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人從盛世集團出來,蘇寒開口問了一句:"不知道韓小姐,打算請我們吃什麼飯呢?"

韓蘇蘇的臉色極度不自然,沒有人知道,她本來是打算請蘇寒吃西餐的。

可是,眼下這麼多人,去吃西餐,也是破壞氛圍。

她尷尬的笑了一聲:"那我們就去吃泰國菜吧,人多,吃起來也香!"

蘇寒"嗯"了一聲,轉身看著戚薇薇和曾佐凡:"戚秘書,曾助理,你們兩個覺得怎麼樣?"

戚薇薇笑了笑:"我隨意就好!"

曾佐凡看著蘇寒:"我吃什麼都行!"

蘇寒點了點頭,轉身看著韓蘇蘇:"那就泰國菜吧!"

韓蘇蘇臉上笑著點頭,心裡卻在鄙視,兩個鄉巴佬,估計都沒有吃過泰國菜吧。

她要帶著蘇寒去的泰國菜餐廳,那可是米其林大廚,算是便宜這兩個吃白食的吧!

蘇寒沒有開車,韓蘇蘇直接開著自己的車,帶著蘇寒和戚薇薇,曾佐凡。

午飯時間,路上比較擁擠。

可是,韓蘇蘇的開車技術還是比較好的,她繞路,從別的地兒走的。

雖然路線長,可是,他們路上並沒有花費多少時間。

到了泰國菜餐廳,韓蘇蘇讓服務員帶他們去包廂。

蘇寒就跟在她身後,一幅客人的模樣。

四個人到了包廂。

為了顯示自己的大度懂事,韓蘇蘇笑眯眯的看著曾佐凡和戚薇薇:"兩位隨便坐,我要的是大包間,比較舒適一點!"

韓蘇蘇剛說完,服務員就進來了。

服務員拿著菜單,給他們每個人,人手一份。

戚薇薇將面前的菜單推出去,她很自然的說道:"我沒有吃過泰國菜,所以不會點,路總,還是你們來吧! 我的清純校花老婆

曾佐凡倒是隨意點了兩道菜。

韓蘇蘇低著頭,眼底全是鄙視,連泰國菜都沒有吃過,還敢把自己不當回事。

她笑著接話:"既然戚秘書沒有吃過,那我就順便幫她點了吧!"

蘇寒涼涼的看了韓蘇蘇一眼:"韓小姐,不必了,你不知道戚秘書的口味,我順便幫她點了就行。"

韓蘇蘇的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白,她本來是想在蘇寒面前表現一下的,可誰想到,蘇寒這麼不給她面子。

韓蘇蘇根本不知道,相比於她的驕奢做作,蘇寒更欣賞戚薇薇的坦然。

沒吃過就沒吃過,這個世界上,沒有吃過泰國菜的人太多了,難道每一個人,都要羞愧死嘛!

韓蘇蘇這種人,在富貴家庭長大,三觀早就跟正常人有了出入。

蘇寒也懶得搭理她。

飯菜上來之後,蘇寒給戚薇薇講解著,哪一道菜是什麼味道,怎麼吃比較入味。

曾佐凡這邊,蘇寒到是沒有怎麼在意,因為曾佐凡很顯然,是個常客。

一頓飯吃的韓蘇蘇一肚子怒氣。

總裁的獨傢俬寵 因為整個吃飯的過程,蘇寒都沒有跟韓蘇蘇說過一句話,他不是給戚薇薇講解菜,就是跟曾佐凡說有關工作的事情。

韓蘇蘇搭不上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她好不容易吃完飯,剛要跟蘇寒說,下一次她想單獨請蘇寒,就看見蘇寒已經轉身開口了,讓他沒有絲毫的防備。

蘇寒說:"韓小姐,今天的飯也吃了,你的恩情也還了,你的生日party,我如果有時間的話,就回去的,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公司了!"

蘇寒的說,說的韓蘇蘇啞口無言。

因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怎麼接。

韓蘇蘇站在餐廳里,看著蘇寒帶著戚薇薇和曾佐凡,揚長而去。

她哪裡這麼容易甘心呢。

影后逆襲:億萬小甜妻 看著蘇寒的背影,她連忙追上去。

就算是他們四個人相處,她也是願意的,只要能跟蘇寒在一起。

時間長了,他會明白自己心意的,不是都睡,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嘛!

結果,韓蘇蘇剛走到門口,就被服務員攔住:"小姐,你的賬還沒有結算呢!"

韓蘇蘇生氣的看著她:"多少錢,快點,我還忙著呢!"

服務員笑著說道:"一共兩萬七千六十元!"

韓蘇蘇拿出一張銀行:"刷卡吧!"

等她好不容易結完賬,出來的時候,蘇寒他們早就不見人影了。

韓蘇蘇心裡那個氣啊,她將所有的氣,都記在了戚薇薇的頭上。

如果不是那個戚薇薇從中作梗的話,今天的事情,根本不可能變成這樣。

只不過,就算是這樣,她也不可能放棄蘇寒的。

在美國的時候,她很感謝蘇寒救了自己,更為他英俊的容貌所折服。

可是,她那個時候,根本不知道,蘇寒的身份那麼顯赫。

如果知道的話,她就不會輕易錯失那樣的好機會,當時就跟他道謝,請他吃飯了。

要知道,他們這樣的家庭,婚姻根本由不得自己做主,能遇見一個自己喜歡的人,身份差距沒有那麼大的,有多不容易。

現在她既然遇見了,那她就要好好抓住。

父親對於蘇寒這樣的女婿,他肯定是沒有任何異議的。

而且,想必路家,也不會要戚薇薇那種寒酸的兒媳婦吧! 想到這裡,韓蘇蘇頓時鬆了一口氣。

不管怎麼說,她的勝算,那都是非常大的,她可絕對不能輕易放棄蘇寒。

韓蘇蘇在原地站了一會,就轉身離開了。

話說,蘇寒和曾佐凡,戚薇薇三個人,隨便攔了一輛車,就回公司了。

車上,戚薇薇看著蘇寒:"總裁,你就那樣把韓小姐一個人丟在哪裡,真的沒事嗎?"

蘇寒搖搖頭:"你放心吧,不會有事的,她又不是付不起飯錢,我只是想讓她,以後不要對我抱有任何幻想而已!"

戚薇薇忍不住吞吐舌頭,心裡想到,總裁,您這招可真狠!

她想了想:"總裁,我們今天吃的那些菜,應該都不便宜吧!"

其實,戚薇薇之所以這麼說,她是看見韓蘇蘇的下巴,高傲的都快昂到天上去了,好像這個世界上,就她吃的起那麼貴的菜一樣。

蘇寒還沒有說話,曾佐凡就已經默默的開口了:"大概兩萬多!"

戚薇薇吃驚的看著曾佐凡,可以說是震驚,她沒有想到,一頓飯這麼貴,怪不得韓蘇蘇那麼嘚瑟。

蘇寒詫異的看了曾佐凡一眼,沒想到,他對泰國菜這麼懂。

曾佐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以前在東南亞那邊待過,比較熟悉泰國菜!"

蘇寒這次點了點頭。

快到公司了,蘇寒突然開口:"戚秘書,曾助理,你們準備一下,我估計下午的時候,公司就會發布通知,我們這周五放假,連著星期六和星期天三天的時間,我們公司組織了一次員工旅遊,基本上就是各個部門一起的,費用由公司出,是公司福利之一,我看了一下年度計劃表,將時間定在星期五了!"

戚薇薇有點吃驚,她看著蘇寒:"可不可以不去啊!"

她如果放假的話,就想去醫院裡看看爸爸,爸爸這幾天的治療,效果明顯很好,她不想讓他一個人待在醫院裡。

看著戚薇薇猶豫的神情,蘇寒忍不住皺眉:"不可以不去,這次的旅遊,最主要的目的,不是為了玩,而是在玩的時候,讓大家明白,團結的重要性,更重要的是,我們三個剛進公司,又都處在重要的職位,跟公司的員工相處融洽,也需要這個旅遊,你們懂嗎?你可以把它當成工作,但是不可以請假,誰都可以不去,我們三個不可以!戚薇薇,你明白嗎?"

戚薇薇點了點頭:"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肯定會準時報到的!"

"曾助理呢?有問題嗎?"蘇寒問。

曾佐凡搖搖頭:"總裁,我沒有任何問題。"

蘇寒點了點頭:"那就好!"

戚薇薇看著蘇寒,有點好奇:"總裁,那韓小姐說自己的生日party,你不打算去了嗎?你剛剛回國,也需要拓展一下人脈啊,這樣的聚會,你應該去的啊!"

蘇寒搖搖頭:"沒意思,到時候同齡人居多,沒有去的價值,而且,下周一晚上,就有一個商業性的酒會,到時候,我能認識更多的業內人士!"

戚薇薇點了點頭:"哦,這樣啊!"

蘇寒點了點頭,沒有人再說話。

不一會功夫,計程車就到了公司。

總裁的小小點心 三人下車后,向著樓上走去。

戚薇薇在經過前台的時候,被前台的小丫頭喊住。

她看了蘇寒和曾佐凡一眼:"路總,曾助理,你們先上樓,我一會再上來!"

她走過去,看著一臉忐忑的小丫頭:"怎麼了?"

"戚秘書,我看中午吃飯的時候,你們一起跟那個韓小姐出去的,總裁是不是跟她特別熟啊,會不會開了我啊,我要是被盛世集團開了,還會有人要我嗎?"前台小丫頭一臉難過。

戚薇薇笑著搖搖頭:"總裁不會開除你的,他的確跟那位韓小姐認識,可是,他不會把私人感情,牽扯到工作中的,你就放心吧!"

"真的嗎?"前台的小丫頭頓時喜笑顏開。

戚薇薇笑了笑:"真的,我還能騙你不成!"

小丫頭高興的連連點頭:"謝謝戚秘書!"

戚薇薇搖搖頭:"沒事的,好好上班吧!"

戚薇薇安撫了一下前台小丫頭的情緒,就上樓了。

婚意綿綿:億萬老公帶回家 蘇寒說星期五齣去旅遊,眼看著就剩下兩天了。

雖然蘇寒沒有說具體去哪裡。

可是,醫院那邊,她必須提前安排好,工作上也是,必須提前做完一些工作,不然的話,到時候全都拖著,旅遊回來之後,有她忙的。

下午的時候,全公司上上下下,都接到了通知。

星期五公司各部門組織旅遊,旅遊地點上報公司,每個部門都要安排旅遊的活動,必須是積極向上的,能讓員工更加有凝聚力的。

此通知一發出,整個公司都沸騰了。

先不說旅遊去哪裡,安排活動之類的,就是能放三天假,他們都要普天同慶的。

終於可以好好放鬆放鬆了。

整天努力工作,神經緊繃,都快憋出病來了。

星期四上午,戚薇薇就收到了公司各個部門的旅遊計劃,其中包括他們準備的活動。

有遊艇比賽,游泳比賽的,當然了,這種一看就是要去海邊。

當然了,還有組織去爬山的,鍛煉身體。

……

總之,各種各樣的活動,看的戚薇薇眼花繚亂。

她們部門的放在最後一張。

她打開一看,神經就猛地一緊。

他們部門竟然是戶外生存遊戲,地點是六盤山,離南希市,坐車的話,應該也得三個多小時。

旅遊的三天,他們第一天是最輕鬆的,戶外燒烤。

第二天是槍擊遊戲。

當然了,所謂的槍擊,指的是假槍,分成兩隊,進行野外作戰訓練的那種。

第三天戚薇薇壓根沒有想到,竟然是拔河比賽。

打死戚薇薇都想不到,蘇寒這樣一板一眼冷著臉的人,會想組織拔河比賽。

可是,白紙黑字的都在這裡寫著呢!

她也沒有什麼好懷疑的。

戚薇薇看著這些項目,有點想笑。

她找出幾個不符合的,然後,跟他們部門的人,在網上商量了一下,最後讓他們想出公司能夠接受的活動,這才完成了這項任務。

畢竟,明天就要出發了,各方面都馬虎不得,如果不是按照蘇寒的要求來的,戚薇薇估摸著,蘇寒會吃了自己。

她拿著他們部門的活動單子,去找蘇寒。

蘇寒本來正在看文件,聽見敲門聲,就隨意的說了一聲"進來"

戚薇薇一進去,就立馬把自己覺得不合適的地方,給蘇寒提出來。

她說:"路總,我們第三天的拔河比賽,能不能改成登山啊,感覺更有挑戰性的樣子!"

蘇寒想了想:"也不是不是,好幾個部門,都有爬山的活動。可關鍵是,人家選擇的山,適合爬,我們要去的六盤山,除了山底下那一片像平原一樣的草地,能野炊拔河以外,山勢可是相當險峻的,一般人根本爬不上去,萬一出了事,你說說,誰承擔,有腦子沒?"

看著蘇寒一幅沒好氣的樣子,戚薇薇吐了吐舌頭:"總裁,是我想的不夠周到,那就拔河吧!其實,也可以增加一些別的項目的,就像你說的,山底的那一片草地,很適合做各種活動的!"

蘇寒看了戚薇薇一眼:"到時候再說吧,說不定去了之後,不一定都會按照計劃來,懂嗎?"

戚薇薇連連點頭:"我懂了,總裁,那我先出去了!"

蘇寒擺擺手:"出去吧,好好準備一下,明天早上別遲到!"

戚薇薇笑了笑,拉開總裁辦公室門,離開。

公司的更高層,還有下面的小助理,小秘書門,都屬於蘇寒和戚薇薇這個組的。

蘇寒通知,第二天一早八點,他們在市北廣場的空地上集合。

戚薇薇有點納悶,蘇寒將那麼多的人,集合到那裡,是想讓他們坐直升飛機去嘛。

那花銷也太大了點吧!

她心裡這樣想,只不過,卻沒有再去問蘇寒。

不然的話,他又該說自己沒腦子了!

戚薇薇晚上依舊睡在醫院,不過,她都將該拿的東西,全都塞進皮箱,帶到醫院了。

這次,戚薇薇走的很保密,她告訴護工阿姨,好好幫她照顧父親,自己臨時有事。

然後,就離開了南希市。

她不想告訴蘇凜,因為,她真的不能再欠他人情了。

戚薇薇早上八點,趕到北廣場的時候,看見兩輛大巴。

她瞬間明白,是自己多慮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