是真正拿實力在歌手中拼出來的實力派!

哪怕是鹿一凡面對他們,都有著不小的壓力。

在休息區的鹿一凡問了一句工作人員鉤鉤的狀況,工作人員很無奈的說道:「抱歉啊,龍套哥,鉤鉤還沒來,有很大的概率,他今天來不了了。

您還要等嗎?」

鹿一凡皺了皺眉頭,點點頭道:「我再等等吧,把我出場的順序往後調吧。」

周圍的學員聽到這話,心中都不禁心災樂禍了起來。

並且互相之間竊竊私語了起來。

鹿一凡只是面色淡淡的勾起嘴角,他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這些個學員肯定是以為自己一定會被淘汰掉的。

與以往不同,明星幫幫唱環節中,學員出場的越早,越有利。

尤其是第一個出場的學員,因為事先觀眾們不知道他請的是什麼明星,在第一個出場,再加上現場主持人的氣氛烘托,定然能造成震驚的效果。

這種效果是隨著明星出場的先後次序,逐漸降低的。

到了最後,哪怕實力比前一名學員請來的明星還強一些的明星,也無法再造成讓人驚訝的效果了。

睜開了眼睛,鹿一凡看了看錶,再看看後台掛在牆壁上的那台直播電視機,他知道了演播廳內,四位導師的講話和華少的串場已經結束。

本來鹿一凡是被安排在第一出場的。

但是因為鉤鉤一直沒到場,而沒出道的張一興又絕對不適合第一位出場,所以鹿一凡決定讓自己的位置往後移。

在那鷹按下了那個紅色按鈕后,「隨機」選擇的第一名出場的學員是隋謙!

「好的,第一位出場的學員,是同樣有著『四小天王』美稱的年輕選手隋謙!他會請到誰來當自己的助唱歌手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華少說完台詞后,台上的燈光漸漸暗了下來。

兩個黑色的身影在台上不停的閃動。

當音樂前奏響起時,台上另一位明星的名字已經呼之欲出。

燈光亮起,不光觀眾們驚呼了起來,就連四位導師也有些不淡定了。

隋謙隋謙請到的明星,居然是李立國!

這位歌手,可是烈陽級的超級大腕歌手!

台下的四位導師里,除了苗峰感說能比李立國強上一點,其他三位導師絕對不敢在這位面前耍資歷。

論起來,李立國簡直能稱得上他們三位的師叔了!

別看李立國老,但是寫的歌卻是與時俱進。

台上,隋謙和李立國激情的演唱著李立國去年剛寫的一首大賣的新歌,引得台下的觀眾驚叫連連。

完美的演唱,加上如此大牌明星的助唱,卻是讓隋謙贏得了滿堂喝彩。

他演唱結束時,那鷹甚至親自迎接李立國坐到了自己的身邊。

苗峰還和自己的這位亦師亦友的老朋友擁抱了一下。

這下子誰都看得出來,隋謙手握勝券了。

經過了一輪輪的「隨即」抽籤,其他學員們輪番上場了。

經過了上一場比賽,順利留下來的十八位學員里,除了鹿一凡和隋謙,其他人最差的也是准紅月級歌手。

這些人請來的助唱明星,沒有一個低於紅月級歌手的。

甚至也有兩位請到了准太陽級歌手,當然,由於出場順序太靠後了,這兩位原本信心滿滿的歌手,並沒有因為請到了准太陽級歌手而得到多麼大的優勢。

當然,優勢還是有那麼一點的。畢竟准太陽級歌手,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請得到的。

觀眾席上,程曉有些鬱悶的說:「怎麼還沒輪到小凡啊?這都快到最後一個了吧?」

慕容萱萱也是咬牙切齒的說:「什麼叫『快到』啊?這特么就是最後一個了!那鷹的手氣真臭,隨即選個人,這麼低的幾率,還把小凡弄最後一個去了。她怎麼不去買彩票呢?」

聽了慕容萱萱的話,程曉心中隱隱約約覺得有些不對勁,但卻不知道哪裡不對。

然而他們並不知道,這第一輪其實應該是鹿一凡第一個出場的,奈何幫幫唱歌手沒到場,就讓隋謙撿了個便宜。

「你還是沒能打開心結嗎?」

見鉤鉤始終都沒出現,鹿一凡嘆了口氣,只能形單影隻的跟隨工作人員前往舞台上。

而此刻,台上的燈光已經暗了下來,觀眾看不清舞台上的狀況。

由於已經看膩了這種「神秘」的出場方式,觀眾們對於鹿一凡的出場,也是興趣缺缺。

當燈光亮起,觀眾們看到了舞台上竟然只有鹿一凡一個人坐在鋼琴前時,不禁嘩然一片!

別人都請出名已久的紅月,甚至是准太陽級歌手,鹿一凡卻連一個歌手都沒請來。

這差別也太大了點吧?

一些觀眾甚至想起來了前兩天林天明發的那條微薄,他們覺得,鹿一凡沒有請到明星幫幫唱,該不會真的是在圈內人緣不好吧?

「這次鹿一凡可是要輸大發咯!」

「連個幫幫唱的明星都沒有,這也太寒酸了吧!」

「難道他連個月級歌手都請不到嗎?」

觀眾們再次議論紛紛了起來。

(土豆的《元尊》當真是恐怖如斯啊!開書一個小時,打賞就超過了五十萬人民幣……這特么比我書里寫的還誇張啊!)

(本章完) 幫幫唱,幫幫唱,沒有明星幫忙,那還能叫幫幫唱?

就算你唱的再好,那也不符合規則啊!

現場的觀眾覺得鹿一凡的比賽路程算是到此為止了。

看直播的網友們也都紛紛感嘆鹿一凡時運不濟。

連台下的四位導師都暗暗搖頭。

所有人都一致認為鹿一凡這次沒請到明星,算是輸定了!

並沒有受到台下觀眾噓聲的影響,鹿一凡表情略帶一絲頹廢的開始彈起來了眼前的鋼琴。

在緩緩的前奏聲中,鹿一凡眼中閃著淡淡的光芒,對著鏡頭說道:「這首歌,我想送給每一位曾經愛過,卻未修成正果的人。

有些回憶不能忘記,有些感情失去后就不會回來,每一次愛都是一次修鍊,都是為了讓下一次愛更美好。」

鹿一凡說完話后,臉上的頹廢之色愈發濃烈了。

雖然不怎麼看好鹿一凡請來的明星,但是對於這位創作鬼才,觀眾們還是比較看好的。

空曠、撕裂、悠揚、冷清的旋律聲慢慢響起,慢慢透過這夜空傳了出去,空蕩而深邃的旋律回蕩在演播廳里的每一處角落。

旋律中,參雜著冷漠、悲傷、悠揚等一些略微傷感的情緒,讓原本有些躁動的觀眾們,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此時鹿一凡背後的大屏幕上,播放起了帝都華麗霓虹燈下的夜景。

這個有幾千萬人組成的全國性大都市裡,燈紅酒綠,閃爍著的霓虹燈下,街道上正穿梭著一輛輛豪華的汽車。人們臉上帶著疲憊的神色,腳步快速的往公交車和地鐵上擠著。

鏡頭轉向了一對正在吵架的情侶,他們哭嚎著,不停指責著對方。

淡淡的憂傷感,在觀眾們的心中鋪散開來。

正當鹿一凡要開口時,一個聲音卻突然響了起來!

「憑什麼要失望,藏眼淚到心臟,往事不會說謊別跟它為難。

我們兩人之間不需要這樣,我想……」

「哇!!!」

當觀眾看到台下身著白色西服,手持話筒,一步步深情的走上舞台的那個身影時,全場爆發出一片驚天的嘩然之聲!

「是鉤鉤!!」

「媽呀,居然是炎陽級歌手鉤鉤!」

「跟Jay一個級別的天王歌手啊!」

「比李國立可牛逼多了!」

「鹿一凡居然能請得到他!」

四位導師也不禁震驚了!

這四位導師跟鉤鉤都是圈內的好友,知道他最近狀態差到了極點,根本沒法參加節目。

甚至他曾經在一次聚餐的時候還說過,今年不想再參加任何節目了,想在家休養一年。

但是沒想到,鉤鉤今天居然為了鹿一凡而來參加節目了!

要知道哪怕是Jay,哪怕是苗峰在他這種時期也是不可能請得動他的!

這鹿一凡居然請動了!

網路上,觀看直播的凡粉和網友們集體高(和諧)潮了!

「媽呀!是鉤鉤!」

「好久沒見鉤鉤了!龍套哥居然能把他請來!」

「我艹,我看誰還敢造謠我加一凡人緣不行!」

「牛逼了!牛逼了!」

「炎陽級歌手!這特么龍套哥不唱也能晉級啊!」

鹿一凡淡笑著看著鉤鉤,在歌曲間隙,低聲道:「你還是來了。」

林傑帶著標誌性的兩個酒窩笑道:「她不希望我再頹廢下去了,而且……

你這傢伙的這首《修鍊愛情》實在沒法讓我拒絕!」

鹿一凡點點頭,鋼琴猛然一按!

鉤鉤的聲音太有特色了,與鹿一凡不相上下,但是為了讓自己更加突出。

他在唱歌時,選擇了升了一個音調。

所以,在他剛一出聲時,那種幾乎要把嗓門衝破的高音,衝擊的觀眾們內里久久不能平息后,才緩緩平息了下來。

「修鍊愛情的心酸,學會放好以前的渴望。

我們那些信仰,要忘記多難。

遠距離的欣賞,近距離的迷惘,誰說太陽會找到月亮。別人有的愛,我們不可能模仿……」

唱到這裡時,觀眾席上已經有人淚流滿面了。

這歌……

很明顯就是在唱鉤鉤最近的心情和狀態嘛!

而舞台上,鉤鉤回憶著自己與女友人這麼多年以來相處的點點滴滴,早已是淚流滿面。

「修鍊愛情的悲歡,我們這些努力不簡單,快樂煉成淚水,是一種勇敢。幾年前的幻想,幾年後的原諒,為一張臉去養一身傷,別講想念我,我會受不了這樣……」

鹿一凡淡淡的嘆了一口氣,默默的祭出當初在閻王爺那搶來的閻羅令,選擇了打開地獄之門。

「能不能再見他最後一面,就看你的造化了……」

歌曲唱到了最高(和諧)潮的部分。

鉤鉤仰天長嘯,拿著話筒跪在地上:「笑著說愛讓人瘋狂,哭著說愛讓人緊張,忘不了那個人就投降……」

突然!

一道淡淡的白芒讓鉤鉤眼睛猛的一睜!

在人群中,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那位女友人微笑的在對著他伸出大拇指,告訴他,你真棒!

鉤鉤笑了。

笑中帶淚。

眼看著那位女友人的身影緩緩的消散在了空氣當中。

一曲《修鍊愛情》結束,台下的掌聲久久未能散去。

華少本想上台串詞,但是鉤鉤拿起話筒示意要說話。

於是他就沒上去。

鉤鉤深吸一口氣,在幾萬雙眼睛的矚目下,做出了一個讓人瞠目結舌的舉動!

他轉身,對著坐在鋼琴前,宛如一個王子一樣安逸、俊美的鹿一凡,深深的鞠了一躬!

炎陽級歌手的鉤鉤,竟然謙卑的在向一個學員鞠躬!

天啦嚕!

周傑龍驚呆了!

那鷹驚呆了!

苗峰傻眼了!

易森嘴巴拳頭都能放進去了!

在場所有人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目光!

如今的娛樂圈是特別講究輩分。

像鉤鉤這種已經出到20多年的老前輩,若是鹿一凡這樣的新人遇到了,是應該鞠躬行禮的。

可是現在,鉤鉤竟然向鹿一凡鞠躬了!

而且還是如此謙卑!

卧槽!

卧槽!

所有人的心裡是一個卧槽接著一個卧槽!

「相信大家都知道,前些日子,我的一個友人過世了。我頹廢了很久都沒有挺過來。

當時龍套哥昨天給了我一樣特殊的東西和一首歌,讓我清醒的意識到,繼續頹廢下去,不但會讓過世的人更加悲傷,還會讓在世的人難過。

感謝龍套哥,謝謝您,也希望在場的各位,投龍套哥一票!

這首《修鍊愛情》我鉤鉤以人格擔保,絕對是本場最佳!」

(前面那個亡音app的故事,我是拿《修鍊愛情》這首歌真實的事件進行改編的。)

(本章完) 以人格擔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